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1967生于云南昆明,16岁开始习画,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研修班。作品构图严谨,工写到位,于大气中见磅礴,在空灵里传神韵,笔劲墨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职业画家,早年字“云亭”,自号“云亭禅主”。1967生于云南昆明,16岁开始习画,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研修班。致力于两宋绘画的探索,取其精髓,同时深納元、明“四家”,和清“四僧”、“四王”之技法,博收黄宾虹、张大千、傅抱石、李可染之精妙,融合西方十九世纪“表现主义”绘画的强烈色彩和现代绘画的视觉冲击,从而成就自己的独特风格。作品构图严谨,工写到位,于大气中见磅礴,在空灵里传神韵,笔劲墨润,浑厚华滋,尺幅之间尽显古朴风韵和民族风情,给人以快慰、深邃,入胜之悦,可谓立意高远。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引言

当清晨醒来,总不自持的尽力去回想昨晚做过的梦,梦到离奇的,便迫不及待地拿起手机,去各种的什么《XX解梦》里查找其诠意,这是我近年来养成的;说不上好,但也不能说坏的习惯。因这些梦解的释意注校不同,有的甚至相互矛盾,加之不痛不痒,无关利害,而后便又淡然无喜无忧,暗暗的叹息起自己近年来的梦境不是很稀奇了。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山水作品

古人对梦似乎颇为认真,撰著过很多有关释梦的秘籍,不知道是必然还是偶合,有许多非常的恰巧,不得不骇讶兴叹。天长日久,参酌回味,巧合太多,转而为惊谔,梦也越发的神奇起来,当然,那都是过去的事。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山水作品

梦可真,亦可幻,可相对转换,由奇幻转而成现实,由现实转而又联想到人生,不敢说领悟得到,总也觉得人生梦戏如出一辙,南柯一瞬,功败毁誉,一切皆是烟云如幻了。虽说是千古泛泛之谈,但也无可奈何其中,难以放得下,只得让梦做得更加绵长而持久,无论真或幻,反正都大同小异,何必计较其真假呢…!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山水作品

从青春年少到耄耋老年,梦也随之渐渐长大,梦况大概也会变得平静起来,虽无跌宕惊悸,但往往会失去年少时的活力,丧失了幻想和创造,梦也会老于世故而变得平淡无奇了。从另一方面讲,世故欣许是一种成熟吧!然而,我还未至步履蹒跚,似乎仍未至成熟,仍然憧憬着去做一种情景玄杳悚憟;醒后则坦然安怀的梦,少年的梦。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山水作品

飞逃

大约二十年前,经常梦到飞翔,情境往往是和童年时的伙伴正在玩儿捉迷藏,起初是三两人,还能叫出他们的名字,在一个不知名的高地上奔跑。忽而七八个群起而追,围涌上来,无处可躲,情急之下钻进了一个村子,伏在一堵围墙下面观看,是一群陌生的人,从我眼前跑过,庆幸没有被发现。陌生人群追到远处继续来回搜寻,路灯的光晕下晃动着他们身影。这群陌生人在明处忙乱,我则在暗处观看,以逸代劳,这大概是捉迷藏时的最惬意的境界。突然,不知道什么时候,陌生人群到了我的身后,面目变得狰狞,向我扑来,眼看就被捉住,一着急,似乎是清醒着的,精神开始争胜,双脚往地下猛的一蹬,腾身飞起来,很费力的向上挣扎,两腿不断地继续蹬着,两只胳膊也像飞鸟的翅膀上下扇动,越飞越高,仿佛大鹏“直击九万里”,在太空中遨翔,山川大地变得异常渺小了。飞得太高,容易失控,只希望尽快着陆,而着陆比飞翔更加危险,只感觉急速下坠,眼前是一片的漆黑,耳际伴随着风的呼啸,恐惧充斥着整个世界,连梦也跟着惊恐而失了控。虽确定是在梦中,意识依然是醒着的,迫切的再次用精神去避免灾难,身体猛的一震,尽快从梦中逃离出来。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山水作品

这样的梦十年前还有过,之后就也想不起来了,有人说这是长身体的征兆,也有的人说是“鬼压床”,或是有某种不适,不管怎样,最终没有遁入漏厕败巷。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山水作品

前些年回了一趟老家,家里人说我比以前长高了很多,还说可能是北方的水土养成的。我做这个梦的时候,已是四十出头的人了,难道真的还在长身体?我暗自寻思。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山水作品

血坟

在我幼年的朦胧记忆中,每到除夕的前几天,都必须去景星街的爷爷奶奶家,除此之外,就是跟随母亲到船房村的外婆家了。记不起是哪一年;又是给谁迁过一次坟,大约是给外公吧!记得那时外婆还健在,只是已年迈,再就是裏了小脚的,行动不便了,但我从来就没有见过我的外公。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山水作品

我们是划着船去的,一同去的还有同村的另外几家人,表兄护着我坐在船舱里,划船的需用两个人,一前一后轮换着用力地摇划。木桨很大,激起白色的浪花,船沿把河水破开,分出两道蓝绿色的波纹,河面上弥漫着水葫芦的气味,秧鸡在芦苇荡中来回的穿梭。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山水作品

船行至一片平地,靠了岸,我们跳下了船,兴奋的玩耍起来。不知什么时候,坟己开挖了,母亲和表姐在坟土上点燃了香,插上黄钱纸,还有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人,手里攥着一只公鸡,然后用手指甲把鸡冠掐破,再把鸡血转着圈的淋在坟头上。原来,这里是好几家人的坟地,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都要迁葬。约莫过了很长的时间,才把坟头挖平,取出了棺木,朱红色的生棺漆已暗淡发白,我们既恐惧又好奇,爬到棺盖上,从已经腐裂了的棺缝向里窥望,被舅母和母亲训斥了一顿,我们便又跑去别家的坟穴掠奇。看见一个中年男子,蹲在地上,把散乱的白骨规摞起来,他可能也是出于好奇,把先人的脊骨一节节扳开细看,头颅骨则放在一旁,眼眶是两个黑洞,放着无神的光,显得更加的空洞,望向无边的高天,这景象把我看得更加的惊异了,这大概是我对于坟茔最早的记忆。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山水作品

我在景星街开店时,这当然也是几十年后的事了,大约是零五年的四月初,一天,姑表弟来找我聊天,傍晚我约他吃了饭,就在当晚我得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出现的,和我当年看迁葬时的场景有些相像,只是没有看见棺材。只见一个身穿蓝布衫,头上包裹着蓝布巾的;感觉上类似我舅母的老太太,手里同样也提着一只公鸡,站在一个已开放了的墓穴边,弯下腰,另一只手伸向墓穴,抓起一堆还没有完全腐化的;筋皮、破衣都还粘连着的尸骨,紧接着拿起一把小刀,刨向公鸡的肚子,嘴里还含糊的说了一句:“给他一点儿血气”…,“噗”的一下,从公鸡的肚子里喷出一包血,浇在那堆毫无生机的尸骨上,殷红的鲜血顿时在我眼前也弥散开来。第二天一早,我就得了重感冒,可能是和头天的饮食有关,浑身酸痛,嗓子眼儿发疼,到了医院扎手指验血,手上不知什么时候粘上墨渍,大夫还问是否是写毛笔字的,我囫囵对应。那时的我,从生意上说;尚可,但整个人是苍白而无生机的,如同梦中的那堆尸骨,面临着改行的危险。到了晚上,感冒痊愈了,妻子回来兴奋的告诉我说:“今天有个叫布莱恩·林登的,从芝加哥经北京,专程来昆明访你,约你明天依旧在景星街见面”。之后……

十二年一变一境遇,大抵是梦中的那包鸡血给了我新生的韶华。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山水作品

书古

《绝妙好词笺》是我在二十多岁时收藏的;我认为是那时期我藏书中最好的一套,上下两册,虽然没有了书衣,书签和封皮也都是后人装上的,并且还有书虫眼儿的修补痕迹,但它是乾隆时期的版本,纸质温润高华,修复手艺精湛,捧在手上,无论是吟诵还是把玩,都有一种说不出来感觉。此外就是《兩般秋雨盦随筆》道光版、《論語》民国初年版六合套装等等,也都是那个时期较好的藏书。前年中秋,去了一趟绍兴,湛师送了我一套《稽山鑒水行吟集》,虽然是当代的三合套线装书,但是依古法而制的,纸质绵柔精良,工艺也非常考究。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山水作品

我自从来北京后,反而对藏书不太感兴趣了,喜欢上了红木类的家具、佛像,花板以及其他摆件。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山水作品

我今天要给大家说的;大约是发生在八年前的一件有趣的事儿。住我们对面九号楼的刘先生,也喜欢收藏。当时和我一样,骑的是一辆燃油助力车,这种车在当年是不需要办理牌照的。不久,北京市就对这类车辆逐渐开始实施禁行了,但我们消息闭塞。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山水作品

加不了油,只能到距我们这里有二十多公里的燕郊镇的加油站去看一看,刘先生给了我一个铁桶,让我帮他也捎一桶油回来。刚到加油站,工作人员就上来盘问,说是现在用铁桶打油是需要开证明的,否则就被视为有犯错的嫌疑。我很无奈,也很沮丧,白跑了一趟,只好顺路去逛三河的花鸟市场。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山水作品

花鸟市场是在一条较偏的背街的小巷里,市场里的东西卖得很杂,甚至连算命的都有。无意中遛到了一处书摊,见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白衣少年,正在招揽生意,我走近了看,发现地上有一摞用编织袋着的书籍,颜色很古旧,上面还挂有灰尘和蜘蛛网,白衣少年说是昨天刚从一个老头家里收过来的。我再仔细一看,是民国年间(1936年)中华书局出版的《四部備要》,有几本的封皮已残缺和破损,经过讨价还价,以930元购得。把书架在车上,急急往家里赶。到家后,细心地擦拭整理,虽是民国版本,但有许多是按照清人校对原刻本来翻印的,一股谙熟的气息从纸页间散发出来,特别的怡人,充洽整个屋子,仿佛把周围的一切的一切也都带回了那个古老的年代。此后,每当夜晚临睡前,总要先翻看几页,然后倚书而眠,梦也就跟着追随而来了——站在一片空旷的无名平地上,抬眼望去,有许多高大且古老的建筑,纵横交错的排列,延展得无边无际。乍隐乍现的人影,来回的移动着,转瞬已走到我的近前,看上去像一些老一辈的学者。我也跟着他们一起走,沿途看到了很多石质的浮雕和碑碣,一层层磊砌着,台子上还有一排参差不齐的造像,他们把我带到一个洼地后,便突然消失了。在梦中,这个洼地有点儿像个堆放垃圾的地方,就发现里边有很多的书,而且全都是线装的,盒套的颜色新旧相交,年代很古老,大小厚薄不均,一摞摞堆叠着,中间还夹杂着一些碑拓一类的,我疑心是某位逝去的老者的遗物,而且这些书是被扔掉了的,没有人要。我赶忙上前一本一本开始收集,只觉得书越收越多,越往下越悠久,如同年代的堆积层,有的是埋藏在泥土中的,显出霉变的成色。除了书,下面还有很多的奇奇怪怪的古物,历史信息的探索欲望使我沉浸其中,浑然忘机了,那种兴奋度是难以言表的。由于太过兴奋,这个梦便也早早结束了。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山水作品

当我醒来后,可能是梦太过真实,我还抑制不住的去看刚才的那些书是否还在,但彻底定神后,才知道是一场梦,那种失落的心情也同样难以言表的,只想回到方才的梦里再接茬做,但妻已来叫我吃早饭了。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山水作品

刺凹

午后的太阳,穿过松树林,斑斓的驹影洒在沿西的一道坡埂上,愰愰的晕黄,在微风摇曳的松荫下闪烁着,连带梦的影子也一同充合进去了,小刺凹的山谷显得更加的平静,持久而恒远。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山水作品

清醒时的思想往往赶不上梦的变异,方才还行走在林场山口的一畦草地间,转瞬又站在了哑巴箐的一条深壑里向上翘望,翘望坡埂上的草丛中蘑菇的踪影,而蘑菇的影儿却忽隐忽现,如同午后林隙间的阳光,随着时晨逐渐衰弱,直至昏暗。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山水作品

转过一个垭口,依然还是在小刺凹西披的那道埂上,山凹由黑沉转而又变成稀疏的亮灼,蘑菇终于也出现了。一大片的,更多的是已开过了的,而且还是“黄牛肚”,腐烂发着霉,菌帽都已掉落,竖着一根菌杆,扎在黑色的泥土里,流着黑稠的汁液,还闻到一股浓浓的异味,和松毛的气味混合在一起。隐隐约约的看见几朵“白牛肝”;又像是“猫眼”,立刻兴奋起来,小心翼翼地摘取,捏在手心里,正当高兴,定睛一看,又变成了“石灰菌”了,这大概也应了那句“人间世,不如意者,十之八九”了。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山水作品

我在上初中时,每逢到了六月,总盼着期末考的到来,这并不是我爱学习,而是那近两个月的暑假。当天空飘起疏雨的时候,浓烈的期望就也蠢动起来。在梦中,疏雨似乎没有出现过,记忆的暑期是伴随着疏雨跚跚到来的,蘑菇肯定也会在被松毛覆盖的草窠里冒出它的圆顶,散发着清奇的香味。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山水作品

我采蘑菇是跟着大伟学的,每次跟他上山,都能学到很多的经验,蘑菇不是到处都有的,它是有窝的,否则,就是把山翻个遍,也不一定能找得到。刚开始,我简直就是瞎撞,踩到蘑菇都不知道,他回过头来给我说:“你肯定踩了菌儿了,听声音像是牛肝菌”,接着伏下身,顺着我的脚印把草翻开,下面果然是一朵“白牛肝”。还给我讲了什么样的地方和什么样的植被下;多会出什么样的菌儿,有时我釆不到,他会把自己釆的分给我一些,不至使我空手而归……。

「全国艺术名家」沈明山水画及散文新作一一《梦》

▲沈明山水作品

小刺凹的梦,在我临近中年时,曾反复出现过很多次,近两年都还有过。但在梦里,我总是一个人,总是向着西坡的那片高地走去,手里还拿着竹篮和铁钩,因为那里有个“猫眼”窝,还有几棵梨树,我想,大概我是是让“猫眼”给馋的。

2022年6月17日于北京

沈明

名家美文

有人说,“男不可不读王小波,女不可不读周国平”

2022-6-25 1:32:37

名家美文

王小波的作品就是一个人的狂欢|演讲现场

2022-6-25 1:32:4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