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文/吴从惠每当知了叫得最响最起劲的时候,学子们最煎熬的时刻也到了。80年,是恢复高考的第四届。经过前三次考试,新三届老三届已基本消化,参考人基本

文/吴从惠

每当知了叫得最响最起劲的时候,学子们最煎熬的时刻也到了。

80年,是恢复高考的第四届。经过前三次考试,新三届老三届已基本消化,参考人基本都是应届生了。热度和光荣度稍减,但上线的荣耀光环依然。

我因小学初中都在村小上,老师以民办为主,基本没学到啥东西,高中只能读文科。高考虽然展示了人人参与公平竟争的美好前景,但毕竟年龄尚小,还不知事,不知世事艰险,不可能有清淅的远大生活目标。大体仍处于补玩阶段。家务活照干,加上青春期逆反的迭加,时常跟着几个鬼头到外面玩。课间休息还翻出围墙去西村同学家吃东西。学习谈不上自觉,更谈不上刻苦。有一次,被数学老师黄仁斌臭哭了一节课,至今仍未搞懂因啥事。

那会,高考前有次预考,我凑巧入围了。学校把预考上线的二十几个学生召集在一切,进行再动员再鼓劲,各种开小灶配名师补课做练习,不一而足。这个时候,我才突然开窍,可能有一种新命运新前途新生活在向我招手。各种背题目背公式背单词几乎到了走火入魔程度。这时,离正式高考只个多月时间了。

开考时间是7月7日至9日。正式开考的前一天,教导主任邓名佐老师,领着二十余名参考举子,坐了班车上县城。这也是我有生十七年来第一次来到县城。

从车站走到子弟学校有三四里路。正中午,太阳晒得地面发烫。我们顶着如火骄阳,在梧桐树荫下行走,手里提着铁桶,背上席子棉被,大眼睛四下打量陌生的环境。

城镇小学是邓名佐老师爱人教书之地。此时学校巳放假,教室空了。我们把课桌拼起来当床铺。没有空调风扇,没有蚊香蚊帐,没有卫生间,更没营养餐,陪护人……第二天,从这出发,再走两里多路到一中考场考试。

实在是太没经验,第一堂考语文,作文:达芬奇画蛋有感。我因没把握好时间,作文还在草稿上没誉抄到试卷上。这可是我的最强项呀。

1980年333万人参考,录取28万人,录取率8%。湖南录取线340,我考了339,一分之差名落孙山。

1981年,我在汝城一中复读一年。这年,那叫头悬梁锥刺股。连吃饭都打冲锋。扎扎实实学了一年。老师是高水平的,经验也有了,地方也熟了,当然不会重犯头年错误。不小心得了个汝城高考文科冠军,轻松顺利跃过龙门。

开始几年,上线考生不仅到处张红榜,乡村还组织人员敲锣打鼓把录取通知书送到家。有的还戴上红花送行。我们那会巳停止这些张扬搞法,但上大学是不交费的,还发伙食补贴领奖学金,基本不用再花家里的钱。毕业包分配当干部,对一个寒门农家子弟,这待遇堪比脱胎换骨啊。

有人说,高考是新时代的土改,是一次身份重构。无论你是否被带原罪,无论你身高体重丑妍壮弱,只要你足够努力,足够优秀,就可唯才是举!

高考,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呀。袁亚湘院士说,没高考就没今天。我也这么认为的。

高考也还不尽完美,仍有地区不公等问题,也有可能漏掉极个别特异人才。但不可否定的是,高考是目前所有选拔制度中最少缺点的一种,没有之一。

经典美文

姜云茜散文:用自己的姿态奔跑

2022-6-24 22:30:42

经典美文

丰子恺经典散文《渐》:悟透一个“渐”字,内心安然无恙

2022-6-24 22:30:4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