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青萝(短篇小说故事)

【已完结】一 林青萝的样子林青萝长什么样子?提起这个问题来,许多人脑子里想起来的都是一双极大的杏眼。不是那种忽闪忽闪的圆溜溜的大眼睛,林青萝的眼

【已完结】一 林青萝的样子

林青萝长什么样子?

提起这个问题来,许多人脑子里想起来的都是一双极大的杏眼。

不是那种忽闪忽闪的圆溜溜的大眼睛,林青萝的眼睛,在眼角带了些上挑,神气十足。

鼻子也很是小巧,脸颊上还带了些婴儿肥。

想来这番模样,是极其招人喜欢的,可事实却偏偏相反——

林青萝的人缘,实在算不得好,甚至还有些差。

想来是嘴巴的问题,林青萝的嘴角是有些微微往下的,不笑的时候,配上那双神气的大眼睛,总是有些凶像。

偏偏林青萝就是极少笑的。

林青萝——年纪最小,个子也不高,偏偏带着些小孩模样的少年老成。

临安城的少男少女们一同出游的时候,并不避开林青萝,只是她总是一个走在人群侧面偏前面一点的地方。

——不像其他女孩儿那样三五成群地说话。

奇怪,奇怪,林青萝委实是个怪人——这便是幽州城里的少年们对林青萝所有的印象了。

可是这是在林青萝赴死之前,在她死后,所有人都看不懂她了…

林青萝(短篇小说故事)

二 一对的名字

幽州城向来是边境苦寒之地,听说以前还有幽州王,现在只有戍边大将军,还有时不时地钦差和御史看着。

林青萝的爹——林广,是现在萧大将军手底下的副将。

土生土长的幽州汉子,天生一把好力气,最是佩服大将军。

大将军得了个儿子,取名叫萧戟。

林广就在心里记下了,等到自家女儿出生的时候,执意要给闺女取名叫林戈。

林夫人听了却不依,这样玉雪可爱的粉团儿,怎么要取这样个杀伐的名字?

林夫人不愿意就装哭,呜呜唉唉的哭两声,林广立刻就败下阵来。

那好,不叫林戈,那叫什么名儿?

林家夫妻大眼瞪小眼,双双傻了眼。

林夫人向来是个虎女,平日里就有些不拘小节。

这次听到夫君说要给女儿取个兵器名,她却是不愿意——这样软绵的姑娘呢。

但要是真要她自己取个名字,还真不行。

但是林夫人并不想承认。

抬眼向着女儿床边上看过去,正好看见了床边上翠生生的青萝。

咦!好,这名字不就来了。

“咱闺女就叫青萝,又可爱又好听,还生气蓬勃的。”

林广一听,好像是额,虽然没自己想的那个名字霸气,也挺好听的——名字就这样定下了。

不过幽州里,大家伙还会叫青萝一声小阿戈,这倒另有缘由了。

林青萝三个月的时候,请了洗三宴。

“林副将,青萝这个名儿可是有什么说法,听着很是可爱?”萧将军如是问。

“回大将军,末将本来是想给闺女取名叫林戈的,跟将军家的名字凑一对,夫人不让!”

林广是喝醉了酒,这样一声中气十足的吼声,倒是让宾客笑成一团。

林广也跟着傻笑。

“哦,还有如此缘由?姑娘家是不好叫戈,倒是可以取个小名叫阿戈。”

萧大将军一句话,就定下了青萝的小名儿。

三 胆小鬼

“小阿戈,你不要老躲到后面,你过来看,这池子一点也不深。”

“我不要。”林青萝提着小裙子,离河边又远了些。

“我看你不要叫她了,林青萝就是个胆小鬼,我们下次出来玩,都不带她。”又有个孩子逗她。

“我没有,我只是怕水。”林青萝听见有人说下次不带她玩,颇有些着急。

“小阿戈这么认真干什么,我们又不是什么小气鬼?”

七八岁的男孩子最是调皮,总是想着欺负人。

林青萝都要急哭了,这话该怎么回?

五岁的林青萝并不知道,七岁的萧戟知道。

一边躺着晒太阳的萧戟,一把扔开脸上的书,向着那三个河里的皮孩子丢过去。

“玩你们的,欺负她作什么?”

“嘿嘿,萧老大,我们不敢了,不敢了…”

林青萝被护住,也不哭了,安安静静地望着萧戟,“谢谢你,阿戟哥哥。”

“谢什么,我爹教我照顾你的,不然我才不管你这个胆小鬼。”

林青萝又把头低下去了,她委屈。

萧戟看着这小娃娃,很是头疼——娘的,这贼老子把这个小东西交给我我怎么照顾!

“你别哭,我没说你是胆小鬼,你别哭好不好?”萧戟摆出自认为最好看的笑脸,捏着嗓子发出最细的声音。

“哥哥,我没哭,青萝只是在想怎么才能不变成胆小鬼。”小姑娘抬起头,大眼睛忽眨忽眨,看着萧戟的怪模样很是疑惑。

“咳咳,”萧戟收起笑,将手背在背后,想当做无事发生。

“想要不当胆小鬼,那还不简单,只要你不要笑,把脸崩起来,装作什么都不怕的样子,就没人说你是胆小鬼了。”

“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萧戟才没有骗小孩的不好意思,自己说的,也没什么不对嘛~

四 泽川书院

幽州城里,要是想要磨练下自己孩子,会将孩子送到泽川书院去待几年。

大多是六岁送进去,十三岁出来,中间回家的时间并不多。

这里也算是男女兼收,只是男学和女学是分开教的。

六岁的林青萝,也被送了进来——林家夫妻都是大将军手底下办事的人,并没有太多时间照顾她。

六岁的林青萝,跟五岁的时候已经大不相同了。

换上书生的衣服,小姑娘背挺得直直地坐在位置上,嘴角也紧紧抿着,很可爱的长相,看着却不好亲近。

小学堂里都是些六七八岁的小姑娘,再大些,就要到大学堂里去。

“你们知不知道萧戟在哪里?”

几个正在说话的女孩看着这个小姑娘,很是诧异。

“你说的那个萧戟,是不是男学里,提前升到大学堂里的那个?”

“我不知道。”

“呵呵,你不知道,你不知道还来问他,等你到了大学堂,不就可以去找他了?”另一个女孩子开口打趣道。

几个女孩子笑成一团,林青萝并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

“你们在笑什么,说出来让我也笑一笑?”很好听的一道声音,走过来的人也好看。

“许师姐。”

几个刚刚还在笑的女孩子都停了下来,与这个新来的女孩子打招呼。

只有林青萝木木地站着。

“咦,好可爱的小姑娘,是不是新来的小师妹?”许棋笑眯眯地看着林青萝。

“是的呢,许师姐,她今天刚来的。”

“对啊,许师姐,我们刚刚就是在笑她问萧师兄。”

“对啊,许师姐,她还呆呆的,说是不知道萧师兄。”

……

几个女孩子你一言我一嘴的把事情说了清楚。

许棋一直笑着:“哦?小姑娘打听萧师兄作什么,你是不是喜欢她。”

林青萝很喜欢这个女孩子,觉得这个女孩子跟萧戟一样好看。

“喜欢。”林青萝看着许棋的眼睛,很认真的回答。

“我看你是不知道什么叫喜欢,你叫什么名字,我看你是什么都不懂~”许棋看着这个不比自己小多少,但是显然懵懂了些的姑娘,实在也是觉得有趣。

林青萝不说话了——其实,她懂什么叫喜欢的…

“你是哪家的女儿?”许棋又问。

“我爹爹是林广,我娘是玉娇娇!”林青萝很是带了几分骄傲的报出爹娘的名字。

可是林青萝觉得,许棋笑得好像没那样开心了。

许棋今年里是要升入大学堂的,今天过来,是收拾东西。

五 不好的事

林青萝六岁到的泽川书院,她一生中许多不好的事也发生在这一年。

在泽川书院待了几天,林青萝嘴笨,不爱说话,向来都是一个人。

不过这些没什么,被爹爹娘亲丢在家里的时候,林青萝也是一个人——或者说,除了一年前被萧戟带着的那一个多月,林青萝向来一个人。

书院里的生活很是无聊,尤其是文课,林青萝并不喜欢。

在幽州,像林青萝这样的孩子,向来三岁开蒙,可怜林广和玉娇娇两人竟然给忘了。

林青萝三岁的时候,林、玉夫妇二人正忙着剿匪,等到回家,却发现跟着妈妈生活的林青萝成了个怯生生的小丫头,看着就有些呆呆的。

也是乖巧的很,只是到底看着可怜了些。

夫妇二人本以为是奶娘没照顾好,小姑娘却说了一句——妈妈对青萝很好的,只是娘娘也有自己的孙儿了,青萝就叫她回去多看看孙儿。

三岁的小姑娘,懂事的叫人心疼。

没办法,可能是闺女生性如此。

于是夫妇二人一合计,不如教闺女习武,习了武,没准就能想自己二人一样开朗些。

可是林青萝跟着习武,却并没有请先生来教书习字,成了个小文盲。

知道林青萝快要五岁了,夫妇二人才意识到。

夫妇二人恨不急,军中又有了事务,先生还没挑好,随便找个先生也不放心,林青萝的字,是府里识字的丫鬟嬷嬷教的…干脆等到六岁去学堂教也不急!

夫妻二人实在心大。

这就导致了林青萝开蒙晚,又没被仔细教过,到底比旁人学起来吃力些。

夫子不懂,只当这个女娃娃愚笨了些。

倒是教武科的先生喜欢李青萝,骑射都是极好的。

日子总要过去,林青萝也慢慢的学着那些不懂得文字——不过是多比旁人用功些。

很普通不过的一日,林青萝照样一个人在温书。

一个女孩子突然嚷嚷了起来:“啊—!我的玉镯丢了!”

这个叫唤的女孩子,叫许诗画,很乖的一个女孩子,学堂里不少小姑娘都跟她玩。

不一会儿,就有几个女孩子聚到了她边上宽慰。

林青萝也不知道,火是怎么烧到了自己身上的。

“林青萝,是不是你拿了。”

“我没有。”林青萝说话总是这样。

“你没有,你倒是说说你成日里在教室作什么?”

“我在习书。”

“谁信你的话,你课业本来就不好,要是成日里习书,哪里会这样差。”

林青萝不解释了,只是一双眼睛怔怔的看着许诗画。

许诗画看着林青萝这样看她,不知道为什么一阵羞恼——许诗画不喜欢林青萝,在她没来之前,自己的骑射是最好的。

不过幸好,学堂里的女孩子都不怎么跟她玩,今天看到自己的东西丢了,林青萝一个人坐在那里,忽然就生气了——她怎么总这样!

“你没有,我才不信,除非你把课桌让我找找。”

“我不要。”

“你不要什么,你让我找找!”

许诗画伸手去抢,林青萝挡着不让,两人就这样争执起来…

“你们两个在教室里闹什么!”先生进来了,还带进来好多学生。

许诗画怕了——糟了,事情闹大了。

口比脑子快,许诗画当场就说出来一句:“先生,林青萝偷我的玉镯。”

林青萝又像刚刚那样看着她了,但许诗画话已出口,再不能回头,只好硬着头皮不去看任何人。

“我没有,我只是在教室习书。”

“罢了,我不听你们掰扯了,读书读书,要德行端正,上课罢。”

“堂..”

“勿要多言。”许诗画一句堂叔没叫出口,就被喝止住了。

只有林青萝觉得很难过

六 小阿戈向来乖的很

事情并没有闹大,谁都没有在提起这间小事,好像只有林青萝一个人记得。

只是,林青萝好像更加不喜欢学堂了。

快要一个月了,书院是会放几天假的。

林青萝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去堵萧戟。

在下学的时候,林青萝提起了书袋就跑了出去——她向来没有要等的人的。

林青萝运气好,还真的让他碰到了萧戟,还有萧戟边上的许棋。

看到林青萝的时候,许棋显然有些惊讶。

“阿戟,你看又有小姑娘来找你了。”萧戟身边有人打趣。

“什么小姑娘,你睁开眼睛看看,这是林青萝。”

“额,还真是额,都没变样子,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真奇怪,胆小鬼,你还记不记得我的。”说话的,是从小跟萧戟一起玩的。

“你们认识的?我还想着给你们介绍一下呢?“这次说话的是许棋。

”自然认得的,林副将一年前把小姑娘托付给了我爹娘,我爹娘又将她交给我了,照顾了她一个多月。“

才八岁的少年郎,身量却比旁人高些,一张俊秀的冷面皮,同人说话又认真温和的很,很难不让人喜欢。

”小阿戈,你来找我作什么?“

林青萝忽然就笑了,圆溜溜的大眼睛笑起来真的极其可爱。

”没什么,我就是来看看你。“说完这样一句话,林青萝就自顾自的跑了,倒是教人摸不着头脑。

”真奇怪,萧戟,你说它怎么只来找你,不跟我说话。“

”我长得俊!“

”呸!无脸无皮!“

两个人插科打诨,许棋看着两个人笑。

”说起来,小青萝前些日子还与我妹妹闹了些矛盾呢?“许棋开口,不知道是想说些什么。

”那定然是你妹妹的错,小阿戈向来乖的很!“萧戟接话。

”是的呢,诗画向来是个混世魔王。“

”许姑娘,你说家丁送的孤本,送来了没有。“

”再等等,应该快到了。“

……

七 我不喜欢学堂

这边不提,林青萝一路跑回了家里去,一路上都笑得很开心。

今日玉娇娇是在家的,正在书房里看布防图。

”青萝回来了?在学堂过的怎么样?喜不喜欢学堂?“

林青萝忽然就没那么开心了。

“娘亲~”小青萝蹭到了娘亲怀里去。

“哟,青萝像娘亲撒娇了~这是怎么了,喜不喜欢学堂。”

“娘亲,青萝不喜欢学堂。”林青萝把脸捂到了娘亲怀里,声音颇有些沉闷…

“怎么不喜欢学堂呢,是不是不喜欢念书,要是不喜欢,不用逼着自己学,青萝懂些书文就好了,别管劳什子诗书,学堂里有那样多小伙伴,青萝怎么会不喜欢学堂呢?”

“嗯,娘亲。”

“青萝真乖。”

“娘亲,我新学了一套枪法,我打给你看好不好?”

“好啊,我家青萝真是厉害,等娘亲看完了这些,到晚上就看青萝的枪法。”

“好。”

“娘亲。”

“嗯。”

“娘亲。”

“嗯。”

喊着喊着,玉娇娇忽然发觉林青萝在怀里没了声音,低头一看,才发现小娃娃在自己怀里睡着了。

玉娇娇心里一片柔软,轻轻的在林青萝脸上亲了一口,把她抱到床上安置了。

……

一转眼,林青萝十三岁了,念完了学堂的六年书。

这六年,学堂还是一样的不讨人喜欢,林青萝还是向来一个人,爹娘还是很忙。

林青萝的个子还是没有多高,只是小时候留的发髻,在长大后被留成了短发,刚好披在肩膀上,膨松松的,多的,就用发带绑住。

林青萝还是不怎么喜欢笑,看着人的时候,总带了几分呆气。

萧戟的身量倒是越来越高了,只是话也越来越少,曾经的冷面小郎君,真的长成了一个冰块人。

林青萝见萧戟的次数并不多,每次都是林青萝打一局招呼,萧戟回应一句,或者笑一下,点个头…再多的,便没有了。

八 她自己不讨喜欢

幽州的夏天总是格外的热,今年尤甚。

不过姑娘们还是乐于举办些宴会,林青萝是会收到帖子的,不过她向来不去。

不过这次,林青萝去了。

林青萝到的时候,场上的人都安静了一瞬间——

是个面生的姑娘。

“咦,青萝,你怎么来了,我以为你向来不喜欢同我们顽的?”说话的人是许诗画,如今也是十三岁的姑娘家了,亭亭玉立,落落大方,丝毫见不得小时候的娇蛮。

“嗯,娘亲教我出来走走,我是喜欢同你们玩的。”林青萝解释,对着许诗画,她还是有些不自在,又觉得,或许只有自己记得了…

许诗画并不说什么,只是拉着她入了坐,场面又热闹起来,只有林青萝有些局促。

许诗画偷偷看她,心里确在想——也不知她还记不记得,想来是我小时候可恶了些,想要自己去提起,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恰好有人拉着她去看花,便把事情抛掷脑后了…

其实那天,许诗画在枕头底下找到了自己的玉镯,她拿着玉镯哭着去找自己的姐姐,姐姐却把玉镯摔了。

姐姐说:“诗画莫要怕,你就当镯子就是丢了,你以后不要再提,就没人会记得了。”

“可是姐姐,林青萝她…”

“林青萝怎么了,没人觉得她拿了你的东西,没人这样说,你且看着就好了,只要你不再说。”

“可是…可是她们都不跟林青萝玩了。”

“傻诗画,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她从前就是这样的,是她自己不讨人喜欢。”

“可是…”

“别可是了,你敢去说嘛,拿着这些碎镯子,说你误会了她。”

“我…”

许诗画不敢,就像姐姐说的那样,没有人再提起这件事情,林青萝,也一如既往的不讨人喜欢。

刻意去忽略那些,忽略那些女孩子们看到林青萝的犹疑,忽略堂叔的偏袒,忽略到一切都成了理所当然…

你看,林青萝现在也还是与自己说话的不是?

九 玉玺案

林青萝的红缨枪耍的愈发好了,有人说,林青萝将来会跟她娘亲一样,当一个女将军。

可是这些都成不了真的了。

正是天气转凉的时候,萧大将军接到了一桩密旨——玉玺被盗,七日内寻回。

盗走玉玺的,是幽州城外的蛮人。

“父亲,他们这般形状,怕是要开战。”

“为父清楚,可这玉玺,不能不去夺回来。”

“那儿子去便是,父亲一定要镇守在城中!”

“不可,你怕是经验不足,不可与他们在域外作战,为父带着林、玉两位将军去,你带着许副将守在城中,无论如何,守好城门!”

“父亲…”

“这是军令!”

“末将听令!”

……

林青萝忽然觉得心口发疼,搅得人心烦意乱,干脆放下了手中的长枪。

来到前院的时候,林广、玉娇娇两人正在穿盔甲。

“爹娘,你们又要到军营里练兵去嘛?”

“不是,我和你爹爹接到急令,要出兵去解决一些小事,青萝乖乖在家里待着。”

“对,我和你娘很快就回来了,等爹爹回来,就亲手给青萝打一柄长枪,当作青萝的及笄礼。”

“哪里有女儿及笄送这个的?”

“呵呵…我看青萝喜欢这个。”

林青萝看着爹娘笑闹,心口却越来越疼,就一个小点点,却连着全身的疼…

“爹娘,我跟你们一起去好不好。”

听到女儿的话,林、玉两人却呆住了。

“怎么了?青萝是想要到战场上去了,这次不行,等到下次,娘亲再带青萝去。”

“娘…”

“青萝乖~”玉娇娇忽然跑过来保住林青萝亲了一口。

盔甲撞在胸口上,有些疼。

十 难过

林青萝还是偷偷的跟了出来。

跟着军队并不容易,没带长枪,只能远远的看着,等军队走远了在跑着过去。

好在只有她一个人,个子小小的,学了些军营里的手段,总归没有被发现。

不过林青萝会想,要是没有跟出来就好了,没有跟出来,就不会看见爹娘死在自己面前了。

林广和玉娇娇被追杀的时候,林青萝就在树上,身上披着草编的斗篷,一动也不动的蜷缩在树上。

她看着,看着自己的爹娘被追上,看见那些蛮子逼着自己的爹娘交出玉玺,看着自己的爹娘骂他们狗贼,看到爹娘被一刀捅死,看见娘亲去拉爹爹的手,看见他们的头颅被斩下,看见那些人嘴里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将爹娘的尸首扎了个遍…

林青萝看着那个蛮人的首领离开,也没从树上下来,直到第二天晚上,才木着身子从树上滑了下来。

林青萝没哭。

她走到自己爹娘相拥的尸首面前,推开了蛮人没推开的两人相拥的手。

而后解开了爹爹的盔甲,从他肚子上撕下来一块皮——是一块假人皮,底下的肚皮有个很深的口子,潦草的缝着,林青萝把口子撕开,将爹爹肚子里的玉玺拿了出来。

“青萝,你看,这是咱林家的续命丹,吞下去,连肚子被划破了也不知道疼,还能活着走一段,要是爹爹日后死了,就吞了这丹回来看看青萝。”

林青萝被吓得大哭,玉娇娇直骂林广是个浑人。

可是真到了这时候,林青萝却没哭…

也没时间挖坟了,林青萝对着爹娘的尸首磕了头,又悄然离开了这山上…

十一 投敌

林青萝顺着河流回到幽州城的时候,蛮人的军队已经围城了。

为了不怕水,林青萝在水里练过很久,现在已经是水性极好了。

等林青萝走到街上,却听见的是萧将军被俘,林、玉两位副将投敌的消息。

爹娘死在面前的时候,林青萝没哭,看着墙上的布告,眼泪却止不住的掉,却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

她不打算去找萧戟了,林青萝走到林府,果然围满了士兵。

在晚上的时候,林青萝又跳到河里,游了出去。

从河里出城,林青萝躲在山上又是一天了,饿的很,可是生不了火,干脆抓了树皮树根来吃,爹娘说,打起仗来的时候,很多人都要吃这个。

她要混到蛮人的军营里去,这是在不是件容易的事。

林青萝又等了几天,才扒拉到一辆粪车底下混了进去。

许是嫌丑,那些人丢下车就走了,林青萝就这样待到了晚上。

她看了很多天了,幽州城与蛮人的军队像是僵持起来了。

这边的人大都不善水,到底也没有人想去封了河。

到了晚上的时候,蛮人们像是在庆功,林青萝听不懂他们的话,但看得见自己爹娘的头颅,天气凉,还看的出形貌。

最大的那间屋子,该是他们首领的,不过林青萝的目的不是这个。

夜最深的时候,林青萝割下了杀他爹娘的那个蛮人的头颅,还在军中放了把火。

蛮人的军营瞬间躁动了起来,火光映照着林青萝的脸,弓弩朝着她的身影射过去。

林青萝吞下了爹爹说的药,一头扎进了水里。

水面被染红了一片。

蛮人追到水下的时候,林青萝早就不见了。

十二 头颅

萧戟可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看到林青萝。

他没觉得林、玉两位将军会投敌的,只是他到林家的时候,林青萝不在府里。

现在林青萝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浑身的血腥气,脸色苍白得很,整张脸只看的到一双眼睛,有些出奇的亮。

伸手制止住想要出手的侍卫,萧戟良久没有说话。

“林青萝…”

林青萝眼里的光好似暗了几分,“我爹娘没有投敌的,他们,最爱幽州了。”

萧戟不置可否。

“萧戟,你知不知道,有些人,向来就套人欢喜,有些人,向来就不得人喜欢。”

“哪有什么向来。”萧戟不知道自己在跟她说这些作什么,自己该将她抓起来的…

“是有的,但是,向来不讨人喜欢,也总有人喜欢的。”

林青萝又笑了,笑着笑着,眼睛变得通红,瞪得越来越大,像是不想让眼泪掉下来,嘴巴也因为瞪眼睛越来越瘪了起来,可是泪珠子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掉,表情很丑,说不出的委屈…

“萧戟,我去引着那些蛮人,你带兵杀出去…”

萧戟将林青萝带回了军营里头。

“她去引那些蛮人,她凭什么?她爹娘是叛军!”许棋歇斯底里,她的妹妹,去找爹娘的时候,被蛮人的弩箭射杀了…

“凭我没爹没娘。”林青萝将手里的黑布包丢在地上,是一颗蛮子的头颅,还有玉玺…

许棋没了声音,不知是被吓得还是什么,也不知道信了没有。

林青萝不管,她只要来自己的红缨枪。

单枪匹马的出了城门,一路走到蛮人的阵营前头。

城门上的弓箭手,指着蛮人,也指着林青萝…

她高举着幽州军的阵旗,大声挑衅——“蛮子们,看好了你姑奶奶,你姑奶奶进你的军营,如入无人之地,前日里是个小将,今晚就是取你们大王的项上人头!”

十三 护国公主

听说有人在军营里放了一场大火,萧大将军偷出来了蛮人的布防图。

联合萧萧将军,一举歼灭了敌军!

哪里,我还听说,幽州一位奇女子,敢孤身挡万军,取了敌将的人头。

是啊,那个奇女子,就是圣上追封的护国长公主了!

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什么光宗耀祖啊,这长公主一脉,可都是死绝了…

啊?

连着玉玺送到皇城的,还有蛮人的归降书。

蛮人冰强马壮,却叫一个小姑娘耍的失了理智,萧戟带兵打出去,逼退敌军三十余里,救回了萧大将军。

却没能救回林青萝…

萧戟不知道林青萝经历了些什么,在自己的记忆中,小姑娘总是很乖的,就是总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还有那天的血腥味,怕不只是那颗人头的——她怎么那么能忍的,自己不该那样教她的,要是有下辈子,自己就对她说,胆小些没什么的,不用装…

要是可以,自己会对她说,你很得人喜欢的…

萧戟想了很多,很多年都守在幽州城外,想了很多关于林青萝的事情…

想来想去,才发觉林青萝在他记忆里的事情少的可怜了些….

不过萧戟不知道,林青萝的故事,向来只有林青萝知道。

短篇小说

2篇非常暖心的短篇小故事

2022-6-25 1:33:19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12》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的故事

2022-6-25 1:33:2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