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怪我入戏太深》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三月棠墨所写的《都怪我入戏太深》十分精彩,内容创意新颖,情节处的把握也很好,为我们成功塑造了安初虞席筝人物形象,小说《都怪我入戏太深》第2章讲的是:安初虞换下走秀时穿的裙子,穿...

《都怪我入戏太深》 第2章 你不要自作多情 在线阅读

安初虞换下走秀时穿的裙子,穿上自己的衣服,墨镜口罩和渔夫帽统统罩上,伪装完就跟着席筝出了秀场,坐上停在路边的一辆黑色商务车。

“说吧,什么事?”

外面还在下雨,空气湿冷,安初虞本就不多的耐心被消耗得所剩无几。

席筝盯着这个打扮怪异的女人,想不通自己当初为什么头脑一热就答应跟她结婚:“你不是说不认识我?”

安初虞摘下墨镜和口罩,看着眼前的男人,实话实说:“我只是……突然想起来了。”

席筝心堵得更厉害了。

她的话间接印证了一个事实,她不是故意在外人面前假装跟他不熟,她是真的没想起来他是谁。

席筝轻咳一声,跟她说起正事。

坐在驾驶座的许烨从一头雾水到一脸震惊,席总和安初虞之间的对话越听越古怪,好像很熟,又好像不熟。

很快,他就知晓了缘由。

安初虞竖起一只手掌,阻止席筝进一步的解释:“我听明白了,你希望我以妻子的身份陪你参加那什么麦德伦太太的生日宴?”

席筝:“是这样。”

安初虞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她接下来会婉言相拒,席筝赶在她开口前说:“我记得我们当初约定好了,如果一方有需要,另一方会酌情配合。”

比如,双方家长要求两人出席的场合。好在,到目前为止,双方的长辈都十分善解人意,放任两人过自己的生活,没有插手他们的事。

安初虞即将出口的话咽了回去,略一颔首。

席筝不敢相信她这么轻易就被自己说动:“你答应了?”

安初虞:“你跟我保证现场没有媒体。”

“我保证。”

“什么时候过去?”

席筝看了眼腕表:“还有差不多两个小时。”

安初虞没有别的问题了,从包里拿出手机,给祝翠西打电话。

祝翠西左等右等不见安初虞的身影,秀场的人陆陆续续离开,她都快急疯了,终于等到安初虞的电话:“姐,你在哪儿?”

安初虞说了自己的位置,额外交代一句:“帮我取一条礼服过来。”

品牌方送了她两条裙子,她交给祝翠西处理,祝翠西知道放在哪里。

等她打完电话,席筝说:“谢谢。”

安初虞没回应,收起手机放回包里,一只手环在胸前抱着手臂,靠着椅背闭目养神。从彩排到正式走秀,她忙了大半天水米未进,没精力想其他的。

等了将近一刻钟,祝翠西撑着伞、怀里抱着用防尘袋裹住的一条礼服,趴在车窗往里瞄了瞄,不确定安初虞在不在里面。

安初虞听到动静,推开了车门,祝翠西被惊得往后退了一步:“姐,你要礼服……”

“干什么”三个字还未出口,祝翠西就看到坐在安初虞身边的男人,瞪圆了眼睛:“他怎么在这里?”

安初虞坐在车里没下去,从她手里接过礼服,忽略她的问题,说道:“剩下的时间你自己安排,玩够了就回酒店跟蔷姐会合,我晚点过去。”

祝翠西不死心地指了指席筝:“他是谁啊?”

安初虞一根手指抵在祝翠西脑门上,将她好奇的脑袋瓜往外推了推,关上了车门,转头看向席筝。

席筝心领神会,说一声“请便”,拿了把伞下车。

许烨没反应过来,被席筝咳嗽一声提醒:“下来。”

许烨屁滚尿流地跟着下车,震荡的情绪久久没能平复下来。

安初虞降下挡板,拉上两边车窗的帘子,在完全封闭的车厢里换起了衣服。

雨声淅淅沥沥,席筝背对车身,单手抄进西裤的口袋里,手中的黑伞被许烨拿走,举起来遮在两人头顶。

“席总,安初虞她……她是你老婆?”尽管许烨心中已经有了清晰的答案,这话说出来仍带着几分不可置信。

席筝说:“我一个小时前跟你说过。”

许烨激动道:“我误会了!我以为你的意思是,你是安初虞的老婆粉。”

席筝沉默片刻,望着伞外的雨幕淡声道:“许助,你的理解能力让我怀疑你在其他方面的能力。”

——

安初虞换好衣服,敲了敲车窗,席筝重回车内。

她拆掉了盘起来的长发,用手拨了拨,仿佛当旁边的人不存在,自顾自从包里倒出来一堆瓶瓶罐罐的化妆品,开始卸妆,再重新化妆。

只在车子启动的时候,掀起眼皮朝前看了眼,说道:“开慢一点,我要化妆。”

安初虞脸上的走秀妆面不适合参加别人的生日宴。

许烨默默地把车速放慢了。

安初虞用一个毛茸茸的鲨鱼夹挽起头发,对着巴掌大的镜子涂粉描眉。她手法娴熟,在席筝的注视下,有条不紊地完成了一个清新淡雅的妆容。

“你最好提前跟我说一下那位麦德伦太太的喜好,既然要讨她欢心,总要有话题跟她聊。”安初虞整理好自己的东西,眼睛没看席筝,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

席筝多看了两眼她眼皮上带闪片的眼影:“她是你的忠实影迷,偶像出现在眼前,我想,不管聊什么话题她都非常满足。”

安初虞被恭维到了,态度软和了些:“你那个合作,很重要?”

难得她肯多问一句,席筝就没瞒她,仔细跟她说明情况。

悦庭旗下新开发的子公司雅明,以装修和室内设计为主,麦德伦要建造中国园林式的度假区,想跟中国的团队合作,很多人盯着这块肥肉。

雅明成立不久,拿下这项合作对未来的发展和口碑至关重要。

商场上的事,安初虞向来不爱费心思去了解,只知道合作确实重要,否则席筝不会亲自过来一趟。

席筝怕她会有压力,对她说:“你只需要陪陪麦德伦的太太,其他的不用做,我会处理好。”

安初虞:“你想多了,我没打算过问你的事。”

席筝哑口无言。

——

商务车缓缓驶进一座私人庄园,十一月底的雨夜,温度很低,丝丝缕缕的凉意往人骨头缝里钻。

安初虞下车时打了个喷嚏,席筝很有绅士风度地将西装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肩头。

两人被庄园的佣人引到宴会厅,麦德伦和他的太太站在门口迎接远道而来的贵客。

麦德伦太太首先注意到挽着席筝手臂的女人,惊讶地抬手捂住了嘴,防止自己尖叫起来,吓到偶像。

安初虞松开席筝的手,走上前去与麦德伦太太拥抱,祝她生日快乐。

席筝挑眉,他竟不知道自己的妻子会说一口流利的法语。在车上时他还担心,没给她单独配个翻译。因为他听说,麦德伦太太的英语说得不怎么样。

席筝与麦德伦打完招呼,两个女人已经聊得相当愉快,从电影聊到今晚的时装秀,再到香水、护肤品。

麦德伦太太还拉着安初虞介绍给自己的朋友认识,让朋友帮忙拍几张合照。

跟在席筝身后的许烨能听懂法语,这也是为什么此次出差席总会带他过来。他听着安初虞游刃有余地应酬,觉得今晚的合作稳了。

外人都知道麦德伦与他的太太感情深厚,能哄他太太开心,赢面自然比其他人大一些。

“你真的是席先生的妻子?”麦德伦太太一边欣赏新鲜出炉的合照,一边好奇地问安初虞。

安初虞有几部电影在国外上映,麦德伦太太很喜欢她,上映的那几部都看过,还在网上搜索观看过她的其他影片,对她的私人生活却不是那么了解。

现场的宾客都是麦德伦的亲朋好友,如席筝所说,没有任何一家媒体,安初虞就大方承认了与席筝的关系。

麦德伦太太摇摇头:“我都不知道你结婚了。”

关于结婚的原委,安初虞就没必要说了,况且三言两语也解释不清楚:“希望您能替我们保密,我们目前不打算公开。”

偶像的要求,麦德伦太太当然会做到,朝她比了个“OK”的手势。

安初虞手里端了杯香槟,目光扫向四周,席筝正争分夺秒与麦德伦交谈。以他为圆心,周围的气场都变得不一样。

席筝似有所感,在她看向他的时候,他正好转过头来,与她的视线交汇。

四目相对,安初虞面无表情地喝了一口香槟。

晚宴进行到尾声,麦德伦太太与安初虞相谈甚欢,不想她那么快离开,得知她今晚没有其他工作要忙,留她在家住一晚,以示感谢。

安初虞婉拒。

麦德伦太太说:“下次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能来给我庆祝生日,这个生日都有了不一样的意义,我想单独招待你。况且,我丈夫和席先生的工作还没谈完,我们也可以继续聊电影。你的新电影会在法国上映吗?”

麦德伦太太太热情了,安初虞盛情难却,然而这种事不是她一个人能做主的。

她找到席筝,问他聊完了没有。

席筝以为她急着要走,面露为难,稍作思考就打算让许烨先送她离开。安初虞却说:“麦德伦太太希望我们今晚留下来。”

席筝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

“如果你没有谈完,我们可以住一晚再走。”安初虞说,“我明天下午的航班回国,暂时没有别的通告。”

席筝笑了笑:“那就谢谢太太体谅了。”

安初虞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是我与麦德伦太太相见恨晚,她对我演的电影见解独到,难得碰见一个真诚的影迷,我很珍惜。跟你没有关系,你不要自作多情。”

席筝摸摸鼻子,递给她一个投降示好的眼神。

——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安初虞与麦德伦太太在走廊分别,转身走进客房。

室内开了灯,各处的布置一览无遗,当她走到床边,疲惫的大脑登时清醒了一半。

麦德伦太太以为她和席筝是真正的夫妻,只准备了一间房,床品也只有一套,还在床边的木柜上点了一盏调节气氛的香薰。

玫瑰味的暖香在四周散开,安初虞扶额,她后悔答应留宿了。

席筝不在,大概与麦德伦的交谈还没结束。

安初虞先进浴室洗了个热水澡,倒在床上,闭上眼睛小憩,打算等席筝回来以后再商量一下,让他在地板上将就一晚。

她踩了一整天的高跟鞋,又在高度集中精神的状态下持续了几个小时,此刻已是身心俱疲,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席筝进来时,看到的就是安初虞穿着睡袍趴在床上的画面,两只莹白的脚悬空挂在床边。

他放轻脚步走过去,抱起她往上挪了挪,扯过被子给她盖上。这番动作下她都没能醒来,可见是困极了。

席筝重重地喘了口气,去浴室洗漱。

安初虞睡醒时不知是几点,感到口干舌燥,伸手准备开灯,却摸到一片温热的胸膛。她怔了怔,大脑昏沉沉的,没能反应过来眼下是什么状况。

小说

傅逸寒黎晚的小说《傅少每天都在线求宠》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2022-11-22 17:01:59

小说

都怪我入戏太深全文无弹窗阅读 安初虞席筝第5章

2022-11-22 17:02:5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