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短篇小说:半路夫妻

作者:凡夫一2005年初,老赵头刚退休一年时间,他的老伴儿就因病去世了。老赵头失去了老伴儿,心情十分郁闷,有一天下楼梯突然间滑倒,崴了脚,虽无大

故事:短篇小说:半路夫妻

作者:凡夫

2005年初,老赵头刚退休一年时间,他的老伴儿就因病去世了。老赵头失去了老伴儿,心情十分郁闷,有一天下楼梯突然间滑倒,崴了脚,虽无大碍,但走起路来却是一瘸一拐的。

老赵头的儿子赵朋和女儿赵月商量,兄妹俩晚上轮流过来照顾和陪伴父亲一段时间,以免父亲再突然间上火。

刚开始,儿女们的这份心意老赵头并没有拒绝,可没过多久等自己好了一些,他便开始下逐客令了,他心里明白,儿女们都有家,而且工作也很忙,他不想因为自己干扰了子女们的正常生活。

赵朋和赵月明白父亲的心意,可让老父亲一个人独立生活,他们也确实有些不太放心。虽说他们都住在同一座城市,可毕竟都不在同一个区域,照顾起来也不太方便。最后兄妹俩商量,给父亲请一位保姆。

儿女们有这份孝心,老赵头推托了一通也欣然接受了。就这样,兄妹俩通过关系,在市郊请了一位农村丧偶多年的李阿姨做保姆。

李阿姨比老赵头小八岁,她惟一的一个女儿十年前从东北沈阳远嫁到千里之外四川成都,日子过得很平淡。自从李阿姨老伴儿去世后,她的女儿曾要接李阿姨去四川生活,可李阿姨说自己的年龄不算大,还能自食其力,不想给女儿带来麻烦。就这样,李阿姨把家里的农田承包了出去,自己在家周边做些零活维持生活。

那天中午,老赵头见到李阿姨第一面就同意了。李阿姨见到老赵头,也欣然答应了这份工作。几个人在老赵头家里聊了一会儿之后,赵朋和赵月与李阿姨签订了一份协议,随后老赵头非要张罗去小区外的饭店庆祝一下。

在前往饭店的路上,赵朋与妹妹赵月在老赵头与李阿姨身后看着父亲兴奋的样子,赵朋偷偷的对妹妹说:“我怎么感觉父亲有些反常,不像是请保姆,到像是相亲呢?”

赵月看着哥哥赵朋笑了笑说:“管那么多干嘛?反正我们协议上都写好了条款,至于其它方面,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

赵朋见妹妹很是通达,偷偷的笑了一下,又轻轻的摇了摇头。

当老赵头与李阿姨进入饭店之时,赵朋突然间拉住妹妹赵月小声说:“我想了一下,要是父亲与李阿姨真好上了怎么办?”

赵月听了哥哥的话愣了一下,然后沉默了一下说:“只要老爸高兴,顺其自然好了。”

赵朋皱了一下眉头说:“那他们要是以后张罗结婚怎么办?”

赵月瞪了哥哥一眼笑了笑说:“你想哪去了?哪有那么容易?再者说,老爸怎么会与一个农村的女人结婚?”

赵朋叹了一口气说:“看老爸看李阿姨那眼神儿,我看这事儿有点悬。”

赵月听了哥哥的话随口说了一句:“那就成全他们呗……”

没等赵朋再说什么,老赵头转回身吆喝他们进屋点菜,赵朋与赵月兄妹俩笑了笑,一同走进了饭店……

故事:短篇小说:半路夫妻

自从李阿姨来到老赵头家里之后,老赵头的精神头立刻足了许多,他不但把自己打扮得十分得体,而且给李阿姨买了许多衣服。李阿姨不想让老赵头在自己身上多花钱,可老赵头就是不听,渐渐地把李阿姨也打扮得像个城里的女人一样。

一天傍晚,老赵头带着李阿姨去公园散步,在公园里遇到了邻居老金头。在老金头瞪大了双眼疑惑地看着他们时,老赵头把李阿姨拉到身边给老金头介绍,说李阿姨是他的一个亲戚,老赵头并没有说李阿姨是家里的保姆。

老金头上下打量了几眼红着脸的李阿姨,然后笑了笑对老赵头说:“我就佩服你老赵这一点!你老赵的为人我知道,你会好好的待人家的。”

老赵头嘿嘿笑了笑说:“什么事儿都瞒不过你老金头的火眼金睛,怪不得你姓金呢。”说着,两个老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李阿姨见到他们在调笑,借机转到一边去看花儿。

老金头又看了几眼李阿姨,转头对老赵头问:“关系确定了吗?”

老赵头笑了一下说:“什么关系啊,这是孩子们给我请的保姆。”

老金头愣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说:“现在这孩子们啊,也不知道为老人多想想,这么秀气的女人,一步到位了多好,何必要……”老金头没有把话说完,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老赵头在老金头的影响下,也不禁跟着叹了口气,然后小声地说了一句:“这些日子我品了一下,这小李子不但人长得好,心地也善良。说实在话,我还真有些想法呢。”

老金头看着老赵头笑了笑问:“她对你也有那个意思吧?”

老赵头轻轻的摇了摇头说:“没看出来。我到是暗示过她,可她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

老金头又笑了一下说:“慢慢来,别着急。女人嘛,刚开始都比较矜持,等火候到了,自然也就熟了。”

老赵头嘿嘿笑了几声,然后把目光投向了李阿姨。

老金头又看了李阿姨一眼,然后对老赵头小声地说:“凭我的眼力,这女人绝对错不了。她如果也是单身,我看你们不如正式的成家算了,省得自己难过不说,还会招致别人的一些闲话。”

老赵头静静地看着老金头一会儿,然后小声地对老金头说:“我到也想过,可我觉得孩子们肯定会反对的。”

老金头瞪了老赵头一眼说:“咱们当老人的都为儿女当牛做马一辈子了,到老了再不享几天福,还得等到什么时候?你也不是不明白,等咱们老得不能动的时候,咱们能指望儿女天天照顾你吗?咱不说儿女是否孝顺,可人家也有人家的生活,到时候能花钱找人照顾就不错了。常言道:‘满堂儿女,不如半路夫妻。’你说什么人能像夫妻一样互相关照呢……”

老金头的一番话,让老赵头不停地暗暗点头,因为这些话确实说到老赵头心里去了……

回家的路上,老赵头特意把老金头的建议向李阿姨点了一下。

李阿姨停下脚步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老赵大哥,这些日子我也看出来了,你是一个好人。可是,我一个农家妇女没有养老金不说,各个方面的条件都配不上你呢。再者说,就是你愿意,你的孩子们也未必同意,咱还是别想那么多了。”

老赵头上前拉住李阿姨的手说:“妹子,你把话能说到这就行了,我心里懂了。其它的事由我来办!”

李阿姨推开老赵头的手说:“你的心思我懂。可我早就看出孩子们的心思了,你就别难为孩子们了。人活着都不容易,我们能有缘分走到一起,虽说做不成夫妻,但能成为知心知意的朋友我就心满意足了。”

老赵头又一次拉住李阿姨的手说:“妹子,你是个好人,我这辈子能遇到你,也是我的福分。你千万不要想得太多,只要你不嫌弃我年龄大,剩下的事情由我来办。老金头说得对,‘咱们当老人的都为儿女当牛做马一辈子了,到老了再不享几天福,还得等到什么时候?’我想好了,只要你答应,咱们就在一起快快乐乐地过个幸福的晚年……”

故事:短篇小说:半路夫妻

晚上回到家,老赵头先是给女儿赵月打了个电话,他想,女儿还是比较好说话的,容易得到理解与认同。

当赵月听完父亲的意愿之后,她只沉默了片刻就同意了父亲的想法。其实赵月心里也明白,父亲现在才六十刚出头,身体健康、精力充沛,即使做子女的不同意父亲再婚,如果父亲坚持,儿女们也没有办法,毕竟这是父亲的自由,也是法律所允许的。

老赵头获得了女儿的支持,心里特别的兴奋。他放下电话之后,立刻把好消息告诉了李阿姨。

李阿姨听完老赵头的话之后,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老赵头,没有说出一句话。

老赵头趁热打铁,马上拨打儿子赵朋的电话,可儿子的电话却在‘通话中’。过了一会儿,老赵头再次拨打儿子的电话,对方仍在通话中。

此时,李阿姨看着满脸笑意的老赵头小声的问:“是不是赵朋不愿意接你的电话呢?”

老赵头笑了笑说:“这事儿,我主动与他们沟通一下,其实也是对他们的一种尊重,他们如果同意了,以后关系也好处理。即便他们都反对,只要我们坚持,他们也无可奈何。”

李阿姨听了老赵头的话,沉静了片刻说:“还是能得到孩子们的支持最好,免得以后见了面大家都尴尬。你的家庭状况与我不同,我自从老伴儿去世后,女儿与我说过多次,如果遇到合适的就再找一个……”

老赵头看着李阿姨有些红润的脸庞点了点头说:“还是你的孩子通情达理!”

又过了一会儿,赵朋的电话打过来了。老赵头刚要说自己与李阿姨的事情,赵朋便直接告诉父亲,说妹妹赵月已经打电话与他说了,他没有意见。

老赵头听完儿子的话,差一点儿跳了起来,他没有想到,儿子与女儿这样通达……

自从老赵头与李阿姨办完登记手续后,他们快快乐乐的度过了十五年。但让老赵头和李阿姨没有想到的是,在2020年夏季老赵头得了一场重病之后,有一天儿子赵朋和女儿赵月突然间劝父亲与李阿姨办理离婚手续。

老赵头听后如五雷轰顶,他倒在病床上用手颤颤巍巍地指着儿子说:“你们,你们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她与我一同生活了十几年,我们早就把彼此当做一家人了,再说,她也从来没有把你们当做外人,你们为什么要在我生命垂危之时提出这种混帐话?”

儿子赵朋低头红着脸说:“爸爸,我们知道李阿姨对您和我们都一直很好,可是……”赵朋把话说到一半,没有再说出口。

此时,赵月接过哥哥赵朋的话说:“爸,有些话我就与您直说了吧。李阿姨与您在一起过这么多年,她对您的照顾,我们也都很感激她。可是,您已经这个年纪,现在又重病在身,我不直说你也懂的。主要是,现在如果您不与李阿姨离婚,您名下的房产等继承权按照法律,就得由李阿姨继承了。您也知道,我们省城的房子现在什么价位,这可是超过百万的资产啊!”

老赵头听了女儿的话,气得手指着赵月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赵月看着激动的父亲安抚道:“爸,您也别怪我们无情,因为这些确实都是些很现实的情况,毕竟这笔财产数额太大了。虽说我们也不忍心这么做,可我们也确实没有办法。”

此时,老赵头慢慢地摇了摇头说:“你们就知道财产重要,难道你们没有自己的房子吗?你们也不想一想,我一旦办了离婚手续,那她怎么办?孩子们啊,咱做人得对得起人啊!”

此刻,赵朋拉住父亲的手说:“爸爸,我和妹妹都考虑好了,您和李阿姨办完离婚手续后,还让李阿姨住在您那,现在也就是办个手续而已。即便您不在的那一天,如果李阿姨不想去别的地方,我们也不会撵她走,而且我们也会照顾她的,您放心好了。爸爸,如果没有这房产继承权的问题,我们是不会这么做的,请您一定要理解!”

老赵头把手从儿子手里拉回来说:“你们当初干什么来的?现在这时候提出这样的事情!”

赵月接过父亲的话茬儿说:“爸,当初我们确实没有考虑这么多。现在这想法,也确实是无奈之举。现在我们先与您说一下这个情况,您点头同意后,我们再找李阿姨谈……”

在赵月说到这里的时候,李阿姨从身后走了过来说:“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不怪孩子们这么做。再说,我也从来没有想过继承老赵的什么财产。我只是想,人老了,有个伴儿互相照应一下,过一个幸福的晚年比什么都强。那些财产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不会与你们争任何财产的!”

赵朋与赵月听了李阿姨的话之后,两个人的脸更红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李阿姨会是这种态度。

在老赵头责骂孩子们的时候,赵朋走到李阿姨面前红着脸说:“阿姨,我和妹妹也都是靠工资吃饭的,请您理解我们这样做!”

赵月上前拉住李阿姨的手说:“阿姨请放心,不管到什么时候,我们都不会撵您走的,而且您老了无能为力之时,即使您的孩子不管您,我们也会给您养老的!”

李阿姨扫了赵朋和赵月几眼,淡淡地笑了笑说:“我同意与你们的爸爸办离婚手续,我不怪你们……”说完,李阿姨转身跑出了病房。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老赵头倒在床上握着李阿姨的手说:“谢谢你这么多年尽心尽力的照顾我。我已经是要不行的人了,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我走了以后,你怎么办?有些事情我也没办法,还好我早就偷偷的替你着想了。”老赵说着,从枕头下面摸出来一张银行卡递给李阿姨说:“我知道你没有养老金,所以我们结婚之后,我每个月偷偷的给你存了一千块钱养老钱,现在卡里已经有十几万元了,你收起来吧,别与任何人说。”

李阿姨接过银行卡,突然间泪流满面哭着扑到了老赵头的胸前……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婆媳

2022-6-24 22:33:30

短篇小说

四个步骤构思出高逼格的中短篇小说故事

2022-6-24 22:33:3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