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波唯一杂文集《思维的乐趣》,1997年1月才印出来

扫摊时碰到《思维的乐趣》,略一迟疑,就抓牢在手里了。迟疑的原因是,书以前买过,再买当然就重复,浪费来之不易的银子。但迟疑的时间转瞬即逝,我又不迟

扫摊时碰到《思维的乐趣》,略一迟疑,就抓牢在手里了。迟疑的原因是,书以前买过,再买当然就重复,浪费来之不易的银子。但迟疑的时间转瞬即逝,我又不迟疑了,这么好的品相,王小波又是我喜欢的作家,多花不了几个子,跟我走吧,书。

王小波唯一杂文集《思维的乐趣》,1997年1月才印出来

封面上作者的半身像牢牢占据C位,那是一张饱经沧桑又略显怪异的脸,头顶上一小撮头发呈60度角顽皮地竖着,很有个性。

王小波唯一杂文集《思维的乐趣》,1997年1月才印出来

封面折页显示,这是当代作家学者散文丛书的一种,5人加盟,王小波领衔。抑或是排名不分先后,抑或是出谁的书,谁打头。我手头没有别的几本书,只能瞎猜。能肯定的是 ,谁要是集齐这5本书,必定可以在书友面前显摆一下。根据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原理,王小波的书这么好,别的那4本也一定不会赖。

王小波唯一杂文集《思维的乐趣》,1997年1月才印出来

原书主盖的小红章,一个字不识,立此存照,以待方家。

王小波唯一杂文集《思维的乐趣》,1997年1月才印出来

王小波唯一杂文集《思维的乐趣》,1997年1月才印出来

书收文章31篇,第一篇《思维的乐趣》用作了书名。这名儿起得好,钓鱼有乐趣,打麻将有乐趣 ,好家伙这思维也有乐趣,大大提振我们这帮穷书生的士气。

《沉默的大多数》在王小波所有杂文中最为有名。以我的过于偏执的看法,王小波单凭这一篇,都可以在中国文学史上不朽。

《我对小说的看法》《我为什么要写作》这两篇,热爱写作的朋友不可错过。王小波靠小说起家,靠小说拿奖,靠小说赢得名气,他肯透透写作的压箱秘籍,不听当然吃大亏了。

王小波唯一杂文集《思维的乐趣》,1997年1月才印出来

王小波唯一杂文集《思维的乐趣》,1997年1月才印出来

王小波在自序里,开宗明义指出:“我以写小说为主业,但有时也写些杂文,来表明自己对世事的态度。”这句话很关键,他写杂文,有话要说,有自己的话要说,而不是充当什么传声筒。同时,他是写小说的,杂文是客串,所以杂文少,杂文集少,自然而然。

请各位朋友注意,他在文末注明:1995年6月于北京家中。这个时间点能说明许多问题。

王小波唯一杂文集《思维的乐趣》,1997年1月才印出来

本书是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的,历史证明他们眼光独到。1996年11月第1版,1997年1月山西第1次印刷,印数1万册。

列位看官,从王小波写好序,书稿在出版社延宕了一年半才出版。其间坎坷可想而知。印刷也不顺利,又墨迹俩月,跨年开印。度娘说,《思维的乐趣》1996年11月出版,这当然没错,一般的书都是当月出版当月印刷 ,只是《思维的乐趣》这本书很不幸充当了例外。

要是王小波是个长寿的作家,拖延几个月时间根本就不是个事。但王小波这时候他的生命已经按月计算了,每个月都很宝贵。1997年4月11日,他溘然长逝。

假如《思维的乐趣》11月印出来,王小波就可以早两个月拿到手他的第一本杂文集。或者说他生前可以有长达5个月的时间,惬意地翻翻自己的杂文集,而不是只有这残酷的、短暂的3个月。

今天早上又做了核酸检测,猛然想到,要是王小波还活着,他做核酸检测的时候,嘴巴会张多大?我每次检测,都遭大白训导:把嘴长大!

名家美文

赏美文丨生命是一个说故事的人 作者:朱光潜:诵读:王卉

2022-6-25 1:32:08

名家美文

一步天涯——读王小波传记杂文散文

2022-6-25 1:32:1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