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美文欣赏」许珊:江南行

雨花台·雨花石 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墓园而已,却用了美不胜收的名字;又不过是些把玩于股掌的石子,却浸染了血色浪漫的气息。

雨花台·雨花石

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墓园而已,却用了美不胜收的名字;又不过是些把玩于股掌的石子,却浸染了血色浪漫的气息。

在温热的地层,沉寂万年。熔解、淬炼、滚转、攀升,带着远古的色彩斑斓,一路欣喜跋涉。

苏醒的睡眼一经睁开,却满目战火硝烟。凉下来的,不仅仅是体热,更是坚硬如铁的心。血性的光泽在那历史性的瞬间镀染,呈现出奔腾的经脉、流淌的悲壮。谁曾知,你本意是投奔厅堂案格的静雅闲趣,哪曾想,命运将你抛向了滚滚洪流。

光影下一抹鲜红的旗帜,需仰望着缅怀。一丝一线、一笑一颦、一语一言,定格在红墙上,光景间,兀自演绎爱恨情仇、生死乾坤,刻写精神宣言。

未白头,勿相忘。一枚枚石子,用硬度抗衡历史袒露的伤疤。伤疤下殷殷液迹斑斑,鲜血浓稠如故。

个园·深闺

总想知道,叩开那一扇深闺之门的身影几尺几丈。

皓月清辉,洒满亭台、楼榭、扶桥、山石、深巷……一月一世界,深闺的世界,寂寂、寥寥。

听风摇曳脆竹,听雨拍醒睡蕉,听霜染透红叶,听雪冰冻清池。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掩门竖耳,听隔墙的脚步、吟诵,听深邃眼眸扑腾而来的声响。听得面红耳赤、心惊肉跳、地动山摇。

可是,那扇门紧闭,紧闭,紧闭着。脚步远了,吟诵停了,眼眸冷了。

你在时光之水中轻轻掬起花样容颜,可它从指缝间滑落。滑落的不是你的容颜,是一世的落寞。

依然是一月一世界,你的世界,寂寂,寥寥,凄凄,切切。有人曾住进来,可终究还是离开,并连同你的魂,一起带走。

南湖·秋雨

南湖是有着两种颜色的——浪漫的蓝和革命的红。

白墙灰瓦琉璃蓝,那是烟雨楼。云水迢迢,江烟淼淼上漂流着的画舫,那是红船。

行走在蓝与红弥漫的南湖,有似穿越的错觉。爱那雾里看花的朦胧,怀想爱情;抑或者一心投入那气势磅礴的壮歌,献身信念。

恰逢一场秋雨,在南湖这硕大的调色盘上,将那蓝与红混糅、涤荡、黏合,调成一个色调。

如雾飘洒的雨,让江南水乡还了魂,水晶晶地闪着光泽,水晶晶地扑向你。

从天而降的精灵在假山瀑布、楼台庭院、林荫步道、古桥流水间舞蹈。鹅卵石铺设的地面生长出翠滴滴的青苔。红枫落地,藤蔓攀枝,满目舒展,畅快呼吸,欢欣而惆怅!

因一场雨,我参透了江南。无论你心里有多少种颜色,都将在烟雨茫茫中融为一色。

《光明日报》( 2015年01月16日 15版)

注:此文选自微信公众平台“阅读行动”

“阅读行动”,一个无广告、无赞赏、不盈利的公众号,一心一意发美文,尽心尽力推阅读,是全国五万读者的最爱,是初高中学生的移动课外读物。

每天好文章,阅读在行动!

名家美文

「名家美文欣赏」白落梅:旧物

2022-11-1 18:01:05

名家美文

「名家美文欣赏」季羡林:马缨花

2022-11-1 18:01:0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