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美散文——儋州东坡书院即景(两篇)

文 / 孙文华东坡笠屐图一个笠屐故事,自宋至今,引无数画家争相作画、临摹,文人雅士争相题咏,乐此不疲,代而不绝,何哉?只因人间不可无一难能有二的

文 / 孙文华

东坡笠屐图

一个笠屐故事,自宋至今,引无数画家争相作画、临摹,文人雅士争相题咏,乐此不疲,代而不绝,何哉?
只因人间不可无一难能有二的说不全、说不完、说不透、永远的苏东坡!
东坡在儋广交朋友,“时从其父老游,亦无间也";
“先生在儋,访诸梨(诸黎)不遇。暴雨大作,假农人箬笠木屐而归……”
流放南荒,食无肉,病无药,居无所……,先生却和黎民百姓打成一片,融为一体;
创建“载酒堂”,“以诗书礼乐之教转化其风俗,变化其人心”;
一口甘冽的东坡井,恩泽遗留至今……
旷达乐观,入乡随俗,与民相亲,先生居儋功绩和风范长存!
而那些宵小之徒终将为世人所唾弃,遗臭万年!
先生千古!永远活在世人心中……

桄榔庵

只有一块碑,历经岁月风雨,在儋州城南矗立着。
不远,还有几棵桄榔树在永恒地守护着。仿佛见证着当年的苦雨凄风。
苦雨凄风终解晴。先生心中自有一轮皓月,一轮红日,来驱散那现实中的阴云雷电!
遥想先生当年,在此著书立说,和遍陶诗,写下不朽汉黎诗篇,居儋小品;与黎民百姓促膝谈心,共话桑麻;关心民生民瘼,配制药方,救死扶伤……
先生自言“生谓之宅,死谓之墟”,几间陋室又如何?高堂华屋又如何?
倏地想起刘禹锡“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先生德馨自与天高,居儋‘时从其父老游,亦无间也’。先生民胞物与,刘见先生,想必自愧弗如,汗颜三分!
又想起杜甫“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先生风范当与杜甫同!
先生是一朵高洁的荷花,是坚贞的梅花,是常开不败的花!
先生是竹,是高大的楠木,顶天立地于浩浩宇宙间!
先生是首诗,常读常新的一首诗!先生是首词,豪放与婉约、高昂与谦卑同具的一首词!
先生是……

经典美文

「散文」生命的意义//于喜京

2022-11-2 10:00:26

经典美文

綦国瑞‖散文创作的原点——情怀

2022-11-2 10:00:2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