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嫁给了前夫他皇叔》韩攸宁韩清婉全本免费阅读第6章

《重生后嫁给了前夫他皇叔》内容复杂曲折,韩攸宁韩清婉的故事吸引着无数读者,在沉莫莫的笔下故事每一位人物有血有肉,鲜活真实,接下来介绍《重生后嫁给了前夫他皇叔》第6章内容:襄平府...

《重生后,嫁给了前夫他皇叔》 第6章 到嘴的鸭子 在线阅读

襄平府。

一座极不起眼的宅院,院墙修得高大,却格外朴素,灰扑扑的石砖透着年代久远的破败。

可进了院子,却是别有洞天。

亭台楼阁,拱桥流水,奇花异草,似江南园林一般,处处透着精巧雅致。

一间布置奢靡的大厅里,胡知府身着官服,战战兢兢跪在地上,大汗淋漓。

他已经四十多岁年纪,长得仪表堂堂,儒雅斯文,此时却是斯文全无,涕泗横流。

“侯爷,下官怎敢见财忘义,做那种背后捅刀子的事来。杀您的手下劫您的钱财,给下官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呐……”

永平侯五十多岁年纪,长得精瘦,蓄着胡须。

虽是文官,一身正气,此时眼睛却如虎狼一般,阴鸷可怕。

他咬牙切齿看着地上跪着的人,恨不得拿刀砍了他,啖其肉,饮其血。

他精心筹划了许久,上要对皇上有合理的交代,下要应对各路虎视眈眈的政敌,左右还要顾及他的大局。

他自以为做了万全的打算,只等着趁着夜色,屠尽挡他富贵路的人,再将数不尽的金银珠宝运出襄平府,神不知鬼不觉地送达京城永平侯府。

可他在胡知府的别院里等了一夜,也没等到下属来给他报平安信。

到最后,却等来死士全部被杀,陈府被洗劫一空的消息!

玩鹰的被鹰啄了眼!

永平侯霍然起身,恶狠狠地问,“这件事你知我知,不是你背后作祟,还能是谁?还有谁能在你胡知府眼皮子底下杀人,还把那么多宝贝给搬空了!”

胡知府有嘴说不清,可偏偏运送财宝的车马是自己的心腹给连夜放行出城的。

他们以为那些车马是永平侯的啊!

“侯爷,下官几斤几两您是知道的,哪有那么大本事把您手下的好汉给杀了。侯爷您想想,是不是被京中哪位给盯上了?”

永平侯来回踱着步子。

此事他虽恼恨胡知府,却也知他没那么大的胆量,也没那么大的能耐。

那些杀手是自己精心培养多年的,个个好身手,不是一般人能悄无声息给全剿杀了的。

且胡知府若是要银子,陈府的那些铺子抄一遍,就够他吃得饱饱的了。

那么,是谁呢?

永平侯把朝中上数的官员和势力都想了一遍,大致圈定了几个人。

只待回京后细细查明了。

此事若泄露了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而那逃出去的陈攸宁,就是最大的隐患。

他在胡知府跟前站定了,“那陈家大小姐,可不会凭空消失了,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我找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银钱没了也就罢了,陈攸宁不死,那触手可及的泼天富贵也就没了!

胡知府叠声应诺,从地上爬了起来,“下官这就去办!”

永平侯阴沉沉看着胡知府,“管好你的嘴,小心祸从口出。”

“下官明白!”

胡知府战战兢兢退了出去。

永平侯紧紧攥着拳头,压制着怒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温伯石,向来是走一步看十步,怎会让这一点变故给乱了阵脚。

他拳头捏了再捏,最终还是忍不住重重捶在了几案上,他的银子!银子!

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让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

韩攸宁三人一路向北,在第三日午时赶到了卢平府。

这一路还算平安,想必永平侯还没寻到她踪迹,也或许他被那黑衣人绊住了脚。

卢平府在襄平府北边,靠近占安江水路,贯通南北,商业繁荣,镖局也多。

府城繁华地段有个很大的镖局,威行镖局,门头气派威风,就连打杂的伙计行动间都似是练家子。

前世在玉娘死后,救韩攸宁的正是威行镖局的镖师。

他们接了一趟去京城的镖,路上恰巧遇到韩攸宁遇难,救了她之后就顺道带着她,算是多了一个镖。

接待的是个谦和有礼的中年人,自称姓张,是个管事。

他一打眼便看出来韩攸宁是主子。

女孩长的花容月貌,一双美目流盼,即便女扮男装,也遮盖不住她多少颜色。出门行走,长得太好的女子最是容易招来祸事。

他笑着问韩攸宁,“不知小公子是要押送什么货?送去哪里?”

玉娘媚笑着坐到张管事身边,“我们母子三人要去京城走亲戚,怕路上不安全,请你们镖局护送我们去。”

张管事不动声色地又扫视了她们一眼,“威行镖局的规矩,接护送人的买卖,得先问几个问题。你们是何身份,可有仇家追杀,仇家是谁?”

韩攸宁不知他们还有这规矩,当年卢七他们可没问这些。

这三个问题都不能如实回答。

威行镖局虽有侠气正义之名,却是通官通匪通江湖,镖局里的人也是鱼龙混杂,一不小心就会把她们的行踪泄露出去。

玉娘伸手要去摸张管事的手,忽而反应过来韩攸宁提醒她的,她是良家妇女。

她僵硬地收回了手,喝了口茶,方按捺住了那双躁动的手,“哎呀,我们孤儿寡母的能有什么仇家,只是这路途遥远,怕路上有个山匪强盗。来历么,我们不过是升斗小民,说了您也不认得。”

张管事笑了笑,“升斗小民可请不起镖局。这护送人去京城,少则五百两,多则上万两,期间还要管着镖师的打尖住店车马,所耗不菲啊。”

玉娘哼了声,“张管事不要狗眼……咳咳门缝里看人,升斗小民也有有钱人。我们老爷走的早,我们孤儿寡母受尽了二房的算计,命说没就没了。要不何至于这么远投靠亲戚去……”

张管事但笑不语。

意思很明显,不交代来历仇家,不接镖。

韩攸宁问道,“不知卢镖头现在可在镖局?”

张管事指了指窗外,院中一个满脸虬髯的彪形大汉,光着膀子,手中挥舞着大刀,挥汗如雨。

“他便是了,小公子认得他?”

韩攸宁心下疑惑,她认得的卢七可是个气派人物,容貌俊朗,侠气中带着几分儒雅。

那个卢七一路打的正是威行镖局的旗号,镖旗是黑底金字,和他们镖局门口挂着的一模一样。

她赞叹道,“我是听好友提起过,说贵镖局有个威风的镖头。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她目光一转,看到会客厅门外一个身材高大容貌坚毅的中年男子,眼中精光内敛,正在和一个镖师低声说话。

那男子似觉察到韩攸宁的目光,转头向她的方向看来,目光锐利如刀。

小说

重生后嫁给了前夫他皇叔txt在线赏析 韩攸宁韩清婉第7章免费阅读

2022-9-23 1:28:35

小说

【在线阅读】重生后嫁给了前夫他皇叔推荐:第5章玉娘

2022-9-23 1:29:2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