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完结

1阳间历公元2007年,地府多了一名实习无常,是个女娃,叫作林息。“林息,林息,快起床了,怎么那么能睡?”黑泽站在屋外,“哐哐哐”地敲着那扇黑色

短篇小说完结

1

阳间历公元2007年,地府多了一名实习无常,是个女娃,叫作林息。

“林息,林息,快起床了,怎么那么能睡?”黑泽站在屋外,“哐哐哐”地敲着那扇黑色的破木门。

前几日选居所的时候,林息一眼便相中了这扇木门,并且第二天就立马搬进了这间小破瓦房里。

黑泽至今也没想明白,明明地府给鬼差准备的住所那么多,其中甚至不乏当下阳间最时髦的风格与装修,可林息却偏偏选了这间破旧的瓦房,还非说这扇木门合她胃口。

黑泽仔细打量过,这扇木门除了漏风之外,实在是没有其他特点了,难道这是阳间时尚的复古风格吗?

作为走在地府潮流前线的男人,黑泽不禁陷入了思考。若是白一维在此处,他肯定会语气平淡地告诉黑泽,林息喜欢这间屋子和这扇门纯粹是因为这跟林息在阳的居所十分相似。

可惜了,黑泽没见过林息生前的住所,也自然想不通这一点。

“吱呀~”木门打开的声音又把黑泽拉回了现实。

黑泽抬头,只见林息穿着一条灰色的长裙,腰间系着白色的束带,脚上套着一双白色的体闲鞋。这几天以来,林息已经迅速接受了自己在九幽度过了三十多年的事实,并且大致了解了下阳间现在的情况,其中就包括服饰。

“欬,你别说,这一身衣服还挺适合你。”黑泽笑着说道。

“能被地府最潮的男人夸赞,真是我的荣幸呢。”

“对了对了,忘记说正事了,赶紧的,跟我去纠伦宫,阎罗王大人等着了。”黑泽突然想起正事,招呼着林息,转身就走。

“终于有任务了!等等,等等,我身衣服。”林息左手捏印,身上的纱裙就变成了一套灰色的的运动装。她舒展了一下身体,然后赶忙追着黑泽去了。

“黑泽师父,等等我呀……”

2

纠伦宫前,白一维站在门ロ,眯眼看着不远处一路狂奔而来的黑泽与林息二人。

“你们二人,着实有些慢。”白一维看着喘气的黑泽和林息,语气平淡地开口道。

“好了好了,快进去吧,别等下阎罗王大人等急了。”黑泽瞥了林息一眼,心想若不是这小妮子半天不开门,他也不至于被白一维数落一通。

“不用进去了,走吧。”白一维手一挥,一块黑黢的令牌浮现在空中,令牌中间一个金色的“阎”字还在发着淡淡的光。

“阎王令?你已经见过阎罗王大人了吗?”黑泽看着眼前的令牌,突然便明白了阎罗王大人召集他们的原因。

“阎王令?什么东西,是干嘛的?”林息看着眼前的令牌,满眼好奇,地府中她不明白的事情还有很多。

“走吧,边走边说。白一维挥手将阎王令收了起来。

在白一维和黑泽的带领下,林息感觉他们似乎正向着忘川和黄泉走去。

“林息,我要和你解释一下,关于阎王令。”黑泽难得语气严肃地对林息说道。

“好的,我会认真听着的。”林息小鸡啄米般乖巧地点着头,她感觉好像出了什么事。

“你前几天不是总问我们你什么时候可以去见你哥哥吗?”黑泽继续说道。

对呀,可是你们不是说除了索命勾魂之外,没有特殊情况时,无常是不可以随意在阳游荡的吗?”林息当时还为这事失望了好一阵子,毕竟即便她真的去勾魂索命了,她也得一直跟着死者,不能随意去见她哥哥林寻。

“是的,阎王令就是特殊情况,我们现在就是要前往阳间,而且并不是去索命勾魂。”黑泽说这句话的时候,林息已经能看到忘川河畔了。

“我们终于要去人世了吗?”自林息死后,她还没再回到过人世呢,突然心中便有了一丝期望。

是,我们要去的正是黄泉的起点,那里有通往阳间的入口。”

“那我是不是可以去见我哥哥了?”林息兴奋地险些跳起来。

听到这话,走在前面的白一维和黑泽突然停下了脚步,他们一起看向林息,沉默不语。

“怎么了吗?”林息感觉她的两位师父有些奇怪。

“说实话,林息,这次我们不太希望你去,但是偏偏阎罗王大人点名让你一起,所以我们必须和你说明白一些事情。”白一维看着林息说道。

“嗯,你们说,弟子会好好听着。”林息又点了点头。

“首先,在阴曹地府,阎王令共分三种,分别为紫色、黑色、红色。根据颜色的不同,对应着相应事件的紧急程度。

紫色代表着有魂魄牵引失败,当然,失败的原因有很多,可能包括魂魄怨气过重或者无常擅离职守,反正最终导致魂魄无处所归,形成了世间的厉鬼,这便是紫色阎王令通常代表的事件。

白一维说完,右手一挥,黑黢黢的阎王令再次出现在林息眼前。

“其次,是这黑色阎王令。黑色阎王令大多意味着厉鬼强大之后,影响了阳间的凡人,导致阴阳两界在特定的地点发生了交融。

这种情况也就是凡人所谓的'见鬼',而有些厉鬼因煞气太重可能会直接影响凡人的天命,导致凡人早天,生死簿命数也会被迫出现变化。

所以,黑色阎王令意味着凡间出现了凶煞的厉鬼,直接危及了凡人的生命,甚至对我们鬼差也会造成威胁,处理起来十分棘手。也正是因为如此,黑色阎王令只有甲乙两级的无常可以接手。”白一维耐心地解释道。

“甲乙两级的无常?”林息疑惑了。

“没错,依据自身能力,无常共分甲乙丙丁四级。

地府之中,甲级无常不超过五十人,乙级无常不超过一百人,丙丁二级的无常人数会多一些。白维就是甲级,我嘛本来也是甲级.不过,后来出了点小小的问题,现在就变成乙级了,但我还是很强的。

至于你嘛,你最多算个实习生,连丁级也算不上。”黑泽挠了挠头,他其实最不想提这事。

“阎王令一出,无常必须真身亲至,不能用分身去办,所以,目前地府中能接下这黑色阎王令的无常还真的不多。”白一维继续说道。

“等等,刚才不是说还有红色的阎王令吗?”林息突然好奇,如果连黑色的阎王令都已经如此严重,那红色的阎王令怎么处理呢?

“至于红色的阎王令,我们二人并未见过,但可以想象得到,那必定是一场灾难。

总之,这次行动有危险性,你成为无常以后还没去过阳间,我们不希望你第一次就参与到黑色阎王令的事件中。

但是,偏偏阎罗王大人指明了你,我们也不好反对,如果是你自己表示不想去,那其实阎罗王大人也不会逼迫你。”

白一维看向林息,语气中的暗示已经十分明显。

“好,我想明白了。”林息低下头,深深地呼了口气。

“也别太难过了,下次一定帯你去。”黑泽拍了拍林息的肩膀,对于自己这个徒弟,他还是十分喜爱的,更何况又是他去把林息拉出来的,现在不让林息去,他也觉得有点点对不起林息。

但是没办法,一切还是要以林息的安全为主。

“不,我的意思是我要去。”林息重新抬起头,咧开嘴,笑着说道。

闻此,黑泽愣了一下,白一维反倒是微微一笑,似乎早就料到了林息会这么说一般。

“行,那我们就快点走吧。”白一维重新迈开步子,时间紧迫,他并不打算在这件事情上多做纠结,反正无论如何,都还有他和黑泽在前面顶着。

“好~”林息见状,赶忙跟上白一维,留下愣住的黑泽还呆呆站在原地。

“白一维你也不说她……等等我啊。”黑泽回过神来,对着早已经走出去老远的白一维和林息远远喊道,然后赶忙小跑着跟上去了。

3

黄泉路的起点是一阵灰蒙蒙的雾,雾色辽阔,什么也看不见

林息伸出手,那些白雾仿佛活了一般,自动消散开来,等到林息把手抽回去了,那些白雾又重新填回了林息刚才伸手的位置。

“这些白雾是活的?”虽然自从林息来到地府以后,她已经见过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事了,但还是感到有些神奇。

对,都是活的,那些死后来到黄泉路的人,即便是想从这里返回阳间也没有用,因为这些白雾不会接纳他们。来,像我这样……”黑泽一边说,一边唤出了属于他的黑色生死簿,然后一步一步走进了那些白雾之中。

“没事的,只要跟在我们身后就可以了。”白一维笑了笑,也把属于他的白色生死簿放在左手,然后右手持着那黑色的阎王令,缓缓走进了白雾之中。

林息见状,连忙照葫芦画瓢,把她那本独一无二的灰色生死簿召唤到身前,然后向前走去。

果然,这一次,那些白雾不但没有避散开来,反而缓缓地向着她的位置涌动而来。那些白色的雾气在不知不觉中被林息手中的灰色生死簿渐吸收,然后越来越多的白雾继续向着林息奔涌而来,或者说,是向着林息手中的灰色生死簿奔涌而来。

林息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刚才白一维和黑泽走进白雾的时候,那些白雾似乎并没有这么大动静。此时,周边十米内的可见度已经大大提高了,只因那大量的白雾都被吸收到林息手中的灰色生死簿里。

“一维师父,黑泽师父……”林息手中的灰色生死簿开始绽放出一阵白光,此时林息有些慌了,她好像失去了对两位师父的感应,于是她急忙大声喊道。

下一秒,林息手中的生死簿白光大盛,将整个世界都照耀得一片亮白,她什么也看不到了。

十几秒后,林息回过神来时,她已经不在白雾之中了。她伸出手了自己的太阳穴,第一次传送弄得她有些不适应,现在头还晕乎乎的。

一边伸手採着自己的太阳穴,林息也一边关注着周身的环境。

根据此前对阳间知识的恶补,她意识到她正处于条阴暗狭窄的楼道之中。楼道的转角处角落里结着大片的蜘蛛网,被踩扁的昜拉罐橫躺在从上往下数的第四级阶梯上。

林息回过头,身后用油漆写着一个大大的“6”字正无声地掲示着此时她所在的楼层,而那个布满灰尘的声控灯泡似乎很久没有亮过了。

“呼呼呼”的风声在楼上与楼下四处回响,感觉很远,也感觉很近。林息吞了一口口水,汗珠从前领一路滑到了侧脸。

喂!

“啊!!!”林息大叫一声,吓得往下连跑了几步,险些踩在拉罐上滑倒。

“怎么只有你一个,甲乙两级的前辈呢?”那个突如起来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林息连忙回头去看,只见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子正看着他,而他左眸中微微亮起的白色圆环正是无常的标志。

“你是鬼吗,突然就飘到我身后,吓死我了。”回过神来,林息突然感觉得有些丢人,刚才实在是太失态了。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们鬼差本来就是鬼啊,你怕什么?”说完以后,那个男子突然一拍脑袋,长了一ロ气,他反应过来了,眼前这个女无常恐怕是个新手。

“我……”林息一时之间被问得哑口无言。这倒也是,她堂堂一个无常鬼差,怕什么鬼呢。

“好了好了,自我介绍一下,丁级无常白上修。”那男子自我介绍道。

“哦哦,你好,我是实习无常林息。”

“实习无常?林息?你不会还没拿到生死吧?那你是怎么回到阳间的?”白上修一听林息只是实习无常,还不姓黑白,心中突然凉了一截。

“这个嘛,说来话长,不过我还是拿到了生死簿的。”说着,林息赶忙抬手把自己的生死簿唤出。

“你的生死薄好像有点不一样啊,不过算了,难道这一次就派了你一个来吗?不是应该有甲乙两级的无常支援才对吗?你怎么自己先进来了?”

白上修看了一眼林息的生死簿,虽然觉得奇怪,但并没有追问的打算,他现在有更着急的事需要甲乙两级无常的支援。

“这倒不是,还有我两个师父,他们一个甲级个乙级,不过我们从黄泉出来的时候走散了,我传到了这里,但是他们好像没有。

白一维还说让她只要跟着他们就好了,那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他们出了问题还是她出了问题?就在林息这么想着的时候,白上修的回答立马解除了她的疑惑。

“等等,你说你直接传送到这里的吗?黄泉通往人世的出口是固定的啊,而且这里因为那个厉鬼,导致阳间和阴间的空间发生了交汇,这里现在已经是个密闭空间了,你怎么就直接进来了?

白上修有点摸不清情况了,按道理来说,应该是甲乙两级的无常先到达阳间,再定位到这个特殊点,然后才有可能进入这个密闭的空间。可是现在这个实习无常怎么就凭空传送到这了呢?

4

然而,还来不及等白上修细想,一声尖叫声又把他迅速拉回到了当下的状况。顺着尖叫声,白上修看向楼道绵延的上方,可林息却看向了楼道的下方。

“怎么回事?好像是同一个声音啊,为什么会从楼上楼下同时传来呢?”虽然林息是鬼差,但是面对目前这么诡异的情况,她还是冷汗直流。

“你跟我来。”说完,白上修迅速向着7楼的方向走去,林息也赶忙跟在他身后。

“啪嗒,啪嗒,啪嗒……”随着他们二人的脚步迈上级又一级的阶梯,楼层也发生着变化,那个贴在每一层的数字从6逐渐変成了7、8、9、10,然后……又成了1。

林息睁大着眼睛看着眼前的数字,用手摸着墙壁,企图证明这其实是11楼。她宁愿相信是因为时间久了,所以墙壁上的油漆磨损,使得11变成了1。然而,下一秒林息就失望了,她根本没有发现有油漆被磨损的迹。

白上修就站在林息身后,似乎对林息的反应早有预料。林息开始往楼上跑了,这一次她没有跟在白上修身后,毕竟她好像猜测到了他们目前的境遇。越往上走,林息的心就越往下沉,她心里那不好的猜测似乎正在慢慢应验。

2楼,3楼,4楼……10楼往上他们似乎又回到了1楼,整个楼道首尾相接,似乎变成了一个死循环的密闭空间。回到第6楼的时候,林息的心彻底沉了下去,她已经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易拉罐还静静地躺在原来的位置上。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这个空间无限循环,没有出口。”白上修从后面慢慢地走上了,对着林息说道。

“那你不应该先和我解释一下目前的状况吗?包括厉鬼的来由,还有刚那一声尖叫。”林息已经冷静下来了,白一维此前常告诫她,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保持冷静。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瞬间,白上修感觉林息忽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一瞬间给他一种莫名的压迫感,让他生不起丝毫反抗的想法。下意识地,白上修就唤出了自己的生死簿,紧接着右手一挥空气中便浮现了一段段红色的文字。

“死者:罗佑”

“阳寿:三十六年。”

“死亡地:洛城西山小区A栋楼道。”

“死亡时间:2007年4月5日”

“死因:失足于楼道坠落。”

林息回想起此前从白一维手中看到的自己的死因信息,那些浮在空中的字似乎是白色的,可眼前的这些字却是红色的。

“这是变成厉鬼的死者,对吗?”林息好像明白了。

“是的,就是这个死者变成了厉鬼,然后怨气太重,把他的妻子困在了现在的这个空间里,刚才的那一声尖叫声就是他妻子的声音。”白上修解释着。

“这个死者应该是你负责的吧,为什么他会变成厉鬼?”林息疑惑地问道。

虽然林息只是正常地发问,但不知道为何,白上修却觉得她语气冰冷,仿佛是阎王大人在质问他,加上刚才从林息身上感觉到的莫名压迫感,此时竟然背上竟然已经布满了冷汗。

“我……我……我去见了我爱人的转世,所以……”白上修支支吾吾。

“……你擅离职守了是吧?”林息摇了摇头,这就是此前黑泽常常和她提起的情况了。

说完这句话,林息给白上修的压迫感突然就消散不见了,白上修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

这下子白上修就是再蠢也知道眼前的实习无常并不是普通无常了,于是赶忙将事情的来由一五十地和林息解释着。

5

死者罗佑生前有一妻一女,但是他和他妻子这几年感情不好,此前已经一度闹到要离婚的地步。

罗佑虽然极力挽留,但是他的妻子执意要离婚,还要带走他们共同的女儿。

4月5日,罗佑的妻子回家收行李,准备开始分居,等待法院判決,并且又和罗佑大吵了一架。他的妻子摔门离去以后,罗佑开始后悔于自己刚才的态度,于是开门想追下楼去。

罗佑的家在第七楼,开门后,他依然能听到妻子的脚步声在楼道徘徊。此时的罗佑放下了面子,他不怕被邻居嘲笑,兀自大声地在楼道里向着妻子认错,请求妻子原谅。

可是他的妻子听了以后只觉得这个男人令她难堪,于是反倒是匆匆快步离开。

罗佑发现妻子的脚步声意发急促后,赶忙追下楼去,想拉住他的妻子挽留她。只可惜,因为太过匆忙,罗佑下到6楼时脚踩到易拉罐滑了一下不慎从楼道上摔落。最后,罗佑的脑袋重重地撞在阶梯的棱角上,失血过多,当场离世。

等到白上修回过神时,罗的灵魂早就不知所踪了。在罗佑死后的第七天,白上修眼睁睁地看着他的死亡信息在自己的生死簿上由白转红,那时候,他就知道自己闯祸了。

“你为什么不用分身术守着罗这边呢?”林息不解地问道。

“你这是第一次来阳间吧?无常的分身术是为了应付生死簿上的死者,所以一个死者只能动用个分身,这是地府的规矩。而且我们在阳间也是无法使用分身术的,大家都是在阴间先分身好才来到阳间。”白上修无奈地解释着。

林息听完愣了一下,因为她好像感觉自己还能够使用分身术啊,不过她还是不说好了,毕竟眼下关键并不在这。

“两天前,在罗佑的葬礼上,我看到了他最后次,那个时候的他已经是厉鬼了。

他的怨气应该都是出自对他的妻子,而他的妻子必定会参加他的葬礼,所以我料到他会出现在自己的葬礼上,于是就去那里等了,只可惜被他跑了。

今天,他的妻子带着他的女儿一起回到这栋楼.来收拎最后的东西。结果,就被早已准备好的罗佑困在了这里。”白上修继续说着。

“那他的妻子和女儿在哪,我没看到啊。”林息想,刚才自己已经走了一个来回了,但是根本没看到有其他人在这条楼道中。

“问题就在这里,虽然我们也在这个密闭循环的空间里,但是这样的空间似乎并不止一个,这就像是位于一张纸的两面,我们虽然能听到他们的声音,但是看不到他们的人。

罗佑故意把我们和他们分开,我担心他会对他的妻子和女儿不利,但是我又没办法解決这个问题,所以才向地府发出了求援。”白上修无奈地说。

“好,那我知道要怎么做了。”林息说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罗佑!是个男人你就出来,别对女人孩子下手。”林息把手放在嘴旁,对着整条楼道大声地喊道。这操作,看得一侧的白上修目瞪口呆。

然而,十几秒过去了,空荡荡的楼道里一片寂静.林息不信邪,又大声地喊了好几遍,但是依然没有回应。

于是,林息开始顺着楼道不断地从下往上跑,希望能找到什么蛛丝轨迹。而白上修则没有跟着林息继续折腾,他还是決定等等林息的师父一那对甲乙级别的无常。

十几分钟后,林息回到了6楼,刚才她已经沿着楼道跑了好几趟,可惜都没看到什么人。看着气喘吁吁的林息,白上修打趣地问:“怎么样,发现什么了吗?”

林息白了他一眼,然后说:“你别说,我还真发现了。”

“你发现了什么?”白上修从阶梯上站起来。

“我发现楼到4楼似乎比较热。”林息吐着舌头,擦了擦头上的汗。

“废话,你跑那么快,能不热吗?”白上修又重新坐下了,他果然还是应该寄希望于林息的师父。

林息也没说话了,二人实在是无计可施了。

他们都在等,等白一维和黑泽,也等新的变化发生。

又过了十分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息好像听到了小女孩的笑声。

“你听到了吗?”她坐在阶梯上,用胳膊戳了戳身侧的白上修。

“你又害怕了吗?都说我们就是鬼呀,不要大惊怪的,那最多就是罗佑女儿的声音嘛。”

“可是从刚才起,我还听到了水声、喷气声、火苗跳动的声音和一些很杂乱的脚步声。”林息确实听到了,但是那声音很小,不像小女孩的笑声那么明显,她也不确定白上修有没有听到。

“哪有什么声音,别自己吓自己了。”白上修这么说着,心想,这么胆小又一惊一的林息,刚到底为什么会给他一股压迫感呢。

“嘿,小妹妹,你听得到吗?”林息再次大声喊道。白上修看着她,収了一口气,刚想开口劝她做无用功,却突然睁大了眼,因为他听到了意外的声音。

“嗯,姐姐,我能听到。”小女孩的声音从身侧传来,虽然看不到人,但是林息很快就意识到了在另一边的密闭空间里,此时罗佑的女儿正离他们不远。

“两位鬼差大人,我是罗佑,请听我说”紧接着,罗佑的声音再次传来。

“请再给我十分钟,让我和我的家人单独待在起,我并不会加害于他们,也请你们相信我。十分钟后,无论如何,我都会自己打开这个空间,然后魂飞魄散,请不要继续逼我,谢谢两位。”罗佑说完这一句话,那一就再也没了声音。

无论林息和白上修说什么,空间的另一面都再也没有回声,就像是罗佑已经切断了两沟通的线路,而林息他们单方面的呼叫并没有得到罗佑的接听。

虽然,林息他们不太相信罗佑的话,加上只听到小女孩而没有听到罗佑妻子的声音,都让他们有些担忧。

但是,反复尝试以后,林息和白上修发现自己依然没有办法从当前的处境中脱困。等待,似乎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

6

十分钟后,林息忽然感觉到温度在急剧上升,周边忽然开始弥漫出一丝丝烟雾。

她还没来得及好奇发生了什么,罗佑一家三口便出现在了她面前。此时,罗佑头上还绑着纱布而他的瞳孔中却是一片红色,那是他成为厉鬼的象征。

罗佑的女儿和妻子都待在他身旁,三人什么也没有说,但林息觉得他们之间似乎只剩下了融洽。

罗佑的女儿用小小的手捏着罗佑右手的食指,大大的眼睛里开始有泪花出现。罗佑蹲下身,为女儿轻轻擦去泪水,然后摸了摸她的头。

林息见状,刚想走上前去,却被白上修一把拉住了,白上修冲他摇了摇头。

以白上修的功力,他何尝不知,此时的罗佑的魂七魄已经受损严重,他离魂飞魄散不远了,连转世投胎的机会也没有。

所以,白上修示意林息,既然罗佑没有害人,那就不要打扰他在这世上最后的时光。

罗佑的妻子什么话也没说,她就站在一侧静静地流泪,看着她曾经讨厌至极的丈夫轻轻抚摸着女儿的脑袋,跟女儿交代着最后的事。

“以后囡不可以挑食,要多吃蔬菜水果才会长得好。”

“囡囡要好好读书,以后才能有更多的选择,别像爸爸一样”

“如果有男朋友了,一定要让妈妈给你看看,妈妈看人最清楚了。”

“囡如果结婚了,也一定要写封信给爸爸,爸爸会在囡睡着的时候回来偷偷看的。”

“囡囡,爸爸要去很远的地方了,要乖乖听你妈妈的话。”

“爸爸呀,以前没做好,以后会在远远的地方祝福你们的。”

“囡囡呀,爸爸爱你。”

说完最后一句话,一滴透明的眼从罗佑红色的瞳孔中流了下来。眼泪落在地上的时候,罗佑也变成了一阵风彻底消失了。

此时,林息才发觉身边的景色早已大变样了。楼道中的墙壁变得漆黑,空气变得沉闷,一些穿着红色衣服的人跑了进来,将罗佑的妻女带了出去。

空间解开了,好像一切事情都解決了。白上修说那些穿着红色衣服的人是消防官兵,他们会安置好罗佑妻女的,让林息不用担心。

白一维和黑泽也终于出现在了林息面前,他们对林息直接被传送到了这里也很惊讶。刚才,他们二人宁愿耽误了黑色阎王令的任务,也满世界地寻找着林息。最后,终于在不久前感应到了林息的位置,然后迅速地赶到了这里。

一切都结束了,黑色的阎王令消失了,罗佑也消失了。

事情结束后,白上修自己回了地府领罚,而林息还坐在那栋被烧焦的大楼外,一时之间心情复杂。

原来,罗佑妻女在家收东西的时候,楼下发生了火灾,大火一路从2楼烧到了4楼,火焰吞没了整条楼道。

楼道里高层的居民今日都不在家,而低层的居民又都陆陆续续逃了出去,只剩下还没发现火势的罗佑妻女还困在楼中。

在火势蔓延至7楼前,罗佑强行出手混乱了阴阳两界,把自己的妻女带进了自己用魂魄创造的阴阳空间之中。

罗佑的妻子一开始以为自己见了鬼,担心罗佑是来报复她的,无论罗佑说什么,她也听不下去。

无奈之下,罗佑打开了一点点空间,跳动的火焰。

一瞬间吓坏了罗佑的妻子,她发出了一声尖叫被林息和白上修听到了。同时,也正是那一瞬间,让白一维和黑泽感应到了林息的位置。

7

罗和妻女度过的最后时光里,他们说了什么林息已经不得而知了。但是罗佑用魂飞魄散换回来的是他一生所爱,他或许并不后悔。

“师父,你说,厉鬼就真的都是坏的吗?”林息坐在石鷺上,看着地上的草坪,失神地问道。

“有些人,比鬼都可怕,而有些鬼,比人都善良。”白一维淡淡地开口。

闻此,林息点了点头,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好了,林息,咱们走吧,趁现在还有时间,去荣村看看,也许能见到你哥。”黑泽拍了拍林息的肩膀,示意她不要胡思乱想。

然而,就在林息他们要离去时,罗佑的女儿却向着林息他们三人跑来。

“姐姐,谢谢你们,没有抓走我爸爸,这个给你。”罗佑的女儿囡囡向着林息微微鞠躬,然后把一朵野维菊放到了林息的手中。

林息还没反应过来,囡囡便又跑开了。

“真是难得,没想到这小女孩也有阴阳眼。”黑泽看着囡囡的身影,微微笑道。

此时的林息,看着手中那朵白色的小花,也微微笑了。

专推精彩短文,欢迎关注,点赞,评论!

短篇小说

故事:(短篇小说)我的同桌李超

2022-6-24 22:33:48

短篇小说

夏日成长计划

2022-6-24 22:33:5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