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故事征文比赛|增祥二事(短篇小说)(山东)

增祥在村子里开了一家商店。说是商店,其实规模很小,在农村叫小卖部,无非就是卖点油盐酱醋,针头线脑啥的。

作者:潘月年

(一)开 店

增祥在村子里开了一家商店。

说是商店,其实规模很小,在农村叫小卖部,无非就是卖点油盐酱醋,针头线脑啥的。

增祥姓王,是个残疾人。出生时,稍有点文化的父亲给他起了这么个名字,希望他的人生平平安安,增福纳瑞。

但生活爱开玩笑,总是把美好愿望与残酷现实划等号。小时侯生病,村里的赤脚医生技术不精,打坏了针,造成他一侧腿部肌肉萎缩,于是关乎一个人一生命运的悲剧就这么产生了。

小时侯,增祥就像小狗一样在家里爬来爬去。后来借助一根木棍,完成了“从猿到人,直立行走”这么一个过程。

小学毕业后,村里安排他看菜园,就是在村前屋后赶赶鸡鸭猪啥的,一年也能挣半个劳动力的工分,分担一下家里的负担。

大包干后,他失业了,父母跟他商量,开个小店,经营点日用百货,既为村民提供便利,自己也可有点收入,借以谋生。

增祥筹措了点资金,在村中方便之处盖了两间小房子,货物上架,选了个好日子,一通鞭炮放过,店便开起来了。

开店属于经商行为,要办一些证件,需要缴纳一些费用,还要缴纳一定的税款等,于是增祥跟税务部门的恩怨开始了。

刚开店时村里小卖部少,村民也照顾他的生意,纷纷光顾他的小店,一年下来,利润还可以,他也按要求照章纳税,但总免不了有些磕磕绊绊。

这年,税务部门需要办国税证,增祥拖着不想办。税务所的领导下来走访,所长姓李,李所长人很好,跟他和颜悦色地讲国家的税收政策和办证的必要性,增样也平心静气地听进去了。李所长临走跟他这么说:“老弟,咱这么着,明天你去所里把证办上,所里免收你几年税款。”增祥答应了,第二天就去所里把证办了。

后来村里的小卖部多起来,分走了部分客源,经营进入微利时期。增祥有点撑不住了。再加上是残疾人,在经营上与别人相比处于劣势,心理上感到不平衡,慢慢地对纳税产生了抵触情绪。但税收是国家政策,再加上一些税务人员在工作中态度粗暴简单,日积月累,增祥算是把税务部门的人员记恨上了。

有一次,税务人员来收税,言语不和,起了冲突。不知不觉中,十几年过去了,增祥也已过不惑之年,但他心中的疙瘩还是没有解开。

事情的转变发生在冬日的一个上午。

这天,增祥像往日一样开门营业,一辆小车停在店前。车上下来一位领导模样的人,是李所长,现在己是县国税局的局长了。

出于礼貌,增祥起身打了个招呼。李局长进店落座,增祥拿出烟来,跟局长分别点了一支。

增样知道,这么大的领导到自己店里来,肯定有什么事。

迎着他探究的目光,李局长开口了:“老弟,我今天是代表国税局来对你进行春节慰问的。”

增祥有点愕然,脱口说了句:“还有这好事?”

局长笑了:“你不用惊讶,听我详细和你说,前些年,国家为了发展经济,征收了你们一些税款,可以说,你们对国家的经济发展是有贡献的。现在国家财政状况好转,政府也没忘了大家,我今天就是代表政府来看望你们这些困难家庭的。”

局长说话还是和当所长时那样和颜悦色,但增祥却不能再平心静气的听,他的心跳得很急,他清楚地听见了自己咚咚的心跳声。

局长掏出了慰问信,里面装着一千元钱,增祥接信时手有点抖,工作人员也从车上抱下了鱼、蛋等礼品。他想说几句感谢的话:“谢谢……领导,谢谢……大家,我……啊!”到最后也没说出句完整的话。

车子离去,增祥出门相送,他不停地挥手,再挥手。车子已看不清了,但增祥知道,不是距离拉开了视线,而是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

(二)成 家

又一个十年过去了,时光进入了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

这些年,农村变化很大,随着社会城镇化的进行,乡村人口都集中到城市去了。原来一千多口人的村,如今就剩下三四百人了。多数是老弱病残,没有多少购买力。又加上网购兴起,年轻一点的都喜欢从网上购物,农村的消费直线下降,很多的农村实体店都关门了。

增祥还在守着他日浙衰微的小卖部。

他的父母都己故去了,增祥也年过半百,两鬓成霜了。随着收入的减少,增祥己进入了贫困人口的行列。

小卖店之所以没有关门,增祥是这么想的,自已年纪大了,又没有其它能耐,有胜于无吧!挣一分算一分,就算是个寄托吧。

本着这么个悲观的想法,增祥就这么一天天地混着日子。

农村的这种情况,政府其实也注意到了,并引起重视。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扶贫助困”的脱贫运动在华夏大地上展开了。

村里扶贫的对口单位是县里的民政局,增祥的帮扶人是局里的杨书记。

杨书记确实是个好干部,对非亲非故的增祥,真心实意,尽职尽责地帮扶。逢年过节的,都上门看望增祥,又帮钱又帮物的。有时侯星期天,还带着家人到增祥家走走,跟他聊聊天,嘘寒问暖的。杨书记比增祥小几岁,一口一个王哥的叫着,叫的增祥心里暖暖的,对杨书记有了亲人的感觉。

交往时间久了,交流也深入了。杨书记说;“王哥,现在小卖部不行了,挣不了几个钱了。

“嗯嗯,不行了。”

“没想再搞点别的项目?”

“没有项目搞啊!”

“养殖咋样?”

“不治不治。”

“咋不治。”

“没钱没力的,那样也不行啊!”

“不行想办法,还有过不去的坎?”

增祥便嗯嗯的答应着,其实没往心里放。

为帮助村民早日脱困,民政局在村里盖了一批猪圈。杨书记给增祥要了一处,还给他申请了帮扶贷款,水电路也都帮着解决好了。

增祥就像上了套的毛驴子,往前走吧,不能拂了杨书记的美意啊!

养殖是个体力活,增祥干不了啊!

杨书记说;“雇个人吧。”

增祥便想到了王寡妇。

王寡妇是增祥本家的一个嫂子,男人前几年病故,撇下了她和两个孩子。王寡妇这人心很善良的,到小卖部买东西的时候,看增祥不方便,便帮着干这干那的。她的生活困难了,增祥手头宽余时也慷慨相助。

王寡妇虽是个女人,但体格很好的,因要照顾两个孩子,不能外出打工,家门口有个活干,正合心意。

增祥运气不错,运行了一年,猪场刚有点规模,猪价就上涨了,又干了一年,贷款便还清了,增祥也松了一口气。

随后两年,猪市进入低谷,杨书记跑得更频繁了,帮增祥分析行情,鼓劲打气。说有跌必有涨,不要着急。增祥的猪场便平稳地运行着。

两年过去了,因为疾病和养殖规模的减少,猪源短缺,猪价的牛市来了,连续两年都在高价位运行,最高时达到每斤二十多元,养猪人的春天终于来了。

候个正着的增祥抓住机遇,全身心地投入猪场养殖,与王寡妇没白没黑地操劳着,结结实实地赚了一笔。

增祥滋得整天咧着个大嘴唱,王寡妇经常笑话他。

有了经济基础,增祥便生出了别的心思,这一思便思到了王寡妇身上。

这天,俩人在树荫下歇息,增祥鼓了鼓劲,扭扭捏捏地说了句,“嫂子,要不咱俩搭伙过日子吧。”

王寡妇剜了他一眼:“亏你还能想起这事来,俺以为你光想着钻钱眼了。”

增祥眨眨眨眼,呆了呆,闹半天人家嫌你提晚了,赶紧抓住寡妇粗燥的手不放了。

按王寡妇的想法,这么大年纪了,就不举行婚礼了,可增祥不同意,手里有点钱了,就想得瑟得瑟。

婚礼这天,增祥买了一箱鞭炮,从自家门口一直挂到王寡妇家门前。增祥来到往寡妇家,把打扮一新的王寡妇领出家门。增祥在前边一腐一拐地走着,王寡妇在后边跟着,两个孩子一边一个随着,伴着一路的鞭炮,把王寡妇迎进了家门。

婚礼简单而又隆重,增祥办了几桌酒席,把左邻右舍,亲朋好友请来了,村里的干部也来了,退了休的税务局李局长和还在位的民政局杨书记也都来了。

婚礼上,村里的干部上台讲了话,李局长和杨书记也都上了台,说了很多祝福的话。

最后大伙闹着让增祥和王寡妇讲讲,王寡妇不讲,光咧着嘴笑。

增祥要讲,其实他有一肚子的话要讲,增祥的嘴本来很巧的。可因为激动,一开口却结巴起来:“想不到……我王增祥……能有今天……多亏了……党的好政策……我增祥……从心里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各位领导……感谢……大家伙儿……”

增祥给大家鞠了一躬,抬起头,咧了咧嘴。其实他想笑的,可眼泪却止不住流了下来。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雪琴与宏娃的爱情故事

2022-11-2 10:00:38

短篇小说

适合闲暇之余看的3部高分短篇小说,十几分钟一个完整的故事

2022-11-2 10:00:4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