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篇小说:井姑娘的爱情故事

001“宋总,这是人事部送来的新入职员工名单,我们销售部一共五个人。”宋漪微接过文件夹,打开,只一眼就愣住了:怎么是他!照片上的人依然很帅气,只

001

“宋总,这是人事部送来的新入职员工名单,我们销售部一共五个人。”

宋漪微接过文件夹,打开,只一眼就愣住了:怎么是他!照片上的人依然很帅气,只不过比以前沧桑、瘦了一点。

“要不要让他们进来见您?”司秘书问。

宋漪微淡淡地说:“不用了!你给他们安排一下工作就行。”

“人事经理说那个崔许是金牌销售,听说以前很厉害。”

宋漪微心里暗道:我怎么会不知道,我现在住的房子就是当年他忽悠我买的。

躲得了上下级见面,却躲不过迎新聚餐,宋漪微还是出现在崔许面前,以不同以前的职场女强人姿态。

崔许看到她时眼睛一亮,但旋即眼神黯淡下来。

宋漪微和众人微笑着打招呼,然后在司秘书身边坐下,端起面前的酒杯,“欢迎各位加入我们公司,我先干为敬!”

看着宋漪微一杯白酒一饮而尽,崔许不自觉地皱了皱眉。他端着酒杯,纠结这杯酒怎么喝,毕竟医生告诫过他再也不能醉酒了。

宋漪微看向崔许,似笑非笑地,“喝不了?”

让她意外的是,崔许点点头,“宋总,不好意思,我做过一个大手术,医嘱不让多喝酒。”

挑挑眉,宋漪微淡淡地说:“随你咯!”

“谢谢!今晚我就这一杯吧!”崔许没有忤逆上司意思的惶恐,也没有讨好上司的谄媚,整个人都气质都是清清淡淡的。

宋漪微暗道:他转性了啊!

五年前的崔许可不是这样子,那是一个意气风发、咄咄逼人、不依不饶,把第一次入职的宋漪微喝得几乎进医院。可也是那一次让宋漪微知道自己的酒量到底有多大,从此再没那样醉过。

宋漪微甩甩头,心里说自己乱想。可是又忍不住猜测崔许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五年前他就坐到了自己这个职位,那现在为什么来应聘房地产销售专员?

回过神来,宋漪微发现崔许来到自己身边,很是恭敬但一点没有讨好的意味,“宋总,我敬您一杯,以后请多多关照!”

宋漪微怔住了,她坚信如果面前的人是崔许,那他一定是经历了什么大事,原来的他是那么骄傲。她笑笑,压低声音问:“崔许,你不认识我了?”

崔许也笑了,不过那笑容有几分苍凉,“我怕宋总不记得我,所以没敢贸然相认。”

“靠!拽什么文啊!”宋漪微在心里骂,如果不是要在下属面前保持自己的淑女加女强人的形象,她都想骂人了。她更想拖着他去别处,问问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他变得和原来这么不一样了。

002

时间过得飞快,宋漪微发现崔许唯一没变的是他那亮眼的销售成绩,楼卖得嗖嗖的,带动销售部圆满完成了季度任务。

庆功宴上,崔许依然只是一杯酒从头喝到尾。这一次,他依然给宋漪微敬酒,说谢谢您。

宋漪微和他碰杯,然后低声问他,“谢谢我什么?谢我当年被你逼着买下那套房子?”

崔许一愣,旋即笑了,眉梢眼角都是舒展的,“宋总,难道那套房子你买错了吗?五年,那套房子的价格已经翻番了吧?如果没有那套房子,现在你在这个城市不可能有归属感和安全感吧?”

时至今日,宋漪微觉得在逞口舌之利方面,她仍然不是崔许的对手。而且,她不得不承认崔许说的一点没错。

但是一想到这几年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舍不得玩,她又觉得自己在人生最应该浪的岁月里过得很憋屈,于是她鼻子一哼,“每个月的房贷压死我!”

“没有压力的话,你怎么可能这么锐意进取、年轻有为啊!”崔许认真地说。

宋漪微手指几乎要戳到他鼻子上,“巧言善辩!”

“宋总,你不要老是和崔帅哥说悄悄话嘛,一起喝酒啊!”有人向宋漪微喊话。

宋漪微端起酒杯,“来 ,我们一起敬崔帅哥一杯,这次任务圆满完成多亏他!”

众人随声附和,崔许笑吟吟端起酒杯,“过奖了,我们大家的功劳!”

看着崔许好看的侧脸,宋漪微忍不住腹诽,“这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谦虚了!”

接下来宋漪微和下属推杯换盏,喝得不亦乐乎,不经意间,她就会出现崔许记忆中那种咋咋呼呼的状态,就像喝酒后就藏不住尾巴的狐狸精一样。

崔许并不喜欢这种众人独醉我独醒的情形,但是身体不允许,他只有嘴角含笑看着宋漪微带着一帮人疯,回忆当年和她一起工作、喝酒的快乐时光。

午夜时分,看着每个人都顺利离开,宋漪微才招呼约来的代驾,“师傅,走!”

“能送我一程吗?”崔许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笑吟吟问。

宋漪微小手一挥,“不顺路!”

“我搬家了!”崔许自顾拉开副驾驶的门,上车,“我们一个小区,我住16号楼。”

代驾看看宋漪微,她坐到后座上,“开车!”

车子进了小区,崔许却不下车。代驾把车子开进地下车库,把自己的小电车搬出来骑上离开,宋漪微看着崔许问:“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崔许看她锁好车,跟着晃晃悠悠的她进电梯。

站在电梯里,宋漪微带着酒意盯着崔许的脸,“为什么你不是原来的你了?”

“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崔许避重就轻地回答。

在职场混了几年也不是白混的,宋漪微不再像以前一样打破砂锅问到底。

崔许长舒口气,盯着宋漪微的眼睛说:“没想到我还是走回卖房子的老路,更没想到会在这里和你重逢。”

“你跟着我上来做什么,你又不住这栋楼。”宋漪微瞬间感觉自己清醒了,按着开启键不让电梯门关上。

崔许知道她害羞了,故意笑着逗她,“来踩点!”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宋漪微虚张声势地摆开要动手的架势,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

见状,崔许笑出声来,伸手摸摸宋漪微的头,“还是那么调皮,井姑娘!”

“你喝醉了!我姓宋,不姓景!”宋漪微抗议。

崔许坏笑着丢下一句“水井的井,井姑娘”就走出了电梯。

在电梯门快要合上的时候,宋漪微才想明白,“崔许,你这个大坏蛋!你才二呢!你才横竖都二呢!”

003

辉煌的销售成绩让崔许成了公司的神话,他那遇神收神、遇鬼纳鬼的销售本领让一众售房员羡慕嫉妒恨。

但是有一天,公司里都在传崔许卖房失败了,还被那个买房的年轻女人的保镖狠狠打了一巴掌。

出差回来的宋漪微听到消息,就给崔许打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

午夜时分,宋漪微终于在小区门口等到了崔许,他没有喝酒,也不显颓废,只是神情有些落寞。

“你听说了!”崔许居然还笑,嘴角的伤口被扯到,他不由得嘶了一声。

宋漪微突然觉得有点心痛,盯着他的嘴角,“你怎么惹到那个女人的?为什么不让人报警?”

崔许叹口气,“没什么事儿,就是说话没注意得罪她了!”

宋漪微当然不相信他的解释,但知道他不愿意说,于是转身就走,走几步却发现崔许一直在她身后跟着,“干吗啊?你跟着我干吗?你不是住16号楼吗?16号楼在西边!”

“井姑娘,为什么我说什么你信什么啊!”崔许又笑,“这个小区的房子,我现在怎么买的起。上次就是送你回家,大半夜的,一个女孩不安全。”

宋漪微蓦地转身,一把揪住崔许的大衣衣领,“崔许,你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耍我很有意思吗?”

崔许握住抓自己衣领的那只柔软的小手,深情款款地说:“你相信的都是真的,你不信的都是假的。”

“滚蛋!”宋漪微甩开他的手,“你要是不住这里,都这个点儿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听说你在找我,所以过来看看。快回去睡吧,谢谢你!”崔许笑着往后退,好像怕她扑过来咬自己一样,“井姑娘,你还是一点都没变,善良,又傻,还二!”

宋漪微果然追上去,对他连踢带踹,崔许开始只是笑着一个劲儿地躲,后来突然伸出双臂搂住宋漪微,轻轻在她耳边说:“好了,丫头,你的高跟鞋踢到身上也挺疼的。”

崔许的手放开了,宋漪微却还在发愣,被钉在原地一般。

“别多想!”崔许摸摸宋漪微的头,“现在的我给不了你任何东西”。

“你都知道啊?”宋漪微盯着脚尖,“那你为什么一直不联系我?”

崔许当然知道宋漪微喜欢他,因为当年这个傻丫头表现得太明显了,眼睛像烙在他身上一样,甚至还听他忽悠贷款买了房。

当时崔许也没想到后来房子会涨这么多,他只是想完成那个季度的销售任务,而恰恰差一套房子而已。

后来离开了公司,耳边没有了宋漪微的叽叽喳喳,崔许才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她在自己周围蹦蹦跳跳。但那时候他已经被生活和现实打击得没了自信和勇敢,也就没再联系她。

谁知道命运还如此不辞辛苦,兜兜转转又让他们再次相遇。

可是崔许现在更不能接受宋漪微的心意,现在的她已经这么优秀,应该和更优秀的人在一起。而且他还知道真有这样一个人存在,那人是公司聘请的法务梁海潮,一个年轻有为的精英人物。

004

梁海潮追求宋漪微是全公司都知道的事,但宋漪微知道他追求自己是因为她舅舅是邻市最大的律师事务所老板,而梁海潮想成为事务所的合伙人之一。

面对这种目的性超强的追求,宋漪微不确定对方对自己有几分真心实意。但母亲和舅舅对梁海潮很满意,外表、学识、家庭、能力都很好,舅舅甚至说他的野心都是值得赞许的。

有了长辈的默许,梁海潮对宋漪微的追求更加明显,甚至因为追她而应聘了她公司的法务,但她却一直做不了决定。

以前,她以为是自己介意梁海潮目的不纯,直到再见到崔许,她才明白不接受梁海潮是因为她心里一直有崔许的位置,所以放不开其他人。

所以,当梁海朝亲自把玫瑰花送到她家门口时,宋漪微终于说出这句话,“梁法务,以后别送花了,我不喜欢你,也配不上你。”

梁海潮却说:“没关系,只要你不结婚,我都有追求你的权力。”

结婚?和谁结婚?崔许那家伙又好久没见她了!宋漪微苦苦一笑。

“我听说了,你和公司新来的一个销售专员关系挺好。”梁海潮慢悠悠地问:“你喜欢他?”

宋漪微红了脸,但嘴里却说:“不喜欢!”

梁海潮皱皱眉,“那他喜欢你吗?”

“不喜欢!”

“你们互相不喜欢,两个奔三的人还热乎什么劲儿啊!”梁海潮不解。

宋漪微不以为然,“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啊!”

“我哪样啊?我不好吗?”梁海潮盯着面前这个脸没洗、妆没画的邋遢女孩,内心的挫败感很强烈。

“你非常好,所以我配不上你。”宋漪微打一个哈欠,“我凌晨两点才睡的,一大早就被你吵醒,困死了!”

梁海潮绅士地笑笑,“你继续睡懒觉吧,我先回去了,等你睡醒我们再聊。”

三小时后,宋漪微再次拉开房门,眼皮都不抬,“梁法务,都说你好到我配不上你,你怎么又来了啊!”

突然被来人抱住,宋漪微抬腿就要用膝盖顶上去,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海潮那么好,你为什么不喜欢他?”

挣扎着抬起头,宋漪微看到崔许的脸,“怎么是你?你认识他?”

“这脑袋比以前好使多了!”崔许摸摸她乱遭遭的头发,“敢请我进屋坐坐不?”

宋漪微红着脸把崔许让进屋,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形象不佳,忙跑进洗手间洗漱,还不忘记跟他说:“有速溶咖啡,你自己烧水冲;也有饮料,你自己倒。对了,不许偷偷进我卧室看。”

等她化好妆、换好衣服,神清气爽地回到客厅,看见崔许已经给自己冲好咖啡,还给她煮好一碗面,上面还卧着一个煎蛋。

“干吗?想当田螺先生啊?”宋漪微心里甜滋滋的,小眼神四下乱窜。

崔许在餐桌另一边坐下,“快吃吧,现在都算中午饭了。”

“你怎么认识梁法务?”宋漪微吃着面问。

崔许摇摇头,“食不言,吃完再说。”

005

原来一直顺风顺水的崔许家境优渥,他当初卖房子是因为要锻炼自己,锻炼完就会接手自己家的房地产公司。

可是家里的公司突然倒闭了,说是各家银行都不肯贷款给他们公司,所以资金链断掉了。

而事实是有一个市领导想把女儿嫁给崔许,顺带分他们家一杯羹,但崔许不喜欢他女儿、崔父也没把他当回事儿,被拒绝后的领导恼羞成怒,用权势压着银行不继续贷款给他们。

崔父一看形势不对,转头去求那个领导,那人当众对崔父一通羞辱。崔父想不开,回来就跳了楼;崔母受不了这个刺激,一病不起,一年后也去世了。

崔许平静地讲完自家的故事,继续说:“当时海潮是我家公司的律师,我们玩得挺好。我妈去世后我就一蹶不振,颓废了几年,胃都喝坏了,前不久还做了手术。我出院后,海潮鼓励我来公司应聘,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他不知道我们原来认识,我却知道他在追求你。刚才他跟我说你拒绝他了,所以我就来了。”

半晌,宋漪微托着腮,一脸坏笑地问:“崔许,你这算不算撬好哥们儿的女朋友啊?是不是不太地道啊?”

立刻她脑袋上就挨了一下,“井姑娘,你啥时候是他女朋友了?”

宋漪微摸着头,恶狠狠地说:“以后不许再打我头!本来不傻,也让你打傻了!我嫁不出去,你负责吗?”

崔许笑出声来,“井姑娘,你矜持点好不好?哪有女孩自己主动说让人负责的!”

恼羞成怒的宋漪微立刻跑到门口拉开门,板着脸说:“你走吧!”

崔许起身向外走,但在门前又转过身来,“井姑娘,你确定自己真的想嫁给我吗?”

想傲娇地对他说不想,但是又不甘心放弃这个机会,因为她知道一旦说了不想,崔许就会再次消失在她的世界。可是让她直截了当地说想,她又抹不开面子。

宋漪微握紧拳头,涨红了脸,气呼呼地喊:“崔许,你混蛋!”

“女孩子不要说脏字!”崔许一把把她拉进怀里,“傻丫头,现在的我不是从前的我了,我没有公司可以继承,现在也没有房和车,身体还没恢复,你还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头靠在崔许的肩头,宋漪微开心地笑出声来,而且笑得停不下来。

轻叹口气,崔许亲一下她的脸颊,“好了,好了,别笑了,别笑岔气了!我怎么会喜欢上你这么个傻姑娘!

短篇小说

微小说:和28岁美女同事的办公室孽缘

2022-5-15 19:33:41

短篇小说

今天分享一篇埃特加•凯雷特的短篇小说《好心》 故事情节很简单

2022-5-15 22:31:1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