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师博的新能源梦

杨宏寅王师傅今年六十三岁了,在新能源领域埋头深耕几十年,但功夫不负有心人,他走过了艰难曲折的路,却开创了光辉璀璨的大道。八岁时,他上小学一

杨宏寅

王师傅今年六十三岁了,在新能源领域埋头深耕几十年,但功夫不负有心人,他走过了艰难曲折的路,却开创了光辉璀璨的大道。

八岁时,他上小学一年级,暑假期间,利用父母给的零花钱自制了天地天线,这在一九六八年前后是一件轰动乡村的大事。他和伙伴们一起到野外割草,他基本上不用动手,他对小伙伴承诺,只要愿意帮他割草,就可以听一下他自制的收音机。那时很少人家能买起收音机,所以大伙争先恐后给他割草,目的就是听一听他的土收音机。

上小学期间,他对无线电的兴趣和爱好有增无减。直到初中高中,他把业余时间和零花钱都花费在自己的兴趣和爱好上了。兴趣是一个人事业进步的最大动力,同时也是最好的老师,他凭着不可抑制的兴趣,完成了一个又一个自制电器的制作,同时得到了一个又一个的自我实现和自我激励。高中毕业后当了兵,成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军队中又因爱好无线电被安排到军队无线电学校进行培训和提高。回来之后被分到二炮无线电科。从此王师傅学以致用,把自己的爱好和工作完美地统一起来。

王师傅年轻时,为研究一个难题,常常是彻夜不得安眠,不弄明白就不睡觉。在军队,学习和研究的条件好,老师和各种测试设备也多,他主要搞导弹电路,把导弹的电路研究到像老中医对于人體经络一样熟悉。

后来他参与研制原子弹,由于长时间与核武器打交道,核辐射是在所难免的。有一天研究线路结束,他甚至用手摸过原子弹,以至于到现在留下了核辐射后遗症,眼过早地花了,现在看手机和书,都得戴两层眼镜,他甚至很少看别人发他的微信。熟人找他,一般都是打电话联系。

他对新能源车的电池和控制系统颇为熟悉,同行遇上难题都会向他讨教,如今直接教过的徒弟遍布省内外,现受邀于几个职业技术学院新能源部门,因为学校领导对他的精湛技术和严谨的作风信得过,把这一块交给他,领导们放心。学员实习这一块,安全太重要了,一旦出事,事态多为难以控制,安全第一是学校领导们办学要考虑的首要问题。

王师傅退伍后研究和生产铅酸电池,常和现在几个大的电池企业的早期技术专家在一起探讨技术难题。包括超威的技术专家某某某,当时常和王师傅在一起辩论并试制新型号电池,从液态到胶体,从低密度到高密度免维护,王师傅都亲力亲为,对方一个大厂一个技术团队,而他的小厂,技术员就他一人。

到北京开电池业技术研探会,虽说对方管吃大餐和住豪华宾馆,但老王往往只住一晚上便以北京有亲戚为由,不愿再蹭吃蹭喝了。其实他哪来北京亲戚?他买两个烧饼就上自来水就是一顿饭,晚上睡在火车站的候车厅里,有一次他正在座椅下铺一塑料纸呼呼大睡,不料不小心的清洁工用笤帚抡到他头上,他一下子惊醒了,不过不等清洁工道歉,他就挪一地方又倒头睡下了。王师傅就是不怕苦和累,靠着这样一股钻劲一股韧劲攻克了一个又一个难题,这令人想到冰心的名言:

成功的花

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

然而当初她的芽儿

浸透了奋斗的泪泉

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title插图%num

他常感叹现在的年轻人大多不够吃苦,容易满足于一知半解和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状况。他深知复杂的电化学电池及其控制系统是来不得半点马虎,必须彻底吃透机理才能令制造者和维修者对新能源汽车完全放心。他遇到吃得苦肯钻研的苗子总是爱之有加,像对自己亲孩子一样,巴不得把自己掌握的电路知识和技能一股脑教给上进的年轻人。

王师傅打算下一步关停电动车维修点,或把维修点交给徒弟打理。他自己则到那几个学校去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他预感新能源产业必将在近期爆发,在国家三零六零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已经确定的前提下,我国在新能源研究和制备方面正走在世界前沿,急需培养出大批新能源产业人员。王师傅设想在十年后的中国,人们穿的衣服不仅可以利用太阳能发电,还可以储存电能,从而实现衣服的温控。甚至在将来墙壁、汽车车身、树木、飞机、轮船等都可以利用光伏和风力发电,火力发电和燃气发电完全退出历史舞台,蓝天白云和清风丽水将是未来人们生活的标配。

王师傅的梦是诱人的和美好的,他也正在为此梦而努力奋斗着,愿王师傅再创辉煌,愿乐于奉献的王师傅再度桃李满天下。

——选自西部散文网

杂志文摘

父亲琐忆

2022-7-30 19:31:27

杂志文摘

杏花时节满眼春

2022-7-30 19:31:4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