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18》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的故事

三猫接过话来给他二哥说道:孩子说的也对,好像现在也没有其它法,你就按孩子们的想法,等过几天收完秋再说,我吃些药,如果对症也许好的快,再考虑孩子们

车到山前必有路

船到桥头自然直

紧接上回,上回说道。三猫接过话来给他二哥说道:孩子说的也对,好像现在也没有其它法,你就按孩子们的想法,等过几天收完秋再说,我吃些药,如果对症也许好的快,再考虑孩子们上学的事吧!目前只能这样。

三猫二哥回道:好吧,先暂时这样吧,大人也尊重你们的想法,你们长大了,知道分担家里的担子了,我也很欣慰,就这样安排吧!

这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时间,按照不变的时速流逝,但人人感觉不一样,忙着嫌时短,闲时觉日常。不觉得三猫以经用药七天了,大孩子也是每天按照董大夫说的给三猫按摩命门、委中穴位,眼看三毛的气色较前有有所好转,三猫自己也感觉用上药腰疼的轻了,自己也抻着下地走走。

到了第七天擦黑天,三猫二哥又和董大夫过来,董大夫问了问状况,董代夫说道:我给你调调药,还需要吃一段时间,来病如山倒,去病如抽丝,有一个过程,吃着药,你自己也每天伸筋拉筋,提高自身的功能,等完全恢复了,你可以到公园里跟着锻炼的人练练太极拳或八段锦、五 禽戏什么的,提高一下自身的免疫功能。

三猫回道:谢谢董大夫。

董代夫调好药方让三猫二哥收起后说道:按这个方子再吃上两个疗程,再加上按摩什么的,应该好的快些。另外呢,还有点事儿,我想跟你们商量一下,你们可考虑,你看,你们住进来,我这院子也不小,我有个想法,等你恢复好了,明年春天把这个院子全部改成菜地,你们可管理这院子的菜园,这样的话我们两家都有菜吃了,每年从3月份到9月份的房租给你们免了,当然了,你要把菜园搞好才行。到时候这院子里的假山什么的都要拆除,院子里有个小压水井到时候可以浇浇地呀,当然了种菜这些花费我来负责,你们只管打理就行。好,这事儿你们可以考虑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明年就这样定。行,就这吧,我回去啦。

没等三猫说话,他二哥便说到:不用考虑了,就按您说的吧董代夫,俺弟他种菜也是把好手,你安排便是。

放下这边不说,话分两头,再说二狗这流水喜宴从上午开始一直到下午,庄乡邻居陆陆续续的人来人去也是好不热闹,也有些平常不走动的远房亲戚知道了赶来到喜的,不象原来过的不行的时候总是躲哩远远哩,正应了那句,你如果过的行,则:住在深山有远亲。

直到擦黑天二狗他娘才给喜事上的抬轿和大厨结算了费用,人都走后,二狗他娘,对二狗和三花说道:晚饭你们自己吃点啥都行,我累哩不行啦,先歇歇哇,便上炕去睡了。

二狗因让胡大嘴缠着陪喝了几杯酒,肚子也不饿,脑袋感觉昏昏沉沉哩,也就没吃饭收拾了一下,关了大门,安排三花则胡乱吃了点,也感觉累了就早歇歇了。

三花这一天,虽然没干什么事?坐着也是觉得很累,心里想着早上炕歇歇吧! 铺开被子也给二狗安排好被褥被子,自己就合身先躺下歇了。但在心里仍然挂着孩子,也挂着三猫,不知道他们现在身在何处,怎么安顿下的,孩子们现在肯定是把自己恨的不行。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孩子们,越想越烦,越睡不着,看了看身边昏睡的二狗这气就不打一处里来。

可转念一想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又长出了一口气,想想唉这都是自己的命,胡思乱想地不觉以经到了下半夜才刚想入睡,可就在这节故眼上二狗醒了。

这二狗虽然喝了几杯酒,但心里明白,虽说有点亏欠三花,但今天是洞房花烛,良宸美夜万不可冷落了三花,这么想着伸手便给三花宽衣解带,三花冷不丁的被两只手一摸,打了个冷占,睁眼一看是二狗醒了,随说道时晨不早了,抓紧睡吧,天就快亮了,二人各自翻身睡去。

且说这二狗昏昏沉沉睡梦中感觉自己在家中闲坐,突然冲进一人说道:快走,快走,给我快走。二狗一楞随说道:跟你去哪里?那人说道你只管跟着走,这二狗只好随来人出了家门,顺路去了后山,直见后山远处有两座山包,行走片刻之后,来到一处山凹之处,一片空地有一道人装扮的对他说道:你终于来了,我知道你是一练武奇才,我愿意给你指点一二,现在你就跟着练习,只见道人随手取下宝剑,练了一趟剑,对二狗说道:你看好了,现在记在心里,没事儿,勤加练习,对你日后必有益处的。二狗说道:好吧。二狗又看过道士练了一趟棍抢,也谨记在心,道士又说你练一下吧,这二狗先是取剑练习,尚不熟练,之后又棍、枪,练完之后,。道士又说:看你这资质,你适合舞枪闹棒,不适合练剑,你从今之后就选棍抢吧!二狗应道:好吧。便取过一根棍,练习起来,一会儿的功夫,道士又叫了一女子,给二狗说道:这是你大师姐,从今往后你们一起练习功夫,架以时日必有长进,二狗随即定金观看,只见大师姐虽不是如花似玉,但也有几分姿色,再看使用的是双刀,便和大师姐对练起来,这二狗初学咋练,只好全神贯注,不敢有丝毫马呼,劲力拼搏,二狗一招拨草寻蛇,大师姐的双刀虽不是炉火纯青,但也有功底,缠头裹脑不离其左右,练得难解难分,练习多时,两人都气喘吁吁,精疲力尽,大汗淋漓,双双跳出圈外,嘴里同时说道好,好,二人同时醒来,二狗朦胧双眼看着三花说道:我刚才做了个梦,三花也说道:那么巧,我也是刚做了,就醒了。二狗抬头看看窗外,窗外已经天色放亮。二狗给三花说道在睡会吧。

正是:

姻缘自古前注定,

难解难分此夜情。

二人再醒来时,早已红日高照,赶紧起身,三花整理被褥,二狗打开门去到那屋,他娘早已把早饭扣在锅里对二狗说道:快把三花叫过来吃早饭,再不吃就跟中午饭凑一块儿呢。二狗应声道:嗯。

这一来二去,多日下来,二狗也未去地里,终日里与三花唠叨些话语,擦黑天圈圈牛群,早上还是他娘开圈门放牛。

应了一句:胡胡燕尾吧长,娶了媳妇忘了娘。

把二狗他娘急得,以为二人是中邪了,只好抽空给他两个说:你看这秋收的季节马上就到了,地里的活也挺多,再者说了,三花和三猫原来的地也到了收的时候,三猫他们也走了,这个地嗯,狗子该找人帮忙给他们収收,人毕竟要吃饭的嘛,你给他们收过了,赶抽时间他们回来,不是好用。三花一听说道:哦,那好吧,嗯嗯,这些日子一忙早把这事给忘了,于是给二狗说道:你抓紧安排这些事吧。

二狗说道:行,我知道了。

欲知后事,静待下回。

短篇小说

故事:「原创短篇小说」两个故事

2022-11-2 18:00:38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彩霞的故事(三)

2022-11-2 18:00:4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