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现场性教育中出在线观看 好湿好紧快点再深一点视频

呃? 苏小棠瞬间懵住,脱? 他这是要? 哦!不!她不能不清不白被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给糟蹋了,更不能日后莫名其妙地死在他的手里! “那个......老公,在弄明白我是不是真的宋意安之前,我们能不能先从做朋友开始?”苏小棠干笑着讨好地把这句话

呃?

苏小棠瞬间懵住,脱?

他这是要?

哦!不!她不能不清不白被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给糟蹋了,更不能日后莫名其妙地死在他的手里!

“那个……老公,在弄明白我是不是真的宋意安之前,我们能不能先从做朋友开始?”苏小棠干笑着讨好地把这句话说出口之后,就后悔了。

薄绍霆显然已经认定了她就是他非常讨厌的宋意安,又怎么会同意她这个提议呢?此刻,她越是不承认自己是宋意安,薄绍霆恐怕越是更生气……万一一怒之下,再次扬起他那双沾鲜血的手呢?

哦!NO!她不能死!

让苏小棠没有料到的是,薄绍霆听到她这句没有价值的提议,落在纽扣上的手竟然顿住,嘴角也似有若无地抽了抽。

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一副寒气慑人的冷峻王者模样。

“宋意安,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脸皮还这么厚?”薄绍霆凤眸一眯,毫不掩饰对她的鄙夷,“你给我记住了,从你踏进薄家大门那刻起,就注定你早晚会死在我手里!”

“薄绍霆,你娶媳妇就是为了满足你杀人的嗜好吗?”苏小棠一时气愤,杏眸怒瞪,脱口而出。

薄绍霆挑了挑眉,轻描淡写地道,“没错!娶你,就是为了折磨你,到死!”

苏小棠心中一滞,看着满身戾气的男人一步步靠近自己,咬了咬牙,“好吧,不用你动手,我自己来!”

留得小命在,不怕没真相!

反正在嫁给他之前,就做好了为人妇的准备,与其激怒他被杀了,不如顺着他来,只要暂时保住命,早晚会有机会查清楚一切。

再将眼前这个杀人狂魔绳之以法!

心中如此恨恨地想着,苏小棠却不得一点点坐直身子,垂眸咬着唇,颤抖着小手摸到了自己的睡衣领子下面的纽扣,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一颗,两颗……

从未有过的屈辱感和绝望,从心底一点点蔓延开来,早知道这个指腹为婚的老公是个死变态,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嫁过来……

女人白皙细嫩的肌肤一点点暴露在空气里。

薄绍霆眯着眸子看着女人一副视死如归的就义模样,嘴角勾着的冷笑一点点消失,垂在身侧的拳头握起,俊脸上的阴沉愈发浓重。

身前一片清凉,苏小棠心一横,快速解开了睡衣上的所有纽扣,双手拉住衣襟就要一把脱下衣服……反正逃不过,与其扭扭捏捏,还不如顺从他早点结束拉倒。

站在床边的男人却突然大步上前,攥住了她的手腕,用力一推,将她搡到了身后的床头墙上,“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这么贱!你以为,我对你这肮脏的身体真的有兴趣么?”

冷怒的眸子恨恨地盯着她,阴鸷的声音一字一句从牙缝里吐出,男人浑身散发的慑人气势,让苏小棠莫名其妙的同时,下意识闭上眼睛扭过了头去,“神经病,不是你让我脱的吗?”

让她脱又骂她贱,到底谁更贱?

苏小棠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恨不得将这个神经质男人撕了去,可是手腕处传来的那种被禁锢得钻心痛感,让她不敢过多逞口舌之快,连忙腾出另一只手用睡衣盖住了身体。

谢谢薄大爷没兴趣之恩!

薄绍霆对她满眸不惑又愤怒的神色似乎很满意,邪肆地勾唇一笑,“我让你脱你就脱?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还是以为你如今还能勾引到我?恩?”

看到男人眼里赤裸裸的鄙夷,苏小棠终于确定了一件事:这个和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宋意安,应该是背叛过他,所以他恨死了宋意安,以为自己是宋意安,娶回来报仇?

那也不至于杀了前面那么多女人吧?莫非那些女人都跟宋意安有关?

果然是个变态!

苏小棠佯装一副被拆穿之后的尴尬,耸了耸肩,“好吧,被你发现了。既然勾引不到你,那你放了我吧!”

她的话音刚落地,薄绍霆两只大手突然按住苏小棠的肩膀,俯身朝着她的肩膀咬了下去。

“啊——”

左边肩膀上骤然传来钻心的疼,苏小棠瞬间瞪大了眼睛,疼得惊呼出声,抬手拼命地去捶打他的肩背,他却丝毫不予理会,直到苏小棠杀猪般的惊叫声引来外面一串串急促上楼的脚步声,薄绍霆才放开了她,染了血渍的唇角冷冷一勾,在她耳边道,“死了这条心吧!”

言落,转身大步离开,摔门而去!

苏小棠疼得眼泪都飚了出来,用手捂住被他咬过的肩膀,这才发现,那死变态居然把她咬出血了。

“薄绍霆!神经病!”

苏小棠随手抄起枕头就朝门口砸去,刚好砸到了突然推开门走进来的人身上。

是薄家的女佣总管,王嫂,薄绍霆母亲秦含玉身边的贴身佣人,常年一副不苟言笑的表情,看起来比秦含玉还严肃。

“王,王嫂。”苏小棠有点囧,连忙整理好了身上还敞开着的睡衣。

“少奶奶,辛苦了。”王嫂面无表情地捡起地上的枕头,走进来,站在苏小棠的床边,视线毫不掩饰地落在她的床上,目光到处梭巡,似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王嫂,您找什么?”苏小棠不明所以,直接下了床来,也好奇地往床上看。

却见王嫂轻轻蹙了眉,语重心长地看向苏小棠,“少奶奶,这少爷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你怎么还不抓紧时间和他圆房啊……”

呃。

苏小棠蓦地瞪大了眼睛,瞬间明白了王嫂方才在床上是找什么。

是在找落红吧?看她和薄绍霆刚才到底有没有滚床单!

难怪一进门就说自己辛苦了,敢情以为薄绍霆刚才宠幸自己了?

心里面骤然升起一股子浓烈的耻辱和羞愧,苏小棠瞬间憋红了小脸,转身撩起被子又钻进了被窝里,背对着王嫂,不满地嘟囔道,“王嫂,这事又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你凭什么质问我。”

听出她的声音有点哽咽,王嫂脸上的神色稍微缓和了点,“少奶奶,并非我这个老婆子要管你和少爷的事,老爷夫人这心里可是盼着少奶奶早日为薄家开枝散叶呢!”

散个鬼啊!谁要为你家那个杀人狂魔生孩子!

这话在心里忿忿地腹诽了一遍之后,苏小棠拢了拢身上的被子把自己裹紧,“知道了。”

“那不打扰少奶奶了!”王嫂这才转身离去。

直到听到房间门被关上的声音,苏小棠才突然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气得一张小脸通红,咬着牙道,“一家人都不对劲!”

苏小棠疼得咧着嘴揉着被薄绍霆咬得渗出了血迹的肩膀,心里面升起一股越来越强烈的恐惧。

很明显,传闻有可能都是真的,可单纯善良的爸爸妈妈都不知道,所以才放心地把自己嫁了过来。

不行!这里可是狼窝啊!她如论如何得早点脱离这个苦海地狱!

小说

和驴友在帐篷里做起来 摄影师和女模特h的小说

2022-5-15 20:02:15

小说

女装被卖羞耻调教小说 哪个品牌的身体乳最好用

2022-5-15 20:02:4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