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真情浇灌的大爱诗篇——刘致福散文赏读

文|孙永庆散文创作随着时代的发展,也呈现出写作的多元性,有的艺术气息浓郁,有的用质朴的语言记录多彩生活,有的用生动形象的讲述观照和升华人生,颇有

文|孙永庆

散文创作随着时代的发展,也呈现出写作的多元性,有的艺术气息浓郁,有的用质朴的语言记录多彩生活,有的用生动形象的讲述观照和升华人生,颇有“乱花渐欲迷人眼”之感。但是,时间之水会为我们淘出那些闪亮的金子。文学的大森林,有参天的古木,有高贵的名木,有挺拔的大树,有灵秀的小树,有灌木丛生,有花草葱茏,也有令人不齿的曼德拉草等植物,这才是理想的文学生态。各类形态的散文作品,最终还是让读者欣赏和评判。但是,不论何种形态与风格,散文写作都离不开一个情字,情感经历的叙事,是散文应有的品质。散文之区别于小说、诗歌、戏剧,就在于其独有的情感特质,有感而发,随情而动,撷取生活中的只鳞片羽、人生丛林中的几株树木花草,便可反观大千世界,正所谓“一粒沙里看世界,半瓣花上说人情”。

刘致福先生的散文用饱蘸真情的笔触,抒写对故乡的一草一木和父老乡亲的大爱大情。这些散文记述的是普通人的平凡故事,描绘的是令人魂牵梦萦的故里乡情,表达了作者对故土与亲人的热爱和牵挂。作者的生命之根扎进了故乡的泥土,寻找生命的本真,反思这一代人的人生际遇,道出人世间的世事沧桑。

《屋后的楸树》用明暗两条线,成功刻画出父亲的形象。明线写为给大哥做衣柜,父亲寻找楸木的过程;暗线则是通过父亲坚辞支书后又主动干队长的过程,写了父亲的为人品质与刚毅个性。大哥有两次跳出农门的机会,一次是大学招收工农兵学员,一次是联中招民办教师,按条件都非大哥莫属,但身为支书的父亲把机会让给了别人的孩子。显然父亲为了弥补对大哥的亏欠,想方设法要为大哥打一个楸木衣柜。作者运用梦境达意:他梦见屋后有棵大楸树,树身高大、挺拔,树冠巨大、繁茂,绿叶间开出串串粉紫色的花,大哥的衣柜有着落了。一会儿树上的花叶慢慢变成了父亲的脸,那树竟是父亲站在那儿,眼望远处,神采奕奕。树人合一,以树喻人,写出了父亲的正直、骨气与担当。作者在结尾处再次提及梦境:“那棵曾经长在我梦里的巨大的楸树与眼前的楸树林叠印在一起,让我再一次真切地想起父亲。父亲宁折不弯的气概和这挺拔的楸树何其相似!父亲身高接近一米八,一生劳碌艰辛,敢做敢当,直到离世仍旧腰板笔直;父亲一生信念如磐,无私无畏,面容、眉宇间始终透着清明与坦荡。离家几十年,父亲的形象如梦中的楸树一样深深植根于心。人生至为重要的关口,冥冥之中似乎总有一种力量在护佑、指引、支撑着我,那是父亲伟岸的精神之树,在为我领航定向,为我灌注力量。”父亲的人格特质已经深深地植根于作者的生命,也让读者切实感受到其难得的人格魅力,这才是优秀的散文作品该有的品质。

《园边的木槿花》的写作,避免了艺术构思的直线思维方式,采用联类思维,由木槿花写到母亲,由母亲写到菜园,由菜园写到木槿花,情随物生,增加了散文的内蕴。作者从木槿花的俗称母鸡花写起,写母亲架园帐,用木槿花加固栅栏,勾勒出母亲勤劳智慧的品质与形象。母亲和木槿花心心相印,木槿花成就了母亲与众不同的形象,母亲和木槿花相映生辉。“母鸡花,木槿花,我顿然明白,这种贵而不娇的气质或许正是木槿花的高贵所在。咀嚼着清甜的花瓣,不自觉地想起老家的园帐,想起带领我们扦插木槿花枝的母亲,母亲的面容竟如木槿花瓣一般鲜艳、清晰。母亲原本也是‘金枝玉叶’,乡土生活使她变得平凡而又朴素。我想起母亲珍藏的一张年轻时的照片,是二十几口人的大合影。照片中的母亲是那样清丽秀美、时尚阳光,与后来的土气、苍老判若两人。那时母亲应该是二十岁出头,多么美好的年华!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母亲一生都与泥土纠结不休,却能把贫穷、平淡的日子过出花来,聪慧、清丽与素朴、要强,这些精神与品性在乡土的背景下愈显亮丽与可贵,纵使岁月绵长,纵使尘封土掩,仍如木槿之花,在后人的心田上从容绽放。”自然朴实的本色文字,道尽了对母亲的款款爱意与由衷感佩。朴素的言语中包含着隽永的情感,文字也便有了诗意。

在《茶壶口》中,作者这样写沙洲:日积月累,沙洲不断扩大,形成一片望不见边际的林子。林子里植被茂密,以杨树为主,间杂河柳、国槐、榆树,还有棉槐、菠萝等灌木。地面沙土地上长满了茅草、灯芯草、蒲公英、接骨草,都长不高,与杨树等乔木和棉槐等灌木形成梯次布局,错落有致。冬天树叶全落了,从村里向南望去,只看到乌梢梢的一片林子。到了春天,林子里一片生机,到处都是花,有野桃花、梨花、山菊花、金银花。作者笔下的沙洲呈现出杂花生树的意境。同时作者又以活色生香的妙笔勾勒出沙洲独特的山野珍味:谷雨时节的茅草长出的尖草芽,外壳绿中泛红,用手轻轻一提便拔出来。剥开外壳,里边是雪白的花絮状草花,送到嘴里,绵柔清爽,湿润甘甜。草地上还有一种菌菇,人们喊它为麻黄秆,不仅是美食,而且清肝润肺。麻黄秆的下部是白嫩的细秆,上面是褐色的花帽,似乎是草原上肉苁蓉的袖珍版,从根部掐下来,加点虾酱和鸡蛋蒸熟,口感细软,回味清香。这种秀美独特的风景与舌尖上的美味,构成了作者诗意的乡愁。但作者的重点不在这里,乡愁只是一种铺垫,真正让作者难忘的还是母爱与温情,一次出走引发的暖暖的母子深情的刻画与表达。

刘致福先生也是小说家,他三十岁便出版了短篇小说集《大风》。阅读《苹果红了》《大水》《梦里庄园》《桃花开》《白果树下》等篇什,会看到小说创作技巧的自然运用,比如用事件的发展过程来刻画人物,注意叙述的故事性,写出了艰难岁月中的温情与美好,写出了对故乡、对亲人以及诸多事物的追怀与感念。《红鱼·黑鱼》《蟹殇》等作品,有读小说的感觉,小说是虚构的,这些篇章是真人真事,这就凸现出作者善用小说的手法来结构散文的独特风格,让人读来兴味盎然。作者饱蘸深情的笔触与独特的叙事风格,酝酿出平淡生活中的情感温度,传递给读者感受和体味幸福的溶剂,这也是打动读者的金钥匙,散文也便有了深度和厚度。作者的行文是用真情浇灌的,如同他笔下的大地传承的血脉,融入了人性的深处,用散文的形式,浇灌出一种大情大爱的诗篇。

经典美文

青未了|散文《感悟南山》

2022-11-2 10:00:24

经典美文

「散文」生命的意义//于喜京

2022-11-2 10:00:2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