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婚姻的故事!(短篇小说)

婚姻里经济不独立的女性悲剧总是让人泪目,而如今,女性的腰杆子硬了起来,婚姻于她们而言并不是唯一,但也是一件舍不得脱掉的护身符。

三个婚姻的故事!(短篇小说)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婚姻里经济不独立的女性悲剧总是让人泪目,而如今,女性的腰杆子硬了起来,婚姻于她们而言并不是唯一,但也是一件舍不得脱掉的护身符。于是这些风华绝代的女性在各自的婚姻中写下属于这个时代特有的故事,无所谓悲喜,只是一种人生阅历,行进在人生的轨迹里,独立而孤芳自赏。

故事一:搭伙凑合。

这是小芳和可强的婚姻,两人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邻里,打小以来并没有滋生过情愫,小芳是野小子的性格,可强反而很清秀、内敛。长大后的他们,开始也没有被说成对,可强很心意一位邻村嫁过来的年轻少妇,长得是真好看,可强总是有意无意地跑去串门,在姐姐暗箱操作之下,可强和少妇也许发生过什么,或是即将会发生些什么。

只是天妒红颜,本就病恹恹的少妇也许是为婚外情所困,反而加重了病情,还未等到各种繁琐的手续就一命呜呼了。伤心的可强于是听从了姐姐的又一番迅雷般的操作,和年轻力壮的小芳结了婚,知根知底也就省去了拉长线的了解。

婚后,两个年轻人摒弃过往,像任何一对新婚夫妇一样探索着幸福的生活,对未来有着无限的憧憬,忙碌而热切地为这个小家付出着。他们还处于先结婚后恋爱的怦然之中,可强喜欢如此的浪漫和惬意的生活,只是短暂甜蜜后,接踵而至的是性格差异带来的种种矛盾。

尤其是女儿婷婷的到来,夫妻间的矛盾也越发地明显了。小芳做事快,但是粗糙,边边角角的活都看不到,重结果轻过程,人有我也不甘落后的冲劲;可强有些大男子主义和懒散,爱喝酒、很细腻,总是看到小芳的马虎,得过且过的心态。

“你看看你这当妈的心有多粗,给婷婷穿一件衣服都能前后穿反,孩子这一天得有多难受啊!”

“那你没看见我早上有多忙吗?喊了你多少遍了都不起来,你心疼婷婷,倒是只管仗着一张嘴!”

“这些家务活不都是女人的事吗?一个孩子都照顾不过来,不知道一天到晚忙什么?”

“女人的事?那你是干什么的?钱钱,没看到你赚一分来养家,家务你甩手,田地田地你不管,还嫌东嫌西的,你真当你是大爷了啊?”

“我是饿着你了、还是冻着你了?我忙我的事,你少管!”

“有你M的屁事,要不是你姐给你几个臭钱,你就饿死吧,我自己赚钱自己花,也少管我怎么做家务、怎么带孩子!”

“和你这种女人讲不通,我只是提醒你小孩子的衣服整整好,非得搬出吵架的架势!”

“和你这种男人过日子,也真的是…哼哼。”

“懒得和你讲了。”

事是小事,是常年日积月累的不满,哪有女人愿意累死累活的?还不是因为没个疼惜自己的男人,日子总归要过啊,难不成一起破罐子破摔?小芳是劳碌命,见不得自己游手好闲,可强有个有钱的强势姐姐,既恨铁不成钢也暗中帮衬着他,才会惯坏了这个唯一的弟弟。

“小芳,这一亩田倒多少的农药,兑多少水啊?”

“你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啊,跟你讲得记不住,你连说明书也不会看啊?要不是忙不过来,真不用你来做!”

“你少啰嗦了,不要我帮忙,那我就走了!”

“你帮我的忙哦?这些稻都是我一个人吃掉的,你们都有仙气地喝口空气就活下去了!”

“有完没完了啊?”

“求着你,求着你行行好帮个忙!”两人越发地为各种琐事争吵,小芳也想控制自己的脾气,只是这个男人真就是少爷的命,家里家外的拎不起来。

就这样磕磕绊绊地过着所谓的日子,也有动手的日子,当然小芳这架势和脾气也绝不是吃亏的主,所以几次下来可强占不到多少的便宜,也就不值得动手了,拌嘴是常有的事,小芳也早就听腻了可强的唠叨。往往看到可强在家,小芳就出门,两人几乎没有沟通的必要。

婷婷初中毕业后就出来上班了,小芳趁着年轻也在外面上了几年的班,有了距离后夫妻两人竟然还会有些客气的情感。也在于小芳有了钱膨胀后的给予,总想着可强一个人兼顾家里,自己回来有口热饭吃的感激,当然也想着夫妻能像个夫妻的样子,自己不计较付出,只希望对方能感念与齐心,终究是一场梦。

“小芳,这个菜你带点上去,自家种的肯定比外面好吃。”

“哦,知道了。”

“下次回来,这只小公鸡可以吃了,留给你和婷婷。”

小芳其实看到,这个男人的确把家里收拾的很干净、整洁。

……

七、八年的光景一晃而过,小芳待够了外面的管束与不便,一气之下回来了,期待着苦尽甘来的生活。可强两年前在亲戚的帮助下,在镇上学校当起了保安,清闲的职位,好在交养老保险。如今这个家完全没有了生活的压力,只是可强有了铁饭碗般的收入后,更是傲气到不行。

夫妻两人都桀骜不驯,况且也都经济独立,一旦生活在一起后,立即像两只斗鸡般互不相让了。回来后的小芳,种了两三亩葡萄,反正再忙,都与可强无关,他只管安心上班,家里的事一概不管。小芳也习惯了,哪怕葡萄的年景不好、销路难,也从来不找可强商议,各自赚钱各自花。

早在小芳打工期间前,在可强姐姐的辅助下盖起了楼房,这下好了,房间变多了,也有了眼不见心不烦的资本。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小芳习惯睡楼下、可强喜欢睡楼上。

这一楼上楼下的距离,更像是两家人的关系,分开睡很容易,再躺到一张床上可就难了;一个饭桌上吃饭时,可强喝着酒,旁边必然要放一本书来打发,如此的隔阂,小芳要么闷头吃饭,要么端着饭碗出去。要不是乡下常有人来人往,这个家静的连根针都能听见了。

“吃饭了!”

“哦,来了。”

……

“我吃完了,锅碗你洗吧,我下葡萄园去了!”

“哦。”

……

其实两人碰面的机会真不多,可强上着日夜混乱的班,也是难得休息,小芳根本就摸不清他是上班还是休息?有时候到吃饭时间了,竟然看到可强晃悠悠地从楼上下来;有时早上碰见可强,就以为他休息,饭菜也做得够多,结果人去上班了。两人的钱从来不掺和在一起,也不是刻意,而是自然而然地分的很清。年轻时候吵太多了,年纪大了也懒得吵了,沉默是最好的相处模式,各自有家、各自有婚姻,也许等到再老些时候,还是可以相互照料吧!

“哎呦,燕子回来了,你妈烧了什么好吃的啊?”

“姑,我妈才不会特意烧好吃的呢,最普通的家常菜!”

“你家婷婷回来,都是王八、大虾的,我们没这条件,不像你和可强忙到钱!”

“可强存到屁的钱啊,又喝酒又抽烟,估计工资够他花就不错了!”

“那不至于的,吃喝都不用掏钱,他存的钱估计没告诉你而已!”

“还真不清楚,我们谁也不管谁,在家啊几乎不说话,他过他的,我过我的!”

“啊?没看出来啊,那不难受吗?有事也不商量啊?”

“这难受什么啊?哪像你爸是个话痨,不说就难受。他不讲我也不讲,这样挺清静,省的两人吵架。”

“可是你们是夫妻啊?一个屋檐一张床上都不讲话?”

“夫妻怎么了?我们早分床睡好几年了,吃饭也互不搭理,习惯就好了。”

“你们还这么年轻啊,那会不会姑父在外面有外遇了?脚踏两只船哦?”

“这个我敢肯定他没有,我也不在乎他有没有。其实也就是两人吵够了,也没话讲了,婷婷也大了,凑合过呗,这就叫搭伙过日子啊!”

“那很别扭啊,有没有想过离婚呢?那不是更潇洒?”

“这把年纪了,离啥婚,离了婚,这房子怎么分?谁肯出去?我才没那么傻呢,抛下辛辛苦苦半辈子的房子,我现在过得也很自在啊,要吃有吃要喝有喝的!”

“可是…夫妻这样过想想都累!”

“哎呦,这就是因为你还太年轻,等到我们这年龄啊,什么都看开了,有吃有喝有住身体健康就好了,其他的管不了。”

“好吧,但是还是不能接受!”

小芳笑着摇摇头走了,回家吃饭了,日子嘛,总归要过的,自己开心就好;婚姻嘛,淡看了,得到一个宝贝女儿婷婷就够了。搭伙凑合而已,婚姻那些事,不去想也就习惯了,这一辈子,哪有多少情情爱爱啊,不想了不想了。

回到清冷的家,泪水还是不自觉地顺着小芳的眼角流了下来,有多久没为这破事哭过了:

“真是丢脸。”迅速擦干了眼泪,捧起饭碗,呼啦啦地吞咽着,吃饱了才会有力气干活,干活累了倒头就睡,没心没肺,真好!

三个婚姻的故事!(短篇小说)

故事二:女强男弱。

“你能不能像个男人啊?指甲留那么长,整天挺着个大肚腩,油腻腻的,到家也不知道搭把手,就知道躺着玩手机!”雪芝又在抱怨躺在沙发上的林立。

“我这不刚从工地回来吗?我可是连着忙了近一个通宵啊!”

“谁知道是真的忙,还是吃喝的忙?况且也没看出你忙个什么名堂出来啊,要睡回床上去,躺在这看着就心烦。”

“你…”

雪芝打扮时髦地拎起包就摔门而走,靠着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她在一家精品服装店卖卖衣服,时间自由、认识的人多,既打发了时间,也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

“雪芝姐,你这件衣服可真好看,好显年轻啊!”

“我本来就很年轻呀!”

“是是是,说错话了,中午请你喝奶茶。”

“哈哈,开玩笑的,我戒糖、戒奶茶,下次请我喝吧。”

“雪芝姐,真羡慕你,女儿也大学毕业,姐夫工作也好,啥事不用烦心。”

“也有烦心事,只是不去想就好了。”

这倒是真的,雪芝也有自己的烦心事,不是不去想,而是经常想地在家抱怨着,外人看到的是一团和气、心态超级好的她。

老公林立在水利部门上班,没有文凭的他靠着当年父亲的关系能进来就很不错了。雪芝是在女儿优优六、七岁的时候搬进城里来的,之前一直与公婆生活在乡下。

刚进城时,夫妻带着孩子租房住,其乐融融,孩子上学后,性格开朗的雪芝也结交了好些朋友,逛逛街、打打牌,吃吃喝喝好不惬意,但是城里朋友多了后,攀比心也就增加了,谁谁家买了房、谁谁老公给她买了个名牌包包、谁谁孩子上了重点学校等等。身处如此环境,不得不焦虑,雪芝将这种压力莫名地带回了家。

“少抽点烟了啊,多花点心思在工作上,你看看人都在买房了,你给我赶紧啊,我可不愿意一直租房。”

“那是必须的,为了我老婆和女儿,豁出这条命都值得。”

“你多往领导那跑跑,少和你那狐朋狗友混在一起。”

……

“林立,马上过年了,你要去给领导拜年啊,周末我们去买礼品!”

“不去,其他同事都不去,就我莫名其妙去拜年,被人知道了多尴尬啊!”

“你有其他同事的本事吗?你想一辈子就窝在人家的房子里吗?你不去,我去,整天只知道混日子,请你为我和优优考虑考虑。“

“我在努力啊,只是我不想走后门啊!“

“你可别忘了你是怎么进这家单位的,还不想走后门?那你拿出自己的本事啊,既然没有本事就少假清高,我来城里可不是为了继续过苦日子的。”

林立只能沉默不语,是啊,自己既没有学历也没有技术,这在单位已经有很大的压力了,回来更是不敢提自己的工作处境。偶尔和朋友、同事聚个会,总是被雪芝再三追问,一心想着是否有搭得上的关系!过年期间,林立还是被雪芝逼迫着去了领导家拜年,幸而有她也一起去了,才免去了自己社交的尴尬。

“你去和爸借点钱呢?加上手头的钱,我想买房,最近和一小姐妹一直在看房,咱可以下手了。”

“妈前两年才中风的,我们几个子女都没掏钱,全是爸的退休工资垫付的,他也没几个钱,我们还是靠自己吧!”

“那你倒是让我靠啊,这次我一定要买房,和我玩得好的朋友谁没有房啊? 你必须去借,我不管。”

“哎呀,晚一点再买不一样吗?”

“不行,买了还要装修、晾一晾味道,早一天买早一天住啊,你又不是没有听过美国老太太和中国老太太的故事?人啊,短短几十年,赶紧享受啊!”

林立心想,“你倒是会说,从来没看你努力啊?”但是不敢吱声,一旦说出口,又是一番争吵不休。

“好吧,我周末去看看。”

“你就说优优要有个好的学习环境,咱住的环境太吵了,多说点可怜话,你爸可就你一个儿子。”

“就我一个儿子,也没看到孝顺啊?”心里不断地质疑,但是从来不敢吐露出来,很讨厌被人指着鼻子骂。周末,林立无奈地赶到住在乡下的父母家,雪芝交代的任务势必要完成啊,不然有得幽怨了。人前都觉得林立风光,其实只有自己知道那份被逼无奈的苦楚。

“爸,我妈怎么样啊?”

“老样子呗,优优怎么没有回来?”

“要学习啊,还要上兴趣班。”

“没事的时候带孩子回来看看,挺想念了。”

“嗯,爸,我们打算买房,你这边有多余的闲钱吗?等我们手头松了,就还你。”

“什么叫闲钱呢?反正退休金基本都存着了,给你妈看病也花了不少。当然买房是好事啊,我这有五万块,你拿去吧,还就算了,就你这一个儿子,将来都是你的。但是父子也要丑话说在前头,万一我和你妈要急用,你可要拿得出来啊。”

“明白,谢谢爸了!”

“没事多回来看看,雪芝也是。”

“嗯!”

夫妻二人拿着这些钱终于在城里买了房,但是欲望是没有止境的。雪芝也慢慢地使用高档护肤品、新潮的衣服,吃喝也都要追求品质,她的主要任务就是享受生活,顺便照顾好优优的吃喝。

“林立,优优马上要上初中了,凭她的成绩考上三中没有问题,她也有这意思,但是三中离咱家好远啊,你要有思想准备做好后方的打算啊,继续攒钱买房。”

“这不有车吗?开车接送好了啊!这一套房的贷款都没有还完呢,让人喘口气了。”林立本以为雪芝有了房后就不再那么追求房了,没想到她的圈子就是比老公、孩子、房子。

“车?谁有时间天天接送啊?路上不也耽误了学习时间吗?我反正已经开始看房了,所以你多努力啊,赚钱才是你当前最重要的任务。”

这几年在雪芝的鞭策与周转之下,林立的发展还是不错的,但是真的很累,身心俱疲得累。上班忙忙碌碌,下班后还有推脱不了的应酬,喝酒、熬夜成了常态,要向往上爬,总归要有一些本事啊,学历、技术不行,只有努力激发公关能力了,被逼上梁山后这能力还算过得去。只有自己拿着节节攀升的工资回家,才得到片刻的安宁,要不然雪芝会一点情面也不给抛出地种种责骂,连优优听多了也学会了不尊重林立了。

“爸,给我两百块,同学过生日。”

“老爸这个月的零花钱也不够花,问你妈要去,顺便多要些给老爸呢?”

“穷鬼,哼,才不帮你要呢?妈妈讲男人有钱会变坏。”

“什么啊?别听你妈乱七八糟的话。”

“听你的?那我以后可要被欺负死了,我才不愿意呢!”

在雪芝的魄力下,五年后又买了一套房,这一次又从父亲那拿了八万块,虽然老父亲工资不错,但是这都是牙缝里省出来的啊,林立愧疚地不得不再一次开口。

日子越过越好,林立的挨骂并没有减少。这些年来的应酬、压力,使得林立大腹便便、三高等各种基础病,最郁闷的是几乎丧失了男性的功能,不能被很好满足的雪芝总是指着鼻子骂。

“你是不是男人啊?这么年轻让我守活寡啊?怎么不去死啊?真是糟心。”

……

“吃药吃药,别又忘记了,你没需求,请你考虑我的需求。还有我看中一个包,我买了算是补偿吧。”

“补偿什么呢?”林立在心里默默地承受着。

……

“你能不能少点应酬,回来陪陪我?成天应酬,还要不要这个家?”这话怎么听的这么别扭啊,当年是谁逼着自己去应酬啊?你当公司是你家,想怎样就怎样?林立只能沉默以对了,周末更愿意借口乡下的老家。

“你怎么周末就回你爸妈那啊?你是打算和他们过吗?请你多放点心在家里和事业上,你看看小李都已经当小领导了,你呢?还是只会拼酒!”

……

“小立啊,你妈情况不太好,你姐送我们来医院了,要先交一万块费用,还要住几天ICU,你带些钱过来吧,就是市立医院,离你家近。”

“啊?妈很严重吗?好的好的,我马上请假过来。”

“雪芝,我妈住院了,你拿个三万块给我吧,要交住院费,还可能要住ICU。”

“现在你让我去那拿钱?都存了定期,你爸单位退休金涨了不少啊,我不信他没有存款了。”

“我不管他有没有存款啊,我妈生病住院这钱我该出啊,况且买房,爸都掏了两回钱了啊!”

“我现在拿不出来,你先让姐姐垫吧,等有钱了再给她。”

“雪芝,这关键问题上你能不能拎的清些啊?”

“我拎不清?我拎不清就别找我,没钱,我现在有事,挂了。”

林立真的气到跳脚,什么人啊,呆坐了好一会,以前的雪芝挺好啊,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冷漠和六亲不认啊,真的不知道她每天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浸染?哎!

林立找到妹妹说明情况,妹妹又告诉姐姐,姐姐又向父亲抱怨他这个儿子。滴着血的心啊,老父亲什么也没有说,自己掏了家底,以及女儿的帮衬,才算把问题解决。这一次老父亲也是有心试试林立的心,毕竟从自己这里拿走十几万,除了失望也很无奈。当然,林立还是带来了万把块钱,这是与同事、朋友,以及万般恳求雪芝施舍部分的累加。

近来,林立甚至有了耳鸣和幻觉,脑中总有声音在嗡嗡嗡,一想到回家就神经紧张、焦虑。母女俩人亲昵地聊着话题,一看到自己回来,雪芝就像换了一副面孔,一点也不顾及自己的面子。

“你看看你爸爸,胖的像猪了,也不知道形象的管理,你将来结婚,可不能找这样的男人,一点用也没有。”

谁不要脸啊?况且还是当着女儿的面,“啧,当着优优,说话注意点。”

“你还要面子了?面子是自己争回来的,不是靠人给的,行不行啊?”

林立气的摔门走了,自己辛苦工作,却得不到一丝的温暖,真是寒心。一个人喝了酒,跌跌荡荡地走在寒风中,竟然意外发生了车祸,被紧急送往医院,脑震荡!

雪芝慌里慌张地赶过来,不关心林立伤的重不重,却在意肇事司机在不在?这次事故赔偿了大几万,但是林立的脑袋有些受损,经常出现头痛和记忆混乱的现象,也就是偶尔的颠三倒四。单位也因此给他放了很长的假,毕竟这状态也不太适合上班。在家又总是被数落,林立是彻底的不行了,如此精神状况自己是没有兴趣了,但是雪芝哪能接受啊?林立真的情愿她出去找情人,至少图个清净啊!

林立真没地方可放松,总是骑着电动车回老家来看看,这是最快乐和放松的时刻!但是意外就发生在林立回家的路上,本不该发生事故的地方发生了车毁人亡的悲剧。

“怎么回事?这地方上马路肯定要看看车辆啊?林立怎么就冲出去了呢?”

“哎呀,他上次发生车祸,脑子就有些糊涂,估计没反应过来吧!”

“你们是不知道,他在家日子也不好过,被骂的像孙子,脑子不清楚这种情况,走了也好。”

“瞎讲了,雪芝还是很好的啊,姑娘刚大学毕业,家里几套房,哎呀,走得有点可惜啊。”

“听讲赔偿了几十万的吧?”

“谁知道啊,哼,又便宜那女人了。”

各怀心思,有遗憾、有羡慕,也有不相信。外人看到的是什么呢?里外不一致,这就是婚姻的奥秘。

三个婚姻的故事!(短篇小说)

故事三:破镜难圆!

妍妍是外地的姑娘,嫁到本地已经有二十年了,和老公李俊一直都在外面上班,儿子强强一直由奶奶带大。来这座城市,是因为李俊的姐夫开了个小厂,自然地大舅子去厂里帮忙,待遇也不错,但是李俊的脾气太臭了,这看不惯、那不顺眼,只干了两年就离开了,感叹到,一家人还是不要共事为好,就做做简单的亲戚,要不然亲兄弟也会反目成仇的。

离开姐夫的工厂,姐姐还是放心不下这个没有多大能耐的弟弟,于是托人给他在一家大型企业找了份工作,各项福利待遇还不错,活也不累,也不用经常与人打交道,所以这一干就干了七八年,但是以李俊的人际和脾性上再多年的班也是没有奔头的。妍妍呢,更是混日子型,厂里混了一段时间觉得苦,又辗转卖东西,但是口才又不行,反正就是争取养活自己的节奏。

“妍妍,明天休息,去吃烤肉吧!”

“这个月钱好像不够了,省着点吧!要不去你姐家吃饭?”

“不去,就吃烤肉去,我一大老爷门,在外面混的想吃烤肉都吃不起吗?”

“不是吃不起,是这个月超支太多了,你还输了近一千呢,我上个月又没拿几个钱!”

“所以不要扯上我输的钱,让你多做点多做点!”

“你现在怪我了,我本来就赚不到钱,你养我不是很正常的吗?”

“我养你,谁养我啊?我打电话给我妈,向她求助下!”

“随便你!”

两个人的钱去哪了,还真是个问题,儿子不用养,上了这么多年的班几乎没有存款,就这样有的吃就吃、有的喝就喝,李俊偶尔还要打个小牌,本以为日子就这样四平八稳地向前流逝,但是沉闷的心总是容易被某种诱惑牵制着,俗套的情节硬生生地发生在这对夫妻身上。

李俊竟然和厂里的女员工有染,还被女员工的丈夫闹到人尽皆知的地步,李俊觉得没有颜面再待下去了,一气之下辞职了,当然这丑闻还是传到了妍妍的耳朵里。

“你还挺能耐啊?钱不是没有赚到,是拿来养狐狸精了啊,我说怎么工资越发越少了呢!”

“说话注意些,我们没有发生什么!”

“呦,这不是心虚的辞职啊?那你怎么不去澄清啊,你不最讨厌被人冤枉吗?”

“我懒得掺和其中,真的没有什么,即使有什么,也过去了,别再烦我了!”

“你TM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好像我还理亏了!”

“爱咋咋地!”辞了工的李俊要么睡觉、要么喝酒,也不想着找工作去了,是啊,四十多岁的男人,没有拿得出手的文凭或能力,咋找工作啊!

妍妍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上着班,心里都憋着一股子怨气。

“李俊,你还过不过?是你有外遇啊,不知道反思,还整天怨天尤人像似别人欠了你?”

“我就是不爽,怎么了?”

“那你有气不要撒我身上,而且,我希望你能做点人事,不要整天躺着。说实话,你要不想过,我也没意见!”

“不过就不过,咱离了吧,我也不耽误你寻找幸福!”

“好,说好了,明天回家,就办手续去!”

两个人还真是一不说二不休地斩断了乱麻,是的,二十年有多少感情呢?难以定夺,反正儿子大了,还各自自由也是很好的机会。

离婚后的李俊回了老家,成天混在家中,吃吃喝喝打打牌,偶尔出去晃几天,非得做出点动静让邻居认为自己并非游手好闲,其实各自几斤几两谁不清楚呢?面子上挂不住啊,非要做个秀。妍妍呢,一个人在外面,靠打工养活自己,还是有些吃力的,所以她也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婚外情是罪孽,但是这些年的感情说断就断,还是有些舍不得,夫妻嘛,还是原配的好啊!

“强强怎么样了啊?他在家吗?我打他电话没接,我想去看看他!”

“估计在打游戏,你想来看就来吧,熟门熟路的!”李俊被他妈念叨的,事后想想也有些后悔,就自己的条件,想要再婚真的就难了,即使有的话,也不如妍妍,所以也很后悔当时的冲动,婚外情的话,诚恳地道个歉也能安慰过去了。

“那我周末过来!”

“到了告诉我,我去接你!”

离婚后再见,还有些客气,两人都精心收拾了一番,像是重新认识。李俊的妈自然还是希望妍妍回来,所以看到妍妍回来,就各种的好话贴上去。

“妍妍,怎么瘦了啊?虽然你和李俊离婚了,但是这么多年,我也把你当女儿看待了!妈也就坦白问你,你碰到合巧的对象了吗?”

“妈,看你说什么呢?哪那么快能遇见啊?”

“你要没合巧的对象,我是劝你还是和小俊在一起,肯定是原配的好啊,而且还有强强,我这做婆婆的也不亏待你。”

“妈,这需要两个人的态度啊!”

“你放心,小俊那肯定没有问题,我问过好多次了,他也知道错了,所以就看你的态度了。”

“我想想吧!”

当晚,这婆婆就很心机地将两人撵到一间房里入睡,毕竟老夫老妻也不觉得尴尬,从了老人的心愿吧!冰释前嫌,妍妍很开心地住了几天后,两人就复婚了。

复婚后,李俊依然的不务正业,妍妍早就不习惯乡间的生活了,一个人依然选择去城里打工,但凡妍妍说重一点话,李俊就觉得她在含沙射影某些事。夫妻这么多年,有感情、也会有化解不了的矛盾,几经这经不住异地的考验,两人又一次毅然决然地离婚了婚,只是这一次妍妍很快就另找他人结婚了,她不想在这个人身上蹉跎下半生的年华。

三个婚姻的故事!(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八本短篇小说”故事虽短,但是不知不觉之中融入故事之中沉睡

2022-6-24 22:33:16

短篇小说

今天读书了吗

2022-6-24 22:33:2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