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宝银温如初小说(陈宝银温如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牡丹亭上陈宝银温如初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陈宝银温如初小说)

日复一日,我十九岁这年,长公主回了京城,听闻要暂居了,一时半刻大概不会回来了。公主走了,也带走了他。其实他并不常来,一月或者几月才回来一次,来了也是半夜,只吃一碗饭的时间,话也说不了几句。可我盼着他,念着他。都说美色误国,美色也误人,可美人却不自知。腊月的时候,圣人发愿,虽不知他发的是什么愿,可圣人信道,每日炼丹求长生,天下人尽知。他发愿却发得顶好,毕竟要大赦天下了,温家人刚好也在其中,只姨娘,这日复一日,我十九岁这年,长公主回了京城,听闻要暂居了,一时半刻大概不会回来了。公主走了,也带走了他。其实他并不常来,一月或者几月才回来一次,来了也是半夜,只吃一碗饭的时间,话也说不了几句。可我盼着他,念...

日复一日,我十九岁这年,长公主回了京城,听闻要暂居了,一时半刻大概不会回来了。公主走了,也带走了他。其实他并不常来,一月或者几月才回来一次,来了也是半夜,只吃一碗饭的时间,话也说不了几句。可我盼着他,念着他。都说美色误国,美色也误人,可美人却不自知。腊月的时候,圣人发愿,虽不知他发的是什么愿,可圣人信道,每日炼丹求长生,天下人尽知。他发愿却发得顶好,毕竟要大赦天下了,温家人刚好也在其中,只姨娘,这…

《牡丹亭上陈宝银温如初》 第19章 免费试读

日复一日,我十九岁这年,长公主回了京城,听闻要暂居了,一时半刻大概不会回来了。

公主走了,也带走了他。

其实他并不常来,一月或者几月才回来一次,来了也是半夜,只吃一碗饭的时间,话也说不了几句。

可我盼着他,念着他。

都说美色误国,美色也误人,可美人却不自知。

腊月的时候,圣人发愿,虽不知他发的是什么愿,可圣人信道,每日炼丹求长生,天下人尽知。

他发愿却发得顶好,毕竟要大赦天下了,温家人刚好也在其中,只姨娘,这年得了一场风寒,没挺过来,人就那样没了。

我又租了一处院子,共六间房,早就收拾妥帖了。

这年其实过得极好,只除了他不在。

宝珠已是十四岁的大姑娘了,长得亭亭玉立,真正一朵娇花,她的痴症似好了,说话做事条理分明,只有时有些较真。

比如我叫她搬回家里住,她死活都不肯,谁说也不行,我已是个老姑娘,可她已长大了,不能日日跟着我在铺子里抛头露面,她生得这样好看,在家待着养养性子,再跟着她阿爹阿娘学些琴棋书画之类的,等日后他长兄回来了,定然能给她说门极好的亲事。

我无法,只得带着她回家住,后院干脆给了何娘子一家,叫他们免费住着,既看了店,也帮他们省下了钱,便是一举两得了。

我已是自由身,说白了和温家早没了关系,同宝珠住一处还好,可归了家,总觉得不自在。

可老爷夫人待我,真如同待亲女儿般,和待宝珠并无不同,两位郎君待我,更是有礼敬重的,我渐渐也适应了,唤他们做阿叔阿婶,跟着宝琴唤两位郎君做二兄三兄。

他走了半年,只字片语都无,阿叔似找到新的爱好,每日去学堂讲半日课,剩下半日便在家教两位兄长,他是正经的举人出身。

宝琴已不用去学堂了,每日跟着她阿娘在家读书习字做女红,还得收拾家里,买菜做饭,她如今样样都拿得出手,我若再给她备一份厚厚的嫁妆,她想寻个什么样的郎君没有?

高门大户有些难,可普通的殷实人家自是不难的。

我只求一样,愿她能嫁个爱她护她之人,一生快乐无忧。

一日我归家晚,到家时气氛低迷紧张,不知出了何事。

家里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说阿叔早上去了私塾,回来就关在房里,再没出来,一日了什么也没吃。

我心里隐约有些明白,他是知道大郎君的事了。

这是迟早的,只是晚一日早一日的事罢了。

我煮了从店里带回来的馄饨,让其他人先吃,端了一碗去寻他。

东边一间房留出来做了书房,他就在书房里,我喊了数声,他才应了,我推门进去,书房里灯也未点,窗里透进的月光只照出一个轮廓来。

我将盘子放在桌上,又寻了火折子点了灯。

一日不见,阿叔似一下子老了许多,本就花白的头发,似白得更多了。

他弓腰塌背,一下子再直不起腰了。

「阿叔是听说大郎君的事了么?」

我将碗放到他眼前,又取了筷子递过去,他手抖得竟握不住。

「阿叔是嫌他坠了名声还是心疼他?」

「我儿太苦,是我害了他。」

阿叔竟老泪纵横,他心疼他的孩儿胜于名声。

「阿叔,你既心疼他,就再不要说什么害不害了他的话,他心里已够苦了,他瞒着你们不说,就是怕有一日你们知晓了怪他怨他,或者又自责难过。他那样苦都咬牙忍下来了,我们更应该往日如何,往后也如何,好好地将日子过好,既是一家人,哪里能算清楚那许多账?待他更应该与平日无异,他才不会觉得别扭难受。」

我寻了帕子,替他擦了泪。

「可他背着这样的名声,日后如何娶妻生子?」

「阿叔,他是个很好很好的郎君,自有更好的娘子等着他,你无需担心,只需吃饱肚子,养好了精神,等着抱大胖孙子。」

他那样好,天上的明月般,连眼里都闪着细碎的星光,世上自有识货的好娘子。他已受了太多苦,上天若还怜惜他,自会给他个爱他护他待他一心一意的娘子。

七月的时候,我将铺子交给何娘子和阿婶,跟着香秀送东西的马车回了趟老家。

我十二岁离家,如今七年已过,不知道是我变了,还是家变了?

我每年捎银两回来,家里买了四十亩水田,盖起了大瓦房,妹妹嫁了人,弟弟娶了妻。

爷爷奶奶早就过世了,我那三个闲汉叔叔都娶上了媳妇,日子都还过得去。

家于我已太过陌生了,而我对家人,也已陌生。

弟弟娶的媳妇是个伶俐人,可伶俐得过了头,时时处处打听我一个月多少月钱?身上的裙子多少钱缝的。

我不耐烦同她多说,只咬牙忍着,她嘴里的我竟也是个姨娘。

我爹做了两年的老太爷,不曾问过一声女儿过得好不好,只一句话,哄好主母,伺候好老爷,若是捞着了银子,记得给家里多捎些,他还得给他的小孙孙攒娶媳妇的钱呢!

妹妹见了我就是一通哭穷,我爹拿钱给三个叔叔娶了媳妇,却连十两银子也舍不得给她。

似乎那十两银子就是路边的石头,随处可见。

银子是个好东西,可又不那么好了,它太光亮,不经意间就将人心里的弯弯绕绕照了个透彻。

我娘早几年就没了,却没一个人同我说过,柜子里放着她给我做的两双鞋子,有一双是红的,说是赶着我嫁人,她还要给我做套红袄子。

爱我的人却去得那样早,谁都说不清楚她是怎样去的,是不愿还是不敢说都已不重要了,人都没了,说清楚明白了还有什么用?

我只待了三日,留下了十两银子,看着他们满眼的失望,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已没了家,也没了留恋。

只有跪在我娘的坟头前时,我才敢哭,我知道只有我娘才会心疼我这一路走来的不易。

小说

权少的小祖宗开挂了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第9章

2022-11-12 0:00:22

小说

温柔的内鬼庄丞(庄丞丫丫)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温柔的内鬼庄丞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温柔的内鬼庄丞)

2022-11-12 0:00:3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