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韵」假如今天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散文)作者 类猿人911

假如今天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出于对自己无能的愤怒。”我要走了,终于可以放下王小波的书了。

假如今天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天。

   这一天将永恒。

   这一天,我将洒脱而慷慨的……告别。

   “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出于对自己无能的愤怒。”王小波说。我要走了,终于可以放下王小波的书了。放下的还有床头上的渡边淳一的《失乐园》和梭罗的《瓦尔登湖》……放下痛苦,放下了不甘,也放下了明天。燃起一支烟,立在窗前看雨后的朝霞分外红艳,似胭脂镶裹着乌云,云曦间,射出一道道光来。不用急,死亡迟早会来的,请让再多看一眼今晨的日出,这最后的一次日出如此美丽,已经足够了。

   “你早饭想吃什么?”妻问我,一如既往。是啊,早饭?五十年前的那个冬天的早晨,妈妈也是这么问我,那天我要离开家去当兵……我还记得那天我说我想喝米粥……“今早还是米粥吧。”我说。最后的午餐,一辈子了,就再吃顿妻擀的臊子面吧,她擀的面,细,劲道好吃,她炒的臊子鲜香有味。“晚上吃顿饺子吧……”,饺子要胡萝卜羊肉馅的,告别,人们说“上车饺子下车面”,最后的晚餐,要有告别的仪式感。羊肉汤泡馍,辣油凉皮,白吉馍加肉……留给记忆吧。我只想说谢谢你,老婆……今生有你,真好,下辈子还想吃你做的饭!我知道你特别烦我,你从不说下辈子再见。

   该收拾行装了,我不要团花绸缎,我不是去“死”,我只是去报到,你听,集合的军号已经吹响,我的军装呢?我的背包呢?我的帽徽领章呢?

   还好,去年,我的散文杂文小说自选集已经出完,十三卷哦,一生的读和写,想说的不想说的,都在里边了。好与坏,只是自己昨天的故事,别人读不读,也是明天的纠结,已经和我无关……算了吧,留给外孙麦稻,将来,他读或他烧,由他,以前就说过的,留给我身后当纸钱……也是个“缘”。余下的未完成的《续》,大概还有数百篇文字,在电脑里存着,或能编辑出版集外集、拾遗什么的,是孩子的事了……今天,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兴趣去打开电脑,去浏览,去留恋,去孤芳自赏去敝帚自珍。井底之蛙也拥有过一片天空,可以告慰我的生命了——我行的。今天,我会带着满足的微笑离开这个世界:“我来。我见。我征服。”

   对了,给我点时间,我要尽快删除电脑里的那些……世间“不容”的东西。

   最后的时间,让我再嗅一嗅花的香味,再听一听鸟儿的鸣叫……我挺住了盛夏的酷热,已经感受到秋风的凉爽,真好,这感觉,还流淌在我的血液里,我记住了。

   我又燃起一支烟来,深深吸上一口,然后吐出来,眯着眼看着烟迹如絮般徐徐上升,扭曲……氤氲出一片雾来。我不再为咳嗽而苦恼,也不再为致癌而提心吊胆。耳边,再不会有妻子的唠叨了,多想听她的唠叨也再无机会了……时间过得真快,一辈子,跑着忙着,稀里糊涂就过去了。小的时候总觉得老也长不大,长大多好哇!长大了,从没有想过如何去过这一生,随波逐流,随遇而安,苟且得……总觉得错过了许多,今天,才去想,如果,“重新活一回?”其实,如果重新活一回,想想也挺恐惧的——我还能如此吗?苦累烦愁,活一回真不容易。那么多事,那么多烦恼,那么多痛苦的熬夜,那么多选择和被选择,如同掷骰子,谁能保证不输?如同深林里的夜路,走出来了,我能再回头?

   这一生,如囫囵吞枣,来不及品咂,就咽下去了。无论怎样,这路是走完了,还算平顺,我并没有辜负自己,快乐在伴随着我。感恩父母,亏欠老婆,欣慰地看到女儿的成功,希望也寄托在了外孙麦稻的身上——唯愿他一生善良健康快乐!

   我知道挨饿的滋味。曾贫穷过,曾困惑过,也曾努力过……庆幸,我活在了一个飞速发展的时代,活在一个美丽而富饶的国度,它的奋进让我衣食无忧,它的强大,让我安居乐业。坐飞机出国旅游,住高楼电视电话,一日三餐有鱼虾,一机(手机)在手走天下,如他们讲的那样,我们这一代人一辈子活过了过去人的几辈子。活着真好,夫复何求?我的生命之水已汇入了奔流不息的长河,离去,何悲之有!

   洗个澡吧,一丝不挂来世,一尘不染离开,尊严,是做人的标格和活的骄傲,今天,我还活着。“生如夏花之绚烂”,不由我,“死如秋叶之静美”,我之求。一辈子不喜欢热闹,喜欢清净。

   如果还有可能,我还想登上古城墙眺望一下生我养我的这片故土,城的南边是连绵不绝的终南山,城的东边是一道白鹿原,城的北面是秋风渭水,西面是夕阳下的汉阳陵……

   已经没有必要告别了,太阳要落山了,晚霞盈窗,在人间洒落着最后的辉煌。我该写遗嘱了……不封不树,不要讣告不要灵堂不要追悼会不要坟墓不要……哭。生寄死归,大化自然。陶渊明说:“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我不信佛,不修道,是个纯粹的马列信徒,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我一生读并喜欢庄子、陶渊明和苏东坡,喜欢鲁迅,也还记得鲁迅先生在他的遗嘱里说:“埋掉,拉倒。”他还说:“忘记我,管自己生活——倘不,那就是糊涂虫。”

   他还说“别人应许给你的事务,不可当真。”“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勿和他接近。”

   我却主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孔子是对的。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一生虽自私,却善良;虽无能,却自食;虽卑微,却自尊。白眼多,青眼少。盖棺论定。

   我要和一家人团聚,聊着天,享受最后的晚餐,我要最后一次拥抱我的妻子……这时,我发现我需要的并不多。

   天黑了。我“回到书房,安详地躺到睡椅上。回想往事,发现我一生中只有一个遗憾:我就要死去……”如奥格•曼狄诺那样。我开始读鲁迅的《死》:

   “我梦见自己死在道路上。

   这是哪里,我怎么到这里来,怎么死的,这些事我全不明白。总之,待我自己知道已经死掉的时候,就已经死在那里了。

   听到几声喜鹊叫,接着是一阵乌老鸦。空气很清爽——虽然也带些土气息——大约正当黎明时候罢。我想睁开眼睛来,它却丝毫也不动,简直不象是我的眼睛;于是想抬手,也一样……”

   灯亮着,我的意识慢慢模糊了,眼里的一切渐渐黑暗了下来……“衣服皱了……压着……请把我的衣服抻展,我要睡去……睡……很久很久……”我似乎在说……黎明,我在《死》中死去……

  

   后记:我在睡梦中醒来……鲁迅的《死》仍在手中握着,恍惚见,一行字亮在眼前:我觉得在快意中要哭出来。这大概是我死后第一次的哭。然而终于也没有眼泪流下……只看见眼前仿佛有火花一样,我于是坐了起来。

名家美文

王小波《一只特立独行的猪》:是教猪做人,还是教人做猪?

2022-6-24 22:32:16

名家美文

名家经典散文《稻草人》

2022-6-24 22:32:2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