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美文欣赏」光其军:腊月

日子被脚步撵着,一转眼就是腊月。在腊月的每一天,心头晃悠的年关影子一天比一天短。因而,我要说,母亲的腊月,是一首诗,风格简洁,把哲理韵在骨子里;

日子被脚步撵着,一转眼就是腊月。在腊月的每一天,心头晃悠的年关影子一天比一天短。等影子完全消失,年也就来了。但现在的日子过得天天如年一样,腊月就只是一种存在了。可在腊月里,细数着时光,我倒经常想起以前的腊月和腊月里忙绿的母亲来。

那年月,腊月里的母亲,每天总是用眼角的余光,丈量一下窗前时光的长短。那是日子渐长的季节,却是一年中最寒冷时分。当寒气威逼着母亲不住地呵气时,那些为过年准备的东西就齐齐地摆满了老屋的一角,门轻轻地一关,年味就从木门缝里飘了出来。

那时,忙碌是腊月的代名词。一跨进腊月的门,空当了整整大半年的老屋,突然变得东西的拥挤和气味的芜杂起来。中堂前的八仙桌下,一个老旧的瓷坛子里,被摆放进了满满的一坛腐乳,淡淡的清香氤氲着整个老屋。大柜的顶上,几只洋铁箱里装满了新年招待来客的米糖,花生,瓜子等零食。那老式的木格窗子底下,有一个大龙缸,那些在冬至前腌上的大白菜,早已遍体通黄,整天都散发出一种酸酸的味道,它们将是吃油腻食物后餐间最可口的菜肴。紧挨着的是小一点的缸,里面是腌制的腊肉、咸鸭和咸鱼等等,有太阳的日子,母亲总是将它们从缸里拿出来,拿到院落里晾晒。每当此时,邻家的花猫就咪咪叫着慕味而来,有时也对这些腊物跃起来,可总也够不着。院落里,也总有一些筛子,上面晾晒的是由石磨磨出来的淀粉,淡淡的发出糯米的香味,阳光下白得耀眼,它们将用来做汤圆和糯米粑等食物。觅食的麻雀们常常不请自来,母亲很不安,就在旁边放一竹竿,上面系上红布条,以此吓唬麻雀。自由的院落,麻雀总在上空飞来飞去,有时趁母亲不注意,从空中扎下来,啄一点就跑。母亲并不生气,一脸慈祥地望着麻雀飞走后那高而阔的天空。

冬天的院落,本是凄清和贫乏的,寒冷让它冰冷,草枯萎,树骨感,而有了这些腊货,就有了冬日的充实和自满。暖阳下,母亲眯着眼看着这些动物的胴体、白白的淀粉、飞来飞去的麻雀,嘴角总是掠过一丝微笑。

街上也突然变得热闹起来,车如流,人如织,四乡八镇的人汇聚其间,让整个腊月都充满着喧嚣,母亲也来了,仿佛是一个微小的标点。她挤在人流中,一手抹着额头的汗,一手拿着商品问价格,母亲认真和专注的样子仿若一幅画。有时,我偷偷跟在母亲身后,一看到摊上有好吃的,就冷不防从人缝里钻出来,拉着母亲的衣襟吵着要买。母亲似乎一点也不生气,总是买上一些,以满足我的嘴馋。

逢着连日的晴天,院落里就挂满了花花绿绿的被单和换洗的衣物,就像是在开着万国博览会。阳光淡淡地飘过,上面就浸染了阳光的味道。晚间我钻进被子,竟是非常地温暖,隐隐地就明白,这不是被子的暖和,而是这暖和里浸润着母亲的辛勤汗水。

雪花飘了,腊味浓了,屋子打扫干净了,年货也备齐了,远归的人也就被年的灵魂招回家了,这时,年就真的来了。腊月里,我放假回家,在桌前做作业,看着忙碌的母亲,鼻头往往一酸:腊月里的母亲真是太辛苦了!是的,母亲在一天天不知疲倦的忙碌中,走过一个个的腊月,看着我一天天的成长,自己却被岁月将皱纹刻得深深。

母亲,在腊月,是辛苦也是幸福的。她用辛勤的汗水,在腊月的一个个日子给家和我酿出过年浓酽的香甜和喜悦!因而,我要说,母亲的腊月,是一首诗,风格简洁,把哲理韵在骨子里;它是一幅画,傲骨冰霜,浑然天成,似乎跋涉着永恒;它是一道风景,色彩斑斓却又朴实无华,辉映着老屋和院落,点亮着我心头的明灯。

又到腊月,也就自然想到腊月里的母亲,它总是让我魂牵梦绕。在愈来愈近的年味中,腊月里的母亲,也愈来愈清晰在心中。

(原载 《南京日报》)

注:此文选自微信公众平台“阅读行动”

“阅读行动”,一个无广告、无赞赏、不盈利的公众号,一心一意发美文,尽心尽力推阅读,是全国五万读者的最爱,是初高中学生的移动课外读物。

每天好文章,阅读在行动!

名家美文

「名家美文欣赏」蒋勋:美学的失智

2022-11-1 2:01:07

名家美文

「名家美文欣赏」兰采漪漪:从茶到茶的岁月

2022-11-1 2:01:0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