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归宿(微耽)

到了放学时间,由于是中午,所以在老师拖完堂后,学生都很快地离开了教室,林墨也紧随其后,一出教室门就听见熟悉的声音:“阿墨啊,你们这个老师居然拖那

到了放学时间,由于是中午,所以在老师拖完堂后,学生都很快地离开了教室,林墨也紧随其后,一出教室门就听见熟悉的声音:“阿墨啊,你们这个老师居然拖那么久的课,走吧走吧,今天我带你去一家特别好吃的餐厅。”

  林墨看了一眼:“不需要。”

  男生好像已经习惯了林墨的冷淡,也并没有太过在意,看着林墨已经向大门口走了,就也跟了上去,嘴里还还还喊着:“阿墨,那我和你一起去食堂吃饭吧。”

  林墨停了下来:“顾浩安,我家破产了,我爸自杀了,什么忙也帮不上顾家了,跟顾家公司也没有一点商业关系了。”

  顾浩安楞了一下,迷茫地挠挠头发:“阿墨,你突然说这个干什么?”

  林墨呼了一口气,看着顾浩安的眼睛:“你从我身上什么也得不到了,顾家的少爷,你也没有必要再跟我走近了。”

  “啊,阿墨,你怎么这样说,我跟你走近从来不是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啊。”林墨听见了顾安浩话语中带着一点颤抖,叹了口气,说:“走吧。”

  “啊?”顾浩安好像没有还没有缓过神来。

  “吃饭。”说罢便继续向门口走去。

  “好好好。”顾浩安边回答边跟了上去,这次他也不敢再多说话了,害怕那一句又刺激到林墨。

  到了食堂里,打好饭他们选了在角落里的一个位顾安浩边吃边动不动地看林墨,他在想,林墨自从家里破产,父亲去世后就完全变了一个人,虽说当初一切没有发生时林墨的性格就冷漠,但如今,全身上下都弥漫着生人勿近,熟人别搭话的感觉。

  吃完饭后,他们一前一后地出了食堂,顾安浩看着林墨的背影,一瞬间有点恍惚,在一切还没有发生前,林墨性子虽然有点冷,但跟他在一起时,也总是会和他聊天,有时还会开一点小玩笑,可如今,不要说是开玩笑了,连他在跟他说话时,林墨也很少回应他。

  但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

  “阿墨,今天天气真不错。”顾安浩赶上林墨。

  当初在得知林墨父亲自杀的消息后,他急忙地跑去了林家,可进门看见的就是林墨瘫在地上,林墨头也没有抬,好像知道是他来了:“安浩,什么都没有了。”

  顾安浩一下子就跑过去抱住了他,哭着安慰着:“阿墨,还有我,你还有我。”

  从那一天开始,顾安浩就决定,以后绝不要再让林墨伤心,因为他一伤心,顾安浩的心就跟着他一起痛。

转眼就到了大四,林墨在刚开始上大学的时候就想好要考研究生,但世事难料,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为了治疗母亲的病和照顾还在上初中的弟弟,他也只能放弃,想早点挣钱。

  而顾安浩却什么都不用担心,家里公司有着父亲和兄长掌管,自己只需要好好准备考研就可以了。

  这段时间,他们各自休息的时间都很少,虽然一忙起来两个人见面的时间变得很少了,但顾安浩仍然每天都会抽出点时间去找林墨,林墨也对他说让他好好准备考研,没必要每天都来找他,可顾安浩并不放在心上,依然每天都去找林墨。

  终于在临近毕业之时林墨终于找到了一家公司,工资很可观,林墨也终于松了一口气,他被招进公司的那一天,顾安浩打电话要请他吃饭,他也答应了。

  进到餐厅就看见顾安浩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林墨刚一坐下,顾安浩便很激动地问:“阿墨,你的工作是不是找到了啊?”“嗯,你怎么知道?”林墨随口反问了一句。

  “啊……我猜的,我看你今天心情不错,应该是找到合适的公司了吧?”顾安浩顿了一小下。

  “嗯,找到了。”林墨也没有再问。

  久违的在一起吃饭,顾安浩跟林墨说了很多事情,一些小事也被顾安浩说得有意思。

  吃完饭,顾安浩坚持要林墨坐他的车,他见拗不过就答应了。

  林墨在公司待了一个月左右,这一个月简直让林墨忙得喘不过气,终于,在一次总经理交给他的任务中犯了错,这个经理今天刚好和自己的妻子吵了架,气打一处没法发泄,就冲着林墨吼道:“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你干什么吃的?也对,走后门进来的能有什么本事?”

  听到这句话,林墨愣住了,一把抓住经理的领子:“你说什么?”

  经理被吓了一跳又吼:“我说什么?你自己心里没有点数吗?”

  林墨脑子顿时爆炸了,一瞬间就想起来了顾安浩,现在想想当时在餐桌上说的话,他一下子反应了过来,松开经理的领子便跑了出去。

  他气喘吁吁地跑到顾安浩租的公寓,拍打着门,只听顾安浩连喊了声:“来了,谁呀?”

  一打开门,看到是林墨,惊喜的表情在脸上停留了几秒,他的肩膀便被林墨按到墙上,林墨质问他:“是不是你安排的我去那个公司?啊?”

  顾安浩顿时恐慌了起来,哆哆嗦嗦地说:“是……是我让哥哥安排的。”

  “你是在可怜我吗?啊?觉得我很可怜是不是?”

  看着林墨脸上愤怒的表情,顾安浩慌张起来了:“不是的,阿墨,我只是想帮你。”

  “帮我?我看你心里都不知道看不起我多少次了吧,你看我需要你的施舍吗?”

  还没等顾安浩说话,林墨便放下手,轻笑了一下:“也对,我就是个可怜虫。”

  林墨转身就走,顾安浩拉住他的手,也只是被他甩开了。

  林墨没有回去公司,他回到了家里,在自己的房间里,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废物,真是一个可怜虫。

林墨辞了职,因为他实在接受不了被顾安浩可怜的感觉,他辞过职后,顾安浩给他打的电话他也不接,他找上门来,林墨就装作不在家里,碰过壁后,顾安浩也就很少再来了。

  至于林墨,他的一位学姐张清邀请他去了她刚成立的工作室,后来,张清向他表了白,林墨也因为张清帮助过他,就和张清在一起了,但林墨总觉得少了什么。

  他和张清在一起了不到一个月,张清就提出了分手,因为她觉得她实在理解不了林墨,分手后他们也依然是工作室里的朋友。

  一天,林墨正在准备文件,一通电话突然打来,是医院里的护士,说他的母亲病况不太乐观,急需要相匹的血型,但她的血型很稀有,医院没有库存,希望林墨能快到医院去。

  听完,林墨便抓起衣服跑了出去,偏偏路上堵起了车,十几分钟也不见得往前走,林墨心急如焚。

  这时电话铃又响了起来,护士告诉他,有人的血型和她母亲的一样,主动献了血,林墨顿时松了一口气,他看着前面的长龙,实在等不了了,便下车跑向医院。

  等他到了医院后,母亲刚从急救室里推出来,医生告诉他他的母亲现在没有了大碍后,林墨的心瞬间放了下来,他又问医生:“请问,那个献血的好心人是谁?他在哪里?”

  医生摇了摇头:“那位先生说了要对别人保密,他就是单纯做件好事。”

  林墨也疑惑为什么那个献血的人要对他保密,但也没有再多想就去照看他的母亲了。

  几天后,一切重归于平静,其实他这几天已经原谅了顾安浩,他想,只要顾安浩再来找他一次,他就当面和他重归于好,只是偏偏这几天顾安浩都不曾再联系他,他心里也是有点不安的。

  在一天他正出门时,一个男人朝他走了过来,直接给了他一拳,林墨刚想爆粗口,结果发现来的人是顾安浩的哥哥顾恒。

  顾恒拽起他的领子,朝他吼:“你知道安浩干了什么吗?”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顾恒又说:“他去献了血,给你的母亲!你知道他的身体有多虚弱吗?他的身体完全承受不起,自从给你的母亲献完血后,他就在医院的病床上躺着,而你呢?回归你的平淡生活,把安浩忘记了,你难得就不知道他为了你付出了多少吗?”

  林墨彻底懵了,他的脑子都在嗡嗡地响,他颤抖地问:“他……他在哪家医院?”顾恒说完医院的名字,他就推开了顾恒,跑了出去。

  他一路上都在想着顾安浩,那一瞬间,他的脑海里全部都成了顾安浩。

  在他家里破产时,是顾安浩陪在他身边、在他心情不好时,是顾安浩变着花样逗他开心、在他……

  顾安浩,顾安浩,顾安浩……

  原来不知不觉中,顾安浩已经完全占据了他的整个大脑。

  到了医院,他问完病房号之后就直奔这去,一推开门,看见的就是顾安浩惊愕的表情:“阿……阿墨,你怎么来了?”

  林墨抱了上去,哭了起来:“顾安浩你个混蛋,你怎么什么都不给我说?”

  听见林墨哭了起来,顾安浩也开始手足无措,他拍着林墨的后背:“阿墨,我以为你不想再理我了。”

  林墨推开顾安浩,头转向一边,支支吾吾地说:“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那样说你的。”

  顾安浩笑了笑:“没事的,我知道阿墨不是故意的。”

  林墨又抱了上去,他的头趴在顾安浩的肩膀上,小声地对林墨说:“从今往后,就换我来照顾你。”

短篇小说

牛郎与织女的故事「短篇小说」

2022-5-15 22:32:09

短篇小说

故事:(短篇小说)我的同学王二菲

2022-5-15 22:32:2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