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吃白食

寒窗苦读十年,如今大学毕业,在省城的一家软件公司做开发工程师,第一个月到手就有将近8000多元的收入,自己大学四年没有哪次单笔能过手这么多钱。

01

唐小龙刚被录用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兴奋和感动,想着自己走到如今这一步也是很不容易。寒窗苦读十年,如今大学毕业,在省城的一家软件公司做开发工程师,第一个月到手就有将近8000多元的收入,自己大学四年没有哪次单笔能过手这么多钱。收到工资的第一个月,给在外务工的父母打了电话报喜,在手机银行上对着那串数字看了一遍又一遍,都不觉得腻。

转眼工作快两年了,虽然收入小有涨幅,但唐小龙才发现这点工资,在省城想要真正扎根立足,仿佛还有漫漫长路要走。就说这房子吧,就算是豆腐大一块的面积,小龙算了算,靠自己的工资和现在的房价比起来,不吃不喝攒够首付也需要个七八年,期间还不知道房价是不是噌噌噌往上涨。

再说这吃喝拉撒的开销,租房是和四户人家合租,自己选了最小的那间,没有窗户是个暗室,也要1000元一个月,好在唐小龙从大学到现在都是单身一人,常言道: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但最近让唐小龙心里有点拧巴的事情出现了。

几个月前公司搬了新地址,从之前的郊区软件园搬到了市中心的超甲级写字楼泛海国际。这里是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之一,楼下紧邻的购物街区一字排开全是爱马仕、LV等国际大牌的门店,写字楼下迎面而来的都是西装革履或者衣着摩登的各色男女,人人拿着一杯星巴克,高跟鞋踩得嗒嗒响。刚来的时候,唐小龙从30多楼的全景落地窗看外面的江水东流,感觉自己也是高级白领的一员,颇有几分自豪。

02

但随之不久便发现,水涨船高,这里的物价是高得吓人!不说偶尔和同事去高级的茶餐厅或者西餐人均就要花费三四百一次,就算天天吃快餐也让人招架不住。由于公司搬过来就没有了食堂,需要自己掏腰包解决三餐,而公司只补贴每人每天20元。唐小龙记得自己第一次去负一楼就餐时的样子,里面各式的小铺子前人流攒动,大家依次排队点餐取餐,有的火爆的门店甚至还需要排队等别人吃完才有地方。

唐小龙看到一家东北水饺,感觉还不错,一看菜单,虾仁藕丁馅水饺,38一份,最便宜的猪肉白菜水饺,32一份,而且才只有12个,肯定吃不饱。只好自言自语说,昨天才吃了水饺,换个口味。唐小龙看了下煲仔饭套餐,基本上近五十元了,吃不起。走到尽头,是一家云南乌鸡米线,生意异常火爆,唐小龙一看价格,还能接受,而且点大份的话,米线不够还可以续,他觉得就在这里解决了。

唐小龙只单点了一个大份乌鸡米线,没有加别的小菜,一份烫青菜就要8元。米线端上来,上面有几块油卤过的乌鸡肉,鸡汤清而不淡,加了酸菜和绿油油的韭菜段,香味扑鼻而来。唐小龙的老家是贵州的,云贵川口味是一家,他吃得非常受用,加了一份米线,把汤也喝完了,吃得酣畅淋漓。

虽说这家米线物美价廉,但是也要25元一份,唐小龙的算盘打得啪啪响,早餐最便宜的馒头加鸡蛋也要5元,有时候吃个手抓饼就要8元,中午不可能天天吃米线,偶尔点个外卖,也不必写字楼的餐食便宜到哪儿去,还不如早上多买点馒头对付,但每天啃馒头也不是个办法。再说作为程序员,晚上基本上都要加班,这一日三餐都得在这个地方解决。算来算去一天下来平均要花60元在吃饭上面,还不算偶尔同事应酬,相当于每个月白白多出了一千多的开支。公司虽然安慰大家说肯定会解决吃饭的问题,但小半年过去了还没动静。

03

这天唐小龙给运营解决完技术问题再下去时,已经有点晚了,他像往常一样扫码点餐,还是老规矩,一份乌鸡米线。但是不知道是网络问题,还是系统崩溃,一直无法刷新出来。试了几次好不容易才点上。唐小龙是做技术出身的,等餐的片刻他敏锐地觉得,这个点餐系统有漏洞!他边吃边想,如果这个发现这个系统有漏洞,只要对方不发现,那岂不是也不算犯法,至少是处于灰色地带的。这次唐小龙吃得很快,他悄悄把点餐码拍下,然后回公司研究起来。

他通过点餐码追踪到了这家公司的官微,叫xx餐饮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主页上显示他们成立不久,赶上了微信支付的东风,立足餐饮管理智能化这个点,给很多商家做扫码点餐和收银系统,促进商家减本增效。但是可能是技术搭建不是很久,一下午的时间,唐小龙就成功发现他们后台的漏洞并成功“黑”了进去。唐小龙像发现潘多拉魔盒一样内心既兴奋又紧张,因为他发现只要通过技术的手段,他可以在电脑上点餐,商家系统会收到订单但他无需付款,就能下单成功。这相当于就是可以吃白食。但转念一想,这样做肯定是违法的,那就必须把自己的足迹隐藏起来,以绝后患。

唐小龙在大学期间就表现出专业上的过人之处,果然他很快就解决了问题,虽然不知道这个漏洞什么时候会被发现,但是即便是漏洞被打补丁,他也不会被查到。唐小龙给自己下单了一份米线,加了一个大鸡腿,一个煎蛋,一份烫青菜。总共本来需要52元,但这次他并不需要买单。他在系统上看到自己是102号,掐着点去餐厅看到,果然是自己点的,服务员忙着配餐,从来不会验客人的取餐号码。唐小龙就这样成功“黑”了一餐,大快朵颐。仿佛夜里偷米的老鼠一般,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唐小龙屡试不爽,开始了天天两顿吃米线的生活。直到被抓。

04

这家乌鸡米线餐厅的老板叫许勐海,云南大理人,五十多岁的年纪,娃娃脸,顶着个将军肚,脸上两块肉垂下来像京巴狗,爱笑。大家都叫他胖大海。胖大海十多岁的时候就和同乡一起来省城闯荡,一开始没有一技之长,在餐厅当搬运工,洗碗扫地什么都做,又做过几年泥瓦匠,但因为身体吃不消,兜兜转转还是做起了餐饮的老本行。胖大海没有别的本事,单凭一个“好吃”,舍得花成本从云南老家选最好的食材,再加上为人宽厚,从不斤斤计较,所以生意做得越来越风生水起。

现在胖大海手上共有四家餐厅在运营,两家泰国菜是发家之本,运营了十多年算是老店了。两家乌鸡米线,是最近扩张的,胖大海看准写字楼餐饮的客流比较稳定,决定拿出积攒的本钱加大投资搏一把,开在新开业的写字楼负一楼选了宽敞的门面,其中一家便是泛海国际,主要面对上班的白领,半标准化的运营,流水做得还不错,美中不足的就是写字楼的租金高了点。胖大海没事就在这几家店里来回跑,而正好,这次泛海国际这家店出了问题。

最近公司的会计告诉胖大海,说泛海国际店的账面资金怎么样也对不上,订单显示有三十多个订单出单了,库存和原材料也都出了,但是营收却没有这笔钱。胖大海问店长,是不是做了损耗处理,店长说最近损耗都很少,而且这些订单都很规律,基本上是一样的。胖大海马上意识到,是点餐的系统出了问题,赶紧给点餐的科技服务公司打电话。

科技服务公司的经理小张来调取了服务器的数据,一看原来是系统漏洞被人利用了,赶紧上报公司的技术。公司技术说,漏洞修复没什么问题,但是对方应该是同行,隐蔽得比较好,目前很难追踪到对方具体的IP地址。小张将情况如实告诉了胖大海,并赔笑着说的确是因为自家的系统问题造成这次损失,他们一定会重视系统的升级维护,保证这样的事再也不发生。他们愿意给胖大海后期的服务年费打9折来弥补这次的损失。

胖大海知晓事情的原委后,倒也没有特别生气,三十多个订单也不过就是千把来块的事情,对于他这样的生意体量来说都是毛毛雨。反而胖大海觉得有点好笑,从前做生意都是收现金,忙起来的时候也有找错钱或者顾不上吃白食逃单的情况,但毕竟是少数。本以为用上了高科技这样的情况可以避免,没想到高科技也有抓瞎的时候,这还是头一次遇到,看来果然是世事难料,也算是花小钱买了个教训罢了。

胖大海心生一计,他让小张先不要着急修补系统的漏洞,先缓上几天,免得打草惊蛇。反正目前只有一个人逃单,他要将计就计,来个瓮中捉鳖,看看这个偷米的耗子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同时,他让店长把那些订单用餐时间对应的监控录像调出来看看,果然是同一个人,胖大海心里已经有七八分的把握。

05

唐小龙连着这小半个月的中餐和晚餐基本上都是吃的米线,偶尔有几次没去,一来再好吃的饭菜吃久了也会腻,再者,唐小龙还是有些良心在身上的。这个月他寄了6000元给父亲,是给上大学的妹妹的学费,父亲告诉他,再过一年,妹妹也就要毕业了,家里也一天天好起来,让他不要担心,父母的身体都好,让他自己也不要老加班。过会又教育他要懂得感恩,对领导和同事都要客气等。虽然父亲是个农民工,平时讲的大道理他都听不进去,但是这一次他却听进了心里。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唐小龙有些羞愧,决定以后不再钻空子,自己掏钱吃饭。

唐小龙两天没吃胖大海家的米线,竟然又有点想念。这天下午下班已经七点过了,店里人不多,只不过这次,他是自己用微信扫描付钱点了一份米线,没有别的。吃完刚准备站起来,店长急忙走过来说,先生您好,不好意思我们老板想请您过去聊一下。唐小龙意识到事情不对劲,本来想找个借口离开,但是抬头看见店里的其他店员都在盯着他看,他不得不跟着店长过去。

餐厅配有一间十分逼仄的杂物间,里面堆满了干米线和各种调味料,胖大海坐在正中间的一个高脚凳上,感觉像古代审犯人的县太爷一样。

胖大海没有生气,而是笑眯眯问道:

“小伙子,米线怎么样,好吃吧?”

唐小龙一张脸涨得绯红,双手搓着自己格子衬衫的一角,蚊子声音回了句:

“好吃。”

“再好吃也总不能吃白食吧,年轻人,我也不是做慈善家的。那三十多个订单是你吃的吧!”胖大海一本正经起来,脸色特别严肃。

唐小龙轻轻点了点头。

“要是按以前的做法,肯定是要把你扭送到公安局去的,你这是盗窃!你知道吧?你说怎么办吧?”

胖大海一字一句说得唐小龙心惊肉跳,眼泪唰唰流下来,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赶紧求情:

“求您不要报警,我是偶然发现这个系统有漏洞,是我错了不该占您便宜,我把吃的所有的钱都还给您,再赔您500块钱。”

胖大海看到小龙态度诚恳,其实本来也没有特别生气,想到自己年轻时闯荡社会的不易,难免不犯错误,决定给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也算是功德一件。

“小伙子,你是哪里人?”

“我老家是贵州的。”

“算起来我们也算半个老乡,这样吧,你把吃白食贪便宜的钱全部退回去,我也不要你什么赔偿。但是年轻人,你要记住,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做人要对得起良心。其他我也不多说了。”

唐小龙点头如捣蒜,心头一暖,眼泪止不住流,对胖大海深深鞠了一躬,郑重说了句谢谢您。

胖大海摆了摆手,示意他事过去了,但又似乎想起了什么,说:

“但我还有个条件。”

唐小龙错愕,心头一紧。

“你放心,我是想让你当我们这个公司的技术顾问,你不忙的时候帮我看下这四家店的点餐系统、收银系统有没有什么漏洞,给我当个兼职的网络保镖,你看怎么样?”胖大海笑哈哈地说道。

唐小龙喜出望外,没想到眼前这个像弥勒佛一样的胖子能有如此度量,近乎以德报怨的方式让他感慨不已,连声说道,没问题!

就此,唐小龙加上了胖大海的微信,朋友圈是他各家餐厅的日常视频或者照片,虽然看起来没文化,但是平易近人。小龙把钱转了过去,胖大海收了,只说了句,小伙子,你是个人才,但是一定要把才华要用在正道上。

06

唐小龙的公司终于按照之前承诺的给员工办起了食堂,他也因此很少去写字楼下吃饭,但偶尔还是会去帮胖大海检查下系统,其实说是检查维护,其实现在的服务公司都做得很好,很难再找出什么风险或者漏洞了。

转眼又两年,新冠疫情突然爆发,好在唐小龙这个行业,受到影响不是很大,很多业务反而因为疫情激增。唐小龙也抓住机遇,因为自己能力出众,被一家创业公司挖去当技术负责人,薪资翻倍。

这天唐小龙刷朋友圈,忽然看到很久都没有动静的胖大海,那条朋友圈是一个视频,视频里胖大海站在自己泰国菜的门店前,看着搬家公司一件一件从店里搬出去,门廊上一张A4纸写着“旺铺转让”四个字,镜头里的胖大海不时用手摸着本就没什么头发的脑门,泪眼婆娑。视频只配了一句话:十六年的感情,再见了朋友们……

唐小龙一时唏嘘,虽然隔行如隔山,但疫情之下,各行各业的艰辛他是清楚的。父母的工地上隔三岔五就会停工,那就更别说餐饮行业了,不管有没有客人,每天两眼一睁,就要面对房租和员工工资,本来想趁行情好扩张的那些门店更是血本无归。胖大海的情况便是如此,疫情刚开始的时候,谁都以为很快就能过去,所以尽管没有什么盈利,开在写字楼的两家米线店还能撑下去,结果谁知省城5月因疫情封了几个区,一封就是两个多月,胖大海元气大伤,赶紧把两个门店关停。到最后,这家开了十多年的泰国菜也顶不住了,房租太贵,疫情反复,再多不舍,也只能含泪转让出去,现在手上只剩下一家,幸亏门店小而美,租金不高,全靠口碑和老客户帮衬。

唐小龙本想给胖大海发条微信问候一下,但犹豫半天却不知道自己除了安慰下他能帮上什么,最后只在朋友圈下留言:海哥挺住!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随后是三个拥抱的表情包。胖大海回复他:谢谢小兄弟!

07

过了三个月,唐小龙带着团队给客户开会。这客户是一家专门做区域线上餐饮众包的平台,因为业务发展稳定,想在临近的两个省份扩张自己的市场,因此找到唐小龙的公司做技术支持。说是线上餐饮众包,其实就是变相的外卖和预制菜的业务组合。以前人们点外卖,最多不过是方圆几公里内的选择,但是这家公司通过搭建自己的供应商,专门给这些大企业或者写字楼做餐饮外包服务,精选最好的供应商提供精细化、定制化的送餐服务,当然顺带也面对个人做零售。简单说就是一个移动的线上食堂,有专门的卫生和品质背书,不像外卖小作坊让人不放心,而且精细化定制可以做到尽量满足多数人的口味,因为是集中采购,价格也不贵。这次他们公司希望唐小龙除了能帮他们解决系统负荷问题外,在精细化流程上也能更进一步。

由于唐小龙团队的专业性,很快这个案子就被接了下来。开完会,唐小龙突然想起什么,找到对方的副总经理,咨询他,能不能给他们推荐个供应商?对方笑着表示现在业务扩张期,欢迎推荐,请把资料发给他们。

回头唐小龙就给胖大海打了微信电话,那头胖大海的声音沙哑沧桑了许多,问候一番后,唐小龙把想让胖大海做供应商的想法说给他听。胖大海久经商场,知道现在都注重轻资产、平台化运营,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机会,赶紧就联系了对方。

通过唐小龙的搭桥,也凭借自己产品过硬的品质,胖大海顺利成为了供应商,开发了乌鸡米线、牛乳锅盔和牛杂拌饭几个火热单品,专供这家平台。这天他打电话给唐小龙,一定要约他出来吃饭感谢他,他说:

“小龙,太感谢你了,我早说过你是人才,我没看错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但老天也不会亏待勤奋的人!”

唐小龙微微一笑,是啊,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人都是互相成就的,正是那次“吃白食”的经历,胖大海教会他正直、感恩,不然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一错再错。而正是曾经的宽容和体谅,让深陷泥淖的胖大海东山再起,或许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彩霞的故事(五)

2022-11-2 10:01:11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两则

2022-11-2 18:00:2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