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赶场卖菜

01凌晨四点,天还没亮,鸡才叫第一声。月月睡意正酣,感到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是奶奶的手。今天是第一次陪奶奶赶集卖菜,月月不敢再赖床,起身收拾。

01

凌晨四点,天还没亮,鸡才叫第一声。

月月睡意正酣,感到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是奶奶的手。今天是第一次陪奶奶赶集卖菜,月月不敢再赖床,起身收拾。

奶奶没舍得点灯,在锅里煮了三个咸鸭蛋,借着月光已经把昨天夜里割好的韭菜、过河菜、小葱、火葱从石水缸里捞起来沥好。暑天热,菜不泡水里过夜就蔫了,卖相不好可不行。石水缸是月月爷爷打的,爷爷都走了十多年了。

月月帮奶奶把筲箕里的辣椒倒进背篼,垫了一层塑料薄膜,依次放下嫩南瓜、茄子和豇豆,结结实实压了一背篼。月月帮奶奶把背篼系系穿过胳膊,一起身,沉甸甸的背篼系系把奶奶泡松松的棉花夹袄勒出一条沟。月月也背着自己的小背篼跟着奶奶。祖孙俩一前一后走在乡下细细的田埂上,苦楝树梢还有半牙月儿和几颗疏星。

02

月月八岁多了,爹妈在广东务工,家里只有月月和奶奶还有祖祖过生活。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别看月月个头不大,从小就知道帮奶奶照顾祖祖,家务活也帮奶奶分担,洗衣做饭样样做得有模有样。前几天妈妈打电话给奶奶,问月月在家听不听话。奶奶笑着说,懂事,说要跟着我去赶场卖菜,卖了菜让我给她两块零花钱。月月一听奶奶在说自己,浑身不好意思,赶紧溜开了。其实月月要这两块钱也不是什么私心,而是七月十八就是祖祖过生了。祖祖从小就疼月月,每次放学回家,祖祖都要从灶里掏出个耙红苕给月月,笑眯眯地看着她吃完。月月准备这次给祖祖买个发圈。

去镇上的路好几里,奶奶怕月月累着,路上歇了几歇,露水打湿了月月的凉鞋,但背心却因为赶路热烘烘的,月月想把夹袄脱掉,奶奶说不行,怕着凉感冒了。

今天是赶平主的场,到了菜市场,人已经不少了。奶奶带着月月穿过菜场的固定摊位,找了个晒不着的路边坐下,摊开塑料薄膜,把菜一样样摆出来。月月边拨弄辣椒边问:

“奶奶,那菜市场上不是还有空摊位,我们为什么不在那儿去摆?”

“傻孩子,那摊位是租给专门卖菜的,你去摆了一会就有人来收钱,我们这种赶场的去摆,不划算。”

月月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菜摆得整整齐齐,天也蒙蒙亮了。市场上声音热闹起来,卖鸡卖鸭卖鹅的挑着箩篼、卖米卖油卖菜的背着背篼陆续走到市场里来,挨个占地坐下。还有卖鱼卖兔、卖叶子烟卖草鞋、卖老鼠药清凉油、卖钓饵渔网的……月月平时也跟奶奶赶场买东西,但看大家卖东西还是头一次。

坐了一会,一个耳朵上夹根烟,手里拿个本子一支笔的中年男子走到月月家摊前指着辣椒说:

“大娘,海椒如何卖的?”

“海椒两块五钱一斤,今天早上刚摘的。”月月心里一愣,明明是昨天摘的。

“一块五, 我全部都给你兑了。”中年男子眼睛都没看地上一眼,用手沾了点口水翻弄自己的账本。

月月不懂什么是“兑了”,其实就是批发的意思。每逢赶集,就有各种小商贩来收这些量大的蔬菜,批发价多收一些自己再价格高一些慢慢零售出去。奶奶以前卖菜也时常有人来兑她的菜。

“低了,我自己留着卖也卖得脱。”奶奶朝中年男人摆摆手。

“两块,不讲了,要卖我就称走。”中年男人还在打量其他人家的菜,一副着急要走的样子。

“两块二。”

“大娘诶,我批发过去就赚你几角钱的辛苦钱,你全部卖给我多撇脱(方便),免得你一样样难得打整。不多说了,我等下称了零头给你多添点。”

“你兑去卖高价,把我的价格杀得那么低,以后哪个还敢卖给你。”奶奶不情愿瘪了瘪嘴,瞪了一眼男子还是同意了,帮着装辣椒。

中年男子把笔别在另一个耳朵上,账本系在裤腰上,从三轮车上拿了一杆秤出来,麻利地就把月月家的辣椒全都称了——“十五斤三两,三十元零六角,我开三十二元给你,你还说你吃亏了。”

奶奶把钱数了两遍,小心翼翼包好放在衣服内袋里。

03

大半背篼辣椒卖完,剩下的菜奶奶自己卖。天完全亮了,日头出来,祖孙两人把薄袄脱了,奶奶把咸鸭蛋递给月月,月月摇头说还不饿。

来往卖卖的人多了起来,市场里嘈杂一片,如果不吆喝两声,根本注意不到自己卖的东西。月月自告奋勇帮奶奶吆喝,对着过往的顾客用细细甜甜的嗓子叫卖到:

“叔叔看看菜吧,刚从地里摘的……阿姨买点豇豆……茄子,又大又长的紫茄子,买点吧。”果然,路人看月月这么小的娃娃都帮着家里卖菜,出于同情也好,好奇也罢,月月摊位的生意比旁边好一些。奶奶教月月认秤,提哪里看哪里,月月脑瓜子聪明,一学就会,忙活得小脸红扑扑的,额头渗出细小的汗珠。

正当月月吆喝时她看见不远处有个穿红色裙子的女人朝这边走来。月月眼尖,一眼看出是自己的数学孙老师,今天周六,孙老师来赶集买菜也是情理之中,吆喝声随即哑了下来。孙老师平时在课堂上是个很严肃的人,一双眼睛瞪着你能把你吓哭,没人敢在她的课堂上讲话。月月觉得让孙老师看见自己在这里卖菜,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情。赶紧把头埋下去,祈祷孙老师往别的地方走。

谁知孙老师高跟鞋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月月只得硬着头皮假装整理菜。孙老师问豇豆怎么卖的,月月不得不抬头,蚊子声音叫了声:“孙老师,您来买菜吗?”

孙老师看着眼前这个扎着两个小辫的丫头正是自己学生月月,满脸通红,细细的汗水流到脖子上,额头的刘海有些溽湿。孙老师一改平时严肃的表情,笑眯眯地夸月月帮奶奶卖菜很懂事,又给奶奶说月月在学校学习成绩很优秀。奶奶说月月学习都靠老师们的照顾和帮助,本来孙老师只买点豇豆,奶奶又添了些茄子和过河菜塞在孙老师的菜篮子里不收她的钱。孙老师不好把菜退回去,便硬是多给了两块钱给奶奶。奶奶和月月都很感动,孙老师一点架子也没有。本来是想给孙老师多拿点菜,却好像变成了强买强卖了,让人怪难为情。

孙老师走了,月月又壮起胆子吆喝起来,祖孙俩把家里带来的鸭蛋吃了,喝了点水。临近中午,买菜的人越来越少,市场也冷清了许多。奶奶说把这几个南瓜卖了就走,不然背回去也太费力。奶奶和坐在自己摊位旁边卖鸡鸭的爷爷聊了起来。今天集上卖鸡鸭的人多,爷爷等了一上午,有几个人来看了看但是都没看上。爷爷的儿女都在外务工,自己带着孙子孙女,也是平时卖点鸡鸭补贴生活。这两天大孙子咳嗽,爷爷想卖了换点钱给孙子买药。

今年鸡鸭行情不好,排着队的人卖,买主们一个个挑肥拣瘦的,有的卖家卖了还要帮人杀好打理好。爷爷舍不得贱卖自己的鸡鸭,和人还了几句价,人转头就走了。眼看市场里大家都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也不见有人来,爷爷想着家里等着用钱,再有人来问,高低也卖了。

正巧,月月看到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背着手从街头走过来,对着两边的摊位左瞅瞅右问问,看不出他想买什么。走到爷爷的摊前,用手提了提鸭子和鸡的重量,一副没看上的样子。月月不知道的是,这是镇上饭馆的,专挑行情淡的时候来捡便宜,价格比去乡下收还要低。看着爷爷辛辛苦苦养大的家禽被喊出那么低的价格却也不得不卖掉时,月月彷佛觉得看到自己的爷爷一般,委屈得眼泪汪汪。

等到快晌午了,几个南瓜只卖出了一个,没办法,是得回家了。奶奶本来想给月月买串糖葫芦,结果人家收摊了,便花了两块钱买了一斤米糕,祖孙俩人边走边吃,甜丝丝的米香味里带着一点发酵后的酸,十分可口。月月问奶奶要了三块钱,给祖祖在杂货摊挑了一个发夹。

04

回去的路上,祖孙两人也没有说什么话,月月感慨做农民的日子真难,起早贪黑种出来的东西却不受别人的待见,忽然想起妈妈说的,一定要争气读书,争取到大城市里去。祖孙两人边走边打了些兔草,到家时也各有小半背篼了。

祖祖坐在屋檐下剥豆子,看着月月回来了,笑着瘪了瘪没有牙的嘴巴。月月飞跑过去放下背篼,拿出发夹给祖祖戴在头上,祖祖嘴上说太花哨了,是小女孩用的,其实心里喜欢得不行。

月月舀了碗祖祖剩的冷稀饭,就着泡豇豆一口气喝了两碗。奶奶让她眯会午觉,平时摇着扇子半天才能睡的月月,今天再热,一沾着枕头就进入梦乡了。粉扑扑的脸庞上氲湿了几根发丝,梦里她正笑着和爸爸妈妈吃饭呢。

短篇小说

墨尔本的中国女人(短篇小说集)

2022-11-2 10:01:09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彩霞的故事(五)

2022-11-2 10:01:1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