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短篇小说:抠门婆婆

二柱子个头不高,但人长得挺帅气,我看中他的,主要是他心眼好,人也老实厚道。婆婆在医院临终之时,她从身边的小包裹里掏出了几张存折交给我说:“娟啊,

作者:凡夫

1990年,我与二柱子是在一个建筑工地打工时谈的恋爱,第二年建筑工程完工后结的婚。

二柱子个头不高,但人长得挺帅气,我看中他的,主要是他心眼好,人也老实厚道。在我们谈恋爱的时候,他就与我说过他家里的情况,但我没有嫌弃他家里贫困,我说我们还年轻,只要好好的努力,以后一些都会改变的。二柱子也向我发誓,说以后一定要让我过上好日子。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与二柱子举行婚礼后,婆婆的举动让我渐渐地有些受不了了。

二柱子家住在农村,在农村举行婚礼都是请厨师在自家院子里搭棚做流水席,那天晚上亲朋好友们散去之后,我发现婆婆把一些剩菜装到盆里加些盐收到碗柜里。从第二天早上开始,我们所吃的菜就都是那些剩菜,上顿下顿的热着吃,直到最后酸了实在吃不下才被婆婆端出去喂猪。

因为是刚嫁过去,婆婆的举动虽说搞得我很难受,但我也没有说什么,我知道农村的老人过日子都很仔细,也就对她有了一些理解。直到我们上班后开第一个月工资的时候,婆婆的举动,才让我对她有了想法。

那天我们下班回家后,我对二柱子说:“咱俩留些零花钱,再给妈二百留作零花的,剩下的哪天休息时去信用社存上。”

二柱子笑呵呵地说:“以后咱这个家你来当,你说咋办就咋办。”

当我满心欢喜地亲了二柱子一下之后,婆婆开门走了进来对二柱子说:“你们开工资了吧?”

二柱子点了下头说:“开了。刚才娟子还说要给你二百块钱零花钱呢。”

婆婆听了二柱子的话后,立刻拉下脸说:“怎么就给我二百?以前你开工资,可都是交给我的。”

二柱子一听,十分尴尬地笑了笑说:“妈唉,我现在已经结婚了,这工资钱现在得交媳妇管才是啊。”

婆婆瞪了二柱子一眼说:“那不行!你媳妇的工资钱,她可以自己留着,你的工资必须得交给我管。”

我听了婆婆的话,静静地看着二柱子没有吱声。

二柱子看了我一眼,然后红着脸对我说:“娟,你看这……”

我瞪了二柱子一眼,有些不耐烦的说:“你自己的钱,你自己看着办吧。”

对于这件事,二柱子显然很为难,可他最后还是选择了把工资交给了婆婆。晚上他一个劲地向我解释,说爸爸和哥哥十几年前出车祸走得早,妈妈一个人把他养活大不容易,以前没结婚时都是把钱交给妈妈,现在突然间不让她管了,她肯定适应不了。二柱子还给我吃宽心丸,说家里就咱们三口人,钱放在妈妈那也错不了,早晚都是咱的……

我虽然对婆婆的做法有些不满,但也接受了这个现实,我想婆婆那么仔细的人,绝不可能把钱给外人,她愿意管钱,就让她管好了。

中秋节的头一天,我给婆婆买了一套新衣服,回家进大门的时候,看到婆婆穿着那套破旧的衣服蹲在院子里摘菜。我笑呵呵地走上前去对婆婆说:“妈,明天中秋节了,我给你买了套衣服,你穿上试试,看看合不合身。”

婆婆用抹布擦了下手,然后接过衣服前后看了几眼问:“这衣服很贵吧?”

我转头看了二柱子一眼,然后笑了一下对婆婆说:“不贵。这一套衣服才一百块钱。”

在我说话的过程中,二柱子也开口说了一句:“三百多块钱呢。”

婆婆听了我们俩的话,看看我,又看了看二柱子说:“你们俩到底谁说的是真话?”

二柱子看了我一眼,然后笑呵呵地对婆婆说:“娟说得是真的,我逗你玩呢。”

婆婆看了我一眼说:“要真是三百多,就拿回去退了,我一个老太太,穿那么贵的衣服干嘛。”

第二过节,婆婆仍然穿着她那一套旧衣服,我和二柱子怎么劲,她就是不换,说等过年时再穿。

婆婆的抠门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但有一点人们还是比较认同的,那就是婆婆虽然抠门,但从来不占别人的便宜,只从自己身上省。

第二年开春,我怀孕了。婆婆知道后,开始变着样的给我做好好吃的,但每次都做够我一个人吃的,她和二柱子还是吃着平时的饭菜。

有一天晚上,我吃饭时特意慢慢地吃,等婆婆吃完出去干活的时候,我把婆婆做给我饭菜给了二柱子。在二柱子大口吃着的时候,正好被婆婆返回时看到了,婆婆手指着二柱子气哼哼地说:“你个馋猫,人家孕妇的饭,你也吃。”

二柱子红着脸说:“妈,娟吃不了,剩下的。”

婆婆瞪了二柱子一眼说:“剩下了下顿吃……”

在我怀孕五个月的时候,有一天我突然间发现院子里的晾衣绳上挂着许多小孩儿穿的衣服。我仔细的看了一下,差一点儿把我气迷糊了。原来,这些都是婆婆用一些旧衣服改成的。我当时就与婆婆说:“妈,你别再用旧衣服改那些小孩儿穿的衣服了,这些不能给孩子穿的,太不卫生了。”

婆婆听了我的话之后,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说:“我都洗多少遍了,有什么不卫生的?你们小时候,不也是穿着这些衣服长大的,有几户人家能都穿新的?再说这小孩儿一把屎一把尿的,穿什么还能咋的。”

晚上,我与二柱子商量,让他提前把小孩穿的衣服买好,省得婆婆给孩子穿那些旧衣服,实在不行就在工地附近租个小房子,离婆婆远一些。二柱子答应,一切都听我的。

一个月后,我和二柱子发现婆婆突然间不爱动了。有一天我在婆婆的屋子里有许多止痛药片,我婆婆哪里不舒服?不管我怎么问,婆婆就是说没事儿。后来我让二柱子带着婆婆去医院检查一下,婆婆说死也不去。

让我们没想到的是,没过上半个月,婆婆就病倒了。原来婆婆早就知道自己有很严重的心脏病,她这种病治也是去不了根,白花钱……

婆婆在医院临终之时,她从身边的小包裹里掏出了几张存折交给我说:“娟啊,你是个好孩子,二柱子能娶到你做媳妇,也是他的福份。这些钱,妈都给你们攒着呢,你们以后也省着点花,妈是管不了你们了……”

我手里拿着几张存折,听完婆婆的话立刻跪在床边大哭了起来……

短篇小说

故事:短篇小说:半路夫妻

2022-11-2 2:00:32

短篇小说

故事:短篇小说:女儿的婚事

2022-11-2 2:00:3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