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八岁太子妃小说姜米祁镇无删减阅读

《穿越八岁太子妃》是一本剧情节奏感很强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著名的姜盐豆子大大,文章主要描写姜米祁镇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姜米作为五代医学世家的嫡亲传人,一场车祸送她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朝代,还偏偏成了上官氏的富家奶娃娃上官云珠。云珠出生之时,便是指婚之时,皇爷爷一开心便指给了当朝太子。十二岁岁的差距,让年幼的云珠怕极了这个宠妾盛极、杀罚果断的少年太子爷,想不开便跳了护城河,救上来时气息全无。姜米:真晦气,穿越也不给个好......

精彩内容试读

第十五章

程序带着赵青荷走出政府。“赵掌柜,你弄痛我了!怎么可能按照君主的要求三天完成!如果我不能完成它,它会杀了我!我又老又年轻。请善待老板。你可以一个人接这个活!”

谢莉娅拉下程序的手,拒绝了。“啊,徐老板,你错了。你不想做。你刚才为什么不说点什么?谁住在那里?如果是前政府夫人,还可以讨论一二。现在是南梁第一昌乐县。不知道,是斩首之罪!”

虽然这很直白,但事实就是如此。

程序低下了头。“如果这件事做得好,你我将是上城唯一的荣耀。如果没做好,尽早安排好老婆孩子,逃命去吧!”

两人约定了取稿的时间,于是回到了店里。

秋凌看了看正在书柜上埋头苦干的小女孩,接过果脯盘。“郡主,你在画什么?”

云珠打着手势,不想这身体的手臂太短,太弱,镇纸有些重,时间长了,手臂微微酸痛。

“我去北京最好的着装风格,经过我们国君的画,一定会引领去北京的潮流。”云珠执着地用细细的描摹笔画了一条光滑的裙子。

秋没明白,“郡主,是什么趋势?夫人,你最近说了一些秋凌听不懂的话。要不要给玄博士看看上次伤到头了?”

说着,秋凌就过来仔细检查云珠头上有没有伤口。

云珠放下笔,顶住了秋玲的手,“别碰!这是我们国君今天刚梳的丸子头。你再碰,我就咬你!”

云珠顺势做了个老虎吃人的鬼脸,秋凌的眼神变得更加担忧。

公主,你真的伤脑了吗?

可看那爬上爬下,活泼的样子,也不像!

“报国,你不要吓秋凌,你真的没事吗?不要瞒着秋凌。秋凌的家人都在指着娘娘呢!”凌急得都快哭了。

见此,云珠才放下笔,拍拍脑袋瓜子。“你看,没事的,没事的!”

在画草稿的中间,云珠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不知道是在礼服的胸部设计蝴蝶结还是蕾丝。

把衣服叠得满地都是的秋凌叫来,指着稿子问:“你觉得蝴蝶结好看还是蕾丝好看?”

秋凌看着宣纸上有着巨大拖把裙的奇怪图案。“公主,这是…这…庆典上拜佛的礼服?”

“什么礼佛?这是你平时穿的衣服。”

21世纪的蒋密虽然是个正经的医学研究生,但也是个狂热的洛丽塔爱好者,衣柜里全是昂贵的Lo裙。

“郡主,你要去读书了,可是这件衣服不太合身!”虽然秋凌不太了解衣服的样式,但她对皇宫的规矩了如指掌。

“学习有什么不好?学习的时候不能穿漂亮的小裙子吗?”云珠一扔笔,画的裙摆就沾上了大量的墨水,像一朵盛开的艳丽墨莲。

秋凌摇摇头,“郡主,秋凌六岁就进宫了,已经十年了。这座宫殿的规矩,无论是郡主还是公主,进商学院都得穿素色礼服。男人不戴冠玉,也没有金边;女人不裹嫣红,不露肌肤,裙子比绣花鞋高一寸;否则,你就得被老师扇耳光了!”

云珠抱着双臂,缩在椅子上。这是多么坏的规定啊!

就算我以知识分子的身份去上学,我还是不能穿得漂漂亮亮的去,我好没心没肺!

怒不可遏的云珠将草稿编织成一个纸团,带着点奶声喊道:“那你早不说!我已经画了一个多小时了。”

说着,云珠便委屈地吧嗒掉眼泪,“我的手都快断了,你跟我说这不可能那也不可能,你是不是故意的……”

秋凌忙着擦云珠的眼泪。“这是秋凌的错。秋凌不该说这些事,但是郡主,咱们在屋里穿好衣服吧。那所商学院是一个非常严酷的地方。郡主,还是小心点好。谁是省油的灯,兄弟?”

这不是没有道理的。既然要做南梁最好的女人,有些事就要忍!

但是!

脑袋可坏了!血可以流!救不了弓!

想着,他抽出一张宣纸,一边展开,一边让秋凌看!

“姐姐,姐姐。”甜美的声音让云珠起了鸡皮疙瘩。“姐姐,若歌进来了。”

上官若歌进门的时候,看到了正在下雨蹲在椅子上画画的云珠。

“姐姐,你在干什么?”上官若歌显得异常惊讶,仿佛多年没见过如此洒脱的姿势。

云珠埋头画画,哼了一声:“你在干什么?”

而且上官封诬告还没定下来,这家伙居然自己送来了!

上官若格行了一个礼貌的礼。“如果Ruoge来问候我姐姐,她姐姐的花园戒备森严。如果Ruoge没有机会进来,我今天可以带着祖母的恩典进来看望我的妹妹。”

黄鼠狼给鸡拜年,却不厚道!

“为什么?”云珠冷冷地问了一句。

“姐姐,父亲已经好一段时间没有康复了。就算我姐再讨厌我爸,也要去看望她,给她请安。宋见她久无音信,便善意提醒。”

而这就是给我上思想政治课,育人!

写完最后一笔,云珠放下笔,目光沉重地看着上官若歌。他对上官若歌的头发很陌生。

“姐姐……”上官若歌往后退了两步,仿佛前面不是一个和自己同龄的八岁小孩,而是一头凶猛的狮子。

“上官若歌,”云珠笑了。“秋凌,先出去。我有话要对我善良善良的姐姐说。”

“是的,公主!”秋轻轻带上了门。

云珠从椅子上走下来,一步一步走近上官若歌。每一步都像是踩在那颗年轻却刻薄的心灵上。

“你还记得你跟爸爸说了什么吗?”

上官若歌一脸无辜。“姐姐,你在说什么?抱怨,如果宋没有抱怨。”

“十二根棍子,棍子,棍子,爸爸,都辛苦了。我身上的十三个伤疤,哪一个不是拜你所赐?”

那语气,那样子,那眼神里的讥讽,根本不是一个八岁的孩子能表现出来的。

“姐姐,姐姐,这不是若歌。相信我,真的不是。”上官若歌慌了。他进来的时候很聪明,到处找。这时,他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鸟,不断向门边靠近。

“你和你母亲有什么不同?卑微不可怕,不诚实才可怕。”

“姐姐,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上官若歌疯狂地摇头,哭得梨花带雨。

“我昏迷了八天,你天天站在别院大门的拐角处,东张西望。你希望我死吗?”

沉默。

“你送来了四杯滋补汤,其中一杯里装的是雷公藤。虽然不致命,但危害极大。”

沉默。

“你说你没有?是没有怨言,对我的死没有希望,还是没有下毒?姐姐,我们无冤无仇,何必害我?”

云珠蹲在上官若歌面前,直勾勾地盯着他那双水波流动的眼睛。

伸手想摸摸这样狠毒的人是否有温度,却被上官若歌挡开。

“你,你是谁?你不是我妹妹,你绝对不是!”上官若歌指着云珠,质问他。毕竟他只是个孩子,经不起惊吓。

云珠抓起躺在盆景旁的一把剪刀,指着自己的脖子。“要不要滴血认亲人,亲爱的姐姐!”

“啊——”上官婉芝尖叫一声,推开门跑了出去。

秋凌不知所措地冲进来,看见地上的剪刀,抱住了云珠。“怎么了,郡主?你拿着剪刀干什么?”

云珠站在原地,扬起了眉毛。“没事了。这只是一个惊吓。真的是个孩子。它经不起惊吓。”

秋捡起地上的剪刀,“郡主不是小孩子吗?只比二小姐大一个月!不过,奴婢只是看了二小姐一眼,好像吓坏了。”

想让人死,先要让他们疯!

“她害怕了?她不会的。闪光的不都是金子。”云珠摇了摇手指,试图假装模仿大人。“秋凌,你有很多东西要向我们的君主学习!”

“对,对,大话西游的明君就是聪明。不然娘娘怎么会这么喜欢你?”玲小心地把剪刀放进柜子里。

就在这时,我们的祖师爷出现在别院门口,身边跟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上官若歌!

祖先坐在上席,脸色也说不出来。

云珠潇洒地站着,若有所思地跪在地上。

“外婆,你是不是想给宋家人!如果宋真的什么都没做,我好心提醒我姐跟我爸打招呼,我姐拿剪刀指着我。”

乔阿姨闻讯赶来,却被门卫拦在外面,对着门口大喊:“老祖宗,老祖宗,你不能不让我进去。我是独生女,不能平白受委屈!”

委屈?谁受了委屈?恶人先告状,而且非常小声!

老祖宗看了一眼云珠,没有说话。

听门口那位乔阿姨说:“爷爷,我女儿天性贤惠,爷爷,你要明察秋毫!”

纯天然?云珠差点把隔夜饭吐了!

小说

主角姜米祁镇的小说名字 《穿越八岁太子妃》完整版阅读

2022-5-15 22:38:41

小说

叶灵盛君烈免费阅读(大结局)叶灵盛君烈免费阅读

2022-5-15 22:50:0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