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异能少年】免费阅读网站第5章节阅读

《山村异能少年》是小编推荐给大家的玄幻风格小说,它是娃娃妖的作品,其中最令人感到惊喜的是吴小凡马春花经历,整个人生前后期的变化是吸引人的,第5章讲的是:吴小凡有些受宠若惊了,这...

《山村异能少年》 005 三炮夜袭马春花! 在线阅读

吴小凡有些受宠若惊了,这香喷喷的饭菜啊!闻之欲醉。

吴小凡拿过啤酒,想找瓶起子也没找到。

说明春花家不常喝酒,这是来了客人了,才喝点。

吴小凡不知道的是,春花这是从郑三炮家借来的酒呢。

吴小凡用筷子把啤酒起开,先给春花爹倒了一碗。

春花爹瞪着盲眼:“我不喝这个,我吃饭。”

春花给满满地盛上一大海碗米饭,把筷子递到爹手中。

春花爹摸索着,开始吃饭。

吴小凡看着春花爹面前那一大海碗米饭,心里寻思,这老头倒是能吃,就这一大海碗米饭,能破成饭碗三碗的,和他有得一拼。

吴小凡不知道的是,春花家,常年也没有肉食,肚里没有荤腥,所以,爱饿,能吃啊,把胃口都胀大了的,瞎眼老头一顿就能造这两大海碗干饭。

吴小凡想起在舅舅家里,每次吃饭,他都不敢多盛饭,吃一碗就撂下了,过后肚子还咕噜噜叫唤,饿到实在无法了,把舅舅家的大葱偷来蘸酱吃,然后再喝热水,把胃口添饱。

就这,舅妈还是百般谩骂:“没眼力架的玩意,吃呆货!”

热腾腾的饭菜,让吴小凡感到家的温暖,他起身,给春花倒了一碗酒,自己倒了一碗。然后举起酒碗:“嫂子,敬你一杯。”

春花笑道:“该我敬给你才是呢,多谢你给我排除蛇毒,救我一命,我们娘两个的命都是你给的,以后,有用嫂子的地方,尽管说一声,嫂子无有不应。”

吴小凡忙说道:“嫂子,这话说哪去了,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倒是嫂子,如此盛情款待我,我心里不知道多感激你呢。”

“来,喝。”吴小凡把酒碗低低地碰了下春花的酒碗,又看见春花白嫩嫩的手指,一口喝干了,又抓了一个馒头咬在嘴里。

“好美啊,这是我今生喝得最甜美的酒,酒不醉人人自醉。”吴小凡摇着脑袋,笑看马春花。

“嫂子觉得我怎么样?啊,我是说,我的发型怎么样?嫂子喜欢我这发型么?”吴小凡几杯酒下肚,笑问马春花。

马春花看一眼吴小凡:“很精神呀,挺好的。和我的甜甜一样可爱。”

我去!不是吧!我和甜甜一样可爱?

吴小凡摸着后脑勺,决定,立即把头发养起来,再不梳这个茶壶盖的发型了。

吴小凡看着甜甜,马春花抱着甜甜,喂她吃饭。

马春花不善酒力,只喝了两口,脸就通红了。

春花摸着发烧的脸颊,抱歉道:“不善酒力,你多喝点。”一边说,给吴小凡夹肉过去。

吴小凡端过马春花喝过的酒碗:“嫂子,不能喝,就别勉强,我替你喝了吧。”

不待马春花回答,小凡一口把马春花吃剩下的酒一饮而进,都倒在肚子里。

春花摸着发烫的面颊:“吃菜,多吃菜,没什么好吃的。”

小凡心满意足,吃饱喝足了酒,又加上行了很多路,就困倦了。

马春花到了她爹的屋子里,把铺盖铺好,对小凡说道:“小凡,天也晚了,你和我爹将就睡一晚吧,山高路滑,明儿个你再回你姥爷家去。这样可好?”

吴小凡笑道:“好啊,我真个走不得路了,腿发软。那就麻烦嫂子了。”

“说什么呢,都是自家人,还说客套话。”马春花搬出一床洗得干干净净的被褥,给铺好。

小凡到了里屋,铺盖都现成,给铺好了的,小凡脱掉鞋子,爬到炕上。

“好暖和哟。”小凡伸手摸着热乎乎的炕席说道。

春花爹嘴里叼着旱烟袋,哧溜吸一口,瞪着盲眼说道:“喔,要是不够热,叫春花再添把火。”

“不用了,好热的了。”小凡脱掉衣服,钻进被窝里。

被子是新洗的,一股馨香的的肥皂味儿直钻鼻孔,不知怎的,小凡总是会想起马春花身上的味道。

春花爹一连着抽了三袋旱烟,才把烟锅在鞋底子上磕掉烟灰,把烟锅缠绕在烟袋上,然后插在腰带上。光着赤脚板坐在炕头。

“小凡,你这次来,打算住几天呀?”春花爹有一搭没一搭地问道。

吴小凡:“我不走了,我要在马蹄沟,不回去了。”

“不念书了?你还没毕业吧?”春花爹吸足了烟,咳嗽了一阵,问道。

吴小凡:“不念了,不爱念。”

吴小凡的学习成绩在班级里不上不下的,老师也不待见他,所以无心念书,城里的舅舅家不好待,不如回马蹄沟,凭着自己的双手,不信能饿肚子?

春花嫂子的饭菜做得真香啊,跟她人一样香……

少年带着希望,睡着了。

“咣咣咣!”

吴小凡正睡着,耳边听到砸门声,春花爹却睡个贼死,老了老了,耳朵背得很,听不见砸门声。

吴小凡披着衣服起来,穿上鞋子,趴着门缝一看,见外屋的马春花也起来了。

“谁呀?”

春花低低的声音,显然是怕惊醒了里屋睡觉的人。

塔拉着鞋,春花去开门。

房门打开,一道手电光晃到春花脸上。

春花用手遮着手电筒的光,看清了是郑三炮。

“你……三叔,这咱晚了,你来有事?”春花下意识地捂紧了衣服领子。

郑三炮进屋,用手电筒四下照了照,他知道,春花爹又瞎耳朵还背,不知道这老忤逆怎么还不死?

三炮手电光晃到春花脸上:“你欠我钱,连本带利多少,我来和你对对账。”

马春花一听,心里“扑通!”直跳,说道:“本钱是3万,利息,就差今天的没给,以往的都结清了。”

“放屁!放屁你!”郑三炮瞪着眼睛:“你今天还管我家借了两瓶酒,你知道那是什么酒么?啊?”

春花对酒一点都不懂,就知道分为啤酒、白酒、红酒什么的,太往细了分,那不知道了。

春花说:“不是啤酒么?一元五毛钱一瓶的?统共是两瓶。”

“那是进口啤酒,一瓶500元!两瓶1000元!”郑三炮说道。

春花不懂这些,也是脚懒了,村里有小店,但是要爬山过去,一来她胸口疼,太负累,二来,饭菜都做好了,也不能等,急切要吃,就去三炮家借两瓶啤酒,原以为就一元五毛钱一瓶的,谁知道……

春花低头道:“三叔说多少就是多少。1000元,我再欠你1000元。”

吴小凡在屋里听着,心里暗暗恼火:什么500元一瓶,狗屁!就是那一元五毛钱一瓶的!我喝都喝出来了,淡出个鸟来!

吴小凡回忆起来,春花吃罢了饭,把啤酒瓶子给扔了!死没证据!

郑三炮一步一步走近马春花:“你再欠我1000元???你原先那30000元钱,到现在都没还上,利息还欠着我的,你今天的菌子没交上你知道不知道?”

“知道,知道,三叔,再容我一天空,我今天夜里就去采菌子还你利息钱呀。”马春花像一头受惊的兔子,步步后退。

“哼!这怎么行呢?我可没说要你欠着。我跟你实说了吧,你把我侍候好了,那1000元,我就免了,还有,你从了我,我把你卖给我的菌子提价为一等,这样你每天都能多赚20元钱呢。”郑三炮把马春花终于抵在墙上。

春花退无可退,只得哀求:“我还有女儿,你不能这样啊。”

郑三炮:“你女儿才三岁,她懂个鸟毛?你这地荒这么久了,不耕一耕哪行,我今天来帮你犁地,你该感激我呀,何况我还给你好处。”

马春花拼命摇头:“不可,不可啊,我欠你钱,我想办法还你。”

郑三炮:“还,拿啥还?你一天最多也就能采100元的菌子,养活你那老不死的老爹都不够用!我现在就要你还,你还我,还我!”

马春花被逼得捂着脸跪在地上:“三叔,再怎么也是一村住着,叫我就地刨钱,我哪里有?总要宽限几天,我不睡觉,我夜里采菌子,这总行吧?我多还你些,利息就照1毛二算,给加两成,行不行?”

看着马春花像个小猫,郑三炮更是血脉喷张,就喜欢这样柔弱的女人,他的老婆,一天到晚破此拉声、大声百怪地说话,像个山鹰!

“哧啦!”

春花的衣服被扯开了一角,前面的伤口赫然在目。

“吗得!你个小贱人,背地里跟哪个野男人搞,跟我假装正经,啊哈哈哈哈……”郑三炮脑袋充血,眼睛发红,把裤带松开了。

“呜!”

一门杆轮过来,打在郑三炮腰间,把郑三炮一门杠打到屋外柴房那里。

紧接着,吴小凡横眉立目从里屋冲了出来。

“哎呀,哎呀……”郑三炮捂着被打的腰,顺手抄起一把大砍刀照着吴小凡劈头盖脸就砍过去。

大山里人,家家都有砍柴刀,春花家也不例外哟!

“不要,三叔,不要!我还你!……小凡,快跑啊,快跑!”马春花急忙系好纽扣,跟着跑了出去。

吴小凡的顶门杠被郑三炮砍断了,成了烧火棍,不顶用了。

郑三炮手里举着砍刀,撒脚就追,边追边说道:“好哇,娘们!你真是会享受那,竟然吃嫩草,把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娃崽子放在里屋受用!真真不道磕碜!”

“不是那样,不是你说的那样!三叔,快停下来,不要砍他啊!”马春花跟头把式地跑出去。

黑夜里,被一截树桩子绊倒在地,又卡到胸口那里。

疼得马春花满脸满身是汗。

但是,顾不得自己疼,她现在,只担心吴小凡!

那个才十几岁的少年哟!被一个精壮的汉子拿着大砍刀追上,还有个好?

吴小凡一门杠打在郑三炮腰间,激怒了郑三炮,挥舞砍刀追杀吴小凡。

要不是郑三炮腰里也受了伤,小凡真个就被追上了。

现在,小凡领先,拼命地跑,回头看见郑三炮手里那明晃晃的大砍刀,他哪里敢有半点含糊?

马蹄沟有几个地赖,一赖是那马春花的死鬼丈夫马二愣子,他也好打好杀惯了的,这个郑三炮也是一个!

那是杀打不怕啊!

村里被郑三炮砍得人,还少么?敢怒不敢言啊,告,告完了还收拾你!

吴小凡一边奔跑,一边胡思乱想,还得不时回头看看后边三炮距离他有多远,多处分心。

“咣!”

吴小凡惊慌失措,一头撞在前面一颗大树上。

登时,脑袋流血不止,身子一侧歪,倒在地上了。

郑三炮也追上来了,用脚踢了踢吴小凡:“吗得,死了?”

吴小凡丝毫没有反应。

郑三炮寻思,活该!他一头撞死了,跟我一毛钱关系也没有,这多好,白捡个便宜,原本打算砍那少年几刀,给他放点血,叫他知道我郑三炮的厉害,现在更好,他自己撞死了。

“小凡,小凡……”马春花跌跌撞撞地奔过来,跪地抱起吴小凡的脑袋。

血!

吴小凡满脸是血,一动不动!

郑三炮拎着砍刀,也回去了。

马春花把吴小凡背在背上,一步一步把他背回到家里去。

治病?没钱!

一分钱都没有!

村里人都知道马春花欠下一屁股饥荒还不上,寡妇失业的,谁肯借她?借就是打水漂,她挨家给人跪门也借不来呀。

春花回去,用热毛巾把吴小凡脸上的血都擦干净,仔细检查了一下,血是从脑袋流出的,口子呢?

为甚没找到血口在哪里?

吴小凡因刚才急跑,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泥地里,满身上下泥水混和着血水,衣服裤子都脏的不行。

春花把小凡的衣裤全部脱下。

小凡健壮的体魄呈现在马春花面前,一股男人的气息特别浓烈,马春花捂着胸口,面红耳赤。

“水,水,渴,渴…..”小凡觉头痛欲裂,口渴难忍。

马春花放下手里正洗的衣物,端来热水坐在吴小凡身边:“你可醒过来了,怎么样啊?头还疼不?你流了很多血。”

吴小凡喝了一大碗水,然后捏着脑袋。

“叮!异能系统启动!”

“嗯?系统?”吴小凡扑棱下坐起来了,我有系统?

小说

无敌龙尊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第1章精彩章节

2022-9-21 22:19:40

小说

山村异能少年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第3章精彩章节

2022-9-21 22:20:3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