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循环(短篇小说)

一个瘦削的驼背老头,拉着一辆满载生活垃圾的两轮车,顶着炎炎烈日,拼命向前奔跑。左侧前边有一家大酒店,酒店里的厨师于大厨恰好从后厨走出来,见此情景

一个瘦削的驼背老头,拉着一辆满载生活垃圾的两轮车,顶着炎炎烈日,拼命向前奔跑。在他身后路的右侧,一个穿一身黑衣服、戴着墨镜的中年男人紧紧尾随。

死亡循环(短篇小说)

左侧前边有一家大酒店,酒店里的厨师于大厨恰好从后厨走出来,见此情景,倒吸一口凉气。凭着当过侦察兵的职业敏感,他断定环卫工人老孙头处境非常不妙。一股凛然正气在心中陡然升起,他悄悄靠在墙边了,拿出手机,偷偷地望着。

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少妇,领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走了过来。走到驼背老人身后,少妇从背包里掏出一块雪糕,把花花绿绿的塑料包装剥开,随手扔在地上,把雪糕放在孩子手上,小女孩边吃边和少妇扬长而去。

“老驼背,站住!”黑衣男子边跑边用大得不能大的声音,厉声吼道。

老孙头听到熟悉的喊声,急速停下,见黑衣人凶凶来到面前,目光没有退缩,沉默凝视。

黑衣人喘着粗气,手指老孙头鼻子,训斥道:我就问你,这个垃圾是不是你车上掉下的?我们收到很多业主投诉你了,我还不信呢,现在抓个现行,铁证如山,看你还说啥?”

老孙头扫一眼黑衣人,又看看地上雪糕包装袋,仍然保持山一样沉默。

“等我下回再抓到你,决不轻饶你。”黑衣人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老孙头用不屑的目光瞥了黑衣人一眼,拣起地下雪糕包装袋,然后迈着沉着坚定的步伐,拉车去了。

死亡循环(短篇小说)

这一幕被散步的张阿姨从头到尾看到了,筒直惊呆了。难道是拍电影吗?她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不是老爷子掉的垃圾,你明明看到了,为啥红嘴白牙说假话,诬陷好人,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地?

张阿姨带着满脸困感和气愤,往前散步。走到西门拐角处,她碰见了环卫工人宋阿姨。她俩是小学同学,也称得上好朋友。她快步走到宋阿姨跟前,把刚刚看到的一幕说了一遍。

宋阿姨显得很慌张,眼睛四处张望,见附近没人注意,压低声音说道:“张姐,你不知道,这事与饭店后墙外的大黑铁皮垃圾箱有关。这个黑垃圾箱我们管它叫黑色循环。”

“怎么与垃圾箱有关?还起这么恐怖的名字?”张阿姨瞪大了眼晴,仿佛来到一个神秘世界。。

宋阿姨告诉张阿姨,咱俩是好姐妹,我跟你说说内幕吧。我刚来上班的时候,老孙头的活是我干的。干了两天,我发觉不对劲,细细一逐磨,里边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内幕。

我们同行工作量基本差不多,每人负责多少个垃圾箱的垃圾,也就是说分担着同样工作量干完就下班。但老孙头负责的地方,有一个大酒店。酒店的黑色垃圾箱能顶普通垃圾箱十个多,但只算一个。别人推3车完活,他得推6车,工资还一样多。

我干了两天,累得实在受不了,去找头,就是穿黑衣服那小子。黑衣人很是来气,说别人都干了为啥你干不了?最后又说,先干着,看你表现如何。

对于他的话,我似懂非懂,暗中请教别人。别人告诉我,你得明白一下,5百元解决战斗,然后干三个月,就把你调换。接下来还是3月一调,调一回5百元。因为是黑色大垃圾箱,我们就叫它黑色循环。

我偷偷送了5百元,3个月后果然调到别处了。风水轮流轮,轮到老孙了,他是新来的。

张阿姨说:“别人都明白一下,老孙为啥不呢,还是另有原因咋地?”

宋阿姨说:“老孙是个奇葩,黑色循环到他这运转不了。老爷子宁可累死,就是不送钱。黑傢伙得不着钱,气得哇哇乱叫,暗暗和老孙头叫上了劲,有事没事总找毛病,俩人各不相让。”

不远处,老孙头推着空车回来了,张阿姨和宋阿姨各自散了。

老孙头累得满头大汗,脚步迟缓无力,根本没发现余大厨坐在前边地上,焦急等待他。

死亡循环(短篇小说)

老孙是从农村来的。以前他在农村过得挺滋润,种地养猪,大钱没有,小钱不缺,开心快乐。自从去年老儿子考上北京一所名牌大学后,家里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但老孙很乐观,儿子上名牌学校,他看到了希望,吃多大苦受多大累都愿意。

无奈连续几年大旱,种地陪了钱。为了供儿子念书,他不顾老伴和大儿子强烈反对,决定进城打工,家里地由老伴打理。大儿子住在附近,还可以帮忙照顾。

他开始找工作处处受阻。想去酒店涮碗,人家说他身上臭味大,洗都洗不干净,顾客都得薰跑了。想去工厂,工厂说他62岁象82岁,不忍心用他,也影响企业形象。碰了很多钉子后,他看到了招还卫工的广告,一去报名,啥毛病没说,就被录取了。

由于工资不到两干,他在30里远的城乡结合部租了一个简陋的小门房,房租每月150元。如果在单位附近租房,最少得600元,需花去工资的3分之1。好在他能吃苦,每天早早骑自行车上班。在吃的方面,他给自己定的标准是每天10元钱。

万万没有想到,遇到了黑色循环。他实在弄不明白,我为什么和大家挣一样的钱,却干着两倍的工作量。经过一段时间,有知情人偷偷把死亡循环告诉了他。他一听火了,仿佛受了奇耿大辱。我本来挣的不多,再加上吃饭租房,还给明白,我图啥呀?要是惯出脾气来,过两天该要一千了。

老孙宁肯挨累也不上礼,一直坚持到现在,1年零4个月。好日子过得快,苦日子过得慢。1年零4个月,对于老孙来说,是何等煎傲啊!而且没有结束的时候,除非他低头明白一下。

黑色循环运行搁浅,可把黑衣人气坏了,急坏了,有时间就来找老孙的毛病。

死亡循环(短篇小说)

老孙头终于看到了于大厨,他知道有事,快步走到他跟前。

于大厨说:“经过我多日的观察,穿黑衣服傢伙太不是人了。你这么做是没有助长歪风,象一颗青松,品质可贵。可你这么岁数了,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身体受了吗?得想想办法。”

老孙头叹了一口气,说:“真感谢你同情我,你是我异乡知己。不瞒你说,我不想干了。”

于大厨有点急:“那侄子学费咋办?别把孩子耽误了,不是谁都能考上名牌大学的。”

老孙头说:“老伴来电话了,告诉我不少好消息。首先,村里镇里共同研究决定,各奖励我上大学的孩子5干元,还给办理了助学货款。为了抗旱,上级部们又免费在各块地里打了深水井,供乡亲们无偿使用。还有,我老舅进城去儿子家养老,家里30亩地让我种,地租钱随意给,只要不把地撂荒就行。同时孩子也来信了,他利用寒暑假做家教,减轻我一部份负担。大儿子大儿媳也答应帮我过难关。”

死亡循环(短篇小说)

“祝福孙大哥!”于大厨上前和老孙头来个拥抱,二人脸上都布满了泪水。

5天后,老孙头辞职回家了。于大厨和工友们都来为他送行,并人人送上200元。老孙头死活不收,就连于大厨偷偷放在他衣兜里的200元钱,回去发现后,又通过微信转了回来。

15天后,一封举报信送到某部们。信是老孙头写的。信中说,我不是为了一己之私愤报复谁,我更不是为了得到什么利益,我是为了风更清,气更盛,祖国的天更蓝,坏人不再当道,罪恶的黑手不再坑害兄弟姐妹们。

在调查取证过程中,受害的工友不再沉默,纷纷站出来,用铁的事实揭露黑衣人的丑恶行为。就连在此散步的张阿姨也主动作证。

关健时刻,于大厨又把自己用手机录制的关于黑衣人吃拿卡要的视频邮寄过来。

黑色循环被彻底摧毁了。

为了庆祝胜利,于大厨请示老板后,把黑色垃圾桶换成绿色垃圾桶。工友为表达喜悦之情,放了两挂鞭炮。同时,他们又十分怀念老孙头。在他们心目中,老孙头不是驼背的人,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站得正坐得直的人,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农民。

生活是一首歌,难免有不合谐音符。打开窗口,会飞进几只苍蝇。面对邪恶,我们不要助纣为虐,同流合污,要敢于亮剑,团结一心,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作者:高立新

2021年3月16日写于阜新市细河区龙畔家园。

死亡循环(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报恩

2022-5-15 22:31:32

短篇小说

从始至终(短篇小说)

2022-5-15 22:31:5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