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有巫医》朱巡谢思梦全本免费阅读第5章

旧日支配者将《乡野有巫医》中的朱巡谢思梦等人的形象塑造的非常成功,整个文章创作手法新颖,文字读起来比较优美,《乡野有巫医》第5章讲的是:朱巡还是被王秋燕的身材给震惊到了,以前都...

《乡野有巫医》 第5章 爸爸再爱我一次 在线阅读

朱巡还是被王秋燕的身材给震惊到了,以前都只是偷偷摸摸从衣缝中看上两眼,现在居然直接看到饱满丰润的胸脯,平坦的小腹。不过想起这个女人跟许军勾搭的模样,他心中无端升起厌恶的感觉。

“给老子嗨起来!”朱巡暗中冷笑,操控着王秋燕光溜溜往浴室外走去。

这时王建军和老婆睡得正香,忽然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睁眼瞧了瞧道:“怎么了?不睡觉跑我这里干什么?”

王秋燕一言不发,走到王建军身前。

“你这是干什么!”王建军看清他没穿衣服,吓了一大跳,身边的老婆也被吵醒,惊讶道:“秋燕你干什么,快把衣服穿上。”

王秋燕却像是听不见,直接走到王建军身前扑了上去,紧紧抱着父亲。

“让你们知道得罪老子的下场!”朱巡决定下猛料,操控着王秋燕大叫起来:“爸爸,再爱我一次,就像上次那样……”

王建军的妻子顿时浑身一震,惊怒交集的指着王建军道:“你……你到底干了什么造孽的事啊!你个畜生,连女儿都不放过吗?”

“我没有!”王建军气急败坏,用力扇了女儿一个耳光道:“你醒醒,你怎么了?”

王秋燕忽然站起身,光溜溜的跑到院子里面,大声喊道:“啊……哦……爸爸,好舒服啊……啊……”

异乎寻常的叫喊声在夜色中格外响亮,左邻右舍的灯全部亮了起来,想看看书记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建军和妻子吓得够呛,随便穿了件衣服就跑出院子,拉着自己的女儿往屋里走去,但是王秋燕力气忽然变得巨大,甩手推开母亲,紧紧抱住王建军用力耸动,一边高声大叫:“哎呦,爸爸你好厉害,用力……”

此时前后左右的邻居全部聚集在房顶、墙头上看热闹,许多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看到这一幕几乎要喷出鼻血,调笑道:“草他妈王书记真会玩,一家三口在院子里就开始了。”“是啊,没看出来这家人还有这种丧尽天良的癖好,真是个禽兽啊。”

王建军又羞又急,连打带骂把自己女儿拽进屋里。

王秋燕刚一进屋就在屋子里面翻找起来,从床头抽屉里拿出两万块钱,冲出门外大叫:“你们看,这是我从朱巡家里抢的钱,我和许军把他活埋到后山的坟里了,他死了,他的钱是我的了,哈哈哈。”

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听到王秋燕这么说,有的人疑惑,有的人震惊,都觉得王书记的女儿极有可能干出这种事情。

王秋燕拿着手里的两沓钱,冲出大门,在黑漆漆的巷子里奔跑起来,边跑边将手里的钱撒出去,叫道:“有钱了,这是我害命某来的黑心钱,你们都拿去花,不要客气,拿去花……”

红色的票子下雪般在空中飞舞。

王家的女儿疯了,所有人心中都冒出这个念头,王建军跟老婆追在后面狂呼大叫,连地上的钱也顾不得捡,便宜了看热闹的村民,几乎整个村子的人都跑出来抢钱,每个人都捡的心安理得,咒骂道:“王家人终于遭了报应,这些年某了多少黑心钱,活该。”“这只怕是闹鬼了吧,你们说朱巡不会真的变成鬼了吧……”

王建军追着自己女儿在村里跑了大半夜,天亮的时候终于消停下来,晕倒在地上,王建军连忙将她抱回家,总觉得心里面有股子气没地方发,这下自己的名声彻底毁了。

回家后王秋燕很快醒来,想起昨天晚上断断续续的回忆,顿时面无人色,扑在母亲怀里嚎啕大哭:“妈,这下怎么办,我没脸见人了。”

王建军阴沉着脸道:“肯定是朱巡这个小杂碎,不知道用了什么妖法。”他想起昨天临走时朱巡让自己送去十万块钱的事情,更觉得这件事情是朱巡所为,忍不住心中惊惧,这朱家真他妈邪门。

“咱们找他去。”王建军终于下定决心。

朱巡睁开眼睛,揉了揉脑袋,这玩意还是很损耗精神,弄了大半夜头开始晕了。他知道这还是自身功力不足的原因,据三苗老祖传授的知识,只要功力足够,下蛊只是弹指间的事情,更有一种“千里施降”的秘法,即便人在千里之外,也能对人施法下降。

外面忽然传来吵闹的声音,朱巡回头看谢思梦还在熟睡之中,于是独自起身,悄悄走出门外。

大门被王建军撞开,身后跟着大批气势汹汹的村民,大多数都是王家的亲戚。

朱巡并不意外,好整以暇的坐到门口的凳子上,打个哈欠道:“都这么早。”

王建军怒吼道:“你到底对我女儿施了什么妖法,让她变成这副模样?”

“哪副模样?”朱巡面带微笑,轻轻晃着二郎腿。

王建军语塞,昨天女儿的事情全村都知道,他可不会再说出来丢人,怒道:“什么样你清楚,我就问一句,我女儿还有没有救?”

朱巡嗤笑道:“你女儿的命这么值钱?”

旁边王建军的老婆王小兰尖声叫道:“你算个什么东西,贱种一个能跟我女儿比吗?你听清楚,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要了你的命。我姐夫李顺昌在市里有多大势力你清楚,别自己找死。”

李顺昌的名声朱巡倒是听说过,那是整个三台市的地下皇帝,手底下小弟三四千,说是只手遮天也不为过。不过他并不惧怕,越是接触三苗老祖,他就越是能体会到这个老头的厉害,只要收集足够恶气,自己将能够在当世无敌,区区一个黑社会头子又算什么。

朱巡淡淡道:“你女儿怎么回事跟我没关系,凡事要讲证据不是?”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王建军脸色阴狠,朝身后挥手道:“都给我上,留口气就行。”

身后人群中顿时走出十多个壮汉,每人手中都提着大砍刀,朝朱巡逼近。

王小兰道:“你别再让这个狗崽子跑了。”王建军目光冷厉,傲然道:“他又不是神仙,这次让他知道得罪我王建军的下场。”

在场的人都认为朱巡这次在劫难逃。

朱巡却毫不担心,慢悠悠从口袋掏出个玻璃瓶,从里面冒出灰蒙蒙的一片浓雾。

这些都是细小密集的虫子,聚集在一起就像是一团滚滚浓雾,眨眼间四散开来,飞向冲来的十几个大汉。当先的人被灰雾沾到后顿时惨叫出声,脸上皮肤像是被泼上了强硫酸,眨眼间只剩皮下的肌肉,看起来恐怖异常。

其他人纷纷扔了砍刀,倒在地上发出撕心裂肺惨嚎声,每个人皮肤都被腐蚀,出现小块溃烂。

跟在后面的人惊恐无比,吓得四散奔逃,朱巡拍了拍腰间的铃铛,那些灰色小虫重新聚集成一团浓烟,飞回到小瓶子里面。

将瓶子收起来,朱巡再次看向王建军,发现他已经吓得面无人色,边上的王小兰也不再如先前那么嚣张,几乎要瘫软在地上。

王建军定了定神,颤抖着从包里拿出一沓钱,递到朱巡面前道:“这是十万块钱,还有昨天你舅舅给的银行卡,你,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救救我女儿吧……”

“这是什么意思?”朱巡故作惊讶道:“我说了你女儿的事情跟我没关系,不要乱泼脏水啊。”

王小兰瞪眼道:“我说你见好就收,不要欺人太甚。”

朱巡道:“收什么?来路不明的钱我不收,不敢收,你们拿回去吧。”说完作势起身。

王建军咬牙道:“我女儿昨天和许军从你这里拿了五万块钱,我还回来。”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朱巡见外面聚集了大批村民,故意提高音量。

王建军又气又怒,大声道:“我女儿昨天从你这里抢了五万块钱,小孩子不懂事,我给你还回来,另外五万是赔给你舅舅的医药费。”

朱巡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收了十万块钱和银行卡,摆手道:“回去等消息吧。”

王建军愣了愣,回头看了眼自己妻子,两人只能带着亲戚灰溜溜离开。

许多围观的村民也都散了,每个人都心中惊奇,议论不断:“这个朱巡长本事了,居然能从王建军手上要到钱。”

“朱家到了这一代算是有出息了啊,他老爹和老舅就是个软蛋。”

“嘿嘿,话别说得太满,别忘了人家王小兰的姐夫是干什么的,这小子再有本事,斗得过黑社会?”

王建军和老婆回到自己家里等待,当天晚上王秋燕果然没有再犯病,直到清晨也安然无恙,两口子松了口气,同时心中泛起怒火,王小兰问道:“咱们这事就这么算了?”

王建军冷道:“当然不能这么算了,老子要让他们朱家从此绝了后。”

小说

林子凡苏浅《龙婿》最新章节更新第3章

2022-9-22 1:23:31

小说

【征服高冷美女总裁全本】秦川江洛依最新章节更新

2022-9-22 1:24:2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