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邻家哥哥温文尔雅

我和顾云笙从小一起长大,他就住在我家隔壁,这会儿他正在给我讲解习题,从后面环住我,骨节分明的长指夹着钢笔,行云流水地在草稿上演算着物理题。

chapter 1

我和顾云笙从小一起长大,他就住在我家隔壁,这会儿他正在给我讲解习题,从后面环住我,骨节分明的长指夹着钢笔,行云流水地在草稿上演算着物理题。

男人带着侵略性的体魄不断地压上来,我眼前一黑,某些噩梦般的记忆涌入脑海,我下意识地扭动起身子,想要推开他。

察觉到我的排斥,顾云笙还是压住我不放,低沉磁性的嗓音擦过我的耳畔:"小丫头,你在乱动什么?"

"云笙哥哥,你,你不要这么压着我,我有点不好意思。"我藏起心中的惶恐不安,随便扯了一个谎。

顾云笙丢掉手中的钢笔,长臂环在我前面,把我按进他宽大坚硬的胸膛里,低头和我脸贴着脸,发出一个性感的鼻音:"嗯,哥哥还给你洗过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几个月前,顾云笙的确给我洗过澡,不过那个时候是,是……

我痛苦地咬住下唇,紧紧地咬住,几乎要把自己的唇瓣咬破!

一根修长白皙的手指伸过来,把我的唇解救出来,看到我娇艳欲滴的唇瓣,顾云笙目光深了深,凑过来吻我,还没有吻到,粗重的呼吸就打在我的面颊上,像是野兽吞吐出来的气息。

我赶紧把脸埋在作业本上,声音闷闷地开口:"云笙哥哥,我饿了,你快去看看晚饭做好了没。"

"嗯,要是阿姨把饭做好了,哥哥就来叫你。"顾云笙走了,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音,几乎让我窒息!

chapter 2

顾云笙管理着一家诺大的公司,等到和我们一家三口吃了晚饭,他就回自己的住处去了,据说还有一堆文件需要处理。

顾云笙临走前还把厨房里的碗筷都洗了,我爸妈开心的合不拢嘴,等人走了,二老在对面的沙发上笑眯眯地看着我,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叫我和顾云笙在一起,还提议先让我们订个婚什么的。

那个雨夜的暴虐,方才顾云笙强势地把我压在书桌上,这些在我的脑海里交织成一片,让我背脊生寒,整个人都从沙发上跳起来:"不要,我不要和他在一起!"

老妈被我的反应吓了一跳,老爸还算镇定,开始跟我刨根究底:"为什么不要,云笙哪里不好了,那孩子一直都对你有意思,难道你就一点不动心?"

听到顾云笙对我有意思,我顿时全身的汗毛直竖,越发强烈地反对起来:"他对我有没有意思我不知道,反正我只把他当哥哥!"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总是忍不住把顾云笙和那个雨夜里的人联系在一起,现在爸妈要撮合我们俩,我心理千百个不乐意。

听我只把顾云笙当哥哥,二老面面相觑,不说话了。

我钻进两人中间,撒着娇,好好地跟他们讲道理:"爸爸,妈妈,我真的只把隔壁的那个谁当哥哥,你们要是非让我和他在一起,那就是要我和自己的哥哥那什么什么,哎呀,多难为情的。"

"死丫头,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老妈笑骂着一巴掌拍在我脑门上。

老爸也想拍我,可是抬起来的手僵硬在半空中,一双八百多度的近视眼楞楞地直视前方。

我顺着老爸的视线看去,顾云笙不知道什么时候去而复返的,这会儿就站在门口呢,对上他深不见底的黑眸,我不由得一个寒颤。

顾云笙说自己的手机落在这里了,表现得淡然自若,像是什么都没有偷听到,然后拿起落在电视柜上的手机走了,临走前,还似笑非笑地扫了我一眼。

chapter 3

顾云笙十五岁的时候,父母因为车祸双双离世,从那以后他就经常来我家蹭饭,为了表示自己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他每天都会雷打不动地送我上学,放学的时候如果他在公司里忙工作,抽不开身,他也会吩咐自己的司机来接我。

因为顾云笙那个似笑非笑的眼神,我做了一夜的噩梦,第二天他照常要送我去学校的时候,我磨磨蹭蹭的不想让他送,爸妈却直接把我塞进他的车里,就好像他们的闺女没人要了一样。

顾云笙亲自开车,我坐在副驾驶座上,全身紧绷,只希望赶紧道学校。

我紧紧地盯着车窗外,等到车子停在学校门口,我扯掉身上的安全带就跑。

可是还没来得及推开车门,一路无言的顾云笙就把我拽回去,把我抱坐在他的大腿上:"你只把我当哥哥,嗯?"

感受到身下硬邦邦的肌肉,我慌乱地挣扎,顾云笙低头吻住我,口腔里的气息被疯狂掠夺,我难受得呜咽一声:"唔……"

顾云笙用一只大掌扣住我的后脑勺,不断地深入,恶狠狠的,真是恨不能把我吞吃入腹!

我感觉要窒息的时候,顾云笙才缓缓抽离,扬起俊挺的眉峰,毫不客气地嘲笑我:"念念,你主动吻过我的,嘴上还说只把我当哥哥,原来你的口味这么重,喜欢和自己的哥哥亲热。"

我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像是被顾云笙扇了几个巴掌,我的确主动和他那什么过,当时我刚被人糟蹋没多久,他见过我破败不堪的样子,给我清洗过那些肮脏的印记,可他说不嫌弃我,我想知道是不是真的不嫌弃,所以主动吻了他。

现在看到顾云笙的嘲笑,我才发现当时的自己有多么愚蠢,再加上他很有可能就是那晚地,那晚地……

我不敢再往下想,使劲推开顾云笙,跳下车就跑,身后响起他势在必得的冷笑:"安念,你是我的!"

chapter 4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尽量躲着顾云笙,他来我们家蹭饭,我就说没胃口,跑自己房间躲着,早上他要送我去学校,我就装病赖在家里不肯动,放学的时候他来接我,我从学校的偏门悄悄溜走……

这天我刚从学校的偏门溜出来,没想到顾云笙守株待兔,像个强盗一样,直接把我掳上车。

车门狠狠地甩上,顾云笙面色阴沉的看着我,嘴角缓缓扬起:"念念,你存心躲着我是不是?"

我不说话,顾云笙就扑上来,把我按在车座上,一口咬住我的脖子!

"嘶——"我倒抽一口冷气,眼泪都疼出来了,但还是不想说话,只是咬住下唇,泪汪汪地瞪着顾云笙。

顾云笙目光幽深的盯着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可耻的事情,声音都喑哑了几分:"念念,每次看到你咬唇的样子,知道我最想对你做什么么?"

我使劲地摇头,表示自己不想知道,顾云笙抬手捏住我的下巴,迫使我和他狂热的视线对视:"每次看到你咬唇的样子,我就想狠狠地要你,想用某个东西狠狠地弄死你!"

顾云笙说着,抓起我的手,按在他的皮带扣上,暗示我他说的某个东西是什么。

我想把手抽回来,可是顾云笙不肯放过我,直接把我的手塞进他的皮带里面……

我惊恐无措地大叫:"恶心,你太恶心了!"

"怎么会恶心呢,哥哥保证,你一定会喜欢的!"随着信誓旦旦的宣告,一大片阴影将我笼罩,嘴巴被恶狠狠地堵住,我们的唇舌紧紧纠缠。

chapter 5

等车子停在家门前,我的口腔里已经满是顾云笙的气息,嘴唇也麻了,脸蛋还红扑扑的。

老爸老妈问我怎么了,可是还不等我开口,顾云笙就一把拉住我的手,表示我们开始交往了。

顾云笙的父母和我们家的关系很不错,所以这些年老爸老妈对顾云笙疼爱有加,现在听到我们交往了,二老都很欣慰,老妈更是湿润了眼眶,直接让顾云笙改口叫"妈"。

饭桌上,顾云笙一口一个"爸妈"叫得勤快,老爸老妈嘴角都乐歪了,一边不停地给顾云笙夹菜,一边叫我以后懂事点,要学着怎么照顾顾云笙,俨然就是要把我嫁给顾云笙的口吻。

好几次我都想跳起来,撕掉顾云笙虚伪的面具,但他总是不动声色地给我一个警告的眼神,吓得我只能缩着脖子,做一只鹌鹑。

在车上的时候,顾云笙逼着我做了一些难以启齿的事情,还用手机拍了视频,我真的害怕,怕他把视频给我爸妈看。

chapter 6

等晚饭过后,顾云笙以"补课"为由,把我拉进房间里,等到离开了我爸妈的视线,他就开始狼吞虎咽地索吻。

密密麻麻的吻令我窒息,我挣扎着想要逃离,顾云笙就很邪恶地惩罚我,故意弄出一些很大的动静,把我往房门上面撞,"乒乒乓乓"的把书桌上的课本都扫到地上,粗鲁地把我丢在书桌上……

担心老爸老妈闻声而来,看到我狼狈不堪的样子,我只能咬牙忍着,即便被顾云笙弄疼了,也只敢小声呜咽。

顾云笙说我呜咽的样子像一只小奶猫,让他看着就心痒,想要吃掉我,实际上他也的确打算吃了我,大掌粗鲁地游走,结果……

结果我来例假了,顾云笙摸到了一手的血,我又羞又恼,抓起一个笔记本砸在他的脑袋上,真恨不能砸死他!

顾云笙帅气的发型都被我砸乱了,但是他也没有跟我发火,扯起一张湿纸巾,擦拭手上的血污,还漫不经心地来了一句:"没事,我们来日方长。"

我从书桌上跳下来,拉好身上凌乱不堪的衣服,莫名的,顾云笙刚才的疯狂掠夺又让我想起了那个雨夜,于是我抖着声音质问他:"是你,那个晚上的人,是不是你?"

顾云笙抬手捏住我的下巴,舌尖扫过我红肿的嘴唇,嗓音低沉蛊惑,气死人不偿命地丢出两个字:"你猜。"

chapter 7

顾云笙恬不知耻的说我们在交往之后,不仅在我家里肆无忌惮,在学校里也是,以前他顶多把我送到学校门口,自己一个脸都不露的,现在却每天都亲自把我送到教室里,以至于所过之处都围满了犯花痴的女生。

一来二去,学校里传出了我有一个总裁男友的传言,很多女生羡慕嫉妒恨地跑来奚落我,说我配不上顾云笙,我笑着一边否认和顾云笙的关系,一边把他的电话号,家庭住址,公司地址,还有兴趣爱好什么的全都分发出去,然后花痴们笑嘻嘻地走了。

事实证明,论心机我玩不过顾云笙,我把他的联系方式给别的女生,他就婉转地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爸我妈,还拿出确凿的证据,堵得我哑口无言。

老妈恨铁不成钢,差点用手指戳破我的头:"傻丫头哎,云笙那么好的条件你还把他往外推,等他真的被狐狸精勾走了,你上哪儿哭啊?"

我否认顾云笙是我的男朋友,这天他把我送到教室的时候,直接在我额头上落下一个吻,顿时教室里炸开了锅,女生们"啊啊啊"的尖叫着,骂我是骗子!

同桌也拿眼睛横我:"明明是看不上我,还说什么谈情说爱伤感情,可耻的骗子!"

这个拿眼睛横我的叫“周宇”,几个月前,这家伙跟我表白了。

我心里一直藏着某个人,但是我和周宇九年的同桌情就摆在那里,我不想失去这个朋友,当时豪情万丈地给了他一个拥抱,说谈情说爱伤感情,我想一辈子和他做朋友,而我,就是在那天晚上被人糟蹋了。

自从那个噩梦般的雨夜,自从被顾云笙玩弄于股掌之间,我在心里悄悄喜欢的那个人,已经不复存在了。

我苦涩地扯了一下嘴角,看向唉声叹气趴在课桌上的某人,对他发出邀请:"来吧,来做我的boyfriend!"

Chapter 8

邀请周宇做我的男友之后,他就乐呵呵地去哪里都想跟着我,下晚自习的时候,看到顾云笙开车来接我,这小子也毫不客气地钻进车里,说要亲自送我回家,毕竟这是一个身为男友应该做的。

周宇大大方方说出我们目前的关系时,我明显感觉到车厢里弥漫出一股冷气压,冷嗖嗖的,让我想缩成一团。

顾云笙眼神暗了暗,但是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猛地踩下油门,车子"嗖"的一下子飞窜出去!

对于突然蹦出来的周宇,顾云笙没有说什么,但是为了给他撑腰,我的老爸老妈颇有怨言,周宇第一次来我们家,二老也没有让人家喝一口水,直接把人给打发了。

在只有我能看到的角落里,顾云笙得意地冲我扬起嘴角,蠕动着两片性感薄凉的唇,用唇语无声地说:"瞧,你只能是我的!"

chapter 9

老爸老妈之所以要撮合我和顾云笙,多半是因为不知道顾云笙私底下对我的禽兽行径,当然了,我也不可能让他们知道,就说顾云笙条件太好了,学校里的人都嘲笑我,说我配不上顾云笙,有的甚至说我是被包养的……

我扯了一大堆,就是想告诉老爸老妈,硬是把我和顾云笙凑一块儿,我一点儿都不快乐,真的亚历山大。

听到"包养"两个字,老爸气愤地吹胡子瞪眼,直接一声吼:"我们安家的心肝宝贝,什么时候沦落到别人包养了啊?"

吼了之后,老爸就不说话了,老妈也跟着不说话。

毕竟顾云笙的条件就摆在那里,名下房产无数,年纪轻轻就管理着一家上市公司,人长得也是丰神俊朗,而我们家只是一个月入几千块的普通家庭,外面的人说我们高攀了,那也是有理有据,我们还能说什么?

老爸老妈也不是拎不清的人,终究是把我的话听进去了,虽然没有什么表态,但是也不再反对我和周宇往来,有时候周宇骑着单车把我送到家的时候,二老也会给人家一个笑脸。

chapter 10

这天我把周宇带回家吃饭,这小子乐坏了,我妈也很给面子,做了一大桌子饭菜招待他。

饭桌上,看到我爸妈和周宇有说有笑,顾云笙有些食不下咽的样子,说自己公司里还有事情,随便吃几口就走了。

嗯,这是知难而退了吧?

我有点小开心,但是没有开心多久,周宇走的时候,我把他送到我们小区门外,返回的途中,被人一把捂住口鼻。

奇怪的药味弥漫进鼻腔里,昏昏沉沉的我看到了顾云笙,他一半的脸隐没在夜色里,嘴角浮动着诡异的笑,目光锐利而阴狠,仿佛下一秒就会扑上来咬断我的脖子!

chapter 11

我从昏迷中苏醒的时候,双手被冷冰冰的铁链缠绕着,整个人都被吊在顾云笙家的天花板上,而他本人手里攥着一把锋利的剪刀,正站在我的对面。

我惊恐地咽了咽口水:"你,你要做什么?"

顾云笙走近我,用锋利的剪刀往我脸上拍了一下,嘴角浮动起阴冷的笑容:"念念,你好像很久没有叫我云笙哥哥了。"

小时候,我经常"云笙哥哥云笙哥哥"的围着顾云笙团团转,馋零食了,让他给我买,不想做作业了,赖着他帮我做,和小朋友打架输了,就哭着喊着让他给我撑腰,儿时的我真的很依赖顾云笙,也很喜欢他,可是……

可是这段时间,顾云笙就像是一头饿狼,动不动就想吃了我,私底下总是动手动脚的,这种行径恶劣的变态,我只想离他远远的,更别说是叫他哥哥了好吗?

眼下这情况,也由不得我不愿意,我害怕他用那把锋利的剪刀扎我,就硬着头皮叫了一声:"云笙哥哥,你不要这样,放我下来好不好,这样吊着,我难受。"

"放你下来,你好跟着姓周的跑路么,嗯?"顾云笙凑过来,咬住我的嘴唇吮了一口。

唇瓣上留下了他粘腻的唾液,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我忍着想吐的冲动,努力扯出一个微笑:"不会的,我不会跟周宇跑,云笙哥哥你相信我。"

"我不信你。"顾云笙笑着丢我一句,笑容病态,几乎扭曲了他英俊的面庞。

随着那病态的笑容,锋利的剪刀伸向我,在水晶灯下折射出冷幽幽的光芒,我只觉得眼前一片昏天黑地!

短篇小说

“八本短篇小说”故事虽短,但是不知不觉之中融入故事之中沉睡

2022-11-1 18:00:38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两则

2022-11-1 18:00:4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