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美文欣赏」韩松落:捕梦者

七岁的时候,暑假的某一天,住在我家的小舅舅,开着他的卡车,拉着我,去策勒县城外的沙漠里拉石头。一个小时后,车停在了沙漠里一片小小的绿洲外面,绿

“走,跟我拉石头去!”

“在哪?”

“沙漠里。”

七岁的时候,暑假的某一天,住在我家的小舅舅,开着他的卡车,拉着我,去策勒县城外的沙漠里拉石头。

走出县城,走过防风林,继续往前,直到县城变成天空下面一撮小小的墨绿色。一个小时后,车停在了沙漠里一片小小的绿洲外面,绿洲边上,有一条干掉的河,河床里满是鹅卵石。穿过河床,是白杨树、榆树、槐树、沙枣树、核桃树组成的绿荫,绿荫里,有一些高大的房子,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个池塘。

舅舅指挥着工人们从河滩里抱起鹅卵石扔到车上,开始,是鹅卵石砸在铁皮上的声音,然后,是鹅卵石砸在鹅卵石上的声音,那种声音,让人非常不舒服。每砸一下,耳朵和心脏都会随着那声音激烈地跳动一下。

我离开卡车,向着那片绿洲走过去。

池塘的水非常浑浊,深绿色,看不到底。我在池塘边蹲下,往水里看,一些虫子在游动,像鳖,黑色,有很多脚,我拔了一根草棍,挑动那些虫子,那些虫子开始拼命划动那些脚,我顿时觉得非常恶心。

我站起来,向那片房子走过去。

那是一个小型铸造厂,厂房很高,墙壁涂成青灰色,第二层的玻璃都是破损的。一些榆树从破损的地方,把枝条伸了进去。

我推开一扇沾满油污的小门,等到眼睛适应了里面的黑暗,慢慢走了进去。

许多我不认识的机器,许多地沟,还有巨大的轰鸣声,人说话的声音掺杂其中。我小心地绕过那些机器,觉得自己不该往前走了,但一种让我反感的力量却推着我继续走下去。

工厂是狭长的,似乎永远走不到尽头,工人们穿着看不出本来颜色的工作服,站在通道两边,当我走过去的时候,他们回过头来,漠然地盯着我看,脸上沾满尘土和泥灰,颧骨高耸,嘴唇厚实,眼睛晶亮。

我走过很多门,很长的通道,通道两边,永远站着一样姿势的工人,穿着一样脏污的工作服,缓慢地转过头来,漠然地看着我。

我身不由己地走下去。两边还是相似的机器、通道,相似的工人,和漠然的眼光,这个工厂也许是一节节无限重复的空间。

直到小舅舅的手突然拉住了我。

当天晚上,这个梦来了,从此再没离开我:我在一座高峻的钢铁工厂里行走。我要说的是,它也许在每次出现时,会有细节上的差异,但总是在那种光线下,在那种地点:晦暗之中的,无人的钢铁工厂。

最起初,我总是身处一座空旷无人的城市,它们有一个相同的特征:异常宽阔的、足够几十辆车并行的马路。我被一种令自己反感的吸引力催促着往前走,知道无论怎样都会到达那个地方。我努力地记下路两边建筑物的所有特征,同时却有一个恍惚的、来历不明的想法告诉我:我不可能第二次走上这一条路。它仿佛具有博尔赫斯笔下那些路径的迷宫性质,连路两边的建筑也只是为了这次我的经过而存在。

在我行走的过程中天色开始变得昏暗,这种昏暗好象不是因为日落或是天气的阴晴,而是一种被操纵和被调解的光线——有种力量始终在注视着我的行动。

我再努力地追忆我当时的衣着也是枉然,梦在那里缺失了,被擦掉了,尽管我的衣着或许能说明我当时扮演的角色,并为我行动的动机提供线索,但梦在那里被擦掉了。

钢铁工厂就在天色最晦暗的时候出现。它的形貌——厂房异常高大——灰色——窗子极为狭长——玻璃破损——还有那无处不在的灰色。它所引起的感觉,犹如爱伦.坡在《厄榭古舍的倒塌》中描绘的:“不知怎么回事——第一眼瞥见那座府邸,就有一种令人难受的忧伤感渗入我的心灵。我心头有一种冰冷、低沉、要呕的感觉——一种不可填补的思想上的阴郁……”。

天色在这种哀愁与荒寒之中变得更为阴沉,此时我已经置身于工厂内部——进入的过程也缺失了。厂房的穹顶,犹如在外边所看到的那样,极为高远,隐没在黑暗里,从窗子里透进了蓝灰色的光线,光线中的灰尘是静止的,绝无涌动的可能。我绕过那些沾满油污——而不是铁锈——的机器,地上同样有沾着厚厚油污的枕木、钢管、以及用水泥砌出的沟渠和深井,同样地,也被乌黑的油水覆盖。

在我专注于在这些障碍物间行走的时候,我并不觉得恐慌,然而稍后,这种恐慌就如滴水进入了油锅,在刹那间便扩散到我身体各处,那不是苦痛,也不是焦虑,那是一种被禁闭的预感,近似于被窒息致死前的抓挠。一些我所熟悉的面容和记忆片段在那一刻轰然前来,成团,成块,不可辨识,发出种种不可言说的、杂乱的、混沌的声音,起伏,旋转,并且在它周围形成涡流。

这种窒息感达到顶点的时候我的愿望得以达成,我或者醒来,或者已然离开了厂房内部。天色更为晦暗,四处是污水、沟渠、粪迹、沾满油污的手套和工作服。我望望远处,大气中有深蓝色的、半透明的、宛如果冻的物质,无声地、颤动着下落,落在远处荒凉的山上。我开始留恋那种濒死般的、窒息的快悦。

醒着的时候,我四处寻找我在梦中所见的那个城市,那个工厂,我总疑心,那是关于我的生活的一个重大的预兆。我在许多城市见过相仿的道路,见过相似的工厂,但没有哪个,和我的梦境完全相符,在德尔沃的画里,也有相似的地方,但那还不是我的梦境。

但是我又怎么能肯定,那只是一个梦境呢?也许,那是另一个空间,另一个世界,我正生存在那里,梦见生活在这个空间里的我。我是被别人梦见的。我对那个梦见我的人满怀眷恋。但是,也许他像那些早已死亡的星辰,早已不存在,但光芒却在宇宙间漫游,并且终于被我接到。我满心都是凄凉的温柔。

我知道我的光芒还在宇宙间孤独地奔走,在亿万光年之间,在星辰和陨石之间,终于没有落脚的地方。

新课标,新高考,更加强调语文阅读的重要性。阅读能力的高下,决定着学生语文的成败!没有阅读量的积累,怎能打开语文世界的大门?得语文者,得天下!

微信公众平台“阅读行动”,一个无广告、无赞赏、不盈利的公众号,一心一意发美文,尽心尽力推阅读,是全国五万读者的最爱,是初高中学生的移动课外读物。

微信搜索“阅读行动”,即可免费关注!每天一篇好文章,赶紧读起来!

名家美文

读书,一定要离开舒适区

2022-5-15 22:33:38

名家美文

「读书」有趣的故事,有趣的人 读王小波

2022-5-15 22:33:4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