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散文《钢城无处不飞花》

因为有了鞍钢,这座因铁而生因钢而名的城市骨头特别硬:二代雷锋,一城底蕴;精神之钙,冠盖华夏。二千三百多年前,中原王朝把东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钢铁是鞍山的标签。因为有了鞍钢,这座因铁而生因钢而名的城市骨头特别硬:二代雷锋,一城底蕴;精神之钙,冠盖华夏。鞍山在新中国的建设史上盛放着美丽的钢花。
千山是鞍山的文化名片。二千三百多年前,中原王朝把东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置于辽阳,定然有着充分的战略考量,但谁又能否认这与辽阳的山水形胜无关呢?水是衍水,山是千山。襟山带水,成就了辽阳自古繁华。建国后,辽阳、鞍山分治,风景秀丽的千山成为钢城人民的后花园。春赏百花夏乘凉,秋看枫栌冬鉴雪。这朵石头莲花,不仅有着绚丽多彩的自然风光,而且有着丰厚的历史文化积淀。为这座英雄的城市,留下了参差错落的宫观寺庙潭塔,也留下了积翠仙子斗玉帝、丁令威羽化升仙、八仙过海、木鱼石等许多美丽的传说。
我是鞍山的新移民,小时候生活在郊镇,鞍钢高炉出碴会将东南半壁夜空映得通红。“鞍钢飞霞”也被镇上的闲人编排进古镇“十景”。因鞍钢,古镇被鞍山俘获,不仅许多镇民早上坐着西环市小火车到钢厂上班,而且更多的四乡农民搭便车进城买卖。鞍山如同一块强大的磁场,把自己的能量辐射到周边城乡。买二角钱的车票进城,下车是鞍钢的小南门车站。出车站就是启明市场,人山人海,翻云覆雨,热闹得如同大作家矛盾笔下的《香市》。

名家散文《钢城无处不飞花》

在东北的主要城市,铁西就如同一家的长子,似乎天生就要承载养家糊口的重任。大工业的喧嚣与随之而来的空气污染,在城市的档案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在鞍山铁西的街头行走,跟赵雷演唱的《成都》有着云泥之别。你不敢睁眼睛,因为你完全睁不开眼睛,街上的空气是钢篮色的,掺杂着四处游荡的飞尘,但这儿并不能阻挠我们对鞍山的热爱。
鞍山与古镇间有一条河,因为这条河,鞍山和古镇成为依依带水的邻居。邻居是搬不走的。然而,古镇上的人却常常因此腹诽。根源也是因为这条河。河叫南沙河,旧码头沿河数里。古镇出产的烧酒籍此入江达海。河底沉沙,河水清澈,白鱼青蟹肉眼可见。可是由于鞍钢和鞍山排放的废水,河水浊黄泛红,鱼尽鸟绝,成了一条在生物意义上死去的河流。江南的枕水人家,小桥流水的清新淡雅;游牧民族的逐水草而居,草原歌手母亲河的深情诉说,强烈地刺激着人们的感情。
鞍钢跨世纪,鞍山铸传奇。这座钢铁之城终于在人民的期盼里弄出了响动。先是映红夜空的霞光消逝了,接着,走在铁西的街头不用戴眼镜了,继尔,浑浊的南沙河更名改姓,脱胎换骨,万水河公园赫然呈现在千山脚下,十里画廊,媲美邕江。
女儿升入初中以后,我从孟泰公园外的凤凰城迁居到鞍山高新区。小区西接玉佛山,北依卧龙山,毗邻万水河公园。春来卧龙山上的梨花胜雪,入夏玉佛山上的槐花似海。走在街道上,漫步庭院间,开车穿越整座城区,或浓或淡的花香,小虫似的,直往人的鼻孔里钻。万水河公园也是的,不过最好的季节是金秋。残荷未尽,碧水澄澈,倒映高天流云,被橡胶坝分割开,像镶嵌在城市边缘的蓝宝石玉带,又像法国姑娘多情的眼睛。远眺千华山诸峰,青螺叠巘;近观万水湖莆花苇絮摇曳,百鸟翔集。环卫工人漆成桔色的小船,在海鸥的追逐下,划向对岸的白鹭滩。我忽然想起宋代晏殊《浣溪沙·红蓼花香夹岸稠》中的句子:“红蓼花香夹岸稠,绿波春水向东流。小船轻舫好追游。”只是这是秋天,可万水湖的秋水也更加迷人。

名家散文《钢城无处不飞花》

尽管是秋天,万水湖公园里的花,却依然富丽浓艳。湖边的草丛中,喜欢垂钓的市民次第坐了,静静的,如同一帧邈远的城市镜头。我裹挟在闲逸的市民中间,顺着湖堤草坪间的小路徜徉。风卷起波斯菊的花瓣,飘落到堤下的湖水里。花瓣在波光鳞鳞的湖面上打着旋儿,招惹来一群调皮的小鱼啃噬,促动了我的诗思,急忙点开微信,迅速写下:
“万水千山好安家,钢城无处不飞花……

名家美文

青未了丨赵德发作品赏读11《小镇群儒》:校园百态图

2022-6-24 22:31:41

名家美文

名家美文共欣赏:朱以撒散文佳作《长调》等2篇

2022-6-24 22:31:4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