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美文欣赏」李丹崖:秋海棠的娇媚

秋海棠的媚,在神态,在姿色,为其他花色所未有,甚至是不沾丝毫,不可比拟。 我向来对唐明皇没有太多好感,但独对他的一句话竖起大拇指,觉得甚为精妙。

在我见过的诸多花中,秋海棠是最妩媚的。秋海棠的媚,在神态,在姿色,为其他花色所未有,甚至是不沾丝毫,不可比拟。

我向来对唐明皇没有太多好感,但独对他的一句话竖起大拇指,觉得甚为精妙。

《冷斋夜话》记载:“唐明皇登香亭,召太真妃(杨贵妃),于时卯醉未醒,命高力士使侍儿扶掖而至。妃子醉颜残妆,鬓乱钗横,不能再拜。明皇笑曰:‘岂妃子醉,直海棠睡未足耳!’”说是比喻杨贵妃的美,实则也映衬了海棠的娇艳和楚楚动人。

我曾在北关街区的南京巷钱庄见过秋海棠,雨后的秋海棠,似宿醉了一宿,误入花丛的美人,露珠打湿了刘海,水雾湿润了衣衫,有一种别样的性感之美。

秋海棠的粉,是美人脸上的飞霞;秋海棠的黄,是没有休息好的醉态。这样的美,裹挟着一种恰到好处的“病态美学”在里面,惹人垂怜。

同样的秋海棠,我还在老街深处的一户人家里见过,满院子都是,主人是一位仪态端庄的妇人,年逾古稀,满头银丝,却掩饰不住她年轻时候的美丽。

老妇人早年丧夫,才28岁,却一直没有再嫁,尽管摆在她面前的有许多机会,她却置若罔闻,她说:“养一树花,要对它的花容负责;爱一个人,要对和他在一起的那段时光负责。”白发苍苍的她,精神矍铄,唇红齿白,说这话的时候,总让人感觉她犹如少女。

难怪明人李渔在《闲情偶记》这样妙喻“春海棠”和“秋海棠”:“秋海棠一种,较春花更媚。春花肖美人,秋花更肖美人。春花肖美人之已嫁者,秋花肖美人之待年者。春花肖美人之绰约可爱者,秋花肖美人之纤弱可怜者。”

秋花的样貌结合无边的秋景来看,更能体味到个中的滋味,也更能领略这个季节带给人的无限深情。

我拿起相机,对着一株秋海棠聚焦,全景、中景、近景、微焦,都有一种掩饰不住的美,这种美是可以让人放弃江山的美,甚至成了一种“祸害”。

我有时候想,形容一位女子,说她是“祸害”,应该间接对其容貌是一种夸奖吧,其实,秋海棠也是。

秋海棠的娇媚,连时光都想“犯罪”,迟迟不愿让冷风带给它倾颓。

注:此文选自微信公众平台“阅读行动”

“阅读行动”,一个无广告、无赞赏、不盈利的公众号,一心一意发美文,尽心尽力推阅读,是全国五万读者的最爱,是初高中学生的移动课外读物。

每天好文章,阅读在行动!

名家美文

白落梅散文《圆明园绝响》,请欣赏

2022-6-24 19:32:16

名家美文

阅读24篇名家名篇,让孩子感知文学的美,了解二十四节气

2022-6-24 19:32:1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