茫行天道章节免费阅读第三章李波

天财小妖很多文笔有些让人惊喜,果然天财小妖是有两把刷子的人,看《茫行天道》里面的故事章节已经够吸引人了,第3章内容描述的是:第二天一早起来少年精神明显比往日好上许多,平日里少年...

《茫行天道》 第三章 李波 在线阅读

第二天一早起来少年精神明显比往日好上许多,平日里少年早晨起来的精神都是十分萎缩的,幸运的是昨天晚上居然没有被病痛给折磨醒来,好不容易的一次安稳觉才使得少年的气色比往日精神了些。

昨日帮忙干活的那家人并没有给他说今天有活干,要是真的有活相信那家人绝对不会放过夏云这个苦力。为此少年也乐得轻松,不用再去受那家人的气,尽管少年对这样的讽刺和辱骂不怎么在意,但是又有谁喜欢有事没事就被人骂,那不是作践自己吗?要说昨日他帮忙干活的那家人还是夏云的亲戚,昨天那个女子是他舅舅的大儿子的媳妇,平日里做事刁钻,面对谁都是一副苦瓜脸,也不知道是谁欠了她钱似的,平时夏云和他外婆没少受这人的气。

而他那所谓的舅舅,也就是夏云外婆的儿子,也不知道怎么一直对他们两婆孙很冷淡,一年到头也不会说上几句话,好像老妇人不是他亲生母亲似的。不过在夏云这个年纪对于亲戚这个词语还不是很理解(也许在诸多读者心中会不解,为何夏云会对亲戚关系不是很了解,大家可以将心比心,对比一下在你大概七八岁的时候,你很理解亲戚这个词语吗?而对这些人的称呼也是你父母教你的,但是也只是知道称呼不知道其意吧!有些更是后来读书才能了解的,而少年本就没读过书,更是在孤独和排斥中长大,当然对亲戚的感觉很是模糊,所谓情这个东西还是要在成长的岁月里面才能更加理解,童年的依赖到中学时期的叛逆,在到成年时期的成熟懂事这其中的每一步都需要缓缓的成长经历不是?),夏云只知道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而面对他那舅舅的行为,少年也并没有多少感触,也许在黄乡镇来说这样的人不是没有,但是又有几个人会叫自己母亲老太婆,又有几个人会在自己母亲受伤生病的时候说活该的呢?尽管少年还不懂得这些,但是在对于这个舅舅,夏云一直就不存在什么好感。

在夏云生活的时间里他并没有去思考这些问题,也不想去了解。这是在少年看来,在对他舅舅的夏云只是没有好感,可是在对这个嫂子的时候夏云实在看不惯,昨天他帮忙干活的那个女子是他的大嫂,这个所谓的大嫂不管是夏云干活还是没有干活都会斥责夏云,假如你干活的时候他就会说你这里没有做好,那里没有做好,还带上几句侮辱的话语,如此下来你永根本就无法达到她要的标准;若是你没有干活的话就更惨了,骂得你是狗血淋头,也不知道这妇人是怎么生活过来的,除了骂人就没有什么特长了。

对于如此方面少年至少还能有所忍受,因为如此斥责辱骂他的人也不是就这妇人一个,但是这妇人还刁难他外婆,经常叫外婆帮他干活,她也不睁开眼睛看看外婆的年纪是多大,还这样将其当作苦力使唤,再说夏云的外婆也是这女子的奶奶,也许在少年看来并不怎么清楚亲戚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关系,但是要是谁对他外婆有所刁难,他就会生气愤怒。在夏云心里从小老人就一直照顾他,父母抛弃了他,最后只能和外婆在这里相依为命,而且在最近两年他患上的那病,老妇人不顾自身安危经常上山采集各种药草给其熬药水治病,少年感动不已。如此下来面对那女子对外婆的刁难他如何不生气如何不愤怒?少年也叫老妇人别帮那人干活,但是老人却说‘都是一家人又什么见外的,再说又不是什么重活,外婆闲来没事做,帮她干点活也无所谓,’面对老人的回答少年也是无可奈何。但是他也对那女子不满抱怨过,可那女子却理直气壮的说‘老太婆体力这么好,还上山给你采药,帮我干点活有什么大不了的’每每想着那女子的说话语气,少年就恨的牙痒痒,毕竟他只有这么大的岁数,就算生气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也对此只能做到忍耐。

他的舅舅叫宋高军,生的是高大威猛,干的职业也是充满了血腥味道,手握一把屠刀也不知道宰了多少牛羊,虽然说他宰的是牛羊但是长久下来身上也透露出一股凶猛之气,在家中说话更是拥有绝对话语权,没有谁能反对他的意见。而他的舅舅有四个儿子,大儿子和二儿子已经成亲了,大儿子的媳妇也就是夏云最气恨的那个女子叫陈蓉嫁给夏云的大哥也有几年了;二儿子的媳妇叫叶华,对于这个二嫂夏云还不甚了解,但心里始终有着一股排斥之心,总觉得这个女子不值得相信。不过还好的是他的这几个哥哥至少对外婆还算尊敬,有时候还会有所孝敬,当然要是亲自送来的孝敬自是不错,但有的时候那个大哥二哥是叫他们媳妇送来的,他的嫂子们居然送来的都是他们自己不要了的,虽然对于穷困地方的人来说粮食都是很可贵的,但是少年好歹也帮其干了那么多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每次干完活连句谢谢的话都不说,这些所谓的‘孝敬’最多也只能算是对他的酬劳,还被这样的人当作成了顺水人情,还好意思拿到镇上去宣传,好似自己对夏云两婆孙有什么大恩大德似的,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不过对于这样的‘亲戚关系’而言,谈利益来往说出去也不怎么好看,所以就将其发展成了所谓的“礼尚往来”,今天帮你干活,明日你送点‘残次品’的粮食过来,这样大家的脸都好看了不是?又显得其有孝心又大方,如此以来少年和老妇人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了这家子的苦力。

也许在老人看来这些并无不妥,她所认为的是这些人都是他的晚辈,都是她的子女,大家都是一样,为谁多做点为谁少做点又有什么关系,一家人何必要有那么多的芥蒂,面对这些所谓的‘晚辈’她做的是体谅和爱护,并不是因为其一点的食物施舍甘心做你的苦力,老人的心又岂是这般晚辈所能理解的。

夏云一早起来闲来无事,看着一旁堆在地上的玉米,少年心中也是颇为恼火,心道:“看来是那个大嫂家送来的,要给就给好点的,每次都给的是这样的垃圾货,籽少棒子又小的有个屁用。”尽管心中十分不满,少年还是将这些玉米在地上摊开,如此才能更好的接受阳光的照射。

在这时候有个少年推开栅栏跑了过来,拉着夏云的手就往外跑。夏云自然认得此人,这个少年叫李波命运也和夏云一样惨淡。李波的父母本是在县城里做生意,后来他老爹娶了个小妾,在这个世界只要有本事的男人你想娶多少老婆都没有问题,可偏偏李波的母亲拥有大女人主义,再加上他母亲也颇有能力自然不会答应其丈夫纳小妾,顿时两口子就闹了起来,最后居然就分开了,李波的母亲一气之下更是跟着别的男子跑了。而李波也一人呆在黄乡镇,他母亲跟人跑了也没有再回来看过他,而他父亲因为这事也一年到头没有回来过,而且他父亲对他并不好,也许是有了另一个妻子和孩子,反正是对这个儿子不再怎么搭理,再加上这事在后来在黄乡镇传为笑话,李波的父亲也算是个有本事的人偏偏遇到个老婆如此强势,最后闹得居然老婆跟别人跑了,李波的父亲本就及其看重面子自然不敢回来遭受这些的嘲笑。对在黄乡镇而言,就是有一个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传统。

夏云看着李波拉着自己的手就往外拐,自然有所不解,手臂顿时挣扎了一下,将李波的手甩掉,道:“波子,你小子有什么事这么急啊,等我把这里活干完再说。”

李波看见夏云将他的手甩掉,马上就急了,又急忙抓住道:“快跟我走,镇上有热闹看,据说在镇外不远的山林出现了一头斑纹虎,镇上正组织人去捕杀呢,快走,不然等下看不到热闹了。”

夏云听后,双眼一亮露出了惊喜之色,斑纹虎虽然听说过,但是并不是有多少了解,出于小孩子的好奇心,当然有热闹要去看看了,顿时将手中的活放下,朝茅草屋内大声喊了几声:“外婆,我出去下,等会儿回来。”说完就拉着李波的手朝外面跑去。

小说

茫行天道全文txt免费阅读第六章耳光

2023-1-4 10:01:23

小说

陈晓安如水免费阅读《大顺太子爷》最新章节10阅读

2023-1-4 10:01:5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