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陌上静待花盛开(十)

寒假,赵芷静回到了安江,天气太冷,她每天都宅在家里,高中的班级群里有人说组织大家出来聚聚,刚好大家都回了家,叫上班主任。

寒假,赵芷静回到了安江,天气太冷,她每天都宅在家里,高中的班级群里有人说组织大家出来聚聚,刚好大家都回了家,叫上班主任。

  赵芷静硬着头皮去了,大家吃了饭后,三五成群结队的去玩了,班主任老陈说的他家里有事实在走不开,就回去了,杨晓丽赵榕她们拉着赵芷静一起去给李俊过生日,李俊早早的订好了KTV包房,李俊是个小开,他们家做什么赵芷静不太清楚,只是他为人很豪爽仗义,乐于助人,没有架子,很多同学喜欢他。

  包房里很多同学,李俊被大家拿蛋糕涂的全身都是,可惜了蛋糕,赵芷静等着蛋糕吃,不想没等到,还被人从侧面涂了她一脸,她急忙跑开,工作人员进来制止大家,如果把蛋糕涂在了包房里很难打扫,接下来大家也不好接着玩,大家才停止,和工作人员一起清理干净后坐下来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赵芷静第一次来这种场合,几杯杯啤酒下去有些受不住,头疼,又吵,她开门出去找了个沙发坐下来,揉着头,周斌看到她出去后,也跟着出去了,坐在赵芷静的身旁,赵芷静挪了一下身子,离他远一些。

  不舒服吗,我帮你揉一下,周斌关心问道

  不用,男女授受不亲,赵芷静将双手交叉挡在胸前

  赵芷静,上次打电话给你我说的是真的,你就没考虑一下吗。

  考虑什么,我忘记了,现在头疼死了,想不起来,不行,我得缓缓。

  嗯,那你靠着缓一缓,想喝水不,我去给你拿一瓶。

  不喝

  荣书陌在一侧看着这一幕,刚才从楼下酒吧上来,他就看到了赵芷静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因为楚南飞他们在,他端着走了过去,这人就没看到她似的,没打声招呼,他在酒吧坐了一分钟就出来了,秦霄贤问他去哪,他没好气道,去卫生间,正准备上前去时,周斌就先一步坐在沙发上。

  荣书陌止步不前,他有很久没有赵芷静见面了,这几个月,他和她就只是在电话里聊,听着赵芷静每次的吐槽,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放的开,想起每一次他和赵芷聊扣扣。他真的觉得赵芷静太与众不同。

  赵芷静:啊,荣老师,今天有个奇葩事分享给你,我们班群里有一个男生说一个男生喜欢我,然后另一个女生说那说的男生多事,还说他也喜欢和,然后那说喜欢的男生和女生说着说着就在群里吵起来了,太奇葩了,最后还是班主任在群发话了,才结束呢。

  荣书陌:确实够奇葩

  ……………

  赵芷静:荣老师,我今天遇到大神了,蚂蚁,你不晓得,我去食堂吃饭的时候,遇到一个男生,他过来就和我说,他是这个学校毕业的学生,下班了想回母校来看看,问我能不能请他吃一顿食堂的饭,他没有食堂卡,让我给他刷一份,他给我钱,我给他刷了,没要他的钱,之后他硬要拉着我去学校图书馆下面的奶茶店,给我买了一杯奶茶,坐在店里听他絮絮叨叨的讲了很久,说他女朋友也是这个学校的,他们是一个班的,毕业后那女生回老家了,他选择留在了B市,今天是她女朋友结婚,他很难过,来了学校。哎呀你不知道,他看起来很伤心呢。

  荣书陌:以后,带点脑子,遇上这种人不要理,有多远走多远。

  ………

  赵芷静:今天晚上,艾婷回来后,她让我看她脖子我看了她脖子上被咬了好几个牙印,深深的都破皮了,看着很是恐怖,不知道是什么咬的,然后她男朋友打电话过来时候,问她痛不痛,我在一旁说道,怎么会不痛,皮都咬破了,也不知道是什么虫咬的。牙齿这般尖锐,他们三个,齐刷刷的看着我,然后又不约而同的放声大笑。

  荣书陌:嗯,估计是像狼一样的牙齿,才咬的这么恐怖。

  赵芷静:那他们笑什么

  荣书陌:你去问她们吧

  赵芷静:问了,她们就是笑,说我有男朋友就知道了,一个个的还说要给我介绍男朋友。

  荣书陌:他们骗你的,不要听他们的,什么男朋友,闲着无聊,就去图书馆都看看书。

  ………

  赵芷静:今天闲着无聊,我和周雯去隔壁学校串门,是个警校,里面大部分都是男生,哎呀门口还站着两个穿着类似警服的男生,带子帽子和手套,周雯说好帅啊,我觉着也是很帅。遇到了我高中的同学,但不是我们班的,叫张若虎,他盛情款待我们,请我们吃饭,还买了水果给我们吃。

  荣书陌;不要随便吃别人的东西,吃人嘴软,拿人手断,

  赵芷静:你怎么说的和东旭一摸一样。

  ……………

  这傻瓜,不知道有多少人肖想她呢,思来想去,自己对她似乎不紧紧只是师生关系,在内心深处,他荣书陌对赵芷静有着不一样的情愫。不知道是从什么开始的,或者是遇到的第一眼吧。他越来越不能控制自己,一个念头在他心中慢慢成型。他想要赵芷静,他想护着她长大。他喜欢上了她,他想让她做自己女人,但是他又怕,怕这样的自己吓着她。荣书陌看着不远的赵芷静。

  她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刚才她真的是没看到他吧,荣书陌心想,她看起来似乎不舒服。

  周斌看到赵芷静闭上眼睛,掏出手机给赵芷静照了一张像。

  荣书陌看着心里窝火,好似自己的宝贝被别人亵渎般。

  周斌好似看不够般,一直盯着赵芷静看,他伸手理了下赵芷静额前的碎发,晕黄的灯光下赵芷静柔软的泛着红晕的脸蛋美的让他失了神,他不由自主的伸手滑到赵芷静的下巴,头向赵芷静靠拢,在距离几厘米时,后面一个声音响起,吓得他站了起来。

  赵芷静,你怎么在这里,荣书陌拧着眉头,他此刻忍着心中滔天怒火。他在不过来,这赵芷静怕是要失去清白了。

  谁叫我,赵芷静微微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男人,又闭上眼睛,她还得缓一会儿,都出现幻觉了,荣书陌好久她好久都没有见过他了,平时他们就是在手机上聊下天,偶尔她在做梦的时候出现在她的梦中。

  荣书陌拉起了赵芷静,对周斌道我先送她回家了。

 周斌看着荣书陌不怒自威的气势,又想着刚才自己行为,心虚的道,嗯,那麻烦荣老师了。

  赵芷静被荣书陌扶着进了电梯,晕的厉害她侧身靠在了荣书陌胸前,紧紧的抓住了荣书陌肩,出电梯时候荣书陌无法抱起了她,荣书陌单手开了车门,将赵芷静放到副驾驶时,这丫睁着大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被看的心虚的他放手后退,但是衣服被小抓子紧紧的揪住。

  嗯?他有些不明所以,难道是醉了,近身倒是闻着她有丝酒味,赵芷静,我是谁。

  赵芷静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近在眼前男人,随心中所想,凑近张口咬在荣书陌的下巴,力道不轻不重,荣书陌脑海里如点燃的烟花爆竹,噼里哗啦炸的他不知如何应对,咬了一会儿,她松了口退回去半睁着眼低语着,不痛,果然是在做梦,啊 太帅,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荣书陌听到她的低语眯着眼睛,抬起了赵芷静的下巴,我是谁。

  赵芷静眨着眼睛,迷蒙的看着荣书陌,缓了一会儿道,好像是荣老师,只有他才的这么帅,梦里的就是这么帅。荣书陌哭笑不得,伸手松了衣领纽扣,凑近赵芷静耳朵道,难道现实的就不帅,他又退了一点,近距离的看着她娇憨容颜,这个小傻瓜,真的很不放心她。

  赵芷静,确实不痛,是在做梦,你在咬一口,他轻哄着她,赵芷静闭着眼睛道,不咬了,太硬,荣书陌终是忍不住轻轻的含住她的耳垂。

  痒痒的感觉让赵芷静转头抬手揉着自己的耳朵,荣书陌不舍的后退,开了车送赵芷静回去,半路上赵芷静脑袋滑到车门上磕着了,她痛的醒了过来,揉着自己的头看了下周围,看到荣书陌后,她吓了一跳,她怎么会在荣书陌车上,荣书陌看到她醒了笑着。

  我送你回家,你家是不是住在沁园。

  嗯,

  以后不要喝酒了,太危险了,荣书陌语重心长道,幸好是我,要是别人,你赵芷静今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赵芷静有些后怕,她确实不胜酒力,周斌来的时候她还记得,后面荣书陌怎么把她弄上车的她就不知道了,不过她还是记得那个味道,让她觉得熟悉所以才安心。

短篇小说

神仙,你该不会在骗我吧?「短篇小说」

2022-5-15 19:33:25

短篇小说

微小说:和28岁美女同事的办公室孽缘

2022-5-15 19:33:4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