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一诺一世

#头条创作挑战赛#爷去看树了! 河边柳树上的叶子黄了,开始离开树的怀抱......他着魔似的最爱看这一幕。小时候我也爱看树,站在爷的胳肢窝下,仰

#头条创作挑战赛#

爷去看树了! 河边柳树上的叶子黄了,开始离开树的怀抱……他着魔似的最爱看这一幕。

小时候我也爱看树,站在爷的胳肢窝下,仰起头看到爷的下巴和下巴上的胡茬儿。看树上的小蚂蚁从上跑到下忙忙碌碌的搬家,一直看到了我长过爷的头,站在爷的身后看还没看够蚂蚁搬家的爷!

柳枝轻拂,像是在挥手告别,“走吧,朕准了。”爷姓康,常记得历史的曾经过往,一如自己年轻时威风的标榜说他是皇氏后族。

起风了,爷掬了掬外套,像是把叶裹在怀里, 我扶着的他脚步日趋疲乏。爷爷的眼神回到我脸上,慈祥地说:“那棵树要倒了,咱回家。”

数周后,爷爷病倒了。娘告诉我,自打曦奶奶病逝后爷天天嘴里念叨着我的名字,数个孙男孙女里爷最疼爱的人是我。

我日夜兼程赶回家,爷回光反照,强撑着,靠着被子拉着我的手,像交待江山一样凝重,“我一生磊落,答应别人生生世世的,就要说到做到。

康曦,所有人都说你的名字起得好,大气,上口,其实是你自己好,能震得住朕,爷最放在心上的人是你。” 眼帘低垂,喜上眉梢,定格了这一生的誓言!

只有我知道,我是爷转世的情结,因为我的眼睛里有曦奶奶的模样,行事如爷,温柔如柳。

门外,天空一行大雁“人”字形排开,随了他一起浪迹天涯,渐行渐远……

本文作者:贾翠红

经典美文

精美散文|静

2022-11-2 18:00:12

经典美文

滨州至味是清欢(大散文)

2022-11-2 18:00:1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