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短篇小说:悲惨的婚姻

王吉顺媳妇的前男友我也听说过这个人,他是我们单位邻村的一个二流子,我们单位以前就有小青年与他打过架,他外号叫大驴子,在周边也算有些名号,只是这个

作者:凡夫

我有个朋友叫王吉顺,但他的命运却没能按照他名字所期待的那样发展,反而是波波折折,历尽坎坷。

王吉顺是六十年代中期生人,与我同岁,他比我大两个月。他高中毕业的时候,由于家里生活贫困,而他下面的几个弟弟又都在上学,他没有参加高考就去他父亲的单位做临时工了。那时候我曾经劝过他参加高考,他说家里需要他参加工作挣钱……

我大学毕业后,王吉顺的孩子已经两岁了。后来我了解到,王吉顺娶了位比她大两岁的农村女人结了婚,他的媳妇是他父亲认了不到一年的干女儿,是双方父亲在一起喝酒时成就的这份婚姻。我当时还取笑王吉顺,说他这是姐弟恋,是新时代的父母包办。王吉顺却笑呵呵地说,像我这样的家庭,没花什么钱就娶了个媳妇,已经满足了。

那时候王吉顺住在父亲单位分配的趟房山墙边儿接的一间小偏房里,他与媳妇两个人都在他父亲的单位以家属子弟的名誉打工,日子过得也还平淡。

我毕业后,被分配到王吉顺父亲所在的单位做共青团工作,王吉顺虽然属于家属子弟,但也在我们团委的工作范畴之内,所以我们又有了更多的接触。

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刚参加工作没到半年的时候,有一天突然听说王吉顺正在张罗离婚。那天傍晚,我吃完饭去王吉顺家把他约出来谈心,想了解一下到底是为什么要离婚。王吉顺也没把当外人,把媳妇出轨的事情与我讲了一遍。

原来,王吉顺的媳妇在没与他结婚的时候就曾经处了个对象,由于他媳妇的父母嫌对方家里贫困,便坚决反对,后来她嫁给了王吉顺。

王吉顺媳妇的前男友我也听说过这个人,他是我们单位邻村的一个二流子,我们单位以前就有小青年与他打过架,他外号叫大驴子,在周边也算有些名号,只是这个人我一直没有见到过。

那天晚上,我与王吉顺坐在单位前的广场边聊了很久,在与他的谈话中,我感悟到他与媳妇还是有感情的,心里也并不是非离婚不可,只是放不下面子。在我们快分手的时候,我问王吉顺:“嫂子现在是什么态度?”

王吉顺沉默了一下低声说:“她现在也很后悔,说只要我能谅解她,以后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再出现。她说,我怎么选择,她都认可。”

我听了王吉顺的话思考了一下说:“我也看得出来,其实你们两个还是有感情的,并不是到了非离婚不可的地步。不管怎样,你们俩毕竟还有个孩子,离婚了对孩子的成长也不利。你如果能大度一些,包容嫂子那一时冲动所出现的过失,也许她念在你的宽宏大量,以后会对你更好的。”

王吉顺听了我的话后,沉默了好长时间也没有吱声。分手时他笑了一下对我说:“谢谢你的好言相劝,这件事我再想一想……”

第二天早上,我在单位周边的路上跑步的时候,有人告诉我说,王吉顺昨天晚上与他媳妇的前男友打架了,现在人在派出所呢……

我听到这个消息后,早饭都没吃就骑着自行车到了派出所。当我刚走进派出所大门的时候,看到王吉顺的父亲和他的二弟三弟站在派出所的院子里。王吉顺的父亲看到我之后,把我拉到一边对我说:“小刘,你与吉顺是同学,又是好朋友,你来得正好,麻烦你与派出所的人讲讲情。咱家吉顺你是了解的,这件事虽然是吉顺找对方打的架,但也是事出有因……”王吉顺的父亲把王吉顺昨天晚上喝酒,酒后去找对方打架的事情与我说了一遍。

我听了王吉顺父亲的话之后,问他王吉顺和对方伤得怎么样?王吉顺父亲说:“吉顺没有什么事儿,只是有一些皮外伤,也不重。那个大驴子被吉顺打的人住院了,看来情况也不算严重……”

我进入派出所时,正好遇到高中时的同学小周,昨天晚上是他与同事出的警。我与小周说了一下情况后,小周也气哼哼地对我说:“那个大驴子也是该打,我要是不做这公安工作,我也想打他一顿。但这事儿向情向不了理,不管之前有什么过节,毕竟是王吉顺先去找人家打的架,而且把人家给打住院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对小周说:“王吉顺跟咱们都是同学,他的为人你也是知道的,你看这事儿怎么处理好?”

小周想了一下说:“现在所长、指导员还都没来上班,你去做做王吉顺的工作,想办法与对方和解一下,那样我们也就当普通打架斗殴处理一下就得了,否则对方咬住不放,我们也为难。”

我接着对小周说:“你没与王吉顺说这个情况吗?”

小周听了我的话,重重地‘哼’了一下说:“我也点化他了,可这个王吉顺像一头倔驴似的,说什么也不肯去给人家赔礼道歉!我做这个工作也不好深说,你去劝劝他吧,这事儿可是说大就大,说小就小。你好好与他说说‘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

我对小周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问:“他现在在哪里?”

小周向我努了一下嘴儿说:“他就在隔壁屋呢。”

等我进到王吉顺所在的屋子之后,他气哼哼地问:“是小周让你来劝我的吧?你要是劝我与大驴子和解,你就不用说了。”

我瞪了一眼王吉顺说:“你怎么犯起倔来了呢?我可告诉你,我可不是来劝你如何的,我是在你被拘留或者是判刑之前来看你一眼。”

王吉顺听我这么一说,站在地上低头不语了……

我费了好一阵子口舌才说服了王吉顺,最后通过多方调解,大驴子也是顺坡下驴,这件事也就算过去了。

几天后,我突然间听说王吉顺一个人外出打工去了,至于去了什么地方,他的家人也不知道。

转眼间几个月过去了,有一天我向王吉顺媳妇打听他的下落,王吉顺媳妇说她也不知道,说王吉顺出去后一直也没与家里联系。我说让他出去散散心也好,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王吉顺媳妇苦笑了一下说:“唉,人啊,一步错,是步步错。都是我害了他,让他抬不起头来……”

我本以为王吉顺出去一段儿时间就会回来的,没想到一晃几年时间过去了,除了家里每年能收到他的一些汇款之外,仍然没有他的具体消息。王吉顺的父亲和他的媳妇曾经按照汇款地址去找过几次,因为每次汇款的地址都不相同,也没有找到他。

在春节前的一天夜晚,我与单位保卫科的人去单位家属区巡查,当我们走到王吉顺家门口的时候,突然间看到一个男人穿着破旧的军大衣在大门墙根儿底下蹲着。我用手电筒向那个男人照了一下,我立刻惊呆了。原来是王吉顺胡子拉碴的像个老头儿似的蹲在那里,我差一点儿没认出来他。

我上前拉住王吉顺的手说:“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到家了怎么不进屋?”

王吉顺把我拉到一边小声的说:“我在外面没混出名堂,没脸回家。我只是想听听家人的声音,然后还得出去拚一把,不混出样子,我绝不回来见她们。”

我听了王吉顺的话,沉静了好一会儿劝他说:“人活一辈子都不容易,你一个在外面混更不容易。你看你走了这么多年,嫂子仍然守在这里,你不会到现在还想不开吧?”

王吉顺听了我的话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件事我早就放下了,我对她已经陌生了,我现在混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主要是觉得对不起父母和孩子。”

此时,在我刚要继续劝说王吉顺的时候,王吉顺媳妇不知什么时候走出了大门,像疯了一样上前抱住王吉顺大哭了起来……

短篇小说

三个婚姻的故事!(短篇小说)

2022-11-1 10:00:48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茑萝:乱世中女子努力生活迎来希望的故事,沉重但很甜

2022-11-1 10:00:5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