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莳兰霍宁珘小说全文陆莳兰霍宁珘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很意外,是不是?”萧冲邺唇角含笑,目光定定落在陆莳兰的脸庞。陆莳兰如实颔首。的确意外。当今的皇帝萧冲邺,竟是她在陕西道时结识的朋友,萧中业,也就是昨晚约她的友人。但陆莳兰很快就想明白了前因。两年前,先帝病危,逆王萧真发动宫变,萧冲邺曾离京前往西北,暂避逆王掀起的宗室屠杀。侯府外的莲花石柱灯台造得高,璃罩里头火光腾动,照出来亮晃晃的。金色的光晕,笼罩在霍宁珘的脸上。看清了对方,陆莳兰顿时明白,她那二妹陆莳安何以做出纠缠对方的莽撞举止。这霍宁珘着实生得惹眼,凤眸丹唇,瓌姿俊...

“惊喜吧?”萧的嘴角挂着微笑,眼睛盯着鲁的脸。杨澜如实点点头。这是一场意外。如今的萧崇业皇帝竟然是她在陕西路的朋友,萧仲业,昨晚约她出去。但陆玉兰很快就想通了原因。两年前,当始皇帝病危时,萧真王发动了宫廷变革,小虫的势力离京前往西北,以暂时躲避国王发起的宗室大屠杀。…

免费试读《陆兰火宁劳》第二章

侯府外,莲花石柱灯台做得高高的,玻璃罩内的火动起来,闪闪发亮。

金色的光环,笼罩在霍宁的脸上。

看清楚对方,卢珊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二姐卢珊安做出了纠缠对方的鲁莽行为。

这个霍宁聪真的很抢眼,眼红唇红,体态婀娜,体态婀娜如玉山,容貌美得让人不敢逼视。

即使没有他权力的影响,也能轻易赢得别人的注意。

他冷冷地看了陆玉兰一眼,然后收回视线,向马车走去。问:“那是谁?”

旁边的亲兵警觉起来。霍宁松见他曾见过陆玉兰,立刻报告道:“七爷,那是御史陆老爷。你离开宅邸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秦冰仍在疑惑。平日里拜访霍宁松的人不少,但在以前,这位大师从来不对这种不体面的来访者提出问题。这是今天第一次。

听了对方童的禀报后,霍宁曲在马车前停了下来,眼睛微眯,又看了看。

看到陆点到了这个名字,自然不可能再沉默了。

她大方地走了几步,到了灯火通明的地方,保持着七品官见宰辅时的礼遇,端端正正地向她行礼,说:“见过御史卢锦若,见过记录。”

她发现霍宁聪比自己高很多,对方的压迫感太强了。她现在似乎越来越近了。

但现在退一步也不合适。

霍去病轻轻叹了一口气,瞥了一眼的手。

和大多数男人相比,习惯牵手的手真的很娇小,发根纤细白皙,指甲是一种珍珠般的粉色。

他的目光在她细细的腰肢上徘徊了一会儿,最后落在她的脸上。

陆玉兰刚刚去见霍宁老,看着他的眼睛,微微喘息。

男人的眉毛如画,乌鸦的颜色又长又厚,眼睛像冷星一样深邃明亮。只是,那眼神带着无形的威压,让人不敢随意移动。

在霍宁曲的视线里,她不知怎么想起了爷爷这些年的诸多解释。注意不要让人知道你是女的,尤其是霍家。下一刻我的心怦怦直跳。

好在霍宁聪只收了这个礼物,并没有和她说太多的意思。他把袍子扔在马车上,先走了。

山岚松了一口气,走到一边。

她担心霍宁在公开场合提到颜路安,幸好对方没有。

这是要赔礼的,于是陆玉兰站在一边,等霍宁的马车先走,才离开。

陆玉兰在她家门前下了车,突然向四周扫了一眼,然后向薄府外望去。“齐鲁,我总觉得有人在暗中跟踪我们。”你能找到吗?”

齐鲁看着富博所在的鹤巷。夜不深,周围空却冷清,只有苍翠如云的老榕树在风中沙沙作响。

他说:“孩子,我没发现有人跟踪。”

她是不是担心太多了?卢汉兰不再说什么了。她突然想起下午放官后收到的恐吓信。会不会是寄信的人?

说起来,她回北京才几天,还没有病例。谁给她寄的信?

这封信没有说她不允许调查任何案件,也没有说她不允许干预巡逻。这更像是纯粹的虐待和怨恨。

一边想着,陆莳兰已经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地滴水阁。

踏进房间,她看到二姐陆善安在里面等她,眼眶还红着,好像刚哭过。

陆玉兰中午只用了一碗粥,她现在好饿,但也只能先对付这个妹子。

虽然颜路安是继母生的,但颜路的生母很早就离开了,继母对她温柔善良。既然她是家里的长子,就不能丢下妹妹一个人。

鲁还没来得及说话,鲁就说:“兄弟,我爷爷因为今天的事关我一个月的禁闭!去和你爷爷谈谈。过几天就是霍家老太太的生日了。我特意准备了一份礼物,想亲手送给老太太。我不想被禁足!”

颜路安语速很快,又加了一句:“你以为我给脸找宁老的哥哥是为了谁?我不是为了我们这个大家庭。虽然姐姐走了,但还有我。哥,想想吧。我若嫁了霍家,你岂不高升?”

山岚没想到卢善安竟然毫无悔意。她神色略显尴尬,打断了她:“安安,如果对方对你有意思,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这样的行为除了被人看不起还能换来什么?幸运的是,记录无意告诉你今天发生了什么。不然怎么能结婚呢?”

听到这些话,颜路安的笑容立刻消失了,她沉默了一会儿,却找不到话来反驳。

陆玉兰补充道,“以后,不要有那些不该有的想法。你放心,我爷爷会给你找个好亲事的。”

如今的霍家深似海,安性格大大咧咧,连骨头都剩了。

颜路安平淡而古怪,但她没说什么好话或坏话。她只是生气地看了颜路一眼,然后迅速跑开了。

卢不再关心对方,所以她可以呆在家里好好发脾气。

第二天,陆莳兰还是早早起来,去了都察院。

到了办公室,她给自己泡了一杯春茶,用铜壶给办公桌上的一只青莺倒水。其他同事还是没到。

她想到自己今天就要正式领导巡逻事务了,欣喜不已。前几天副御史刚让她熟悉了都察院的环境。

这时门房领着一个公公进来,对方让门房出去。这时,他才笑着看着她说:“是金鹿·若鲁勋爵吗?皇帝有电话。请和我们一家人到宫里来。”

颜路心中有疑问,皇上…?

她知道今天的太后和霍宁渠是兄妹,霍宁渠是皇帝的第一个舅舅。

除了这个想法,陆玉兰也想不出皇帝召见她的原因。

这是鲁夫兰商第一次进宫。皇城朱楼的大殿,檐翘钟翘,比附近的建筑更宏伟,但她没有抬头欣赏那蜿蜒的宫殿。直到她被带进皇帝所在的寺庙,她一直向前看。

公公只把她带到一个庙门口,让她进去。

兰皱着眉头,只好独自进入殿中。

她穿着蓝色七级官服,胸前绣着五颜六色的补丁?深色长发整齐地扎在黑纱里。腰间挂有玉玺,刻有“以绳纠错”二字。

穿上别人穿腻了的官服,穿在她身上,很难说有多美。

小爷看着慢慢走进殿中的人,一时失神。

“朝廷大臣金鹿若,给陛下磕头。”直视天空是不可能的,但她在眼角看到的那个身影面前跪了下来。

进北京就是这种情况。到处都是皇亲贵族,都是比她大几级的官员,你可以向他们敬礼。

满清军政中,只有霍宁松有不入朝、褒拜不留名的待遇。

她俯身在地上,从小虫的角度,她可以看到彼此的脖子之间露出一块皮肤,像凝固的脂肪一样雪白。

“平平。”他慢慢地说。

听到刘头顶上男人的声音,微微一怔,这个声音她并不陌生,怎么听起来像…她举起心中的疑惑,从地上站了起来。

果然,她立刻听到对方用熟悉的语气说:“Buro,抬头。”

兰抬头看了看说明书。

今天的小虫皇帝的权力还没有削弱。虽然他只有18岁,但他相当苗条。他戴着一个紫蓝色的缎球,带着金色的项圈,一顶浅色的王冠,沉着谨慎,与他的年龄很不相称。

年轻的张的脸被卢汉兰认出来了。

“惊喜吧?”萧的嘴角挂着微笑,眼睛盯着鲁的脸。

杨澜如实点点头。

这是一场意外。

如今的萧崇业皇帝竟然是她在陕西路的朋友,萧仲业,昨晚约她出去。但陆玉兰很快就想通了原因。

两年前,当始皇帝病危时,萧真王发动了宫廷变革,小虫的势力离京前往西北,以暂时躲避国王发起的宗室大屠杀。

直到半年前,霍宁老率领数万精锐,包围京城,攻入皇宫,亲手杀了国王,并迎请侄子小虫的势力入京,支持他登基,结束了四分五裂的局面。

但是,陆玉兰怎么也没想到,她在河口遇到的朋友会是现在的皇帝。

陆玉兰恍惚间,萧崇业已经站了起来,绕过龙案,走到她面前,道:“昨夜你放我鸽子。”

她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小爷注意到了她的表情,微微放低了声音,道:“当时我没有把真实身份告诉你,金若不会介意吧?”

陆玉兰愣了一下,道:“皇上说笑了,臣不敢。事关国家,天皇的行踪是绝密。你怎么能轻易告诉人呢?”

小爷点了点头,所以没有多谈这个问题。他反而说:“前代有一个侍奉御史的宫室,负责纠正所有入朝官员,也负责监督皇帝的言行。”

“虽然我没有在殿里设立御史一职,但在这殿里还是需要御史的监督。”

他又说,“金若,从现在起,我要你调到司令部去纠察朝廷。你愿意吗?”

小说

叶灵盛君烈《豪门罪妻盛少缠妻太狂野》全文

2022-5-15 23:11:00

小说

女主她只想活着有错吗千寻在线阅读-女主她只想活着有错吗全文免费阅读

2022-5-15 23:12:2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