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美文欣赏」李晓光:寂寞听雪

听它在寂寞里长吟,当是人生的一件幸事了。面对此情此景,相遇游人,那两个“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外乡人,也顿觉“大喜”,遂感叹“湖中焉得更有此人”!

雪夜,抚一段古琴,叮叮咚咚的。听它在寂寞里长吟,当是人生的一件幸事了。雪夜抚琴,方知琴上有路,任音韵缭绕成一曲《高山流水》,一曲《梅花三弄》,亦可以是一段《胡笳十八拍》,拍拍都带着风声鹤唳,相思如雪。

是夜,雪声澌澌,从远古,从苍凉的大漠,在一首唐诗里,在一阕宋词里,正踏月而来,踩着我可触可摸的记忆,踏在我的心坎上。

寂寞听雪,在这样一个雪花簌簌的夜晚,咀嚼一段关于雪的许多往事。

这样的时刻,不免想到唐诗里的雪。“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那种意境,苍凉绝美,久远淡泊,一直刻画在时光深处。

喜欢雪,尤其喜欢落在唐诗里的雪。那一年,我在一所学校工作,偶尔求得两幅画,一幅是《江雪图》,林林总总的千山,曲曲折折的小径,一律覆盖着一层皑皑白雪。除了一个戴着斗笠,披着蓑衣的独钓的老翁以外,没有一丝人迹,抑或鸟迹可循。这样一幅清冷的长卷,被那个21岁的我,珍藏了三年之久,固执地挂在墙上不肯取下。另一幅就是《昭君出塞图》,茫茫雪域,回头无路,前途渺茫。一点猩红,如一面招展的旗。任北风猎猎撕扯着,撕扯一段揪心的往事,那是千里赴西域的一阕女子诗,昭君出塞,出使荒凉的大漠,“万里家在岷峨”。远去的背影,以那样的一种方式,被定格在历史的某个时刻。那两幅关于雪的画卷,一直挂在墙上,直到我出嫁的以后,才被母亲收起来。

雪夜听雪,一定不能忘记这样一段趣话,就是关于王子猷“雪夜访戴”的故事。据《世说新语》记载,晋朝大书法家王羲之的侄子王徽之,在一个寂静的夜里,面对一场大雪,在自家院子里赏雪,听雪,饮酒。偶读到左思的《招隐》,便想到了好友戴安道。戴是当时一位高洁隐士,不愿趋附望门贵族,也许,王当时一定想到了戴如雪的节操吧。遂突来兴致,决定雪夜访戴。乘舟走了一夜,到了戴的门口,却又造门不前。左右问其故,曰:“吾本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何必见戴。”短短的一段文字,勾勒出一个个性率真的名士风度。此刻,我多么想是千年前那个被访的戴,有幸在一个雪夜,被一个人记起。

与千年前的王徽之访友相比,张岱的《湖心亭看雪》,也不逊色多少,不过是访的不同,一个是访友,一个是赏雪,但都是访一段超乎红尘的超然脱俗。《湖心亭看雪》,更趋于一种意境上的完美,仿佛一幅白描画卷,写意山水,铺陈东西。三天三夜的大雪,作者突来兴致,独划小舟去湖心亭赏雪。天地之间,“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仿佛人在画中游,画在人心动。那种超脱,那种不流俗,遗世而独立。接着写道作者偶遇“金陵客”,饮酒的场面,顿时生动起来。面对此情此景,相遇游人,那两个“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外乡人,也顿觉“大喜”,遂感叹“湖中焉得更有此人”!随即开怀畅饮,饮一段寂寞,被风吹散在湖心亭,彼此间,那种暖,更是兴致所趋,兴致所归,性情中人,才有此相同的志趣吧。大有李煜笔下的那个独自垂钓的渔翁,令帝王发出“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的感慨。

雪夜,窗前听雪,方知寂寞的不过是一段红尘,相遇知音,方不枉此行,寂寞如我者,还另有其人。

注:此文选自微信公众平台“阅读行动”

“阅读行动”,一个无广告、无赞赏、不盈利的公众号,一心一意发美文,尽心尽力推阅读,是全国五万读者的最爱,是初高中学生的移动课外读物。

每天好文章,阅读在行动!

名家美文

名家美文共欣赏:朱以撒散文佳作《绝版的暮春》

2022-11-1 10:00:33

名家美文

余秋雨精短散文3篇,值得研读和收藏!

2022-11-1 10:00:3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