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莳兰霍宁珘最新章节列表_《陆莳兰霍宁珘》陆莳兰霍宁珘全文章节阅读

萧冲邺眼神复杂,沉默片刻,方道:“槿若乃是赤子之心。你既如此决定,朕也自会认同。”他见陆莳兰如此坚定地拒绝,也只得暂时按下将对方调到自己身边的想法。实则,他本不想让陆莳兰这样快回京的……陆莳兰闻言,这才莞尔一笑:“陛下不怪臣的不识抬举便好。”萧冲邺言毕,伸手揽住陆莳兰的肩,将她一步步带着往东暖阁行去。陆莳兰感受到突然覆在自己肩头的手掌,愣了一愣,明显的男性力道和热度令她略不自在,随即听皇帝道:“槿若也不用急,你可以慢慢考虑,来,先陪朕对弈一...

小爷眼神复杂,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芙蓉是赤子之心。如果你做出这样的决定,我会同意你的。”他见陆莳兰如此坚决的拒绝,只好暂时按下把对方转移到自己这边的念头。事实上,他不希望这么快就回京…鲁听了笑了:“陛下不怪我不识抬举,真是太好了。”…

免费试读《吕兰火宁老》第三章

小爷说完,伸手揽住陆莳兰的肩膀,带着她一步一步向东暖阁行去。

陆玉兰感觉手掌突然捂住了肩膀,她愣住了。明显的男性强势和热度让她有点不舒服。然后她听到皇帝说:“你着急的话,可以慢慢考虑。先来跟我打一局。”

吕玉兰自然不可能破帝。她也认识很多男同学和官员,知道很多男人喜欢勾搭自己的好兄弟。

有一次,一个武将的朋友拍着她的背表示激动,差点拍到了她的心脏。那时候她只能咬牙,不然就太没男子汉气概了。

不过她还是可以避开那些同僚的,皇帝不好拒绝他们。

他没有理会小虫的举动,把注意力转向了他之前的问题。

陆玉兰明白皇帝的意思,这是出于对旧情的照顾而给予她的特殊优待。

她记得自己在陕西路的时候,为了巡茶马、服兵役,曾经看到过沙漠流沙大雁穿越阳光,听到过军队里遥远的号角声,听到过百姓痛哭流涕。她所去的州县,有的繁华富庶,有的贫瘠贫瘠,她遇到的事情,有的温暖而发自内心,有的委屈…

那样的日子,虽然没有这座镀金寺庙里的日子舒服,却能教会她很多东西,让她学会如何坚守自己的内心。

当我们到达东暖阁时,邀请陆莳在棋局前坐下,陆莳便道:

“我感激皇上的宠爱。但是,我深深意识到帝国的责任,我的同事们都很努力。如果我要从帝国序列晋升,我希望是用我自己的成就来换取,让别人信服。”

这是不情愿的委婉说法。

小爷眼神复杂,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芙蓉是赤子之心。如果你做出这样的决定,我会同意你的。”

他见陆莳兰如此坚决的拒绝,只好暂时按下把对方转移到自己这边的念头。事实上,他不想让卢玉兰这么快就回北京去…

陆玉兰听到这里笑了。“陛下不怪我不识抬举就好了。”

她知道,虽然皇帝仍然延续着和她的友谊,但现在君主和大臣之间已经不同了。当面对小虫的力量时,她再也不能像以前对肖中野那样,随心所欲地表达自己的感情。

小爷看着对方突如其来的笑容,微微看了一眼,说:“我怎么会怪你呢……”

他也跟着笑了笑,说:“先在御史岗位上练吧。真是锻炼人的岗位。”

已经是卢兰出宫后的一个小时了。

原来,在回都察院的路上,她还在想如何把自己的行踪告诉她的顶头上司杜畿,想了半天。

因为她和叶都不打算宣传今天的会议。

没想到,当我回到院子时,我不在那里。

然而,对方给了她一个任务,让她今天去和另一个审查者禹岩核对一个账户。

陆玉兰和禹岩正在一节车厢里谈话,突然听到一声猛烈的撞击声和一个女人的惊呼,车厢立即停了下来。

陆汉兰抓住栏架,意识到他们的车厢被别人撞了。

幸运的是,对方司机最后似乎及时控制住了速度,没有撞倒他们的车厢。

她立即和禹岩一起下车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但见对方的马车格外高大典雅,檀木雕花板,雕花空窗,车罩四角挂着彩绘金铃,看起来像是高贵女子的坐骑。

车厢里围着几个仆人和警卫,都在关心车厢里的人,可见对方身份不低。

这时,一个负责的中年人走上前来,看了两个地方中的一个,厉声说:“你看什么看?”惊了里面的两位贵人,你们买得起吗?不要给贵族送礼!”

禹岩一听,可不管对方的主人是不是女人。他提高声音说:“你怎么说话?是你的马车撞了我们。我还没找你要赔偿,你却恶人先告状?”

车厢里传来一个温柔动人的声音,说:“算了,周经理,别为难他们了。”

在车厢的另一边,两个人影也被搀扶着。我觉得是因为马失控的原因没查出来,对方不敢再进车厢了。

兰和闫誉朝的本性看了过去。

或者那个声音温柔的女孩在解释,“如果他们的车厢损坏了,他们要赔偿多少钱?由周给他们就是了。”

禹岩原本打算把这个胖乘务员敲到底,但当两个女孩下了车,她们立刻停止了交谈。

这两个女孩的身份真的不一般。

一个是镇南蒋家的蒋小姐,叫蒋珊珊。今天王太后选她做皇后,不走“收养”程序。

另一个没说话的人是赵华国的小单于,他是一个崇金惜玉的人。更重要的是,听说是霍家老太太看中了首辅的老婆人选。

大家都知道,在当今帝国,最受尊敬的两个人是皇帝萧崇业,以及促成他上位的叔父霍宁渠。

这两个姑娘,老婆跟老公贵,未来自然也会贵。

但是,这两个女人的人生经历和长相确实很出众。

先说这个小单于。

对方挽着一个冠髻,头发上流淌着珍珠和玉石,身材苗条,婀娜多姿。她会穿着华丽的礼服,绣海棠青鸾的束腰宫裳。

相比于小丹滚的坚强与张扬的美丽,蒋珊珊的外表更为清秀,气质温柔。

她穿着一件淡绿色的双排扣翻领,裙子是用多层香烟做成的。淡淡的玉兰刺绣从最里层透了出来,和她苗条的身材很配。看起来很朴素干净,但是要花很多心思。

卢只回了京,很少和同事们聊天。自然,他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她看着她的马车。虽然被撞了,但她既然没事,车也基本完好,就没打算抓着对方不放。

他说:“不需要赔偿。两个女孩可以让司机查一下马失控的原因。燕大哥,我们走吧。”

既然禹岩认出了两个女人的身份,她就不打算得罪人。他说:“好吧。”

他们两个,陆玉兰和禹岩,被击中,但他们转身离开了。

没想到,江珊珊一眼就认出了陆玉兰。她微微一惊,在小单于耳边低声说:“谭梅,几年前你不在北京,所以你不知道。刚才那个小个子是陆玉兰的双胞胎哥哥,陆金若。两兄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听了这话,小单于上下打量了一下陆莳兰的背影,冷冷地回了一句。

她轻笑,“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不是,陆兰死的时候才八岁。更何况就算她活到现在,霍家也未必想履行这个婚约。”

小单于这么说,当然有时候是有原因的。

宁坤在家七天。

本来就不把他当成掌舵家族的继承人来培养。霍家最看重的是霍的同胞兄弟,霍家的长子霍宁衡。

这也是一个惊人的数字,但不幸的是,霍宁杭因为某种原因失去了双腿,坐在轮椅上,他的身体很虚弱。

因为霍宁大是最小的儿子,所以霍宁大和鲁订婚的事只能由老霍家说了算。早知道霍宁松将来是霍家的掌舵者,这门亲事就不会落到陆善兰头上了。

也是因为霍是最小的儿子,从小就最受宠,性情也是玩世不恭,无所畏惧。他一向不受控制,为所欲为。

即使是现在。

所以,小单于绝对确定,霍宁给他安排了谁,他就跟谁结婚。

萧丹坤神色不明地看了蒋姗姗一眼,不再说话。

前几天陆玉兰还在感叹自己没生意可做。自从入宫那天起,她经常忙到第三天晚上才回家。白天,她要筛选一批关于荒地的档案,看看有没有官员低价收购农田。晚上,她经常要监督检查案件。

几天后,她筋疲力尽。

那天晚上,卢正坐在办公室的房间里看文件,这时她接到命令,要马上赶去看记录。

这个柜子里有个值房,但是霍宁松一直都是侯府的公务,所以她自然就去了小龙侯府。

霍老的书房在衙门里有自己的院子。院内有两棵百年老树,匾额上用黑漆和金漆写着两个大字——“林道”,似凤又似龙,给人以崔伟的感觉。

房间幽深宽敞,到处立着高高的九莲铜枝灯,光彩亮如白昼。

当陆玉兰被引进家门时,他看见霍坐在谭案后面。对方垂着眼睛,似乎在看皇位。我听到声音的时候,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而她的上司,朝廷的副都督冯,此时正如一只鹌鹑般站在下面,向她汇报工作。显然,我刚接受了一次训练。

小说

叶灵盛君烈免费阅读(大结局)叶灵盛君烈免费阅读

2022-5-15 22:50:09

小说

叶灵盛君烈《豪门罪妻盛少缠妻太狂野》全文

2022-5-15 23:11:0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