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 彩霞的故事(一)

那是午后,阳光晃得人差点睁不开眼睛,正是夏季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候。也许是口渴了,也许是想找个阴凉的地方休息一下,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他鬼使神差地走

杨立平放下钓鱼竿,从草丛里跑过来,远远地张开双臂,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给了我一个热烈的拥抱。我十分讨厌地推开了他,不耐烦地说,我不喜欢你身上的鱼腥气。

杨立平不在意我对他的讨厌,反而咧着嘴笑了笑,极其神秘地对我说,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十天前,杨立平在大河坝钓鱼。那是午后,阳光晃得人差点睁不开眼睛,正是夏季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候。也许是口渴了,也许是想找个阴凉的地方休息一下,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他鬼使神差地走向了刘家。

刘家的大门敞开着,他走了进去,却发现堂屋里没有人。刘家的人也太大意了吧,怎么连大门都不锁呢?房屋的门也开着,他小心翼翼地朝房屋里走去,脚步轻得像是树叶悄然无声地落下。

没想到走进房屋时,他看到了自己睡梦中出现过的情景——刘彩霞在睡午觉。杨立平的心跳忽然加快,喉咙里像是被一团棉花堵住了,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这种感觉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他开始变得异常的兴奋,没想到梦中出现的情景在刹那间变成了现实。就在他将手伸向刘彩霞时,刘彩霞突然醒了,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他浑身流淌的热血一下子冷却下来,待他反应过来后开始没命地逃跑。

逃跑后的杨立平迅速地回到家中,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可是到了晚上,他恨得牙齿打颤,差一点就……只差那么一点点。他早就对刘彩霞不怀好意,没想到一切来得这么突然,更没想到又无功而返。

杨立平一直在等待着刘彩霞的告发,来向他母亲谢家芳告状,然后遭到谢家芳的毒打。他每次犯了错误后,都难逃谢家芳的毒打,早已经成为家常便饭。他的内心极不平静,时时刻刻风起云涌,这几天表面上是在钓鱼,实际上是在观察刘彩霞的动静。

漫长的十天时间过去了,一切风平浪静,杨立平明显地抑制不住他现在的兴奋,脸上涨得通红,说,你知道吗?刘彩霞的睡相很好看,脸上还带着微笑。

刘彩霞之所以没有告发杨立平,肯定是羞于启齿说自己睡午觉时没关房门,无形中对杨立平是一种纵容,让此后的杨立平越来越大胆。

杨立平总是在寻找机会接近刘彩霞。刘彩霞对杨立平的嬉皮笑脸十分恶心,见了他就远远地躲开。

有天晚上,村里看电影,杨立平提着一把椅子硬是挤到了刘彩霞的后面坐下来。她正准备换个地方,可是电影开始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到了银幕上,他伸手轻轻地握住她的辫子,一边欣赏电影一边轻轻地抚摸。

刘彩霞突然回过头来,压低声音说,如果你再不松手,我就要大声地喊人了。

杨立平就是胆子再大,也不敢在这种场合胡作非为,而是乖乖地放开了手。

那天晚上,刘彩霞连电影都没看完,而是厌恶地逃离了电影场,早早地回到了家中。

后来某一天,我在河边再次遇见钓鱼的杨立平。他又一次神秘地告诉我,你知道吗?她的辫子像蛇一样滑溜溜的。

那时候,我读初三,正面临着中考。我不想和他多说话,我想早点到学校去温习功课。当时我心想,杨立平如果不有所收敛的话,他早晚肯定要出事。但是这句话我没有说出来,而是郑重其事地告诫他,刘彩霞是马志强的未婚妻,这一点你清楚,你最好离她远一点。马志强当兵回来后,如果知道了你的这些行为,他一定饶不了你。

读小学时,杨立平在学校里谁都不怕,除了马志强。马志强读六年级时,我和杨立平读一年级,不过杨立平总是留级,已经留了两级。马志强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读小学时的保护伞。我之所以这样告诫杨立平,就是为了震慑他,让他以后规矩点。

没想到此时的杨立平对我的话不屑一顾,而是用满不在乎的口气说,哼,我不怕,我就是要纠缠刘彩霞,让他脸上不好看,他回来了又能把我怎么样?

我知道杨立平这样下去无可救药了,但我还是要说,将来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杨立平不怒,依然嬉皮笑脸的样子,说,到底是读书人,说话就是不一样,我看将来后悔的是马志强,谁叫他要和刘彩霞订婚。

我真是哭不得,笑不得,一甩袖子扬长而去。 (未完待续)

短篇小说

“八本短篇小说”故事虽短,但是不知不觉之中融入故事之中沉睡

2022-11-1 18:00:38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两则

2022-11-1 18:00:4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