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者的宗教

杨爱昭一个偶然的机会,央视频里“百年追梦时代赞歌”八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映入眼帘。定睛一看:《从三轮车夫到散文家……》讲述了一个文学追梦人,为

杨爱昭

一个偶然的机会,央视频里“百年追梦时代赞歌”八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映入眼帘。定睛一看:《从三轮车夫到散文家……》讲述了一个文学追梦人,为了继承和发扬祖国的传统文化,为了弘扬和发展祖国西部民族文化精神风貌,为了祖国西部的民间艺术—民歌的传承和延续,不惜一切代价,大到踏遍祖国的山山水水角角落落,奔波在西部的山山峁峁,小到农场,建筑工地,锅炉房…都留下了他的足迹。然而这些远不足以他对文学梦想的渴望,实现和到达!他选择了当一名三轮车夫,边赚钱边买书边看书,今天如果能赚到20元钱,明天就可以不出去,在家看书,三年里有多少个日日夜夜,披星戴月,日夜兼程,吃白水面,啃冷饅头,喝冷水,省吃俭用,节衣缩食,挣得一点小钱全部用来买书,他买遍了“诺贝尔文学获奖者的所有书籍,并且都一一读遍看个遍……这是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为了祖国西部民歌艺术的传承,他走访了400多位民歌手。他的这种对文学的敏感,坚韧不拔,超越苦难的精神没有合适的语言描述或形容到恰到好处!他就是当代多家出版社为他定位是:“近年来横空出世般的造向西部大散文概念的青年散文家。是以大手笔,大情怀的创作态势塑造祖国西部大散文精神风骨的,蘸着血液写作的散文家——刘志成”。

这段视频我反反复复看了百余遍之后,瞬间让我想起了佛教的最高境界是“涅槃”。释迦牟尼选择了“涅槃”是为了获得至高无上的大智慧去救度人世间所有受苦受难的人即——普渡众生。唐僧大约用了17年左右的时间,为的是去西天能取回治国的“法道”即“取经”。这期间所经受的苦难不言而喻,常人是无法想象的。我想著名散文家刘志成先生之前所经受的种种苦难,我相信:他自己讲述的以及世人对他描述的都不足以完全表达他所经受的痛苦与苦难的程度。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就像“黎明前的黑暗”。雪莱的名句:“冬天已经到来,春天还会远吗?”

可不是吗?在鄂尔多斯这片诗情洋溢的大地上,刘志成的名字差不多遍及了整个西部甚至于整个中国。他的文学梦亦在这片《魂牵梦萦黄土地》上落地生根,蓬勃茂盛结出累累硕果。虽然他出生于三轮车夫,但他出版了12本影响深远的散文集。其中《裸坦的渴意》纳入了内蒙古文化出版社推出的当代散文名家典当藏书。他虽然是基层作家,但他心系国家,心系中国西部,主编了《中国西部散文百家》《中国西部散文诗》《内蒙古60年散文选》《中国西部散文地图》等16部散文集。他也是一名内蒙古唯一一个选入国家教材的散文家。曾被文学界誉为2003年内蒙古文学年是刘志成散文年。2008年当选内蒙古东胜第五届十大杰出青年。他的作品被文学界广泛关注。散文《怀念红狐》选入苏教版高中语文选修课,《高原与民歌》入选山东省青岛市2007—2008学年度第一学期期末统考高三语文试题。他获奖无数,作品收入了《中华散文百人百篇》《第二届老舍散文奖获奖作品集》等30多部选本集……

%title插图%num

高尚的作品来自于高尚的人品。不仅如此,他一直认为,情感的写作是浅层次的写作,而人性和文化的写作才是深层次的写作。正如他自己所说,是艰苦的生活造就了他的敏感和坚韧的性格,超越苦难,厚积薄发。蘸着血液写出的300余万字极具影响力的精品力作的横空出世,绝非偶然。著名的作家《草原》杂志主编,编审尚贵荣先生给予散文家刘志成先生极高的评价,把刘志成先与马丽华、李成宝、余秋雨、周涛、贾平凹等相提并论,还说刘志成先生与他们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著名的青年散文家刘志成先生及其作品的横空出世,不仅亮出了中国西部第一轮崭新的风景线;更是奏响了西部文坛的千古绝唱!不仅是为西部的散文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而是更加坚定了中国人的文学信仰!

众所周知,通往文学殿堂的路注定是孤独而艰辛的,这是文学之神对每位创作者的考验。我想说,继两千多年前孔老夫子之后的今天,著名的青年散文家刘志成先生的横空出世,为当今文学界创立了“写作者的宗教”成为一代“宗师”(掌门人)当之无愧。让我们每位写作者找到了创作方向,都能找到自己的定位,也就是说,从今以后,我们每个文学爱好者,写作者都有了“写作者的宗教”。刘志成先生的写作精神就是我们每位“写作者的宗教”。

——选自西部散文网

杂志文摘

唱出家国情怀

2022-7-30 19:32:46

杂志文摘

2019-11-6 18:52:5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