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美文欣赏」宋羽:漓江渔火

掬一捧漓江的水,在迷蒙烟雨中随着竹筏飘荡,等待寂静的黄昏静悄悄来临。漓江,抬眼一看就是画,随口一说便成诗,无限风韵和美景就徜徉在目光所及之处,信

掬一捧漓江的水,在迷蒙烟雨中随着竹筏飘荡,等待寂静的黄昏静悄悄来临。

暮冬时节寒意阑珊,天边的光晕混沌而深沉,弥散在低垂的云雾间,涂抹着肉眼难以分辨的色彩。不多会儿,青山披上了黛色的袍,碧水覆上了紫色的纱,星光一般的渔火便渐渐明亮起来。

渔火是漓江的眼。渔火亮了,漓江的夜就鲜活了。

点点渔火,明明灭灭,把山腰里的村落照成了虚幻的影子,疏疏落落地游动在暮色后面,仿佛滴在宣纸上的淡墨,描摹出旷远悠长的意蕴。漓江,抬眼一看就是画,随口一说便成诗,无限风韵和美景就徜徉在目光所及之处,信手拈来,似雨,又似雾。流连其间,只觉心怡如月,连玉也生烟,恰似谁家秀女脉脉含情的眼睑。

孤山、秀水、闲云、渔村,最宜入画的景致被漓江悉数占了,放眼望去,一幅水墨长卷正缓缓展开。光线已是寥寥,远山近山层层叠叠靠在一起,想分辨出每座山的轮廓实在不易,然而当山峰彼此交融,视野里竟出现一幅浑厚绵长的画面——是黄宾虹的积墨山水,枯实浓淡的情趣任凭大自然的妙笔挥毫在天地间,何等风流潇洒。

漓江是写意的,是晕染在宣纸上的,它的轮廓无需工笔勾勒,氤氲在迷蒙烟雨中自有数不尽的变化。

说它是江,可那水分明比溪流还静,静得纤尘不染、欲说还羞。水边三三两两坐着浣衣姑娘,漓江的水养人,这里的女子个个出落得健康淳朴而又美丽动人,不知是谁解开了发髻,乌黑的长发瀑布似的垂入水中,惊起了几尾发呆的鱼儿。梳洗好头发,把摊晾在青石板上的衣物一件件收起,经年累月的濯洗已把石板捶打得如镜子一般光滑,照得出浣衣女子俊秀的眉眼。眼里荡着清波,波光里盛着回忆,回忆满了,就从眼里溢了出来,被浅浅的漓江接住,温暖成倾城的诗句。“静女其姝,俟我于城嵎”,漓江以及江边的女子就是这般低调和优雅,步步莲花、不急不恼的姿态诱惑了无数俗世妙人。

漓江的水有一种隐逸之美,它是人文的,更是自然的。漓江山水虽与俗世的红尘相伴,却又偏偏远离了喧嚣,当山林之气融入田园生活,便造就了古代士大夫们最为心驰神往的世外桃源。“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诗人韩愈这般形容漓江的美。千百年来,走近漓江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他们总是不由分说就醉了、倒了、不愿走了,试问还有哪条江如漓江一般飘逸俊雅又透露许明净澄澈的烟火气呢?

当袅袅炊烟从大榕树后面的屋顶上升起,水畔便热闹起来。停泊在岸边的一条条竹筏上,煤油灯散发出温暖的光,弥漫在水面的雾气中,像绸子在飘。披着蓝布小褂的渔家汉子毫不在乎暮冬的寒意,他们把袖口卷得高高的,露出粗壮黝黑的臂膀;淡青色的搪瓷大碗端在他们宽大的手掌里,简单的蔬菜和鱼虾就是一顿可口的晚饭,如果再有小半壶自家女人酿制的桂花酒,那就真是赛过天堂的好时光了。

“哟——喂——”忽然,一声悠长的吆喝划过夜空,领头的渔人操起竹竿,在空中甩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打破了江边的宁静和寂寥。

男人们纷纷放下碗筷,岸边一阵骚动后,只见那七八条筏子像箭一般驰过水面,朝江心驶去。渔火越发明亮起来,整个江面都流动着光与影的身姿。漓江的男人唱起渔歌来有一种忘乎所以的自得,他们唱着唱着就摆动起了肩膀,竹竿点在水中,也随着他们的身体晃动着,把暗金色的渔火摇成了满眼的星光。渔歌唤来了阵阵清风,濡湿凉爽的水汽被扑打到岸边的石头上,女人们把洗得干干净净的渔网晾在大榕树枝头,她们望着江心的筏子,筏子上有自家男人的影子,在女人眼中,这些白日里懒散的男人唯有到了夜晚才真正显示出渔家汉子的好身手。她们在岸边坐着,琢磨这一个晚上能有多少收成——捕鱼是漓江百姓最为常见的生活方式,在这片清幽秀美的山水间世代相传了数百个年月。

陪伴男人们的是一排排站在船头的鸬鹚,它们在灯火中一动不动,像一枚枚映在幕布上的轻灵的皮影。黢黑而健硕的身体,细长而优雅的脖颈,精致而敏捷的喙口,构成了漓江山水间聪慧绝伦的生灵。

对渔家百姓来说,鸬鹚是最亲密的伙伴,他们管这种水鸟叫“鱼鹰”,因为它们捕鱼的瞬间是那么潇洒,矫健的身姿在江上纵横摇曳,像练就一身轻功的夜行侠。有了鱼鹰的帮助,满载而归的希望才渐渐清晰,日子也就有了奔头。

渔火引来了鱼群,经验老道的渔人瞅一眼水面的波纹,心里就知道鱼躲在哪里了。渔人解开鱼鹰脚上的绳索,鸟儿一拍翅膀,仿佛离弦的箭蹿到空中,双翼猛然一合,脖颈一扭,只听得水面发出沉闷的声响,鱼鹰已经没入水下。不知道从哪里过来一股无名的风,吹开了一团纠结的雾,黑衣侠客跃出水面,扑打着翅膀上了筏子。渔人赶了过去,从鱼鹰脖子里挤出鱼,满意地拍拍鱼鹰的脑袋,随即竹竿轻轻一点,竹筏飘然而去。江流无声,波澜不兴,谁也不曾注意到那一圈涟漪里渐渐消散的渔火。

漓江的水滋养了百姓的生活,人与自然的相处之道就诠释在这朴实的日子里。

古老的生活方式总有渐行渐远的时候,口耳相传的渔歌也会随着岁月的流逝忘了当初的调子。随着上游水坝的修建,漓江的水量已大不如前,鱼虾也少了许多,忙活一天,捕到的鱼往往还不够鱼鹰填饱肚子。许多年轻的渔人不得已卖掉了鱼鹰,离开了狭小的渔船,走南闯北做生意去了。如今,漓江一带的捕鱼人已寥寥无几,唯有年迈的老渔夫还在支撑着这个古老的行业,他们抚摩着辛苦养大的鸟儿,心里终究舍不得把它们抛弃。

夜幕下,那悠长寂寞的渔歌,仿佛是为了坚守信仰而对自己的灵魂抒发的感叹。

山无言,水无声,疲倦的飞鸟掠过夜空,在失尽颜色的树林间寻觅昨日的枝丫,筑起一个残缺却温暖的巢。

注:此文选自微信公众平台“阅读行动”

“阅读行动”,一个无广告、无赞赏、不盈利的公众号,一心一意发美文,尽心尽力推阅读,是全国五万读者的最爱,是初高中学生的移动课外读物。

每天好文章,阅读在行动!

名家美文

「名家美文欣赏」陈荣利:流浪的二胡

2022-11-1 10:01:18

名家美文

「名家美文欣赏」兰采漪漪:从茶到茶的岁月

2022-11-1 10:01:2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