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令月战北寒(战北寒萧令月)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萧令月战北寒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战北寒萧令月)

《战北寒萧令月》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战北寒萧令月,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下面是章节试读,是属于言情小说。主要讲的是:谢玉蕊一愣,然后羞涩地看了一眼战北寒:“想必是王爷说的吧?王爷就是这样爱护......”我。“不,是寒寒告诉我的。”萧令月微微勾唇道,“你想知道他说了什么吗?”萧令月没想到进门就看到这种场景。她平静看了一眼谢玉蕊,目光很快看向床榻上。寒寒躺在床上,衣服上是干涸的血渍,脸色苍白,愤怒地瞪着谢玉蕊。萧令月不禁心疼,立刻走上前,喊了一声:“寒寒。”小家伙一抬头看着她...

《战北寒萧令月》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战北寒萧令月,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下面是章节试读,是属于言情小说。主要讲的是:谢玉蕊一愣,然后羞涩地看了一眼战北寒:“想必是王爷说的吧?王爷就是这样爱护……”我。“不,是寒寒告诉我的。”萧令月微微勾唇道,“你想知道他说了什么吗?”…

《战北寒萧令月》 第96章 免费试读

萧令月没想到进门就看到这种场景。

她平静看了一眼谢玉蕊,目光很快看向床榻上。

寒寒躺在床上,衣服上是干涸的血渍,脸色苍白,愤怒地瞪着谢玉蕊。

萧令月不禁心疼,立刻走上前,喊了一声:“寒寒。”

小家伙一抬头看着她,愣了下,眼圈飞快就红了,朝她伸出小短手:“呜……娘亲!”

萧令月心疼坏了,立刻将北北放在床榻一旁,伸手将寒寒抱进怀里:“这是怎么了?乖,不哭不哭……”

“呜呜,娘亲……”寒寒呜咽着不说话,一个劲的往她怀里钻。

萧令月不知道他身上伤势怎么样,不敢随便乱碰,怕扯到伤口,轻轻拍着他肩膀,安抚他的情绪。

“我在呢,寒寒乖……不哭了好不好?告诉我身上哪里疼?”

寒寒呜咽着不说话,钻在她怀里不肯出来,小手紧紧攥着她的衣角,生怕她跑了似的。

萧令月无奈,只能耐心地哄了又哄。

一旁的北北摘下兜帽,脸上仍然戴着小面具,歪头看着寒寒。

“王爷,这个姑娘是谁?”这时候,一道看似端庄、暗含嫉妒的声音响起。

萧令月一抬头,看到正靠在战北寒怀里的女子,嘴角带着笑,一双饱含嫉妒和狐疑的眼睛紧紧盯着她。

那眼神好似毒蛇一般,阴冷冷的,让人不寒而栗。

“你是?”萧令月被她盯得不舒服,明知故问道。

“我是王爷的侧妃,不知姑娘是什么人?世子身份尊贵,‘娘亲”这两个字,可不是随便能叫的!”谢玉蕊语气不善地说。

就是这一句“娘亲”,狠狠戳到了谢玉蕊的肺管子。

她在府里辛辛苦苦伺候这小野种这么多年,他都从来没有叫过她一声娘,完全没把她这个庶母放在眼里。

如今,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女人,竟然能让这个野种心甘情愿的叫她娘亲?而且还是当着王爷的面。

谢玉蕊一下子提高了警觉,上下打量着萧令月,暗自揣测她的身份。

为了不引人注目,萧令月在出门前戴上了面纱,掩盖住了脸颊上的胎记,只露出一双眼睛。

偏偏她的眼睛又生得十分灵秀。

形如剪水,乌黑清亮,让人一看就觉得这是一双美人的眼。

谢玉蕊嫉恨地盯着她的眼睛,随即又暗暗打量她的头发、身形、衣着,从上到下,连裙摆下的鞋尖都没放过。

萧令月虽然换了一张脸,但身体还是自己的。

她的身量比一般女子要高挑几分,又因为常年习武的缘故,身材形体十分漂亮,随便往那一坐都是玲珑有致的线条。

虽然穿的只是简单的衣裙,头上也没有太多首饰,可看上去就是和一般闺阁女子不一样。

谢玉蕊越打量心里越不舒服,手帕捏着紧紧的。

——这是从哪冒出来的贱人!

什么时候勾搭上王爷的?她竟然连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原来是王府的侧妃娘娘,真是失敬了。”萧令月轻轻拍着寒寒的肩膀,淡淡道,“我听说过你。”

谢玉蕊一愣,然后羞涩地看了一眼战北寒:“想必是王爷说的吧?王爷就是这样爱护……”我。

“不,是寒寒告诉我的。”萧令月微微勾唇道,“你想知道他说了什么吗?”

小说

【在线阅读】回到1990当赘婿推荐:第7章

2022-9-23 1:02:44

小说

【回到1990当赘婿全本】楚云张小兰最新章节更新

2022-9-23 1:03:1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