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产皇上不给生秀妃 女朋友一直提起她前男友

席宁桓倚在沙发上,漆黑的眸子看着姜郁甄不知所措的模样,心情略微好了些儿。 李哥在一边笑了笑,“这丫头见到您害羞了啊哈哈哈……” 姜郁甄:她现在很想看看这李哥脑子里是不是装了屎!! 最后,她心一横,迎着席宁桓站起来,此时所有人的目光依旧盯在

席宁桓倚在沙发上,漆黑的眸子看着姜郁甄不知所措的模样,心情略微好了些儿。

李哥在一边笑了笑,“这丫头见到您害羞了啊哈哈哈……”

姜郁甄:她现在很想看看这李哥脑子里是不是装了屎!!

最后,她心一横,迎着席宁桓站起来,此时所有人的目光依旧盯在她身上,有嘲讽的,有羡慕的,有嫉妒的,以及警告的……

但是事到如今她也管不了那么多,大金主叫她过去,就过去呗……

姜郁甄往下扯了扯裙角,脸上挂着僵硬的笑意,但玲珑的身段以及嫩白的皮肤依旧令席宁桓眼里划过一丝惊艳。

他的目光下移,遮住眼底闪过的一丝冷意。

“站住。”

就在姜郁甄快走到他面前的时候,席宁桓却突然出声喝止。

所有人俱是一惊,尤其是姜郁甄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很尴尬。

李哥心里想这有钱人就是难伺候,但依旧赔着笑脸过去,“席总怎么了?”

席宁桓双手抱着胳膊,倚在沙发上,他居高临下地看姜郁甄,“把这杯酒喝了。”

他抬抬下巴,示意她喝他面前的这大杯酒。

姜郁甄暗暗攥紧的小手发白,她恨恨地瞪着席宁桓,让他别太过分!

男人好像没有看见,依旧催促着。

姜郁甄咬咬牙,她今天这梁子是跟席宁桓结下了!

喝就喝,谁怕谁?

她端起那杯酒,里面呛鼻的味道让她细眉皱起来。

席宁桓饶有趣味地盯着她雪白的脖颈,因为喝得急,一股酒流顺着她白皙的皮肤滑进深深的沟壑里。

男人的视线急忙挪开,他清咳一声。

姜郁甄被辣得嗓子疼,脑袋也有些晕乎乎的,她砰地一声把酒杯扔在桌子上,盯着席宁桓嚷嚷:“我喝完了!”

“老喝酒多没意思?站在桌子上跳个热舞才嗨。”席宁桓薄唇一勾,女人却猛然秀眉倒竖,她的气势汹汹,要拿着酒瓶揍他!

席宁桓却不想放过她,只是冷冷一笑,“跳!”

姜郁甄站着一动不动,气氛瞬间就紧张起来,有明眼人已经看出来,这席宁桓是故意针对姜郁甄。

至于高高在上的CEO跟普通女大学生之间有什么的仇怨,还真让人琢磨不透。

这个时候有人想出来打圆场,景妍赔笑道:“席总……”

可是她一句话还没说完,声音就被男人半路截了:“闭嘴!”

景妍立马噤了声。

姜郁甄眯着眼睛,她现在脑子很晕,但她还知道如果她真的站在桌子上跳舞,那跟干三/陪的小/姐还有什么区别?

姜郁甄想骂他,却突然一阵酒气上涌,胃里翻江倒海,她捂着嘴就冲出包厢。

景妍腾地站起来,却被人按住,只见刚刚咄咄逼人的席宁桓站起来,整理了整理衣服,就走了出去。

……

席宁桓刚刚走到卫生间门口,就听到里面女人痛苦的呕吐声。

姜郁甄吐了一会儿,抬起来头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美则美矣,缺了活力。

突然,姜郁甄听到身后传来男人稳健的脚步声,面前的镜子里赫然出现了男人颀长的身影!

姜郁甄神情冷漠下来,肚子开始疼得要命了,却依旧风淡云轻地通过镜子跟席宁桓对视,“这里是女厕!”

男人径直走进来,低头打开水洗手。

“我以为你会对有钱人言听计从。”席宁桓语气嘲讽,洗干净了手,他直了腰身,愈加居高临下。

姜郁甄暗暗咬牙,始终没抓到他生气的点在哪里,此时,她的小脸绯红。

席宁桓解开衣服扣子,开始脱衣服。

姜郁甄往后退了退,“你想干什么?”

“披上!”席宁桓一扬手把外套扔到她的脸上。

姜郁甄低头拿着衣服,没好气地嘟囔:“你不用打了一巴掌又给我甜枣吃!”

她可没忘了刚刚这男人是怎么羞辱她的!

他扯唇:“披着!你看你现在穿的,还有个姜家小姐的样儿?”

姜郁甄鼻子一酸,把衣服披在肩膀上,男人比她大了一圈,衣服刚好遮到胸前。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姜家小姐了。”姜郁甄摸了摸西服口袋,摸出来一盒烟,顺手就点上了。

男人静静看着这一幕,姜郁甄吞云吐雾,倚在洗手台边,眼睛亮晶晶的,此时的笑容惨淡。

席宁桓也夹了一支烟,示意女人给他点燃。

姜郁甄翻了个白眼,手臂抬起露出白花花的一片肌肤,随着啪的一声,打火机蹿出火苗。

她眯着眼睛看他,男人的抽烟姿势很潇洒。

烟雾交缠,姜郁甄享受着堕落的感觉。

小说

少数文库美人受 杨过疯狂冲击黄蓉

2022-5-15 20:00:25

小说

被用脚趾玩到高潮的小说 扒开抽菊潇湘溪苑

2022-5-15 20:00:5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