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一心种田,将军你走错片场了苏清欢陆弃全本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以苏清欢陆弃为主角的,小说名字是《农女一心种田,将军你走错片场了》,该书作者是小m愚创作,书中主要讲述的内容有:他儿子擦着鼻涕,拉着他油乎乎的袖子,结结巴巴地问:“爹,爹,去,去,去哪里……”“去给……

小说简介《农民的女儿一心务农,将军,你上错套了》

以苏庆环陆弃为主角,小说的名字叫《一心务农的姑娘,将军,你走错片场了》。这本书的作者是肖明宇。书的主要内容是这样的:他的儿子擦着鼻子,拉着油腻的袖子,结结巴巴地说:“爸爸,爸爸,走,走,你去哪儿……”“快去给……

《农妇献身农事,将军,你上错套了》第九章很旺。今晚尽量免费吃鸡。

苏庆环以为陆弃会说些“不敢忘恩负义”的话。结果他听完也没说什么,开始吃第二碗饺子,第三块蛋糕。

苏欢撇撇嘴,继续啃她的鸡爪。

夜幕降临,苏清欢把床让给了陆弃,她在硬炕上浑身酸痛,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陆弃也没睡。苏庆环可以从他的呼吸中听出来。

“陆弃,”苏庆环叫他,“你睡着了吗?”

“没有。”

“冷吗?”

睡觉前,他的烧已经退了,但苏清欢害怕它会反复发作。

陆弃说,“天不冷。不难承受。被子在这里。”

他仿佛能在黑暗中看清东西,一条被子准确地扔在苏清欢身上,牢牢地把她盖了起来。

这也是她唯一的一床被子。

秋夜依旧寒冷。苏清欢心想:“那就把床垫拉起来,铺一半,盖一半。”

陆弃“嗯”了一声。

被子给了她,身上那股仿佛是药的清香也散去了不少,让他很失落。

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让他感到新奇和茫然。

两个人都睡不着。苏清欢说:“我们讲个鬼故事吧。”

从前,大学宿舍里,几个人经常在晚上讲鬼故事互相吓唬。前世的记忆渐渐淡去,苏清欢固执地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到。

她在的时候不敢这么想。但是现在有一个高个子睡在她的房间里,即使他是残疾人,仍然让她很安心。

“我没听说过。我不会说。”陆弃陶。

苏庆环翻了个白眼,突然转移话题:“陆弃,你以前是武将。”

陆弃一惊,随即“嗯”了一声。

“你看你的筋骨,虎口掌中都有老茧。”苏欢得意地道。

虽然握笔有茧,但不一样。程玄的手也握剑,但很少,所以手很白,手指细长,关节清晰。而陆弃的手掌很大很硬,有着健康的颜色,指关节较厚,硬朗。

这个人在每个细节上都很强硬。

陆弃以为她会继续说下去,但苏庆环把话题转了回来,开始给他讲鬼故事。

说到控制萧乾的树精祖母,她故意露出一个奇怪的微笑。结果,陆弃没有被吓到。她自己都被吓到了,上下牙开始打架,好不容易才把故事讲完。

“别闹了,别闹了,我要睡觉了。”苏清欢徒劳地用被子蒙住了头。

结果她做了一晚上的噩梦,第二天醒来就蔫了,后悔“以后再也不要这么说了。”

陆弃回答说:“鬼和魔可以分为善和恶。人心险恶,又有什么资格嘲笑和排斥鬼魅?”

苏庆环很惊讶他竟然有这样的觉悟。他不认为人鬼有别,可以教他。

“的确是。”她附和着,又打了个呵欠。“我把剩下的饺子和蛋糕热一下,吃了。这是本月的第五天,镇上要去市场。我要去卖草药,买点东西。”

在陆弃灼灼的目光中,她从椅腿中抽出一个五两的小元宝,狡黠地说:“我藏钱的本领一流。”

只是可惜她从程家出来的时候没带钱。

但还是不要带出来的好。从这条路到那条路,桥到那座桥。

陆弃微笑着,她深棕色的眼睛似乎粉碎了星光,明亮地闪耀着。

“耶,陆弃,”苏庆环像发现了新大陆。“你还有酒窝。”

她沮丧地用食指轻敲嘴角:“我连一个都没有。”

但是你笑起来也很好看。

这是陆弃心里没说的话。苏清欢笑的时候眉毛是弯的,是发自内心的愉悦。陆弃给人的感觉就像秋天温暖的阳光,温暖而不刺目。

说了几句话,苏庆环就跑出去打水洗漱了。

陆弃想起了她昨晚的梦话,陷入了沉思。

半夜,苏清欢在睡梦中哭了,“我错了,我不自量力,我真的错了……”

她也喊了很多,有些陆弃人听得懂,有些人听不懂。

一时间,她扑腾着,喘息着,像掉进了水里。他想起她曾轻描淡写地说过自己白天两次落水,意识到自己的内心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平静。那两次惊心动魄的经历给她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然而,最让陆弃印象深刻的是,她说她要回去“吃鸡”,而且不止一次,她非常兴奋,就像,就像她真的在围猎!“祝好运,今晚吃鸡”的欢呼,由衷的幸福…

对自己的断骨有信心,喜欢吃鸡,嗅觉非凡。我可以变成冰,故意用超自然的故事来考验自己…

陆弃一个接一个,心中竟然大胆地拼凑出一个猜测——难道,苏庆环真的不是我的族人,是狐狸?

在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文人墨客与狐狸的爱情故事。虽然没有苏清欢讲的那么曲折动人,但也不少见。

这个想法一出现,陆弃就觉得关于苏庆环的许多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是的,她是异想天开。她连买通相公这种事都能做,而且聪明狡猾到不在乎男女之争和流言蜚语的大防。只有这个可以解释。

苏清欢要是知道他脑洞大开,一定会砸过来:狐狸,你妹!

饭后,狐仙,不,苏清欢拿着银子和药筐出去了。就在她要告诉陆弃什么的时候,她看到他站了起来:“我跟你一起去。”

虽然此刻已经不烧了,但苏庆环还是犹豫了:“镇上有好几里地,你还是不要去了。”

陆弃无可辩驳地跟着她。

苏庆环叹了口气,“如果非要走,我们去豆腐王牛车吧。这样人家就知道我有相公了,省得我奶奶再飞蛾扑火。”

王的豆腐生意不错。赶集日中间,他还要回来拉两次豆腐。对了,一个人挣钱很公平。

昨天经过众女的宣传,村里的人现在都知道苏清欢嫁给了北京的一个相公。

虽然他是个跛子,但当他从皇城下来时,每个人都很好奇,所以当他登上牛车时,每个人都忍不住看陆弃一眼。

陆弃目不斜视,不着痕迹地,却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苏庆环不被触碰。

苏清欢以前不喜欢坐牛车,因为很挤,坐在她对面抱着孩子的女人当众掀衣服喂她,让她很尴尬。

现在,在陆弃的照顾下,牛车之旅变得非常愉快,我立即感到我的双腿得到了解放,世界一片宁静。

小说《农妇献身农事,将军,你上错套了》第九章盛世,今晚吃鸡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农妇一心务农,将军,你上错套了”完全出自剧情。从感情上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铺垫。非常推荐!

网友评论:我只想祈求作家的启发和帮助,让打字不累!

小说

小说大隋太子狂权天下 第9章

2022-6-25 1:44:10

小说

【抖音】热书大隋帝国皇城储秀宫内全本章节阅读

2022-6-25 1:44:3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