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明张冉全篇免费阅读 摇天柱第7章

三尺腰肥创作的玄幻小说《摇天柱》是一部良心之作,杜明张冉在三尺腰肥的精雕细琢之下,似乎也拥有了自己的生命和灵魂,第7章讲的是:翌日清晨,杜明起床后便觉得神清气爽,不复往日早晨那...

《摇天柱》 第七章 鸱吻传道 在线阅读

翌日清晨,杜明起床后便觉得神清气爽,不复往日早晨那样头痛,不觉心情大好,用过早点,带上小猴子,乘着王府马车便向城西大相国寺而去。

临近大相国寺,车厢内原本心情不错的杜明却已经没了开始时候淡然,倒不是他心中紧张,实在是另有原因。

奇怪,为何心中悸动不止?杜明心中暗道。原来这一路之上,杜明心中忽然莫名悸动,而且越接近大相国寺,这种悸动越是明显。不等杜明想出个结果,马车停下,车夫撩起车门帘告之大相国寺到了。

下了马车,早有寺中迎客僧人上前招待,得知是恭南王世子前来拜会主持方丈,急忙派了小沙弥先去通禀。不一会儿,传话的小沙弥跑了回来,言主持方丈正在弘法殿传经讲法,稍后才能前来会客,请尊客先往禅房稍候。

这大相国寺每日里香火鼎盛,寺中善男信女汇成人流穿梭不息,寺中有大小佛殿十八座,佛像供奉无数,号称中土佛门第一寺,那庙宇建造自有一股独特的阳刚大气。

前往禅房的途中,杜明发觉自从进了大相国寺,心中的悸动更为强烈起来,不由左顾右看,想要寻找缘由。到了禅房门口,杜明正要跨步进去,忽然心有所感,貌似不经意的回首一望,这一看却是愣住,停下脚步,看的出神。引路沙弥见尊客似有所想,也不打扰,自静立一旁。

杜明眼中所看的却是那一座大殿的屋脊飞檐上的一处装饰,似兽非兽,似禽非禽,只是觉得分外眼熟,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曾经哪里见过,当然,若仅是如此,还不足以让杜明愣神,真正让他在意的是当他一眼看到这处装饰的时候,心中悸动前所未有的强烈,一颗心突突猛跳,仿佛要跃出胸口一般,呼吸也似乎变得不再顺畅。

就在杜明快要不能自抑的时候,一声洪亮的佛号响起。

“阿弥陀佛!”

瞬间,杜明如受一击,身子一颤,脑中登时清明,身体各种异动也平复了下来。回头看去,一名精神矍铄的大和尚站在那里,只见他顶圆额广,耳厚眉长,几缕白胡挂颔,唇脸色泽如丹,身材稍胖,此时,双眼微微眯起,笑容可掬如若弥勒,正向杜明颔首:“施主有礼,老衲妙法!”正是大相国寺主持方丈妙法大师。

杜明还礼道:“世俗小子杜明见过大师。”

两人相让进了禅房,寒暄一番,杜明便将来意说明,又将前一日在天云观周进施法经过一一陈述,最后将周进推荐之语告之。

妙法听得专注,待杜明说完,双眉紧锁,面有难色的说道:“世子,此事只怕……唉!”

杜明一听,妙法似是不愿出手,急忙拜服说道:“还望大师垂怜!”

妙法见推辞不过,只有挥退左右,顷刻间,禅房中只留妙法与杜明二人。

只听妙法开口道:“并非老衲不愿出手相助,实是力有不逮,个中缘由老衲自由苦衷,为免世子见疑,愿坦白相告,但还请世子能够代为守密。”

杜明见妙法说的严重,指天立誓绝不外传,妙法也未阻拦,待他誓言发完,稍一犹豫,卷起衣袖,露出左手上臂,说道:“世子请看!”

“这是?”杜明放眼看去,只见妙法左臂上有五个蚕豆大小,圆状半突起的肉瘤,色泽乌黑,上有结茧硬皮,十分的丑陋。

妙法也看着那五个肉瘤,眼中有无尽的惋惜无奈,嗟叹后问杜明:“世子看老衲多少年岁?”

这个问题让杜明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老实回答:“观大师相貌,似是五十知天命之龄。”

妙法呵呵一笑,摇头否认道:“老衲今年九十有八,再有两岁就到期颐之年了。”

杜明听着一愣,发出惊叹之声。

妙法继续道:“老衲自幼在这大相国寺中长大,从小学习佛法,苦熬功力,三十岁修得金刚法身,五十岁佛门功法大成,又七年,得黄菩提正果,此后虽未得寸进,一身功法在天下间也是入得前三的顶尖之列。谁知自前年起,便隐隐感觉自己金身不稳,功力消散,直到数日前,左臂上现了这五个恶瘤……唉!”

杜明听的惊讶问道:“大师,这恶瘤是?”

“五痨七伤现,大限将近。这恶瘤便是五痨,现如今七伤虽然未现,可老衲一身功力只剩四成,连那周进动用本源精血全力施展的血符桃木剑都无能为力,老衲如今这残躯更是无所作为了,还望世子见谅,只因牵扯我佛门一桩大事,老衲的状况万万不宜泄露,以防对本寺不利,生出祸乱。”

杜明听说如此,回道:“大师折煞小子了,倒是我唐突了。此事小子必定守口如瓶,绝不泄露半字。”

说完,两人相对无语,一时冷清下来,还是妙法打破沉寂,开口道:“适才初见时,世子观我大殿屋顶愣愣出神,不知何故?”

妙法本是为免尴尬转移话题的一说,却让杜明心中一动,想起适才的感觉,问道:“方丈大师,我观大殿屋脊上的装饰似兽非兽,很是奇怪,不知是何物?”

妙法笑答:“哦,我寺中人唤那个作吞脊兽,乃是按照寺中一尊石像所做,本是为了好看放在屋脊,谁知后来稍作改造变样,竟可封固瓦垄,使脊垄既稳固又不渗水。说起那尊石像,还是本寺初开之时,天云观首代观主许逊所赠,收藏至今已有两千多年了。”

杜敏沉吟片刻,问道:“大师,可否取那原样石像让我一观?”

“这个不难,世子请随老衲来!”

两人走出禅房,由妙法引路,不多时便来到藏金阁前,妙法将手一指道:“那石像便在经楼二层,此处乃本寺重要所在,还请世子一人随我前往。”

杜明向小猴子低语几句,让他等候,随着妙法进了藏经阁藏经阁二层多是存放着各类佛门法器,每一件都是纤尘不染,可见寺中常有人来打扫,妙法将杜明引至一个单独放置的檀木方盒前,将那金色搭扣轻轻一启,掀开了盒盖,露出内里一只拳头大小石兽塑像。

杜明心中剧震,他总算明白为何之前看那吞脊兽会心有感应,只因那吞脊兽虽是几经改变,有些走样,可与眼前石兽还是多有相似之处:龙头虬尾蛇身,这石兽不是其他,正是那夜杜明青冥山玉洞大殿中砸碎的那尊小玉兽形象,若要说有何不同,只是个头小了一半,是石非玉,后背之上也多了一把没入身体的小剑。

“大师,此物有何说道?”杜明如何还不知这石兽有蹊跷,向妙法询问。

妙法指着石兽回答说:“吞脊之名乃是后起,此物乃吻兽,全名鸱吻,生性好动,喜险,上古时候,天下险地必有它的身影,善吞火,乃天下水之精,能辟火灾。说起此兽出身相传还大有来头,乃是四御之首青龙所生九子之一。”

鸱吻,杜明心头一震,此名似曾相识,却总也想不起哪里听过,只是十分耳熟。龙的九子之一?!原来还真是家世显赫的神兽。杜明只觉心跳忽快忽慢,神思恍惚,伸手将这鸱吻石兽取到手中,妙法也未阻拦。

端详一番后,杜明又指着那小剑问:“大师,这剑十分突兀,不知是何来由?”

妙法哦了一声回道:“这剑啊,说起来还与相赠此物的许逊道长有关,据说当年此石兽并非死物,而是十分灵异,会四处遁走,破墙毁屋,许道长无奈以随身宝剑刺入其脊梁镇之,这才安定,便是这把小剑。此剑可以取下,只是这石兽却已无传说之中的灵动了,只是一个死物。”

说着,妙法伸手将鸱吻背上的小剑取下,原来那石像后背上有一个槽洞,小剑正是插在里面的。

小剑一被取出,杜明就觉得脑中有一道电光如惊鸿一闪,心中升起一种无以言喻的玄妙,似乎有一种血脉相连的亲近之感,渐渐地,杜明眼中迷离,身体也僵直不动,只觉身处于高山之上,云雾之巅,漫天星辰闪烁,突然,那身前云雾翻滚,凝聚成形,化作一兽,正是鸱吻,一人一兽相对而视,都是静止不动,似乎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天空星辰齐齐光辉闪耀,一道古老沧桑的声音自鸱吻腹中响起:“天得真一,神光清明;地得真一,万物发生;道本虚无,三才六合之中,无所不灵,无所不圣……天得真一,神光清明;地得真一……”

反复数次后,一切异常消失不见,天地归于混沌,杜明只觉身处无尽暗黑之中,无想无念。

杜明的异状自然是被妙法看出,唤了两声也不见有所回应,妙法心中揣度,担心杜明心生魔障,于是手捏金刚醍醐印便向杜明太阳按去。

谁知指未临身,杜明便有了动作,以手作刀,一掌劈向妙法和尚,其势快如闪电,妙法大惊失色,急切间撒开手印,慌忙避让,终究还是慢了几分,半截衣袖被划破。

就在妙法万分惊骇之时,杜明又欺身而上,身形飘摇,形如鬼魅,这一次化掌为拳惊如奔雷,轰了过来,妙法避无可避,只得运起金刚法身神通,双臂交叉架于胸前,护住要害,硬接了一招,只听轰隆一声,妙法双臂衣袖登时粉碎,人被被击退七八步站立不稳,不等他喘息,杜明又一次近前,以双指拟剑,直刺而来,妙法此时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起之时,加上气血翻腾,一身神通竟是使不出来,心度必死无疑,哪知杜明剑指却是刺向他左臂的五痨恶瘤,只听剑指入肉嗤嗤两声,便有两颗恶瘤被破,两道乌黑淤气顺着剑指被吸走,随后,杜明便收手站立,再次僵立不动。

这一下,妙法惊魂未定,再也不敢造次,一旁静静候着杜明醒来,两道白眉却是皱了起来,低头看向左臂,那被破去的两颗恶瘤竟是恢复了正常肤色,五痨已破其二,妙法神情更是惊疑不定,一时喜一时忧。

盏茶功夫后,杜明才哎呀一声醒来,看着手中鸱吻石像,脸色变幻不定。

“阿弥陀佛,世子是否安好?”只听妙法宣佛号相问,杜明这才想起身旁还有一位方丈大师。

转头一看,却见妙法衣衫破碎,行容凌乱,气息也是浮躁不定,那左臂上还有乌血痕迹,杜明大惊问道:“大师,如何这般模样?”

妙法望向杜明眼神说不出的怪异,不答反问道:“世子真的不记得?”

杜明摇头,满脸莫名其妙。

妙法见他神情不似作伪,便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如实相告。

杜明一听竟有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小子,竟然迫得天下闻名的妙法大师如此狼狈不堪,犹自不敢相信,但他也明白,妙法身为有道高僧,又事关脸面,必不会无端欺骗,何况事实景象就在眼前,也由不得他不信。

杜明目光再次落在说中鸱吻石像之上,心知所有古怪怕是都与它有关,再想起依稀记得幻境中所见所闻,心中更是难以平静。

想不出所以杜明也就不在思索,躬身向妙法大师致歉,双手将鸱吻石像捧起归还,谁知妙法竟是不收。

“世子,请听老衲一言。此像只怕与世子有缘,老衲愿将其转赠给世子,还望好好保管。此外,老衲还要多谢世子大恩。”说罢一个稽首。

杜明见妙法竟将如此贵重之物转送给他已是惊奇,再听妙法如此说话不觉更是奇怪,问道:“大师此话从何说起?小子何时与大师有恩了?”

妙法指着左臂道:“适才世子神游之际,替老衲破了五痨其二,长我阳寿二十载,此事恒古未有,世所未闻,如此活命大恩,老衲如何能不道谢。由此也可见,这鸱吻石像于世子怕是有些利害,以老衲观之,似是利大于害,还请世子收好,日后参详,若能解世子之厄,甚至普惠众生,老衲今日将之相送也算一番功德了。”

杜明见妙法如此说,再感觉自那幻境醒来,周身舒泰,似乎万病离体,说不定真可解除自己所患,也就不再推辞,谢了妙法大师,收起石像,便出了藏金阁,招来小猴子,便要告辞。

妙法见杜明要走,将其拉到一旁,说道:“世子,老衲还有一言相告!”

“大师请讲!”

“世子已知龙有九子,却不知相传这等石像其实也是有九之数,当年天云观许真人也是偶然得了这一个,送予本寺。天大地大,此物需机缘巧遇,世子或可留意。”

杜明闻言沉吟,向妙法再行一礼道:“多谢大师告之,小子记住了,这便告辞了。”

小说

摇天柱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第10章

2023-1-3 17:01:21

小说

杜明张冉的小说无广告全文免费阅读第4章

2023-1-3 17:01:4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