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天柱(杜明张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第1章

《摇天柱》属于玄幻风格小说,在该类文章中属于比较精彩的,三尺腰肥文笔很优美,内容非常有思想。通过杜明张冉等人物的描绘我们还可以看到作者的审美,第1章讲的是:淮京城,天朝上国大齐...

《摇天柱》 第一章 明小王爷 在线阅读

淮京城,天朝上国大齐的国都,天下第一大城,又称云天都,取高耸入云,睥睨天下之意,若用一个词来形容淮京,大气磅礴是再贴切不过。

大齐自太祖立国,太宗征讨四方,高宗威服天下,至今已有六十余年,如今睿宗皇帝在位,虽武功不及先辈,但胜在人治,颇为爱民,加上朝中忠臣在位,奸佞退避,正是天下大治,四海升平的盛世。

皇城坐落都城中央,而京城八方各有许多臣子的府邸,如群星拱月般护托着中央皇城,更有数座无论规模气势都要较一般府邸宏大了许多,正是天朝功勋卓著的几位国公、王爷府邸,恭南王府便是其一。

恭南王杜家是国朝唯一的世袭异姓王,大齐立国至今,功勋卓著被封异姓王的大臣虽不多,可也有一手之数,但是能世袭的却独此一家,其祖上杜勘本是一位还俗的和尚,练得一身好武艺,与太祖皇帝相识于微末之时,深得信任,后从龙自南安起兵,身经百战,有救驾大功,太祖龙御归天后,辅保幼主登基,是为太宗,太宗开疆拓土,杜勘统帅齐军灭强敌周、吴两大国,小国无数,太宗皇帝封杜勘为镇南王,杜勘以龙兴南安为由,言“镇南”有碍,拒授,太宗感其忠心,改“恭南王”。杜勘谥后,其子杜荣在高宗时平定西域,北上灭草原十七部,定边境百年之安,立不世奇功,高宗诏“恭南王”世袭罔替。

说起恭南王杜荣,京城中人最津津乐道的不是他的战功,而是他的专情。杜荣只有一房妻室,姓程,程氏当年也是军中一员女将,刚诞下幼子便随夫北击草原,后替夫挡箭而亡,杜荣立誓不娶。程氏所留之子,单名一个明字,自幼身子骨就弱,练不得武艺,打小由老太太带大,如今也有十一岁,早早立为世子,京城人称“明小王爷”。

但凡这老人带大的孩子都有会有些骄纵,明小王爷也不例外,祖父、父亲的武功威严受限于身体条件,没得继承了,学业功课倒很好,可就是喜欢一些神神怪怪的东西,人也懒散,好在上面还有杜荣这尊大神镇着,还没到好吃懒做的地步,心肠也算不错,待人和善,常有周济穷人之举,加上这位明小王爷长相俊俏,人见着可爱,偶有捣蛋大家也是一笑了之,京城里口碑倒还算得尚可,反正现今大齐如日中天,四夷来朝,谁也没指望恭南王府再出一位大将军,就算出了也没仗给他打不是。期望低,就没啥失望可言了。

恭南王府,西厢房。

坐享父辈余荫,将来顺顺当当的承袭王位,安安稳稳娶妻生子,本该无忧无虑的明小王爷今日愁眉不展,不时唉声叹气。

站在落地铜镜前,一身缎装的杜明是对着镜子左看右看,那镜子里的自己面如皎月,剑眉星目。虽说才十一岁,再有四年才行成人冠礼,可看着五官也知道将来是个美男子,至于个头,杜家人还真没矮子。看了好一会儿,本是兴致勃勃欣赏自己的杜明眉头一蹇,似是想起了什么,忽然间失了兴致,往旁边椅子上一屁股坐下,又是一声叹息,拿起几案上的水果,心不在焉的啃了几口。

杜明的表现被一旁的一名小厮看在了眼里,这小厮估摸着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比杜明稍大,是王爷收留的孤儿,随着主家姓杜,大名杜洉,不过府中不管老少都叫他小猴子,原本跟在王爷身边历练,三年前开始就跟着杜明了,模样长的一般,就是一双眼睛灵动的很,看着主子情绪低落,小厮忍不住上来问道:“少爷,这几天您是怎么了,莫非有什么心事?”

杜明见是自己的跟班,又是一口气叹出:“小猴子,你说,孙辉王兄哪点比少爷我强了?”

小猴子自然就是这小厮了,只见他稍作思索状,眼珠骨溜溜一转,然后说:“孙辉?玉亲王世子?他哪样能比得上少爷您啊,少爷您是要家世有家世,要气势有气势,玉亲王世子哪能跟您比啊!”

“是嘛?”听小猴子这么讲,杜明不置可否的问道。

“当然啦!”见自己说话不管用,小猴子急忙正色说话,头也点得跟捣蒜似的,“别看孙辉比少爷您大了几岁,可那本事儿啊,保管没少爷您高,心肠肯定也没少爷您好,没听满京城的百姓都说少爷您是个恬淡性子,好心肠嘛!”

杜明摇头,接口道:“辉王兄平日待我也极好,一身本事我也是不及的,只是,少爷我的功课却是比他强的,怎么人人都说他好呢,父亲还有几位叔伯昨日相聚又夸奖他了。”

原来,昨日几位杜王爷的好友到府上相聚,这几人多是军中武将,席间几人谈到如今大齐的年轻才俊,对玉亲王世子孙辉是极为推崇,至于杜明,当着王爷的面,自然也是有所夸奖,不过多是文学高雅,气质出众的虚话,杜明如今也算长大,看着父亲虽然仍旧慈爱的目光,可还是在那眼底寻找出了一丝失望。

“这个……”饶是小猴子机灵似鬼,听杜明这一问也没能一口接上,眼珠子转了好一会才说,“少爷,这个,依我看啦,那是王爷对您期望太高了,那个,您想那,王爷他们都是沙场拼杀出来的功名,自然是喜欢舞刀弄枪的,玉亲王世子也是打小练武,少爷,您说会不会跟这个也有点关系?”小猴子年纪虽然不大,却是已经深知要把表现智慧的机会让给主子了。

“唔?”杜明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想了想觉得小猴子的话确实很有道理,不由的点了点头,心中想道:武艺,唉,明日找几位武术师傅,瞒着父亲我也练练看吧,我若下苦功,未必不能练就好武艺。到时爹和老太君一定会很高兴。

“小猴子,明儿开始,跟我一起练功。我去跟老太太说声,给找两个师傅来!”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杜明马上有的方略。

“啊?!!”小猴子不想连自己也给套进去了,一声惨哼。

…………………………

转眼十日即过,这一日,杜明叫下人搬了摇椅在院中,正躺在上面悠哉,那名叫“小猴子”的小厮一旁讨好的给捶着腿。

前几日的练武自然是没有坚持下来,身子骨太弱,练了三天,两位武术师傅就放弃了,言明杜明的身子骨先天不足,若是练武不但不能强身,反而会有害,不得已杜明自个儿也只能放弃了,还好当初想着练好了给王爷老爹一个惊喜的心思,没跟父亲讲,不然又要让他失望了。

这回小猴子是没敢多嘴了,生怕少爷受了启发再出了什么点子把自己也给搭进去,前些日子练武,少爷是没怎么滴,身份在那呢,那些个武术师傅也不敢真的狠狠*练他,怕伤着,可却苦了他这个跟班,也不知道是不是几位师傅们发泄郁闷,,把这小厮折腾的是死去活来,叫苦连天。

舒坦的享受的小猴子的按摩手艺,杜明眯缝着眼睛,轻声问道:“小猴子,你说,这世上有没有什么厉害的武艺是不用身子做底子的啊?”

小猴子一听,眼珠又是一转,一边思索的怎么对答,一边权衡着利弊,怎么想发觉都不会造成什么类似学武一般的悲惨后果,手上活计没停着,嘴上已经说开了:“少爷,这武艺都是靠打熬的,怕是没法子,不过我听说城东天云观的道爷们,那也是很厉害的,抬手生火,张口起风的,就连老爷行军打仗,军中都有道爷常驻,这老道们讲究清静,那练功夫就是个打坐讲法而已,只要有天资,不论身体健壮好孬,少爷您的天资是绝对没问题的,另外大相国寺的和尚们也很厉害,不过估摸着少爷您是不能剃了光头的,老太太那关就过不去。”

这天云观和大相国寺都是大齐皇家御封的所在,当年大齐立国,这两宗都是出了大力的,如今借着天朝威仪,分执天下道佛两派牛耳,每年,这两派会遣人到军中或者地方效力,但从不过问政事,与朝廷也算是互惠互利,两向相安。那些个到军中、地方行走的道士观云测天,祈风求雨的本事还是不错的,那些和尚救人医病,超度亡魂也很拿手,更有一些修得金刚法身的和尚,那是刀枪不入的极品先锋,只是太少了些,多少年才出那么一个。不过要说道士和尚们练功只是打坐讲法,那就谬误的太狠了些,这小猴子也不过道听途说罢了,他也不想想要真那么轻松,不人人都会道法了。

话说杜明一听这话,噌的直起身子,一拍扶手道:“对呀,我怎么没想起来,说起来那些道人行止飘逸出尘,我一直都羡慕的很呢。小猴子,不错,还是你这脑子好使。”说着拍了拍小猴子的肩膀以示鼓励。

小猴子一听少爷夸奖,乐得是龇牙咧嘴。

“父亲军中的那些个道士、和尚我也见过的,本事确实不小。不过好像还是没有书里记载的厉害,国学里的先生们教史,上古那商天子一剑断华山得中原,一剑扫漠北荡边寇,一剑断衡江主江南,所谓的三剑平天下,手下的能人异士无数,个个都有搬山蹈海的本事。嗯,是了,定是后人虚夸附会上去的,真要是那般岂不是都比上神仙了。”不理小猴子的激动,杜明自言自语的分析着,想着哪天去天云观走走。

想法很快就变作现实,趁着空闲,杜明带着小猴子就两人往天云观去了。

许是吸取了历朝历代宗教参合到朝廷政事里都没好下场的教训,这天云观的门规里有这么两条,一是不得经文道法外传,也就是只传自己的入门弟子,二是不得收官宦子弟入门,要入天云观,查清祖上三代,有来往的亲戚朋友有没有做官的,有,不收。

杜明学道法的愿望差点就落了空,好在小猴子年岁长,以前跟在王爷身边见识多些,软磨硬泡,又抬出恭南王的名头,好说歹说,让杜明进了贮经楼,只取了两本书,让他自己观瞧。其实那观主也看出来了,这位明小王爷虽说看起来向学之心甚坚,可行止间的心浮气躁还是流露了出来,哪里能学什么道法,干脆,给你两本书,让他自己看去,也不算坏了门规,一没传他,二没收他,人家自己看的,何况其他人也就罢了,恭南王的面子实在是要卖。于是,这会儿,杜明就坐在了天下第一道观一间厢房里,自行翻阅着两本道家典籍,小猴子陪在一旁打着瞌睡。

“天地浑沌如鸡子。盘古生在其中。……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里。肌肉为田土。发为星辰。皮肤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甿。”此时杜明正读着其中一本书中的盘古开天辟地的事迹,这两本书都是蓝封无字面,也不知道到底叫什么名字。

“这盘古开天地的事迹和国学里教的倒是一样,也没什么不同嘛!咦?”正说着杜明翻过一页,就发现一段学业里没看过的文字。

盘古氏者,浮黎元始天尊是也,辟天去地九万里,天魂化天气,地魂化地气,命魂化灵气,七魄化六道轮回……这整整一本似是天地发展史的书,中间许多杜明曾听过学过,却又有许多不同,似是而非。

“七魄化六道?不是少了一魄?还是说七魄化六道和轮回,这轮回是独立的?六道不是后土娘娘立功德所建吗?怎么又成盘古了?”由于得了观主知会,除了门外一名茶水道童侍奉,没人打扰,同时也没人指点,杜明只能半懂不懂的自己琢磨,不过直到看完第一本也没见有什么厉害道法的上手介绍,基本知识倒是学了不少。

压了压焦躁的心绪,杜明翻开了第二本书,这本倒是真的提到如何修炼了,不过全文生涩复杂,幸好杜明学业尚可,否则,读都成问题。

只见书曰:道途修行分天心、元神识神、回光守中、回光调息、回光差谬、回光证验、回光活法、道遥诀、百曰筑基、性光识光、坎离*、周天共十二层,另有劝世歌一章。自然曰道,道无名相,一性而已,一元神而已……

杜明按书中所述的查验灵觉的方法,试着测测自己是否有所谓的修道天资,凝神定息,退藏密地,对着身旁的一个蒲团一指点去,然后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蒲团,半响见没有任何动静,又连试几次,还是如此,不得不丧气的放弃。

“唉,书中说但凡有道心天资者,照此法可为死物开启一分灵智,天资低劣者可使物微动,天资卓越者可使具备灵智两三个时辰而后才复变作死物,据说有的甚至可以灵智开启数月不散,不想我试了多次,竟是毫无反应,看来,这道法与我是无缘了。”沮丧的将手中的道书扔到一旁案桌上,杜明伸手一拍一旁就快流下口水的小猴子,“小猴子,走了!”

“啊,啊,谁,谁!”小猴子一惊醒来,看见是自己少爷,才定下神,“少爷,回府了?”

“嗯!”说完,杜明径自走了出去,小猴子连忙跟上,也没去跟观主辞行,不一会儿,主仆二人就出了天云观,往恭南王府回了。小猴子也看出少爷心情不佳,估摸着是道法没学成,一路尽说着趣事乐子,等回到王府,杜明心情已然转好。

天云观,待客厢房。

茶水道童进房间收拾了茶具,又简单收拾了一下,退着出去顺手带上房门,门缝合拢间眼光正好落在案榻上。

“咦?怎么少了一个蒲团?”

不几日,天云观的柴房,厨房,底层道童的卧房就频频闹上了“鼠患”,三年方止。

目录下一章

小说

杜明张冉的小说无广告全文免费阅读第4章

2023-1-3 17:01:48

小说

傅砚颜初倾(小妖精撩的禁欲教官动了心)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小妖精撩的禁欲教官动了心免费最新章节列表_(傅砚颜初倾)

2023-1-4 0:00:1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