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彩霞的故事(四)

至今都还有人这样说,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相信这件事是真的。车在村委会门口停下来,我们看到的情景是,杨立平先下车,站在车门口,接过刘彩霞从车上递过

村里一下子炸开了锅。至今都还有人这样说,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相信这件事是真的。

短篇小说|彩霞的故事(四)

刘彩霞和杨立平竟然是同时回到村里的。同时回到村里不足为奇,奇怪的是他们坐的是同一辆面包车。按理说,刘彩霞对杨立平恨之入骨,当初主要就是不愿意再见到杨立平才外出打工的。可现在,他们怎么会同时回到村里呢?

一团巨大的迷雾笼罩在人们的头顶,让大家看不清真相。

车在村委会门口停下来,我们看到的情景是,杨立平先下车,站在车门口,接过刘彩霞从车上递过来的一个又一个包裹。看样子,刘彩霞和杨立平早已化仇恨为友谊了。

尽管大家心头万分惊讶,但毕竟是一个村子的人,纷纷上前打招呼。

彩霞,回来了。

立平,回来了。

杨立平尽管笑容灿烂,但脸色依然有些蜡黄,掏出烟来一一散发,对年长的人不是称伯就是叫叔。大家见他如今懂礼貌了,以为他改邪归正重新做人了。可是,大家都错了。

杨立平很快就知道,他父母离开村里已半年之久。七年多时间,他和家里断了音讯,回到村里时,没想到家中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他只好前往他大舅舅家暂时落脚,打算过几天把老屋打扫出来,然后住进去。

临走时,杨立平还向大家作了一个拜拜的手势,说拜拜。然后又向刘彩霞作了一个拜拜的手势,说拜拜。

短篇小说|彩霞的故事(四)

刘彩霞穿着一件大红的羽绒服,像一团燃烧的火焰,一下子吸引了村里人的目光。

人们发现,刘彩霞变了,不是去年冬天回来的那个刘彩霞了。

在村委会大门口,许多人都见到她涂了口红,画了眉毛,还涂了指甲油。这让村里的人十分不解。去年冬天回来不是说在皮鞋厂上班吗?怎么会是这种打扮?

刘彩霞变得能说会道了。她对我说,玉成,你结婚时我没赶回来喝杯喜酒,你该不会怪我吧。

这句话充满着暖意,在那个寒冷的冬天。我说,志强是我哥,你是我嫂子,我怎么会怪你呢?

我也感受到了刘彩霞的变化。以前,她总是和马志强一样叫我兄弟,现在她叫我玉成了。我当时心里想,到外面的世界去闯一闯看一看,也不是没有好处。

当刘彩霞扭着腰肢离开众人的视线后,龚老头,这个满脸胡茬的老年男人大声地说,马志强今天晚上就要过年了。

人群中发出哄堂大笑,大家笑得酣畅淋漓,笑声在村委会门口传得很远很远。

短短的两天时间,村里人都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杨立平刑满释放后,竟然打听到了刘彩霞在珠海的具体地点,于是他也去了珠海。去年冬天,他就准备和刘彩霞同时回来,但是他想在砖瓦厂多挣点钱,就放弃了。

而这一切,是杨立平在他大舅舅家喝醉酒以后说出来的。当时有很多人在场,杨立平不管他大舅舅如何使眼色,只当没看见,只顾着说自己和刘彩霞的事。他是在炫耀,同时也是在公开向马志强挑衅。

杨立平说,如果不是马志强和刘彩霞订了婚,我早晚有一天要娶刘彩霞的;如果不是马志强和刘彩霞订了婚,我也不会犯错误。

杨立平大舅舅这个老实巴交的人再也听不下去,火冒三丈,说,你再不住嘴,我这条老命就和你拼了。说罢,顺手操起一把椅子,看样子就要朝杨立平扑过去。

在座的人连忙劝住了杨立平的大舅舅,不欢而散。

短篇小说|彩霞的故事(四)

杨立平的话刺激了村里人的神经,他们在等待着事情的进一步发展,看刘彩霞夹在两个男人中间如何走钢丝。

村里人知道,当初马志强结婚时还去请谢家人喝喜酒,如今杨立平回来了指望马志强去找对方算旧账几乎是零。但是,狗急了还会跳墙,如果杨立平一意孤行的话,也许马志强会和杨立平拼命,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杨立平住进了他家废弃半年之久的老屋,可是他在屋里呆不住,只是晚上回去住,白天四处晃悠,又成了当年游手好闲的模样。

杨立平在朱老大家又一次喝醉了,开始胡言乱语,矛头直指马志强。他说,读小学时,每次受表扬的是他,挨批评的是我。他凭什么处处都比我强,我不服气。从那时起,我就恨他。我就是要报复他……他永远都不会想到,我会用这种方式报复他。

杨立平知道这些话早晚会传到马志强耳中,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要的就是这种快感。他甚至希望有一天,马志强会找上门来,大声喊,杨立平,你给我滚出来,有种的你就不要跑,我不和你拼个鱼死网破,我就不姓马。

一切风平浪静。

那年春节的话题,几乎都集中在刘彩霞身上,以至于人们的大脑中,对杨立平的归来出现短暂的遗忘。虽然大家知道了她和杨立平之间的事,但她究竟是在皮鞋厂上班还是在干别的什么,依然牵动着人们的神经。 (未完待续)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胃出轨

2022-5-15 22:31:52

短篇小说

每天一个短篇故事,为自己留点轻松舒爽的小时光

2022-5-15 22:32:0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