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等着你

李阳十岁那年,爸爸出轨,妈妈含恨远走他乡,一夜之间,李阳就从幸福的金字塔塔尖瞬间跌落塔底,给他幼小的心灵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短篇小说:等着你

01

   李阳十岁那年,爸爸出轨,妈妈含恨远走他乡,一夜之间,李阳就从幸福的金字塔塔尖瞬间跌落塔底,给他幼小的心灵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自那以后,原本活泼开朗的李阳变得沉默寡言,不苟言笑,行事叛逆,父子关系越来越紧张。

这种情况在继母吴云进门后变得越发的严重,面对逼走自己妈妈的女人,李阳与她冲突不断,矛盾频发。

有一次暑假,李阳从夏利营回来,发现自己养了几年的蜥蜴不见了,甚至连装蜥蜴的玻璃缸都没了踪影,他跑去质问吴云,吴云却毫不在意的说道:“一只恶心的虫子而已,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这只蜥蜴是他7岁生日那年他求了好久,妈妈才买给他的,也是如今这个家唯一一件和妈妈有关的东西了。李阳发疯似地拉住吴云的衣服喊道:“你把它弄哪里去了?你把它弄哪里去了?”吴云被李阳拉的一个踉跄跌坐在地,吴云的儿子看见后,跑过来和李阳扭打在一起,家里瞬间变成了战争现场。

李阳爸爸李育成这时候回来了,他看见坐在地上一身狼狈的吴云和两个翻滚在地上打架的孩子,心里一阵烦闷。

他走过去,厉声呵斥一声,两人却置若罔闻,依旧不肯停手,李育成气急,上前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两人分开。

在看见儿子脸上几道渗血的抓痕时,满腔的怒火瞬间化为泡影,心底涌出一阵心疼,刚想安慰两句,就听见吴云抽噎着说道:“老公,就因为那条蜥蜴,李阳一回来不问青红皂白就对我动手,我这个后妈当的真的是太难了……”话还没有说完就扑在李育成怀里哭的那叫一个凄凄惨惨戚戚。

  心底的那抹心疼被娇妻凄惨的哭声浇灭,他抬起手臂一巴掌扇了过去,李阳脸上留下了五根红红的手指印。李阳不可置信地看着爸爸,他长这么大,爸爸从来都没有动手打过他。李阳抬眸深深的看了一眼父亲,一声不响的离开了。

  李育成在巴掌甩出去的那一刻就后悔了,看见儿子失望的眼神和落寞的背影,他想去追他,却被吴云死死地抱住,脱不了身。

  从那天起,李阳就搬出了那个家,和爷爷奶奶住在了一起,期间李育成虽然多次想要修复彼此的关系,但是李阳总是避而不谈,俩父子就这样不咸不淡的相处了十年。

  李阳大学毕业后,李育成希望他能到他的公司上班,因为不管父子俩关系如何,他只有李阳这么一个儿子,后娶的妻子并没有再为他生下一儿半女。他半生辛劳打拼出来的事业也不能后继无人。

  李阳虽然对爸爸有诸多不满,但是他不能让继母和她的儿子坐收渔翁之利,在这件事情上父子俩一拍即合。不久之后,李阳就去了爸爸的公司上班,他做事果断,眼光独到,不到一年就签订了好几个大项目,赢得了公司上下的肯定。

  吴云眼看希望就要落空,目光又转向了李阳的婚事,她每天都在李育成耳边吹枕头风,想要把自己的侄女吴倩嫁给李阳,刚开始的时候,李育成言辞决绝,说李阳的婚事他不想干涉,让他自己做主就好,让吴云也打消了这个念头。

  没过几天,吴云就把吴倩接到了家里,吴倩身材高挑,长相甜美,为人勤快,又是重点大学毕业,要样貌有样貌,要学历有学历,相处一段时间后,李育成对吴倩也是特别满意,当吴云再次提起两人的婚事后,李育成开始动摇了,吴云一看有戏,就嘱咐吴倩更加卖力的讨好李育成。

02

时隔一年,父子俩因为婚事又一次发生了剧烈的争吵,李阳态度坚决,李育成觉得儿子一点都不尊重自己,两人稍微有所缓和的关系再一次回到了冰点。

李阳不想和爸爸争吵,借口出差来到了旅游胜地金塘岛,在这里他遇到了那个想要相守一生的人。

那是李阳到达金塘岛的第二天傍晚,他一个人坐在海边,抬头望着天空,漆黑的夜空中繁星密布,每一颗都朝他眨着眼睛,李阳想起了多年未见的妈妈,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有没有想起过自己,突然耳边传来一道女声,清脆悦耳。

他转头望去,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正坐在离他不远的沙滩上,双手合十,双眼紧闭,嘴里自言自语地说着:“爸爸妈妈,雨霏又来看你们了,你们不要嫌我烦昂,今天……”女孩絮絮叨叨的说着她这一天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甚至连上了几次厕所都说的一清二楚,李阳觉得好笑,竟不自觉的笑出声来。

女孩被打扰,面带怒容地看向李阳说道:“很好笑吗?”

李阳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我不是有意的,只是一时没忍住。”

女孩瞪了他一眼起身离开了,李阳看着女孩离开的背影喊道:“我真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接连几天,李阳都在海边遇到了那个女孩,两人不打不相识,慢慢熟络起来,他知道了女孩叫吴雨霏,是这个岛上的居民,父母在她10岁那年出海打渔时遇难,吴雨霏一直与爷爷相依为命,不久之前,爷爷也离她而去,留下雨霏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李阳觉得他和雨霏的相遇,是上天注定的,两颗同样孤寂的心,相互吸引着,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贴在一起才彼此取暖。

03

李阳带着雨霏回了家,爷爷奶奶高兴地做了满满一桌子菜,他们接到李阳的电话直到孙子要带女朋友回来,一大早就开始准备了。

雨霏第一次见到李阳的家人,显得特别拘谨,奶奶听李阳说了她的身世,特别心疼她,慈爱地拉着她的手说道:“好孩子,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我们就是你的爷爷奶奶。”说完还拿出一个金手镯套在雨霏手腕上,说是送给她的见面礼。

雨霏犹豫着不敢收,抬眼望了望李阳,李阳笑嘻嘻地趴在奶奶背上,搂着她的脖子说道:“你就收下吧,奶奶还有很多好东西,以后你会收礼物收到手软的。”

奶奶嗔怒地敲了一下李阳的额头,说道:“你个臭小子,还惦记奶奶的老本呢。”

说完大家都笑了。雨霏也没有了刚才的不自在,慢慢变得健谈起来。

就在几人聊得高兴的时候,敲门声响起,李阳起身去开门。从猫眼里他看见李育成正怒气冲冲地站在门外,身后还跟着吴云。

李阳打开门,李育成看都没看他,气急败坏的就往屋里走,吴云紧紧的跟在他身后,害怕丢了似的。

李育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眼神阴鹜地看着雨霏,雨霏吓得赶紧站起来,低着头不敢说话。

李阳走过去挡在雨霏面前,说道:“有什么气你冲我来?”

奶奶这时也回过神来,瞪了李育成一眼说道:“要发脾气回你家去,阳阳刚回来,好好吃个饭都不行。”说完还怨怪地骂了吴云一声:“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妈,我没有!”吴云委屈的看了李育成一眼,见李育成没有理她,不甘心的低下了头。

“你们的婚事我不同意,明天就把人家姑娘给送回去!”李育成不容置疑地说道。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阳阳都和雨霏求婚了,怎么能说送回去就送回去呢?”爷爷不高兴地说道。

“爸,妈,阳阳的婚事你们以后再不要管了,我说了算。”李育成一句话把爷爷奶奶带到嘴边的话堵了回去。两位老人气得坐在椅子上不再说话。

“不管怎么样,我和雨霏是不会分开的。”李阳紧紧地拉住雨霏的手说道。

“那公司你也不要去了,明天就从这里搬出去,你们爱去哪就去哪,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儿子。”李育成生气地说道。

  “走就走,我早就不稀罕当你的儿子了,这么多年你关心过我几次,你除了教训我还为我做过什么。这个女人的儿子才是你儿子。”李阳声嘶力竭地发泄着这些年积压的心里的怒火。

说完他拉着雨霏就走了,爷爷奶奶急忙追上去,已经不见了他们的身影,回来生气地把儿子和儿媳妇赶了出去。

李阳和雨霏又回到了小岛上,两人用积蓄在岛上开了一家名为“等着你”的民宿。

李阳大学期间学的就是酒店管理,而且毕业这一年也积累了一些实践经验,而雨霏以前做临时导游时经常为岛上的民宿拉客,赚取佣金,对这一行业很了解。

他们一个有知识,一个有经验有人脉,经营一家民宿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两人都干劲十足,没过多久,竟把民宿做成了岛上的网红打卡地,面积一扩再扩,每天还是人满为患,旅游旺季更是一房难求。

两人事业发展得顺风顺水,夫妻关系也是甜蜜如初。一年后,他们的儿子壮壮出世。小两口看着床上“咿咿呀呀”的小人儿,对现在的生活无比的满足。

雨霏躺在床上,看看正在逗儿子的李阳,又看看床上手舞足蹈的小家伙,心里有些郁闷。

儿子的模样一点都不像她,完全随了李阳,尤其是那嘴型,简直一模一样。

这让她突然想起了李阳的爷爷和爸爸,李阳的嘴型随了他爸爸,而他爸爸又随了他爷爷。基因有时候真的很强大,让你想忘都忘不了。

李阳这一年都没有和家里联系过,他注销了原来的手机号码,断绝了和以前那些朋友的来往,彻底从原来的圈子里消失了,甚至连爷爷奶奶都没有联系过。

但她知道李阳是想他们的,特别是爷爷奶奶,他一直保存着以前的那个手机,过段时间就会拿着手机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发呆。

这天,李阳有事出去了,雨霏从书桌的抽屉里找出他的那个旧手机,打开一看,手机屏幕是一张李阳和他妈妈的照片。

照片里的李阳十岁左右,依偎在妈妈怀里,笑得特别开心,她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明媚的笑容。自他们认识起,李阳的笑容里总是藏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悲痛。

雨霏打开手机,找出了通讯录,从里面找到了奶奶的号码,抄了下来,又把手机放回了原地。

她拿起手机,按照电话号码拨了过去,响了两声电话就接通了,奶奶的声音传了过来 

“喂,是谁呀?”

“奶奶,我是雨霏,李阳带我去过您家,您还记得我吗?”雨霏对着电话那头的奶奶说道。

“你是阳阳带回来的那个姑娘?那你一定知道阳阳在哪里,对不对?老头子,你快来,阳阳有消息了。”奶奶激动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雨霏听着两位老人激动的声音,心里有些懊悔,她应该早点和他们联系的,别让他们担心这么久。

她简要的把李阳这一年的情况说了一下,并有些害羞的告诉他们,他们有曾孙了,马上就满月了,希望爷爷奶奶可以来参加孩子的满月宴。

爷爷奶奶听到自己做曾祖父(母)了,高兴的嘴都合不拢了,当时就打电话给儿子,让他给他们马上订一张去金塘岛的船票。

李育成对于父母突然要出去旅游有些疑惑,就问道:“你们怎么突然想去金塘岛了,那里七八月份去最合适,现在天气太热了,还是过段时间再去吧!”

“你废什么话,叫你买票买就行了,还让我等到七八月份,我一分钟都不想等,现在就要去看我的曾孙,你还想管你老子不成!”爷爷一听儿子阻拦,气就不打一处来,对着电话咆哮道。

“曾孙?你找到李阳了?”电话那头李育成激动的声音传过来,他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就被挂了。

“你个臭老头,这下好了,如果儿子一起去,阳阳又躲起来怎么办?”挂断电话,奶奶埋怨道。

“我这不是一时没有压住脾气吗?”爷爷也懊悔地薅了两把已经所剩无几的头发。

李育成这边,看着突然挂断的电话,他的手有些发颤,父母一定是知道了儿子的行踪,他迅速下楼开车往父母家赶去。

他那天听完儿子说的那些话后,回想起这些年自己对儿子的忽视,心里无比懊悔。

想道歉又觉得拉不下脸面,犹豫了几天,终于说服自己给儿子道歉时,儿子却失踪了,手机号也注销,以前的朋友也不联系了。

这一年来,他到处找他,愣是一点消息也没有,他知道儿子是负气躲起来了,想着他气消了也就回来了,谁知这一等就是一年。

李阳回来后,雨霏说,她家有个远房亲戚明天要来岛上,让李阳早早去接一下。

李阳不疑有他,第二天早早开车来到岸边等着,船靠岸后,他按照雨霏描述的样子,仔细地在下船的人群中寻找着。

三张熟悉的面孔突然出现在他的视线内,他连忙转过身去,眼睛却变得有些模糊。

他明白了雨霏让他来接的根本不是她的远房亲戚,而是他的亲人。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12》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的故事

2022-6-25 1:33:21

短篇小说

夏日成长计划

2022-6-25 4:32:4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