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妻子的阴谋

今天是她和莫言的结婚纪念日, 昨晚通话时莫言说他在C市的工作还没有结束,今年的结婚纪念日不能陪她过了。

短篇小说:妻子的阴谋

01

  向慧坐在飞机上,望着窗外触手可及的云层,心情激动不已。

  今天是她和莫言的结婚纪念日, 昨晚通话时莫言说他在C市的工作还没有结束,今年的结婚纪念日不能陪她过了。

  向慧听完心里特别失落,为了这次纪念日,她暗自准备了好几天,现在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她沉默了一会,想着莫言为了这个家,每天工作都很辛苦,不忍责怪他,佯装不在意地笑了笑说道:“你照顾好自己就好,都老夫老妻了过不过纪念日我都不甚在意的。”

  莫言隔着手机屏幕对她就是一顿猛夸,向慧烦闷的心情却一点都没有得到缓解。

  挂断电话,向慧发信息向闺蜜吐槽,闺蜜骂她生活太安逸脑子全都生锈了,莫言来不了,她可以过去了。

  向慧听罢,一下子来了精神,她赶紧从网上订了一张第二天到C市的机票,收拾行李时她特意带上了前两天刚买的性感睡衣,打算和莫言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

  02

  向慧来到莫言住的酒店,和酒店前台工作人员磨了半天嘴皮子才打听到他的房间号,她就在他斜对门开了一间房。

  向慧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迷人的蕾丝吊带裙,光着脚丫站在铺满玫瑰花瓣的地板上,她用玫瑰花瓣在洁白的床单上摆出心形图案,床四周的地板上摆放了一圈蜡烛,火红的玫瑰在昏黄的烛光下摇曳生姿,一步一烛火,从床脚一直排到门口,即温馨又浪漫。

  她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门后,把门打开一个小小的缝隙,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莫言的房间。

  她打算等莫言来的时候,立马跑出去从后面抱住他,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等了很久,向慧靠在门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突然耳边传来“滴”的开门声。

  她瞬间清醒过来,打开门刚想出去,就看见一男一女两个背影消失在莫言的房间,随后“砰”的一声门关上了。

  向慧愣愣地怔在原地,她觉得一定是自己看错了,转身关好房门,掏出手机,给莫言发了个视频。

  视频刚响了一声,莫言就挂断了,随后给她发来一条信息“亲爱的,我正在开会,今晚忙完就迟了,你早点睡吧!”

  “你这会在客户那里,还是回酒店了!”向慧回了一条信息过去。

  “还在客户这里呢,今晚加个班,明天就可以回家陪你了,乖,早点睡吧!”向慧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信息发呆,心里想着,难道是自己弄错了,但是不可能呀,酒店前台明明就说莫言住在1502室。

  向慧脑中灵光一闪,她拿起房间内的座机,给酒店前台打过去,谎称1502想要一瓶红酒,请他们这会送到房间。

  打完电话向慧躲在门口朝对门张望,不一会儿,酒店服务生端着一瓶红酒走过来,敲响了莫言的房门。

  等了好一会 ,房门打开了,莫言穿着睡衣出现在向慧的视线内。

  服务生见有人出来,把红酒递过去说:“先生,您要的是红酒。”

  莫言看了看服务生递过来的盘子,说道:“你们弄错了吧,我没有点过红酒。”

  服务生呼叫前台又确认了一次,恭敬地说道:“前台说就在10分钟前,一位女士打电话过去点的,要不您再确认一下!”

  莫言回头朝屋内喊道:“诗雅,你点红酒了吗?”

一个头发湿漉漉的女人,穿着性感的蕾丝睡裙出现在门口,向慧看见那个女人时,如遭电击。

  陆诗雅,莫言的助理,一个毕业不到一年的大学生,模样长得清纯可爱 ,像是领家的小妹妹一样。

  她每次见到向慧都是嫂子长嫂子短地喊着,向慧对她印象极好,还经常叮嘱莫言多照顾照顾人家小姑娘,一个人出门在外不容易。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情。

03

  向慧一夜未眠,凌晨五点多,她收拾好行李,拿着手机呆呆地在门口站了三个多小时。

  听到对面开门的声音响起,向慧快速拿出手机,透过门缝,对着两人连拍好几张照片,她看着照片中举止亲昵,笑容甜蜜的两人,眼圈变红,心中一阵刺痛。

  向慧回家不到一小时,莫言就回来了,他满脸疲惫,精神萎靡不振,如果向慧早上没有看见他搂着陆诗雅神采奕奕的模样,这会一定心疼的接过他手里的行李箱,拉着他坐在沙发上替他按摩解乏。  

  而此刻的向慧则是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甚至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他,莫言放好行李,换了一身家居服出来,看见向慧依旧坐在沙发上,他走过来揽住她的肩膀,温声说道:“亲爱的,生气了吗,老公这不是赶回来陪你了吗?”

  向慧轻哼了一声,从身边拿出一张纸,扔在莫言身上,娇嗔着道:“都是你干的好事,你这个骗子!”

  莫言身子一僵,有些心虚的捡起手边的纸,在看见纸上的内容时,悄悄松了口气,笑容满面的望着向慧问道:“这是真的吗?”

  “白纸黑字,难道还能有假,你看你这个表情,一定是蓄谋已久的。”向慧气呼呼地说道。

  “没有,没有,我对天发誓,如果我在这件事情上欺骗我老婆,就让我……”莫言话还没有说完,向慧赶紧用修长白皙的手指捂住了他的嘴,把即将出口的话堵了回去,生气地说道:“不许胡说!”

  莫言顺势一拉,把她抱在怀里,下巴抵在她的头顶,柔声说道:“老婆真好!既然宝宝都主动来找我们了,我们就生下他好不好?”

  向慧想到他和陆诗雅在一起亲昵的画面,心头一阵恶心,推开他朝洗手间跑去。

  04

  从那天起,向慧以怀孕睡眠不好为由,把莫言赶到客房去睡。她还打印了一份孕期爸爸须知,贴在家里最醒目的位置,每天让莫言对照学习。

怀孕后的向慧,情绪起伏不定,经常说哭就哭,说笑就笑,口味也是千奇百怪,经常半夜三更喊莫言起来,去给她买吃的东西,好几次莫言买回来时,她已经锁上房门睡着了。莫言憋了一肚子的火气无处可撒。

  她开始不停地向莫言要钱,从开始的一万、两万到后来的十万、二十万,莫言虽然觉得奇怪,但是怀孕后向慧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哪哪都奇怪,他也就没有多想,为了换取片刻的安宁,往往是向慧要多少,他就给多少。

  这天,陆诗雅主动约他,两人自从上次C市回来后,就没有私下见过面,莫言犹豫了一会,想到回家后又要面对向慧的各种无理要求,相比之下,陆诗雅小鸟依人的样子更得他心。

  两人相约来到常去的那家酒店,他们进去半个小时后,一个中年妇女领着几个身材魁梧的小伙子气势汹汹地来到酒店,一个年轻的保安本想拦住他们,他旁边的另一个保安扯了扯他的袖子,冲他摇了摇头,年轻保安愣神之际,几人已经坐上电梯上楼去了。

“那几人一看就是闹事的,你拉我干嘛?”年轻保安抱怨道。

  “你刚来不懂,这架势一看就是去捉小三了,你敢拦着,小心挠花你的脸。”另一个保安一副见怪不该的样子,老神在在地说道。

几人来到莫言房间门口,中年妇女按响了门铃,等了半天没人出来,她双手叉腰站在门口边按门铃边破口大骂:“好你个李继伟,背着我养小三,你给我滚出来,看老娘不削了你的皮。”

  同楼层其他房间的客人都探出头来看热闹,有的甚至直接站在楼道里对着几人指指点点的。

  莫言缩在房间里不敢出声,在听见门外女人不是找他时,才抬手擦了擦额头的虚汗,心有余悸地打开房门,他刚要开口斥责对方几句,中年妇女一下子就把他撞翻在地,骂骂咧咧的闯了进来,她来到床边,一把拉开被子,藏在被子下面的陆诗雅就这样暴露在一众看客面前。

  一个小伙子拿着手机对着床上的陆诗雅飞快地拍了几张照片,就离开了。

  莫言好不容易从围观的人群中站起来,急忙走到床边拿起被子遮住陆诗雅,对着中年妇女骂道:“哪里来的疯婆子,逢人就咬!”

  中年妇女毫不示弱,双手叉腰骂道:“李继伟那个混蛋呢,让他给老娘出来。”

  “我根本不认识什么李继伟,这是我的房间,你们给我出去!”莫言怒容满面地指了指门口骂道。

   中年妇女迟疑地看了一会莫言问道:“你真的不认识他?那我可能找错房间了,不好意思啊。”

   说完对着莫言讪讪地笑了笑,带着人离开了。

   围观的人们看着主角离开了,纷纷也离开了,只有一个身材高挑,模样俏丽的女人还站在原地,眼神不善地看着莫言:“果然是你,刚才人多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姐吗,她辛辛苦苦怀着你的孩子,你却在这里找女人。”

  莫言看着眼前的小姨子,心里懊恼不已,想要替自己辩解几句,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人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女人见他不说话,抬步离开了,临走时气狠狠的对莫言说:“你就等着身败名裂吧!”

  05

  莫言晚上回去的时候,向慧不在,打电话电话关机了,想到她还怀着身孕,莫言厚着脸皮来到岳母家找她,没有见到向慧,却被小舅子一顿胖揍,整个脸肿都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

  几天后,莫言收到一封来自同城的快递,里面装着他和陆诗雅在C市酒店的亲昵照片,以及那天陆诗雅在酒店床上的照片。

  莫言瞬间明白过来,原来这一切都是向慧设计的,他拿起电话给向慧打过去,电话打通后,他语气不善的质问向慧:“你根本就没有怀孕对不对?”

  向慧语气平淡地说道:“就你这种人,也配我给你生孩子。”莫言被噎得好一会儿都没有出声,向慧也不着急,静静地等着他开口。

 “是我对不起你在先,但你也摆了我一道,就算扯平了,你还想怎么样?”莫言想起被众人围观的那一幕气不打一处来。

 “扯平?你真无耻!我们离婚吧,车子房子归我,存款谁的归谁。”向慧说道。

 “你想的美,不可能。”莫言一口就拒绝了向慧的提议。

 “我给你两天的考虑时间,如果不答应,这些照片我就让你们公司人手一份。”说完向慧就挂断了电话。

  莫言看着桌面上横七竖八摆放的照片,心中烦闷不已,向慧一定是知道他们公司老总最看重家庭氛围,如果知道他和陆诗雅的事情,他的职业生涯就被毁了,想到这里,莫言狠狠地扇了自己几巴掌,心中后悔不已。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报恩

2022-5-15 22:31:32

短篇小说

从始至终(短篇小说)

2022-5-15 22:31:5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